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玄幻奇幻 > 荒唐大帝 > 第二章 女效其母
    这天上午尼克开着车子巡逻刚刚回城,就碰上山木庄园的人来请他了。ЬánZんμ00壹点扛木

    “山木庄园的?请我去干什么?”

    尼克在一把椅子上坐下来翘起了二郎腿,把客人晾在一边。

    “是……三少夫人想请你去一趟,至于干什么,我们下人就不得而知了。”

    那个庄园家丁的衣服上打着山木的家族徽标,很有风度,不过在尼克面前却威风不起来。

    “是三少夫人?呵呵,我好像有些怕,上次去了你们庄园一趟,差点儿把小命都赔上了,这次再去,谁知道又会出什么鬼名堂?”

    尼克瞥了一眼那个主事的家丁说道。不过嘴上虽然这么说,可他的心里却对那个叫朱丽的三少夫人有些依依不舍。

    “尼克先生请放心吧,上次是一个家奴私下做出了有害庄园名声的事情,那人已经被我们主人处置了,这一次我们能够绝对保证先生的安全。”

    “是你们的一个家奴?呵呵,果然是你们内部作案呀?我想也怪呢,别人怎么会知道我身上带了钱?上一次少夫人也是亲口对我说路上会很安全,什么事那个车夫都能照应,要不是我武艺高强跑得快,早就被人打死了,我才不会上你们的当了。”

    “先生还是去一趟吧,不然我们几个交不了差,可要吃苦头的。”

    那个家丁有些苦苦相求的意思。

    “那我要是不去呢?你们还要把我绑了去吗?”

    “我们不敢,只是请先生看在我们当差不易的分上,就辛苦一趟吧!这几日三夫人似乎得了相思病,害得我们下人都不得安宁。”

    “这是真的吗?”

    一听说三少夫人害了相思病,尼克立即从椅子上弹了起来,开始的时候,他只是对于那个女人的风情有几分依恋,而现在竟然多少有些情分了。

    “千真万确,我们不敢骗您。”

    那家丁红口白牙绘声绘影地说着,不由得尼克不相信。

    “看来我非去不可了?”

    尼克现在听说那夫人这般想念他,他的心里立即升起了一股蜜意,真恨不得立即长了翅膀飞到山木庄园那里去跟少夫人行鱼水之欢。

    “先生若去,我们几个感激不尽呀!”

    尼克虽然刚才一直拒绝,但内心里却是很想再跟那个少夫人搞上一回的,而且,三少夫人生的那个叫原玉的女儿长得也挺标致的,多进庄园几次应该能够搞得上她。

    既然上次那个家奴是在路上袭击他的,可见在庄园里还算得上安全,至少还有三少夫人的保护。从上次的与结束之后少夫人的表情来看,她是喜欢他的。

    那种眼神绝对不是能够装得出来的。

    尼克凭着自己的推测,觉得家丁们不可能奈何得了他,再去一次又有何妨!

    请了假之后,尼克跟着几个家丁又踏上了去山木庄园的路。

    走到HN12基地的时候,尼克特地让庄园的车子停了下来,尼克再次把目光深情地投到基地的每一个角落,但遗憾的是,他依然没有看到那个让他着迷的女孩的身影。当他的目光触及到基地里停放的那几辆重型装甲车时,他突然想起了那次在森林里遭到袭击时出现的那两辆装甲车。那么威风的武装,附近应该也就这个基地里能有。

    让他不解的是,基地怎么会知道他在路上会遇上打劫呢?

    不过,现在这些问题对于尼克来说,乱得像一团麻,他想都懒得去想了。

    “走吧。”

    带着一股淡淡的失望,尼克又上路了。

    此时,山木庄园里的三少夫人朱丽又想起尼克来。毕竟十几年没有体验过鱼水之欢了,突然被尼克那粗大的子一搅之后,这个风韵犹存的少夫人似乎有些收不住的感觉。

    这次请尼克进庄园并不是她的主意,而是老爷让管家安排的一次行动,一方面他不相信少夫人跟那个男人一次就能怀上,另一方面,作为庄园的主人,他也想看看那个把种子播到少夫人肚子里的少年长什么模样,他不得不考虑一下他的遗传基因是否优秀。

    此时,三少夫人朱丽足不出户,躺在床上正想着跟她有一次欢愉的那个少年。

    想着想着,她的身体竟然就起了变化,一只手不自觉地伸到了。

    当她的手指触碰到她那十分敏感的的时候,她的娇躯竟然不由得颤抖了一下。

    “哦——”

    她闭上了眼睛,默默地想象着尼克的样子,仿佛此时尼克已经趴到她的身上,用他的手指按住了她的和……

    “少夫人,尼克先生来了!”

    一个女仆突然闯了进来报告说。

    正在意着的少夫人突然被惊醒,本想发火,可一听说是尼克来了,她竟然火气全无,立即从床上弹了起来。

    “他在哪儿?”

    “正朝夫人这边来呢!”

    这几天几个女仆也看着少夫人愁眉不展,茶饭不思,夜不能寐,都觉得心疼,知道夫人是害了相思病,现在尼克来了,也算是把她们下人给解放出来了,当然高兴。

    少夫人顾不得穿鞋,光着脚丫子从床上跳了下来。

    当她刚到门口的时候,就见尼克走了进来。

    少夫人不顾下人还在一边,竟然一下子就扑到了尼克的怀里。

    看到两人如此亲热,所有的下人全都自动地退了出来,屋里只剩下尼克跟三少夫人两个人。

    尼克捧着少夫人朱丽的脸,看到她的眼睛里竟然有晶莹的泪花。

    “真想我了?”

