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玄幻奇幻 > 荒唐大帝 > 第七章 大脑里的晶体
    女医生从浴室里出来之后,正好看到了正在手的女护士,等女护士听到声音睁开眼睛的时候,一切都晚了,她满脸通红地赶紧把手从护士服下面抽了出来。Bǎиzhυ0零一店COM

    “在干什么呢?是不是刚才被那个小子勾引了?”

    女医生奥尔瑟雅笑着坐到了护士的对面。

    “没……没有!”

    “你敢说没有?那让我摸摸看?底下不湿才怪呢!”

    奥尔瑟雅娇嗔着要站起来去摸,吓得小护士赶紧抓紧了护士服。

    “刚才你在浴室里不也是……”

    小护士没敢继续说下去。毕竟她只是一个小护士,如果奥尔瑟雅到老爷那儿说一句话,就会让这个小护士滚出庄园,从此失了饭碗。

    “原来你还偷听了呀!看我不罚你!”

    奥尔瑟雅并没有真的生气,而只是跟她开了一个玩笑,但小护士却已经吓坏了。

    “奥尔瑟雅,对不起,我是无意听到的……不不不,其实我什么也没有听到!”

    “看你吓成这个样!手是一种很正常的生理需要,有什么不好?对了,话说尼克那家伙也真够大的,竟然插到里面就拔不出来了!一般的男人跟一个女人做一次爱就会不行了,你看他竟然同时跟两个小姐一起干!而且还能持久不射!他的身体里到底有什么能量支撑着?”

    奥尔瑟雅现在开始思考起尼克的身体来了,凭着她多年当医生的经验,总觉得尼克的身体很不寻常,至少是不正常的。

    “这我怎么知道?我又没见过别的男人的身体!”

    小护士为了表示自己的清白说道。

    “你的生理课是怎么学的?不会是作弊当了护士的吧?”

    奥尔瑟雅娇嗔地瞪了小护士一眼。

    “是呀,从生理学的角度来说,一个男人不应该有那么大的能量的,因为两个小姐都不是一般的女孩,哪能一小会儿就会服输的?”

    “要不,咱们趁他在庄园里,找个机会检查一下他的身体怎么样?”

    奥尔瑟雅觉得这是一项非常有意思的工作,既可以趁机赚一次尼克的便宜,又可以弄明白他的身体里到底还有什么秘密。

    “怎么检查?”

    小护士很好奇地问道。

    “咱们有透视仪,当然可以透视他的身体了,如果他的身体里有什么秘密的话,应该能够发现的。还有一个办法,那就是检查他的持久性,我们两个人轮流搞他,看他到底能坚持多长时间!怎么样?”

    “我……我还是呢,奥尔瑟雅!”

    小护士努着小嘴说道。

    “都多大了还是,也不怕人笑话!”

    “人家不就是才十七岁嘛!”

    “十七岁还小呀,人家大少夫人十七岁的时候都生下一个孩子了!还臭美呢!”

    奥尔瑟雅不屑地瞪了小护士一眼。

    “奥尔瑟雅,那……会很疼吧?”

    小护士百丽儿很担心地问。

    “既然是女人,早晚都得经过这一关的,也就是开始的时候有那么一阵,不过,很快就没事了。你会上瘾的!肯定!”

    奥尔瑟雅娇笑着说。

    “如果你敢试试的话,我绝不后退!”

    百丽儿现在已经不像刚才那样害怕了。

    此时大少夫人正跟少年尼克在床上滚来滚去,尼克那坚挺的挑得安娜无比荡漾,她只感觉到的肌肉一阵阵地痉挛,也一阵阵地收缩。强烈的快感让安娜已经不顾一切,她紧紧地抱住了尼克的胴体,但她不太敢让尼克大力地撞击她了,因为每当那粗大顶她一下,她就会浑身颤抖,而且已经连喷了好几次。

    尼克依然没有要射的感觉,他的粗大依然坚挺如初。

    “啊——尼克!我!受不了啦!”

