第一版主 > 玄幻奇幻 > 荒唐大帝 > 第八章 冒出来的姑姑
    说话之间,尼克的手已经从奥尔瑟雅的香肩滑到了她的上来。Banzhu001店COM

    奥尔瑟雅的身子不由得一颤。

    “你可能打扰我的工作了。”

    奥尔瑟雅的声音有些轻微颤抖。

    “灯不是还开着嘛。百丽儿,把灯关了吧。”

    尼克转向了百丽儿说。

    百丽儿关了灯,让整个房间里变得昏暗起来。

    “这才是工作的状态嘛。要不要我替医生按摩两下子?”

    还未经过奥尔瑟雅的允许,尼克的手就轻轻地揉了起来。

    “你是不是见了所有的女人都会动手动脚呀?”

    奥尔瑟雅并没有抵抗,她只穿着一件白袍就是为了能方便跟尼克。

    “那你不会是给所有的男人检查的时候都这样穿白袍的吧?”

    尼克的手从她那开着的领口处插了进去,直接握住了她那丰满的。滑腻的感觉让尼克与奥尔瑟雅两人都立即兴奋了起来。

    “这是我的自由!”

    奥尔瑟雅闭起了眼睛,默默地享受着尼克的揉捏。

    “可你的行为已经触动了我的底线,勾引人不要太过分哟!”

    尼克的大手用力地一握,两只立即改变了形状。

    “哦——你!弄疼我了——”

    奥尔瑟雅旁若无人地呻吟了起来。而站在一边的百丽儿却目不转睛地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那情景是那么地让人陶醉。

    “百丽儿,把我们的全过程都记录下来好吗?就用这台机器。”

    尼克一边在奥尔瑟雅的酥胸上揉捏着,一边看向百丽儿。

    百丽儿还没有回话,尼克却突然一把将奥尔瑟雅从椅子上抱了起来,他是那么有力,让奥尔瑟雅无法反抗。

    尼克抱着奥尔瑟雅站到了他刚才站着的平台上面,让百丽儿用这台先进的机器来拍摄他跟奥尔瑟雅的整个过程。

    “尼克,你这个坏蛋!”

    奥尔瑟雅轻轻地挣扎着,但就在这挣扎之中,她的白袍却被尼克的手掠到上面,露出了她那雪白的大腿以及她那黝黑的。

    尼克一把撕开了自己的裤裆拉链,将那粗大从那里掏了出来。

    硬硬的坚挺地顶在了奥尔瑟雅的后腰上;尼克的大手插到了她的腿叉里,发现那里已经很湿润了。

    “呵呵,看来我们都是喜欢用下边思考的一类,呵呵。”

    尼克的手指继续在她那湿润的小口上抚摸着。

    透过透视仪器,百丽儿清晰地看到了尼克的手指在奥尔瑟雅工作的影像。

    她感觉那好像是在揉着她的一般,不由得紧张了起来。

    “哦——好坏——”

    奥尔瑟雅竟然自动地劈开了双腿,让暴露了出来。

    这时候,百丽儿坐在原来奥尔瑟雅坐着的地方,透过萤幕清清楚楚地看到了尼克捏着那根粗大从后面插进了奥尔瑟雅的之中!

    “哦——你这个——坏蛋——”

    在奥尔瑟雅的轻声呻吟中,那根慢慢地刺进深处。

    百丽儿立即觉得自己的有一种被充实的感觉。她不由得夹紧了双腿。

    当尼克的在奥尔瑟雅的里抽出送进的时候,百丽儿更是动情不已。

    尼克的大手抄进了奥尔瑟雅的白袍下面,两手在那丰满的上搓个不停。

    “啊——喔——”

    随着尼克的有力,奥尔瑟雅闭起了眼睛,那灼热的用力地顶着她的花蕾研磨着,让她的娇躯爽快地颤抖。

    “宝贝,我可是很能打持久战的,要不要先用你的小嘴给我来两下子?”

    尼克轻轻地咬住了奥尔瑟雅的耳垂。

    “你这个坏蛋……干嘛不早说……都弄脏了……”

    “是你自己洞里的东西还嫌脏吗?要不,就让百丽儿给我洗一洗也行呀!”

