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玄幻奇幻 > 荒唐大帝 > 第三章 独霸美少年
    原玉穿好衣服之后,就来到了老山木的小书房里来。BαΝΖΗú~零0一~COM

    “爷爷,有什么事?”

    此时的原玉还是一脸潮红。

    但看到爷爷那铁青了的脸时,她还是有些害怕了。

    “刚才种子城堡里的那个人去你的房间里了?”

    老山木似乎在克制着自己的怒气。

    “是的,是我叫他去的。”

    原玉的目光从爷爷的脸上移开,干脆不去看他那张充满了怒气的脸。

    “你们干什么了?”

    从原玉的脸上就能看得出来,两人在一起一定是干那种事了。

    “聊天。”

    原玉说得很平淡。

    “聊天?跪下!竟然对长辈撒谎!”

    “我们了!”

    原玉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大大方方地说了实话。但同时她也跪到了爷爷的面前。

    虽然早就听管家说孙女可能做出了有损山木家族名声的事情,但从小孙女的嘴里听到这样的话,他还是吃了一惊!他立即气得浑身都抖了起来。

    “你还有一点儿廉耻之心没有?别忘了,你可是山木家的大小姐!”

    老山木一下子从椅子里站了起来,指着原玉大骂。

    “我妈能用的东西,我为什么不能用?”

    “真是有什么样的母亲就会有什么样的女儿!”

    “我母亲怎么了?她还不是为了山木家族的未来着想吗?你看看我大伯、二伯,他们哪一个能把山木家族的事业撑起来?这些年还不是一直靠着我的母亲?”

    原玉听到爷爷诋毁自己的母亲,心里却立即不平起来。

    孙女的话立即戳到了老山木的痛处。是呀,这些年来,一直都是朱丽在支撑整个庄园的,不然,山木家族早就日渐败落了,但老山木嘴上却不肯承认这个事实,更何况他也不想让自己的儿媳外出买种的事情传扬出去。

    而现在不但是儿媳这样,就连自己还没有出嫁的孙女都干起这样让他丢脸的事情来。

    “但你跟你的母亲不同,你可是一个还没有出嫁的女孩呀,怎么可以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爷爷听出了孙女的一片苦心,也不想再为难她。

    “我决定不再嫁人了,我要为山木家族传宗接代!”

    原玉坚决地说。

    “你想给山木家族养一个私生子?”

    “就算是私生子又怎么了?难道还有比让人骑在头上屙屎更丢脸的事情吗?只要让山木家族强大起来,谁也不敢说我们闲话了!”

    这一次原玉自然又是戳到了老山木的痛处,前几天那个叫艾丝的女孩当着老山木的面杀死了他的家丁,这口恶气一直憋在老山木的心里。俗话说,打狗还得看主人,她艾丝竟然一点儿都不给他山木留情面,可见在她的眼里,老山木真的不行了。

    “唉!”

    老山木不由得叹了一口气。

    “难道爷爷不想让我们山木家族迅速强大起来吗?”

    原玉目光灼灼地看着爷爷,刚才老山木脸上那股怒气竟让原玉几句话就顶得无影无踪了。因为原玉句句讲的都是事实,是无可争辩的事实,人家把装甲车都开到自己的庄园里来了,还当着自己的面打死了自己的家丁,这还有什么面子可言?

    现在这母女两个所做的事情,可能一时间让他这个老头子有些抬不起头来,但十几年之后,也许山木家族又能重振雄风了!只是眼下的局面却无法让他乐观起来。

    “你就是想用他做种子,那也得先让爷爷把把关呀,怎么好自己乱来?”

    老山木不得不放弃了自己的原则,语气明显地软了下来。

    “我母亲都已经选择了他作种子,为什么我就不行?”

    原玉振振有辞地说。

    但这句话却一下子提醒了老山木。

    “你们母女两个用了同一个人作种子,那么,你们的下一代该如何称呼?这岂不是乱了套了吗?你想借种子这可以理解,但偌大的一个种子城堡,不会只他这一个人可用吧?”