    安娜拼命地叫唤着,既像是求饶,又像是兴奋。

    而这时,安妮却正好拿了壮阳药回来。

    在门外的时候,安妮就听到了妈妈那荡的声,她心里窃喜,知道妈妈已经上了她的套,便一步闯了进去。

    “妈,你这是怎么了?”

    安妮故意装作不知道怎么回事的样子凑到了床前。

    自己跟一个少年在床上荡却被女儿撞见了,安娜一时间羞盈难当。

    但身体里那种难以言状的快感却让她无法自拔,她依然狂扭着那已有身孕的娇躯不已。

    “安妮……妈……不是故意的……”

    就在她的扭动之中,尼克把那生命的种子出来!

    但尼克依然让那粗大插在安娜的胴体里。

    的余韵让安娜一时间无法完全走出那种幸福的感觉,而且尼克还压在她的身上。她看了看安妮,满脸的羞涩。

    “你不要觉得难为情,这才是人的本性。”

    尼克压在她的身上安慰着说。

    “妈,只要你高兴,我没有责怪你的意思,爱德拉可早就跟我们在一起了!你还没有她更前卫呢!”

    安妮走过来弯子,一脸兴奋。

    “是不是你们两个早就设好了圈套让妈来钻?”

    安妮面带羞涩地说道。

    “妈这么老奸巨猾的人物,我们能套得了您吗?”

    安妮也得意地笑了起来,将脸贴到了安娜的腮上,母女甚为亲热。

    “你这丫头,谁还能逃得过你这鬼精灵!药拿来了吗?”

    安娜在女儿的额头上戳了一指头,她感觉这是女儿长这么大以来,做的最最让她开心的一件事了。

    “喏!”

    安妮把一个小瓶递了过来。

    “路上走得挺急的吧?”

    “我要是不急,能回来看到你们的好戏吗?”

    安妮得意地笑了起来。

    “鬼丫头!连妈妈都算计!”

    安娜娇嗔着说。

    “妈,是不是平时爸爸无法满足你,才吃这个的?”

    “他就是吃了也没有多大能耐!尼克,不知道你还需不需要?”

    安娜对着尼克问道。

    “你说呢?不知道我刚才让少夫人满足了没有?”

    尼克那粗大在她的里不时还要挑一下,让安娜余韵难消。

    “哦——没吃都这么硬、这么长,要是再吃了的话,那人家还受得了吗?”

    安娜闭起眼睛呻吟了一声之后又娇嗔着瞪了尼克一眼。

    “呵呵,不瞒你们说,我感觉,现在就是再跟安妮干一次也没有问题的!”

    尼克将那家伙从安娜的里慢慢拖了出来,带着泥泞。

    “我要你当着我妈的面跟我做一次,让我妈做个见证,可不要光吹牛哟!”

    说着,荡的安妮竟然就脱起了衣服来。

    安娜一点儿也不觉得女儿过分,倒是羡慕起年轻人来了。“妈愿意给你们作个见证!”

    安娜退到了一边让一丝不挂的女儿躺到了床上来。

    安妮的一切都是那么的自然,竟然毫不扭捏,这很让安娜佩服,看那架势,两人像是受过高人指导过似的。

    当着安娜的面,尼克将那带着泥泞的粗大再次插进了安妮的胴体!

    现在尼克不但不觉得累,反而在母女两个的面前格外兴奋,不到一二十分钟之后,安妮就支持不住有了第一次玉喷,而尼克却还不饶她,直捣得她花枝乱颤。

    “哦——”

    “啊——”

    安妮一浪高于一浪地欢叫着,两只都让尼克搓得如面团一般。

    “啊——不行了——妈救我呀——”

    安妮高扬着两腿不停地颤抖。看到女儿如此,身子都抖成了那样,安娜有些不忍了。

    “尼克,过来吧……”

    她搂着尼克的腰,让他将从女儿的身体里拔了出来然后躺下,自己再坐到他的身上起落着,让她那两只丰满的不停地甩动,样子好疯狂。

    母女两个都进入了,直到顶得安娜支撑不住了,安妮才上来替换一会儿。

    最后安妮上来的时候,正好尼克的也随之到来,他突然翻起身子将安妮压到了下面,一阵狂捣之后,射给了她。

    正当三个人躺在那里喘息的时候,女护士百丽儿却来了,说要尼克跟她去诊所做一个康复检查。

    “有这个必要吗?”