    尼克荡地看着她那写满了醉意的脸说道。

    奥尔瑟雅的身子慢慢前拉,让尼克的从她那紧缩的里拔了出来。她回过身来看了一眼,那粗大让她振奋到她竟然毫不犹豫地蹲了下来,手扶着那送到她的小嘴里,慢慢地吞吐起来。

    “哦——好爽呀——”

    尼克也陶醉地呻吟了起来。

    但不一会儿工夫,她又站了起来,解开她的白袍,让那两团丰满的贴到尼克的身上:“我要你先跟百丽儿干一场,我看你们能够坚持多久!”

    她娇媚地看着尼克,那丰满的在他的胸膛上滚动着。

    “呵呵,这好说。”

    说完,尼克放开奥尔瑟雅,来到了正在手着的百丽儿跟前,一把将她抱起来,朝着旁边一张小床走去。

    虽然心里还有些害怕,但百丽儿还是自动地勾住了尼克的脖子。而尼克一只手已经抄到了她的护士服底下抱着她那光滑的大腿。

    百丽儿被放到床上之后,她老老实实地待在那儿静静地看着尼克,此时的她如一只任人宰割的羔羊。

    尼克只解开她护士服上的两枚扣子,大手就在她的上捏了起来,那玲珑挺拔的小馒头很让尼克兴奋,那尖尖的很快就被尼克抚摸得蛸立了起来,硬硬的如两颗小花蕾。

    奥尔瑟雅也跟了过来,她的白袍已经敞开,丰满的胴体有一半已经裸露了出来,但两团却都被遮住一半,那样子比全身赤裸着更加诱人。

    “哦……”

    百丽儿那娇嫩的身子被尼克这一握一捏,更加敏感了,她感觉全身的神经都跟着紧张了起来。

    尼克却不吻她,只是在她的胸脯上揉捏。

    “你人都脱得光光的,是不是早就想让我们了?”

    尼克说着,一只手从她的小馒头上滑了下来,伸进她的下边,在她那湿润的上轻轻地抚摸着,但每当他的手指划到她的里面的时候,都会让百丽儿以为他要用手指破她的了。

    “我……好怕……”

    百丽儿战战兢兢地说。刚才通过萤幕看到尼克那粗大的子在奥尔瑟雅的里的时候,她就有些害怕了,但同时心里又充满了向往。

    “你要是害怕的话,那我就走人了?”

    “别……”

    百丽儿却一把抓住了尼克的胳膊不让他离开。

    尼克得意地笑了笑,那大手又在百丽儿的上抚摸了起来。

    在那昏暗暧昧的灯光下,尼克觉得更加性致盎然,他撩起了她的护士服,看到她那雪白的玉腿以及她那娇嫩的。

    “奥尔瑟雅,你过来给她滋润一下吧。”

    尼克朝着奥尔瑟雅坏坏地一笑。

    奥尔瑟雅早就想折磨一下这个小丫头了,平时看到她那妩媚的样子,奥尔瑟雅就有捉弄她的冲动。

    “要不要先让她吸一吸我的?”

    奥尔瑟雅走过来,轻轻地掀开了自己的白袍,露出了一只雪白的。

    “我看需要!”

    尼克闪到一边,让奥尔瑟雅把送在了百丽儿的唇边。

    百丽儿竟然没有犹豫就张嘴含住奥尔瑟雅的吮吸了起来。

    “哦……吮得人好舒服呀!”

    奥尔瑟雅侧着身子幸福地笑了。百丽儿那灵巧的舌尖在她的上扫动时,会让她的整个上身都有一种酥麻的感觉。

    “行了,差不多就可以了!”

    奥尔瑟雅还是从百丽儿的小嘴里抽出了,将身子滑到了她的腿叉间,非常准确地在她那上唇舌并用地扫了起来。

    百丽儿穿着护士服平躺在小床上的样子很让尼克欣赏,但仅仅这样抚摸揉捏她的却无法让他满足,于是,他转到了奥尔瑟雅的身后,拍了拍她的,奥尔瑟雅自觉地抬起身子撅起。

    尼克很轻松地从她的后面插进了她那已经泥泞的。

    每当尼克身子往前一挺的时候,奥尔瑟雅的唇舌就会在百丽儿的上与上剧烈地摩擦。

    “啊——哦——”