    “爷爷,我觉得这些都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我相信我母亲的判断,她可是亲自去种子城堡挑选来的,难道爷爷是想要我再去一趟种子城堡吗?”

    “爷爷不是这个意思……这么说,你很喜欢那个男孩了?”

    “是的,我喜欢他。所以我决定把自己的贞给了他,我当然要用他的种子生孩子了。”

    原玉肯定地说,她现在觉得,有了尼克,今生她应该不会再爱上另一个男人。更何况,她那么崇拜自己的母亲,她相信母亲的眼光。

    “你可知道,这个男孩与那个叫艾丝的女孩好像有着什么关系,不然,那个艾丝也不可能动用那么大的武力来冒犯我们山木庄园的!”

    老山木似在暗示原玉,爱上了这个男孩就意味着要与那个艾丝为敌了。

    “爷爷也太小看了您的孙女了吧?我看那个艾丝也不过是十五、六岁的样子,如果没有女王的庇护,她还会有那么强大吗?如果不是那个艾丝这么对尼克关心,或许我不会对尼克这么在乎的,爷爷你想,连那个艾丝都这么在意的人,会是一般的人吗?”

    原玉的一句话立即又让老山木突然醒悟。

    “玉儿,今天晚上爷爷一定要见见这个年轻人!”

    老山木简直有些迫不及待了。

    他宁愿相信艾丝不是为了多管闲事,更不是借机向山木家族挑战,因为的确是他的老管家派人半路上袭击了尼克才导致了艾丝的怒火。是二管家出面承担了全部的责任,才让他勉强度过了这一关。

    “爷爷,要看也不在乎这一晚了,还是明天再看吧!他又不会跑了,明天一早,我会把他送到您这里来,让您看个够。”

    原玉在心里打起了自己的算盘,她刚刚被尼克开了苞,不想这么一次就算了。

    “我孙女是不是又打什么鬼主意了?”

    老山木当然看透了孙女的心思,不怒却似是笑了起来,因为现在爷孙两个的想法竟然达到了高度的一致。

    “我想得到爷爷的特许,今晚就让尼克睡到我的房间里来吧!可以吗?”

    原玉起来上前抱住了爷爷的胳膊撒起娇来。

    原玉是老山木最疼爱的孙女,而且现在两人的想法又是这么的统一,他当然不想拒绝这个孙女的要求了。还有最重要的一点是,让那个外来的男人睡在孙女的房间里比睡在儿媳的床上,更能够让他的心里接受一些。

    “好的,谁叫小玉儿是我最疼的孙女!那你可得保证让我早早地抱上曾孙子哟!”

    老山木一想到美好的未来,立即又充满了活力,一时兴奋,竟然用手指在孙女的额头上戳了一下。

    “那可得您去下命令,我怎么好跟我妈说去?”

    原玉当然考虑到这事的处理方式,要是她亲自去叫尼克的话,还不让妈妈臭骂一顿呀!而爷爷来发号施令就大不一样了,她甚至可以躲在后面装作什么都不知道,而把一切责任都推到爷爷的身上去!

    老山木明白原玉的心计,也许正是她这么有心计才赢得了老山木的喜欢,要知道,在这不太平的年代里,没有心计怎么能够管得了这么一大家子?又怎能在各大势力之间得以生存?老山木相信,在朱丽之后,能够掌管庄园,而且能让山木家族重振雄风的,也只有原玉了。

    少夫人的晚饭破例地挪到了她的卧室里来吃,为的是与尼克两人共进晚餐,且少夫人竟然还当着下人的面,亲自夹菜送到了尼克的嘴里,那种恩恩爱爱的样子,直让女仆们眼馋得不行。

    但少夫人却没有想到,晚饭刚过了一个时辰,就有老山木那边的一个女仆过来传话了,说老爷有请。

    尼克抱了抱三少夫人,就换了衣服跟着那名女仆出来。让他感到意外的是,那个女仆竟然带着尼克走进了原玉小姐的住处。

    “不是你们老爷叫我吗?”