    安妮问道。

    “当然了,不能单看表面现象,我们也是为了尼克先生的健康负责。”

    小护士说得很有道理,安妮不得不放人了。

    “我跟你一起去吧。”

    安妮说。

    “最好是尼克先生一个人才不受外界的干扰,因为是神经性的检查,需要精神绝对安静才行。”

    百丽儿以一个医务人员的严肃态度拒绝了大小姐的要求。

    “多长时间?”

    安娜也关切地问道。

    “两个小时吧。”

    说完,百丽儿就退到了外面等他。

    尼克穿好了衣服出来说:“走吧。”

    他很想见见那个漂亮的女医生,就是这个小护士也是挺不错的,虽然还没有发育完全,却比别人多了几分清秀之气。

    十多分钟之后,两人来到了诊所。这个专门为山木庄园服务的诊所处在整个庄园的偏中心位置,虽然规模不是很大,但已经比得上一般的小型医院了,正所谓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各种先进的医疗设备应有尽有,而且只是这两个医务人员就足以应付。

    如果换了旧时代,这样的一个诊所完全可以解决几十个,甚至上百人员的就业问题。

    百丽儿带着尼克走进一个小门,进入之后,便按照里头的语音提示,他脱掉了身上的所有衣服,又往前进了一道门,门口封闭之后又进行了全身消毒。

    继续往前走,进入另一道小门,尼克在那里得到了一身很薄的紧身衣服。他想,这可能就是用来检查身体而穿的衣服吧?

    而百丽儿则通过另一条通道进入了暗室。

    奥尔瑟雅早已进入了暗室,身穿白袍,在那里调试着那台透视仪,这台机器只有给庄园里重要人物进行定期体检的时候才会用到,考虑到尼克身上肌肉的密度,奥尔瑟雅对里面的许多数据进行重新的编排。

    尼克走进暗室的时候,奥尔瑟雅正专心地调试着机器,尼克发现,女人在专心工作着的时候是最美的。

    她连个招呼都没有打,一直忙于她的工作。

    百丽儿似乎比尼克早进入了一些时候,她把尼克带到一排沙发上坐下。

    “现在放松一下,做几个深呼吸。”

    身穿雪白护士服的百丽儿身上散发着淡淡的少女体香,暗室里有着微弱的灯光,借着这灯光,尼克清晰地发现,暗室里这两个女孩的白袍底下什么都没有穿!

    要知道,女孩子穿一身白袍就够诱惑的了,而现在她们居然这样裸穿白袍!

    那该是什么样的景致呀!

    面对这样的情景,尼克根本无法放松下来,他一连做了两个深呼吸都不起作用。

    “深呼吸有用吗?”

    尼克很怀疑地抬起头来问道。

    “也许高速运动才能让人放松吧?”

    百丽儿有些拿他开玩笑的意思。因为她觉得尼克在拿她开玩笑。

    而尼克却真的在百丽儿面前蹦跳了起来,然后坐下来调节气息,果然真的放松了下来。

    “现在好了!看来你们医生是世界上最死板、最教条的人了!你想,一男一女光着身子躺在一张床上的话,你就是再深呼吸,哪能放松得下来?”

    “那是你有坏心眼!”

    小护士百丽儿娇笑着瞪了尼克一眼。在那昏暗的灯光下,她的眼神更加暧昧。

    “我没有办法,在这样的环境里,我一下子就看到了你那诱人的胴体……”

    尼克坏坏地凑到少女百丽儿的跟前在她的胸脯上嗅了起来。

    “坏死了!”

    百丽儿虽然喜欢跟这样的帅哥嬉闹,可她还是羞涩地躲开了他,她很怕尼克会现在就把她按倒在沙发上了她。

    “好了,可以检查了!”