    两个女孩几乎同时呻吟了起来。

    现在不需要调教,百丽儿的两条玉腿就会分得很开,且奥尔瑟雅的唇舌功夫了得,不一会儿就添得百丽儿死去活来了。

    但奥尔瑟雅却很会控制节奏,每当百丽儿快来的时候,奥尔瑟雅就会放慢速度与力度,让那潮水慢慢地退回去。

    而尼克在她的身后却不管这些,他一味地,枪枪都扎在她的花蕊上,捣得她淋淋。

    奥尔瑟雅的情不自禁地转了起来,转动之时,尼克的就会在她的里面全方位地摩擦。

    现在奥尔瑟雅已经用不着再去舔百丽儿的,她只是两手抓在她的大腿上,专心地享受尼克的了。

    “嘿!嘿!”

    尼克用力地。

    “啊——”

    “喔——”

    奥尔瑟雅不停地呻吟着。

    半小时之后,奥尔瑟雅已经支持不住了,可没想到尼克却坚挺如初!

    “啊——不行了——”

    奥尔瑟雅想极力地逃跑,可那却。

    “要命了!”

    直到奥尔瑟雅的身体瘫软在地板上,尼克那子才从她的体内滑出,但他还是没有射。

    撇开了奥尔瑟雅,尼克来到百丽儿跟前,看着刚才奥尔瑟雅的惨状,百丽儿更害怕了,但内心里那种渴望同样在折磨着她,刚才她的已经被奥尔瑟雅舔得如同泥潭。

    尼克猛地拉过百丽儿的身子,那护士服的下摆自然地分到了两边,露出了她那娇嫩的。

    尼克嘿嘿一笑,挺枪上前。

    百丽儿担心地勾起身子来看着尼克的粗大送到了她的上,冰凉的感觉触到了她的上来。那是奥尔瑟雅的在空气中被冷却的缘故。

    尼克站在床下,抓着她的两条玉腿,对准了那小小的洞口,用力一挺,那粗大唰地刺了进去!

    “哦——”

    本来勾起来的娇躯一下子向后折了过去。

    但尼克并不怜香惜玉,而是一边抚摸着她的,一边。

    “啊——疼——”百丽儿痛苦地嚎叫着,那样子只会让尼克更加兴奋。

    对于山木庄园里的所有男人,尼克都有一种揍他们的冲动,而对于庄园里的女人,他都想用这根子给予征服!

    奥尔瑟雅瘫在地板上已经爬不起来,尼克全然不顾,只是一味地这个小护士。

    疼痛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那种越来越强烈的快感。百丽儿的嚎叫慢慢地就变成了醉意的呻吟……

    “哦——喔!”

    在百丽儿再次到来的时候,尼克却突然将那子抽了出来。

    “啊——别!我要——”

    百丽儿再次勾起了身子。

    “我想休息一会儿,如果你想要的话,就自己来吧。”

    尼克躺到了床上。而百丽儿此时已经欲罢不能,她翻身骑到尼克的身上,手扶着那泥泞的粗大插进了自己的;一边起落着身子,一边脱掉了她的衣服。

    那雪白而且丰满的胴体一下子暴露出来。

    随着她的起落,那娇挺的小竟然也跟着甩动了起来,煞是诱人。

    尼克感觉到百丽儿的身子抖得越来越厉害了,当她蹲下去只顾颤抖的时候,尼克突然翻身起来,在她那泥泞的洞里狂起来。

    “啊!”

    百丽儿现在只能不停地喘气,那小胸脯剧烈地起伏着。

    尼克直等到百丽儿快不行的时候才精门一松,出来!

    那灼热的有力地打在了她的花蕊上,让她娇躯一阵阵地颤抖。

    而此时奥尔瑟雅已经缓过劲来,她有些不服气,因为在自己的丈夫那里从来就没有得到过满足,而今天竟然让一个十几岁的小子成这副模样。

    她努力地从地上爬了起来,伏在尼克的,再次吮吸起了那根泥泞的。

    尼克也躺在那里任她吮吸撩拨,很快那就在奥尔瑟雅的小嘴里硬了起来。

    奥尔瑟雅带着十二分的成就感又爬到尼克的身上来。

    但她与尼克大战了二十分钟,就从尼克的身上滚了下来。

    最后还是尼克翻身起来,掀起她的一条玉腿,侧着身子又插了她四、五分钟。

    “啊——不要——”

    直到奥尔瑟雅被插得浑身无力,狂抖不已,尼克才射给了她。

    “你还是人吗?”