    尼克觉得老爷不可能这么晚了还会在小姐的住处。

    “是老爷吩咐要你今晚住到这儿的。”

    尼克疑惑地进了原玉的门,又回头看了看那个女仆。

    那个女仆朝尼克浅浅地笑了笑,转身便走了。

    推门进去,看到原玉已经躺在床上,身上正穿着一件漂亮性感的睡裙,那平口的睡裙将她那并不太丰满的半壁酥胸也给露了出来;短小的睡裙下面刚好盖住了她的臀,雪白的大腿都露在外面。她侧身躺在那里,活像一条美人鱼。

    “怎么回事?”

    尼克准备今晚跟三少夫人过夜的,却没想到原玉竟然跟她老妈抢了起来。

    “我也是按照我爷爷的命令行事,没有办法了。”

    原玉调皮地看着尼克,脸上掩饰不住她的得意神情。

    “你跟你老妈抢人,不怕她生气吗?”

    “这怎么是我跟她抢人?这是爷爷特意安排的,我不过是执行了他老人家的命令而已,当然了,如果你不愿意留在这里的话,你现在就可以走人了。我是不会勉强你的。”

    “这是哪里话?你们母女两个我都喜欢,而且,我更希望你们两个能够睡到一张床上来,你能做到吗?”

    说着,尼克走上前去,坐在床沿上,一只手在原玉的玉腿上抚摸了起来。

    “你觉得我妈是那么开放的女人吗?对了,如果我跟艾丝两个人睡在一张床上会是什么样子?”

    “艾丝?谁是艾丝?”

    尼克真的不知道在他的世界里还有艾丝这么一个人,现在原玉这么一说,他当然就糊涂了。

    虽然尼克的表情非常真诚,但原玉却不相信尼克会连这个名字都不知道。

    “就是你从庄园离开的那一天,你在路上被人袭击了之后,有一个女孩开了两辆装甲车来到庄园差点儿把我们的庄园给碾平了不说,还当着我爷爷的面杀死了我们三个护卫!人家为你都不惜与我们山木庄园为敌了,这么重要的人物你怎么会不认识她?”

    “她是什么人?”

    尼克一下子想起了NH12基地的那几辆重型装甲。

    “好像是女王身边的人吧?不然怎么会这么气焰嚣张?哼!”

    虽然这时候被尼克抚摸着大腿,但一想起那天的情形来,原玉就立即升起了一股无名之火。她不像其他的女孩子,她的骨子里就有着一种争强好胜的性格。

    从原玉的话里,尼克也能感觉到原玉对那个女孩的敌意。

    “呵呵,我真不认识什么艾丝的,她就是要与你们山木家族为敌,那与我又有什么关系?不要谈论什么艾丝不艾丝了,不要浪费了这大好的时光好不好?”

    尼克一边脱着衣服一边爬到床上来。原玉半推半就地被拥进了他的怀抱。

    尼克刚想进攻她的,可原玉却挡住了他。

    “不要急,既然让你一夜都睡在我这里了,咱们有的是时间,咱们先睡醒一觉,然后再干,你想怎么干我都行!”

    两人都扒得精光,一丝不挂,如两条泥鳅抱在一起,而两人的却没有插在一起,但少女身上那种迷人的体香却让尼克急得如被火烤一般难受。

    三少夫人朱丽在自己的房间里一直等到了下半夜,却还没有见尼克回来,她的心里就不安了起来,上次半路上让庄园里的家奴袭击了,一定是有人在背后里纵着,而这一次在她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就把尼克从种子城堡里叫来了,说不定还有什么样的阴谋。

    她披了衣服,独自一个人悄悄地出了房间,朝着老爷的房间走了过去。

    既然老爷叫尼克,那么尼克就应该会在老爷的房间里,不过即使要谈话,这么晚了,差不多也该说完了。

    作为一个晚辈,她无法把老山木叫醒问个究竟,只好在庄园其他的地方转了起来。

    当朱丽走到原玉小姐的住处附近的时候,就听到了女孩子那种荡的呻吟。

    她急步靠了过去,朱丽听得明明白白的是女儿原玉在那里,而且从那种声里,她甚至能够想象得出,此时有人趴在她的女儿原玉的腿叉里,在添她的!