    奥尔瑟雅说。

    “来吧。”

    百丽儿把尼克带到那架怪物一样的透视仪前面。

    百丽儿给尼克戴上了一副耳机,目的是不让他受到外界声音的干扰,然后,尼克站到了那个小平台上,机子随即动了起来。

    随着奥尔瑟雅的调节,尼克的身体不断地移动着。

    百丽儿这时候也转到了奥尔瑟雅这一边,在那里,有一个巨大的显示屏幕,从萤幕上可以清晰地看到尼克身体里的一切!

    他的每一块骨头,每一块肌肉,每一根肌腱,都清晰地显示在萤幕上。如果需要的话,还可以清晰地看到他的每一根神经。

    看到尼克的性神经非常兴奋地活跃着,奥尔瑟雅得意地笑了笑。

    “怎么了?”

    百丽儿小声问道,她现在还不能把显示在萤幕上的所有东西都看懂。

    “这个家伙在想着要跟你呢!”

    奥尔瑟雅用鼠标指着那几根活跃的神经说,“刚才你没勾引他吧?”

    “谁勾引他了!”

    “没勾引他都这么活跃,要是勾引的话,他还不立即把你了呀?”

    奥尔瑟雅笑得更厉害了。

    “才不会呢!”

    百丽儿羞涩地扭捏了起来。

    “不信你过去勾引一下他试试看?”

    奥尔瑟雅坏笑着说。

    “要勾引你自己去吧!”

    “呵呵,现在我们给他来一个偏磁扫瞄,看看这家伙身体里还有什么!”

    说着,奥尔瑟雅打开了偏磁扫瞄的按钮。在偏磁扫瞄之下,人体里的任何东西都不会逃过。

    扫瞄是从他的胸部开始的,但在那里什么都没有发现。

    其实奥尔瑟雅并没有想在尼克的身体里发现什么,她只不过是想以此为借口,寻找一个与尼克的机会而已。

    扫瞄继续往上,当移动到尼克头部的时候,奥尔瑟雅却发现了一个奇怪的东西。

    “那是什么?”

    在尼克的脑干区,有一个一立方厘米大小的东西,那显然是一个透明的晶体,而且是那么的规则!

    百丽儿也把头凑过来盯住了那个一立方厘米大小的影像。

    “好像是块晶体!”

    百丽儿说。

    人的大脑里怎么会有这样的东西?就连经验丰富的奥尔瑟雅也不曾见过这样的现象。

    “会不会是能量晶体?”

    “不清楚。一般的能量晶体是在体外的,只有极特别的特殊体质的人才能让能量晶体存在体内,而且也都是在胸部,怎么会在大脑里呢?”

    看到这样奇怪的现象,奥尔瑟雅也觉得匪夷所思了。

    不过她立即想到了一个解析方案,那就是先把尼克大脑中那个晶体状物体运用全方位反射扫瞄下来,然后再进行分析。但意外的事情发生了,当她刚刚启动全方位反射扫瞄的时候,尼克突然感觉到眼前一黑,可不到一秒的工夫,他又恢复了视力。

    而也就是在这个时候,奥尔瑟雅面前的屏幕也突然黑了下来了。

    直觉告诉奥尔瑟雅,这台仪器的线路短路了!

    一股浓烈的焦味立即散发了出来。

    尼克也闻到了那股焦味。他立即从平台上走下来,摘下了头上的耳机。

    “什么味道?”

    “你的味道!”

    奥尔瑟雅没好气地说道,她心里很明白,如果不是尼克的话,这台机器是绝对不会出现这种问题的。

    尼克没有理解奥尔瑟雅的嗔怨,却说道:“好像是什么东西烧了!是短路了吧?”

    “你说呢?”

    百丽儿也暗暗地责怪起尼克来,但她不敢明白地说出来。毕竟是两人偷窥了尼克头脑中的秘密,现在还不知道尼克自己是否已经发现了他大脑里边的那块异物,目前还不能确定那是不是一块能量晶体,但至少可以把它定义为异物。

    尼克使劲嗅了嗅鼻子,那种短路烧了线的味道是那么的清晰。

    “一定是哪儿短路了!”

    他肯定地说,然后凑过去看屏幕,那屏幕里是一片黑暗!

    “我就说呢,什么破机器呀,我刚一用就短路?”