    再次瘫软的奥尔瑟雅躺在那里叫骂了起来。

    而尼克看着两个已经被他彻底征服的女人那光滑的胴体,得意地笑了。

    当尼克还躺在那里欣赏着美女玉体的时候,却听到了电话铃声。

    “百丽儿,快去看看,是不是又有急诊了?”

    奥尔瑟雅的判断是正确的,在一般情况下,庄园里的人是不会打电话到诊所里来的,除非有紧急病号。

    百丽儿的护士服连扣子都没有扣就跑到值班室接电话去了。

    “但愿不要出什么事情。”

    奥尔瑟雅伏到了尼克的身上来祈祷着说。因为现在她很想趴在尼克的怀里享受一下他的温存。这个少年给了她人生的第一次性福。

    “不好了!奥尔瑟雅,大少夫人流产了!我们快去吧!”

    百丽儿是跑着回来报告这消息的。

    奥尔瑟雅如被蝎子螫了一般从床上弹了起来,作为庄园里的主治医生,她负责所有病情的救治,包括女人生孩子。

    “好好的,怎么会突然流产了呢?”

    奥尔瑟雅一边穿着衣服,一边嘴里嘟嚷着说。

    但尼克在心里却隐隐约约地觉得这事与自己有关,但他却又不想承认;且作为庄园里的客人,当然不便去看望大少夫人了。他只好回到了三少夫人朱丽那里。

    大少夫人安娜流产的消息很快就报告到了山木老爷那里。

    “我怎么觉得这一阵子家里好像出了什么问题?”

    本来人丁不旺的山木庄园此时更让老山木觉得进入了多事之秋。

    “都是那个叫尼克的小子!”

    老管家藤俊恶狠狠地说。

    “你是说大少夫人也与他有染吗?”

    老山木忽然抬起头来眉头紧缩。

    “我不是这个意思。可自从尼克到了庄园之后,好像厄运就接连不断,我看应该立即把他赶出庄园去!”

    “他现在哪儿?”

    “刚从诊所回到了三少夫人的住处。”

    “哦——人是你请来的,你去处置吧,再也不要让他到庄园里来了!”

    说完,老山木摆了摆手,老藤俊退了出来。

    十几分钟之后,一个女仆来到了三少夫人的住处,对三少夫人说:“老爷说了,这几日庄园里出了许多事情,无法招待客人,就请尼克先生回种子城堡吧。”

    尼克撇了撇嘴,无辜地说:“看,下逐客令了,看来我真得走了!”

    “知道了。”

    朱丽对女仆说。

    那女仆走后,三夫人拿出了一把冲锋枪送给了尼克:“我想你路上更需要这个!”

    朱丽又给了他二百发子弹。

    尼克从庄园出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三点。他得到的,是一辆简单的马车和一个车夫。

    尼克又得经过那危片险的森林回种子城堡符。出事的车子刚刚进入林子的时候,尼克就提高了警戒。他的耳鼓搜索着来自附近二百公尺以内所有危险的信号。

    但始终没有让他感觉到任何的危险。

    在快走出那片林子的时候,尼克笑了,心想看来山木庄园吃了那次亏之后,不会再那么愚蠢了。他的精神随即放松了下来。

    马车轻快地驶出了那片林子。此时太阳已经快要没入了山坳,变成了一个通红的大车轮。

    但就在那辆马车刚刚驶到了宽阔的大路上不到二十几公尺的时候,道路两边却突然站出了五个彪形大汉,他们手里各自握着一把冲锋枪,那五把漆黑的枪口全都对准了毫无准备的尼克。

    他的神经立刻紧张了起来,完全是出于下意识,刚刚放松了的冲锋枪立刻弹到他的手上。

    “是要钱的,还是要命的?”

    站在这样一个位置,尼克无法再借助森林来作掩护了,他估计,就算自己跑得再快,恐怕不等他逃进林子里去,就会被他们打成肉酱,他只能以硬碰硬。而且,他坚信他们五个人射击的速度绝对没有他快。

    “人在临死之前,一定想知道是谁想要他的命,我们完全可以满足你这个条件。”

    一个家伙说。他自信地走到了那个车夫面前,将枪口指在了车夫的前额上。

    “哒哒哒”三声枪响。

    车夫的头爆开了,人一下子从赶车座上滚了下来。

    红白相间的胶状物质缓缓从车夫的头部流了出来。

    但尼克的脸色并没有改变,从小到大,他不知道经历了多少生生死死的场面,像这样的情况何止一次!