    作为原玉的母亲,朱丽竟没有发现女儿已经有了心上人,这么高傲的一个女孩不可能跟家丁有染,那么,这个男人到底是谁?这么晚了,不见尼克回她的房间,尼克又去了哪里?趴在女儿腿叉里舔她的那个男人会不会就是尼克?

    一连串的疑问竟然让朱丽有些茫然了,晚饭过后,的确是老爷的女仆过来叫走尼克,该不会是女儿原玉跟老爷的女仆合起来骗她的吧?凭着她的经验,任何一个女仆应该都没有这个胆量的。

    “啊!尼克!快吧——痒死了——”

    听到女儿的之后,朱丽确定了真的是尼克在与她的女儿原玉!此时的朱丽心里说不出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情,怎么竟然是自己的女儿跟她抢男人?

    她真想冲进去,一把将尼克跟原玉从床上掀下来。

    但那又会怎么样呢?

    毕竟原玉是自己的亲生女儿。在这个偌大的庄园里,在她朱丽的心里,只有原玉才是她唯一的亲人。

    朱丽默默地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她怎么也不会想到,这个酷似自己爱过的那个人的少年竟然要将他的种子播进她们母女的身体里!

    但现在她只能默默地承受这样的事实,也许,真的是老爷就这样安排的,不然,原玉也不会有这么大的胆子把尼克留到她的房间里过夜的。

    尼克趴在原玉的将她的舔得一塌糊涂。

    “啊——别舔了——受不了呀——”

    滋滋地喷出来。

    尼克这才把身子调过来,而原玉却已经娇喘吁吁了。

    “我听见刚才好像有人来过,你听见了吗?”

    尼克问道。他甚至从那轻轻的脚步声里听出了是三少夫人。

    “没有,是谁呀?”

    “好像是你母亲。”

    “不会吧?”

    原玉一边说着,一边在黑暗中握捏着尼克的粗大。她相信,这条粗大的绝对可以让她生出一个绝顶聪明,超凡脱俗的孩子。

    “不管她了,是不是想让我了?”

    尼克的手不时会在她那已经泥泞不堪的上抚摸着问道。

    “想,当然想了……”

    尼克慢慢地翻身骑到了原玉的身上来,将那粗大一点一点地送入她的之中。

    “啊——好爽呀——”

    原玉动着那雪白的胴体,用力吸着尼克的往里走。

    然后,尼克又掀起了她的一条玉腿,斜着身子起来……

    尼克不疾不慢地着,而原玉则一声高一声低地呻吟着。这样的姿势依然能让尼克把那坚挺的顶到她的花蕊上去,每当那顶她一下,她的娇躯就会忍不住一阵剧烈的颤抖。

    但尼克只了十多分钟之后,就停了下来,让原玉骑到他的身上来。

    这已经是今夜第四次交配了,尼克很想满足一下这个争强好胜的女孩的控,实现一次女上位。

    原玉果然很兴奋地坐了起来。

    前几次她都败在尼克的手下,这一次她决定要战胜他,但她知道,仅凭着自己的耐力是绝对胜不了尼克的,尼克的持久性很强,每次都是她淋淋了而尼克却还是那么坚挺。

    她骑在尼克的胯上起落着了半天之后,尼克依然不屈不挠,而她却已经浑身发颤了。

    为了不让自己在尼克之前先泄了,原玉干脆从尼克的身上下来,用嘴吞吐起了尼克的子。

    尼克刚刚教了她这一招,她用得还不那么娴熟,但已经让尼克感觉不错了。

    她一边吞吐着那,一边用小手抚弄着尼克的那一对。

    这一次,尼克也不想再折磨她了,在她正兴奋地吞吐着的时候,尼克冷不防地了她的小嘴里!