    尼克不以为然地笑道。

    但奥尔瑟雅跟百丽儿两人却谁也笑不出来,倒不是担心这台机器的线路故障会让山木老爷再掏多少钱,而是她们都觉得尼克大脑里的那块晶体物质非比寻常,她们甚至都要把尼克当成一个怪物了!因为她们从来没有见过人的大脑里还会有这种东西!

    “百丽儿,打电话让公司的售后服务人员来维修吧。”

    奥尔瑟雅在黑暗中淡淡地说,她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平淡一些,而不想把内心的惊恐暴露出来。

    “我帮忙检查一下吧,也许不是什么大问题。”

    尼克满不在乎地说。

    “你懂?”

    “我可以试试看。”

    尼克虽然没有拍着胸脯,但他的语气却给了奥尔瑟雅极大的信心。

    “可别把一双好眼睛给治瞎了?”

    奥尔瑟雅还是有些担心地说。

    “你看我像那样的庸医吗?把灯都打开!拿工具来。”

    尼克俨然是一个工程师。

    百丽儿打开了机器上方的一个无影灯。尼克大体观察了一下,从工具箱里拿出各种工具,一层一层打开了这台尖端仪器。

    里面的线路已经烧到了一块,但尼克凭着自己的经验却能够清晰地理顺它们的关系,很快地,一幅线路图在他的脑子里绘制出来。

    看到尼克那么自信,百丽儿还真的替他当起帮手,把他所需要的焊接工具以及线路材料通通抱了过来,尼克需要什么,她就准确无误地递上来,她有做护士的经验,而没想到这些经验全都用到给尼克做助手上了,就是她给奥尔瑟雅当助手的时候也没有这么利落过,站在一边的奥尔瑟雅看着两人的默契配合,竟然有些吃醋。

    “百丽儿,我看你以后就不要当护士了。”

    “怎么了?”

    百丽儿抬起头来不解地看着奥尔瑟雅问道。

    “你替他做一个维修助理更合适!”

    奥尔瑟雅几分赞赏几分醋意地说道。

    尼克听了不由得笑了笑。他已经听出了奥尔瑟雅话里的醋意,一个男人听到女孩因他而吃另一个女孩的醋时,心里是相当开心的。

    “呵呵,我很喜欢跟你合作呀,只可惜我开不出山木庄园给你们的工资来!”

    尼克一边作着一边笑着对百丽儿说。

    尼克是无意之间看到百丽儿胸口露出的那片白晰玉肌,那隐隐约约的很句人。他故意朝那里瞅了一眼,让百丽儿娇羞欲滴。

    奥尔瑟雅原来以为尼克不过是一个绣花枕头,而现在看着他那副轻松工作的样子便不由得有了几分佩服与欣赏。她直接拉了一把椅子坐在附近看尼克干活,现在她忽然发现,就是看尼克干活都是一种享受。

    尼克蹲着干活,百丽儿也蹲在那里当助手,无意之中把那护士服提上来露出了膝盖,但她却忘记了自己里面是连都没穿的!

    当初决定给尼克作检查的时候,奥尔瑟雅就命令她不准穿的,两人都是光着身子只穿了白袍,里面都空荡荡的。

    在接好了线路,准备封盖的时候,一颗螺丝却突然从尼克的手上掉了下来,那颗螺丝竟然滚到了百丽儿的脚底下。

    尼克的目光一直追着那颗螺丝,但他却看到了百丽儿护士服底下那一小片浓密的丛林之下的!

    因为蹲着,她的那两片蛤肉竟是开着的,而且还露出了那鲜嫩的小!

    当百丽儿发现了尼克的眼神不对时,顺着他的目光看去,才发现自己出了丑。

    “啊——你好坏!”

    百丽儿大叫着站了起来,赶紧放下了自己的护士服双手捂在了那里。

    “我又不是故意的!”

    尼克又继续干起了自己的工作,“喂,把那枚螺丝拾起来给我!”

    奥尔瑟雅笑了,百丽儿努着嘴弯腰拾起了那枚螺丝递到尼克的手上。

    尼克站起来,拍了拍手说道:“试试吧,看行不行?”