    “呵呵,你们是山木庄园的吧?”

    “我可以老实告诉你,我们不是山木庄园的,是山木庄园的老管家花钱雇了我们。”

    刚刚开枪杀死了车夫的那个人慢吞吞地说道。

    “那我们可以做笔交易吗?”

    尼克想拖延一下时间,他实在不想立即就把这几个家伙干掉,那样就太不好玩了。

    “什么交易?说说看?也许我们会感兴趣的。”

    站在尼克面前的那个家伙回过头去朝着另外四个同伙笑了起来,黑色的脸庞让他的牙齿显得更白。

    “如果我多给你们一些钱,你们是不是可以把那个老管家杀掉?”

    尼克的话说得很平静,他自己已经意识到体内一股巨大的能量在聚集着,这让他非常有信心,不论是在速度还是力量上,都会让他占到这五个人的上风。

    “除非你现在就能拿得出这笔钱!不过,你就不怕我们把你杀死了,又抢了你的钱吗?”

    这个家伙直接把尼克当成了一个傻子。

    “我相信你们不会。”

    “那么,现在就请你把钱拿出来我看看吧。”

    那个家伙向尼克摊着一只手说。

    尼克从马车上拎下了一个小小的钱袋,里面装了一些钱币。这是三少夫人生怕尼克路上遇到了意外而给的。

    尼克扔了过去,那个家伙捏了捏那个钱袋子,哈哈大笑了起来。

    “小子,把我们当成三岁的小孩子了吗?”

    说着,他的枪慢慢地举了起来。

    可他那枪还没有完全举起的时候,就听到了一阵密集的枪声。

    让尼克惊奇的是,站在他面前的那个家伙的胸口同时炸开了好几个洞,鲜血汩汩地淌了出来;后面的四个杀手也全部中弹倒在了地上。

    他的枪正要击发的时候,但这五个人却已经几乎是同时倒在了血泊之中!

    尼克的目光警觉地向四周搜索了起来,他没有半点逃离现场的想法,他倒要看看,瞬间将这五个杀手同时杀死的高人到底是什么模样。

    这时,一个身材高挑,一身黑色皮装的少女站了出来,她的手上抱了一铤小型机枪,刚才把杀手胸膛撕开的就是从这挺机枪里的子弹!

    “贝琳达?你为什么要杀了他们?他们是我要处理的!”

    尼克朝着贝琳达吼了起来,没能够亲手干掉这几个家伙让尼克心里很不爽。

    “我可不想让这几个坏蛋伤了我的侄子!”

    贝琳达枪口放下朝着尼克走了过来。

    “谁是你的侄子?你是不是想人想疯了你?”

    尼克觉得被一个年龄跟自己差不多大小的女孩称呼侄子很吃亏。

    “我是你姑姑,呵呵,现在不叫我姑姑也行,早晚你会叫我的!”

    贝琳达笑着说。

    “既然怕他们伤了我,为什么不早把他们收拾了?你就不怕他们先把我干掉了?”

    尼克不相信这个女人是为了救他。

    “要是早把他们打死了,谁来告诉你他们的阴谋?也许你还会把山木庄园里的那个老头子当成了恩人呢!况且,他们出枪有我快吗?”

    贝琳达得意地说,她是故意让这几个人先把杀尼克的幕后人交出来的。

    “我离他们这么近,你怎么保证你的子弹伤不到我?”

    尼克觉得这个女孩这几枪打得也太放肆了些。

    “呵呵,你看我的枪法有这么糟糕吗?”

    贝琳达非常自信地说。

    “那你又怎么证明这不是你的策划?”

    “这很容易,只要你现在把这几具尸体拖回山木庄园里去,我保证能有人认得出他们来!我可是亲眼看着他们从山木庄园里出来的!”

    “你有什么根据说你是我的姑姑?”