    原玉来不及吐出那来,那就她满嘴。她只得强忍着咽了几口。

    虽然不太情愿吃那,但她却有一种成就感。

    等她吐出来之后,擦了擦嘴角娇嗔道:“要也不告诉人家一声!害得人家吃了好几口!”

    “这东西可是大补,养颜极品呢!一般的女孩子我还不会她嘴里的!今天你赚到了!”

    天亮之后,尼克才回到了三少夫人的住处。

    如果凭着三少夫人平时的性格,她早就把尼克轰出去了。但今天她却显得有些特别,因为夺了她的男人的人,不是别人,而是她自己的亲女儿。

    她能够理解,她喜欢的男人,女儿一定也会喜欢,这也正是她能够原谅女儿的地方。

    “昨夜去哪儿了?”

    朱丽的表情有些冷漠。

    “不好意思,我……没想到是小姐叫我……她是你的女儿,我没办法拒绝她。”

    “我不怪你,也许真的是老爷的意思。”

    朱丽说,她说这话的目的就是想给自己的女儿开脱。

    “你没生我的气吧?”

    “呵呵,我生什么气?你是我们山木家族买来的种子,老爷想让你去谁屋就去谁屋,你不会认为我会吃我女儿的醋吧?”

    强烈的自尊让朱丽把自己对尼克的那种男女之情掩盖了起来,她甚至想否认掉昨天刚刚见到尼克时所说过的那些情话。但尼克已经不是小孩子了,他当然能够理解此时朱丽的心情。

    “看来还是生我的气了。”

    尼克温存地上前将她拥在了怀里,朱丽竟然没有拒绝。

    “昨晚见到老爷了吗?”

    “还没,那个女仆直接把我领到了小姐的住处。”

    “哦!”

    朱丽若有所思地沉吟了一声。

    早饭过后,尼克正准备去拜见老山木,但路上却遇到了一个近四十岁的男人。

    “你就是种子城堡的尼克吧?”

    那男人很不友善地看着尼克问道。

    “正是。”

    “我劝你赶快离开山木庄园,不然,我对你就不客气了!”

    “为什么?”

    “你迷惑了三少夫人不说,昨天夜里你又去勾引我的侄女!要不是看在我侄女儿的脸面上,我早就一剑劈了你!”

    那男人一脸横肉而且脸上还带着几道刀疤,样子很不中看,但听他说话的口气,好像就是老山木的哪个儿子。

    “呵呵,我可是你们山木家请来的贵客呀,怎么好一剑劈了我呢?我听说上次因为你们的家奴半路上袭击了我,就有人替我出头了,难道你就不怕被人踏平了你们的庄园?”

    “哼,你一个小小的种子城堡卫士也敢在这里口出狂言?也不看看这里是什么地方!”

    说话间,那男人突然从腰间抽出了一把长剑朝着尼克就刺了过来。

    对方一出手,尼克就看出了他的破绽,他不去躲闪,却是用手夹住了那柄长剑的剑锋,尼克只是轻轻地一带,那个男人便被甩了出去,只是没有倒地。

    “孽障!敢在这里丢人现眼,还不快给我滚回去!”

    说话的正是老山木,其实刚才要不是他暗中相助的话,持剑的那个中年男人早就趴在地上了。

    尼克也赶紧收了势静静地看着这位老者。

    当老山木的目光落到眼前这个年轻人脸上的时候,他竟然一下子呆在了那儿。

    “你是?”

    尼克似乎看出了对方的表情变化。

    老山木努力地摇了摇头,尴尬地笑了笑:“呵呵,叫我山木好了,你就是种子城堡里来的尼克吧?”

    “不错。你们山木庄园里的人是不是都喜欢拿刀动枪的招待客人呀?”

    “家教不严,请尼克先生多多包涵了。”

    说完又黑着脸对那中年男人低声吼道:“滚!”

    那中年男人立即从地上拾起了那把长剑愤愤不平地离开了。

    “尼克兄弟今年多大了?”