    奥尔瑟雅来到机器前重新启动,经过了一番检查之后,果然没有一点问题。

    “尼克,你还真行!”

    奥尔瑟雅这次是真的佩服了,她怎么也没想到一个十几岁的少年竟然会修理这么复杂的玩意儿,要知道,上次机器上的一个电路出了问题,公司的人可是找了半天才找出毛病来。而今天整个线路都烧成那样,尼克居然用不到半个小时的时间就全部修好了!

    “呵呵,这是我的业余嗜好,没什么。对了,刚才怎么突然会电路起火呢?”

    尼克谦虚了一番之后又觉得有些奇怪,像这么精密的仪器是不应该这么容易出现问题的。更何况山木庄园是什么地方,又怎么会买到烂货呢?

    “你真想知道原因吗?”

    奥尔瑟雅表情严肃地看着尼克问道。

    尼克不太理解奥尔瑟雅的严肃:“怎么,很神秘吗?”

    “当然神秘,你不知道,我们给山木庄园里的人每次做体检都会用这个机器,可从来就没出现过像今天这样的事情,如果让山木老爷知道了的话,他一定以为是我们故意毁坏的了!”

    百丽儿似乎忘记了刚才的出丑,也认真地说起来。

    “那为什么我一用就出了问题呢?难道是我身上不正常吗?”

    “这正是让我疑惑的地方,你身体各方面的生命现象都很正常,只是……”

    奥尔瑟雅犹豫了一下又看向了百丽儿,到了现在,她还没有决定下来,这事到底应不应该告诉尼克。

    百丽儿显然也没有主意。

    “到底怎么了?”

    尼克看出了问题就出在了他的身上,“你们可不要吓唬我哟?”

    “你跟别人……有些不一样!”

    奥尔瑟雅说。

    “怎么个不一样法?听听你的高见?”

    尼克向来就觉得自己跟别人不一样,他学什么东西都特别快,反应速度也特别快,有时候他都感觉到自己身边的那些人简直就是白痴。而奥尔瑟雅今天要从医学的角度上来分析他的与众不同就让他很有兴趣了。

    “我们发现,你的大脑里有一样东西!”

    奥尔瑟雅考虑了足足有一分钟之后才选择了这个词——东西,如果换成了异物的话,说不定还会吓着他。

    “什么东西?”

    尼克的心里微微动了一下,他意识到奥尔瑟雅不会跟他开玩笑。

    凭他的常识也知道,在人的大脑里有一样东西的话,那一定是本来就不属于大脑里面应该具有的,也就是人们常说的“异物”“我自己能够看到吗?”

    如果这东西长在别人的脑袋里的话,尼克是不会这么担心的,但问题是长在他的脑袋里,而且刚才机器的短路应该就与他大脑中的“异物”有着直接的关系。

    “可以。你再站回去。”

    尼克重新站到了那个平台上。扫瞄重新开始了。

    扫瞄中,萤幕上重新出现了大脑的影像。

    但奇怪的是,奥尔瑟雅却没有找到那块晶体!

    从来没有过的一种恐惧袭上了奥尔瑟雅的心头。

    “找到了没有?”

    尼克站在平台上问道。

    “没……还没有……”

    奥尔瑟雅宁愿相信那块晶状物质一定是跑到身体的别的地方去了!她的扫瞄从上到下一点不漏地搜索着。

    但她还是一无所获!

    “奇怪!”

    奥尔瑟雅沮丧地坐回了椅子里,那美丽的额头上都冒出了细密的汗珠儿。

    “这是怎么回事?刚才我明明也看见了!”

    百丽儿也证实所见,这就完全排除了奥尔瑟雅一个人看花了眼的情况。

    但那么清晰的一块晶体怎么会突然间就消失了呢?

    “你们两个今天是逗我开心的吧?”

    说着,尼克从平台上走了下来,站在了奥尔瑟雅的身边,“其实这个一点儿也不好玩,咱们不如玩点别的吧,咱们都感兴趣的,怎么样?”

    尼克一只手已经搭在了奥尔瑟雅的香肩上,站在这里,从上面望下去,可以看到她的白袍里面那一片诱人的雪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