    尼克现在倒不讨厌与这个漂亮的少女有什么血缘关系了。看样子,她不过大自己一、两岁而已,有这样的漂亮姑姑不是一件坏事。

    “我可以证明给你看,只要你愿意跟我走。”

    说完,贝琳达朝着林子里走去,很快就响起了机车声。

    一辆越野车从林子里冲了出来,车上只有贝琳达一个人,开着越野车的她是那么地潇洒。

    尼克不等那车子停下来就跳到车子上。反正现在他也急需搭一辆车子。

    贝琳达朝尼克娇媚地一笑,车子飞一般地急驰而去。

    在经过HN12基地的时候,尼克忍不住深情地朝那幢大楼看了一看。

    而在尼克的车子驶过基地的时候,大楼高处,一个美丽的少女站在那里朝着尼克的背影凝望许久,一直到那辆车子驶出了她的视野……

    越野车没有驶向种子城堡,而是开往了瓦斯达公司。

    车子刚刚驶进瓦斯达公司大门,就有一排女孩子跑过来迎接,贝琳达跳下了车子,带着尼克朝她的办公大楼走去,一个女孩赶紧把那辆车子开进了车库。

    大楼里不断有身穿军服的女兵向贝琳达敬礼,但贝琳达却视而不见,一直带着尼克走进了一间很大的密室。

    宽大的密室里存放的不是精密仪器,也不是什么秘密武器,而是在墙上挂满了一些照片,以及一些文字描述。

    “这是什么?”

    “这是我们艾森家族的家谱。已故的、健在的,他们都在这里。包括你!”

    贝琳达跟在尼克的身边。

    尼克非常怀疑地朝着墙上的照片看去。

    “你看他长得跟你是不是一模一样?他就是你的父亲巴比。这是他十八岁时候的照片,我没有看出来你们两个有什么分别!”

    现在贝琳达更加坚信了身边这个少年就是她的亲侄子。

    “就凭我跟他长得很像?”

    尼克的心里也有些疑问,不过,妈妈苏茜从来没说过自己是艾森家族的人,难道是妈妈做了对不起艾森家族的事而被赶出来了吗?

    “既然这样,发生了什么事情让我们母子无家可归?”

    尼克回过头来看着贝琳达问道。

    “你现在的妈妈苏茜并不是您亲生母亲,你是她捡到的孩子!这是你的照片!”

    贝琳达指着一个两岁孩子的照片说。那照片上的男孩嘴角左侧有一块很浓的红痣。

    “我怎么看不出来我跟这个孩子有什么相像?”

    “你们的眼神多么地相像!如果你敢揭下你脸上的OK绷的话,你敢保证那不是一块红痣吗?”

    “即使是,又能证明什么?难道不会有两个人在同一个地方长同样颜色的痣吗?”

    尼克已经心虚了。照片上那个十八岁的男孩子的确跟自己一模一样,而且这个两岁孩子的左嘴角上也有一块红痣,妈妈让他天天遮盖着这块红痣,难道就是怕被人认出来吗?

    “如果这还不能让你相信你是我们艾森家族血脉的话,我自然还有别的办法,作为一家医药公司,我们完全可以根据你父亲,也就是我大哥保存下来的DNA给你做一个亲子鉴定,你要做吗?”

    请续看《荒唐大帝》4

    第四集

    【本集内容简介】

    center>imgsrc=/txt/>/center>

    center>封面人物:贝琳达/center>

    在接受了哈雷博士的药物注射之后,尼克的身体发生了明显的变化,反应速度与力量大增。

    因为羨慕学院生活,尼克施计让一向吝啬的沙姆拉出钱资助他进入盖拉尔学院,但刚进去不久,尼克就与学院的霸者展开争斗,誓将学院的黑势力与顶尖美人一网打尽……

    人物介绍:

    贝琳达:瓦斯达公司总裁,二十岁。

    哈雷博士:瓦斯达制药公司工程师。

    苏蒙:沙姆拉女儿。十六岁。

    戴丝:种子城堡采精员十九岁。性感成熟。

    丽丽:种子公司采精员之一。

    韦拉:盖拉尔学院的学生,新生班的小霸王。长得很胖。

    秀古:盖拉尔学院的一年级男生老大。

    瘦猴:秀古的手下。

    胖丫:女生老大莱苏儿:尼克同桌。

    罗佳:尼克同班同学。

    安东妮:盖拉尔政务处长,三十岁。

    阿尔娃:管理课老师,二十五、六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