    “十八。”

    “你的父亲是?”

    老山木一直打量着尼克,他那张脸是那么的面熟,他忽然间想起了一个人来。

    “我父亲是个医生,已经不在世了。怎么?山木先生不会认识我的父亲吧?”

    “呵呵,不好说,如果说认识的话,那也只能是十几年前的事了。功夫不错呀!”

    “小时候跟人学了两下子。”

    老山木思索着,如果这个少年就是当年仇家的那个孩子的话,他应该知道他们家与山木庄园有着不共戴天之仇,也不会轻易到庄园里来的,看来,也许只是长得有些像而已,且刚才一见之下,他还真的差点儿把尼克当成了当年跟他儿子争女人的那个人了。

    老山木突然有了一个主意,他想让老管家过来辨认一下。

    “叫人把老管家找来。”

    立即有人去了。

    一会儿,老管家藤俊走了过来,当他刚一看到老山木对面这个少年的时候,也是大吃了一惊,仿佛看到了当年他们追杀的那个人。但很快他就清醒了过来,他清清楚楚地记得那个人已经被机关枪打得全身是窟窿,怎么可能复活?而且,站在面前这个少年分明只有十七、八岁。

    “老爷什么事?”

    老藤俊没有跟尼克打招呼,而是请示起老爷来。

    “马上给这位客人准备一下住处,另外把伙食也关照一下。”

    “好的,老爷。”

    “老管家,你看这位少年跟我当年有没有相像?”

    老山木在藤俊刚要离开的时候,特意说了这么一句,老藤俊哪能不知道主人的意思,这个少年跟当年那个被打死的人真的太相像了,老爷肯定是怀疑起了他的身份来了。

    老藤俊上下仔细打量了一番然后说:“还真的像,老爷不会怀疑是当年您丢失的儿子吧?”

    老藤俊这句话也是在暗示老山木,这个少年有可能就是当年被他们打死的那个人的儿子。

    但尼克听了这句话之后却立即火冒三丈:“怎么说话的你?谁是谁的儿子?”

    “呵呵,小兄弟你误会了,我的管家是说,你长得很像,没有别的意思。”

    老山木没有想到这个少年这么直率,赶紧打起了圆场。

    “我可是个穷人家的孩子,没打算攀你们的高枝,如果不欢迎我来的话,我现在就可以离开。不过,不要在半路上打我的黑枪就行!”

    尼克说完之后就自顾自地走了。

    看着尼克的背影,老山木跟老藤俊两人都不停地摇头。

    “老爷,太像了,会不会真的是艾森家的人?”

    “当年艾森家大少爷不正有一个两岁的儿子吗?如果活到现在的话,也应该十八岁了吧?”

    老山木说这话的时候,用眼睛的余光看着老藤俊,当年追杀艾森大少爷的活儿就是现在的老管家藤俊带人去干的,他现在想知道,那个两岁的小男孩有什么情况。

    老藤俊虽然没有抬起头来去看老山木,却已经感觉到了老山木那灼灼的目光。

    他额头上的汗呼呼地冒了出来,因为当年追杀艾森大少爷的时候,的确看到他的怀里抱了一个孩子,但当时以为连大人都被打成蜂窝了,一个两岁不到的孩子还能够活下来吗?所以也就没有再去探究。而现在,老山木的问话却让他觉得当年那事办得还是有些不妥。

    “老爷,要不,我们干脆来个绝的,宁可错杀,不留后患!”

    老藤俊恶狠狠地做了一个杀的手势。

    “除了这个,你还有什么好主意?”

    老山木背着手不急不缓地问道。尽管跟了主人多少年了,但这一句话,老藤俊确实听不出来主人是什么意思。

    “做掉之后把他埋在庄园里,不会有人发现的!”

    他觉得老山木有些过于小心了,为了弥补当年的过错,他想这次来一个彻底的。

    “你是不是想让那个丫头再来抽我几个耳光?”

    老山木转过脸来阴阴地看着老藤俊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