    “能不想吗?”

    朱丽以为有了上次的袭击事件,尼克再也不会来山木庄园了,所以,尼克这次到来很出她的意外。

    “我听你们的家丁说上次袭击我的是一个家奴,真的吗?”

    “家丁告诉你的?”

    朱丽非常疑惑,照理说尼克刚刚到来,而且是先到她这处的,怎么会有家丁来得及说这些事情呢?

    “是呀,今天你们庄园里的几个家丁去叫我的时候说的。”

    “是他们去叫你的?”

    朱丽更加不解了。

    “怎么,你不会不知道吧?他们还说你想我都想出病来了,我这才马不停蹄地奔了过来。”

    尼克也看着朱丽那疑惑的眼神,觉得有些不对劲。

    “我……我真的没有让人去叫你!”

    “呵呵,你们山木庄园可净出些怪事,怎么?下人做了什么事你们当主子的都不知道吗?”

    尼克的心一下子凉了下来,他有一种被人欺骗的感觉。

    “难道是老爷……”

    “既然不是少夫人请我来的,那我就回了!”

    出于自尊,说完尼克转身就要往外走。

    “既然都来了,管他谁叫的呢!你看,下人都走了,何不……”

    少夫人上前一把拉住了尼克,她那依依不舍的眼神让尼克有些不忍拒绝。

    尼克嘴上是说要走,但心里却并不是真的要走,看到这个美女,他就想把她按到床上听她那荡的。

    “还想跟我做?”

    尼克看着女人那充满柔情的眼睛问道。

    “除此之外,我们还能干什么?”

    朱丽巴不得尼克立即把她抱到床上,“我可是几夜都没有睡着了……”

    朱丽只穿着睡衣,胸口处露出了白晰的肌肤,而且还露出一小半。看到那条,尼克又想起了妈妈用那里夹着他的子的感觉。

    尼克突然弯腰,一把将朱丽抱起来朝里间走去。

    把朱丽放到床上后,尼克就开始脱起了衣服来,那坚实的肌肉露出来的时候,朱丽直勾勾地看着尼克。

    尼克扒得精光,站到了床前,一把将她拉到床前,让她的两腿卡到他的腰上。

    当尼克把手摸到了她的上的时候,立即感觉到了那里的一片泥泞。

    “你……刚刚跟人干过?”

    一股莫名的醋意腾地窜了上来。

    “谁跟人干过了!”

    女人噘着小嘴有些委屈地说道:“刚才人家还不是想起了你……”

    “你……手了?”

    尼克不太相信地问道。

    “这一辈子,我的心里只有过两个男人,可那个男人已经不在了,十几年后,我才遇上了你,你却这样说我……”

    尼克也想起上次少夫人说他让她想起了一个人来,也许,刚才提到的那个男人就是他吧?

    “那个人是不是长得跟我有点像?”

    “岂止是像,简直就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不过,我真的没有把你当成他,我真的好喜欢你……”

    朱丽用腿夹住了尼克的身子,并将她的睡衣拉上去,露出了她那一片泥泞的,那里真的在流着。

    “不想给我润滑一下?”

    尼克捏着自己的粗大问道。

    朱丽爬过来捏住那根子吞到了嘴里。

    尼克看着她一下一下地吞吐着自己的粗大,感觉很爽。

    但不一会儿朱丽就吐了出来。

    “快给我解解痒吧……”

    她抬起头来渴望的眼神让尼克不忍拒绝。

    尼克掀起她的两腿,将那已经润滑了的肉枪插进了她泥泞的。

    “哦——”

    “啊——”

    女人一声高过一声地呻吟了起来。但尼克却还是不疾不徐地着,每次都看得到那粗大从她的里全部抽出再慢慢地插进……

    “尼克……你好坏……快点……好吗?呀……”

    女人说着,两手揉捏起自己的。

    尼克两手拽着少夫人的两腿,一前一后地运动着,这完全是用她的身体在套他的肉枪,那感觉比尼克自己去插更爽。

    就在尼克拉着朱丽的腿套着他的粗大的时候,一个妙龄少女,就是朱丽的女儿,听到了尼克来到庄园的消息之后,便急急忙忙地闯进妈妈的房间,她走起路来都带风,哪听得见房间里妈妈的?

    可当她一步闯进来的时候,却正好看见尼克在拽着妈妈的腿往自己的身上靠,她虽然没有看见妈妈的跟尼克的粗大肉枪,却看见了妈妈那雪白的长腿跟尼克那肌肉紧缩的。

    “啊——羞死人了!”

    原玉立即捂了脸跑了出去。

    朱丽正专心地享受着尼克的子,哪顾得上管刚才进来的是谁?她只是一味地呻吟着,并用她那有力的夹动着尼克的粗大。

    “哦——快——好爽呀——”

    朱丽越来越用力地捏自己的了,的夹力也更大,她的花蕾已渐渐绽开,顶住了尼克的。

    “啊——尼克!你好厉害呀——爽死我了——”

    随着尼克节奏的加快,朱丽身子扭动得也越来越厉害了,她那让原玉听了都心如鹿撞。少女原玉正是春心萌动的时候,突然听到妈妈这样的声音,她还真的受不了,如果不是怕被人看见的话,她可真的就把手伸到自己的裙子底下了。

    “啊——哦——”

    接近半个小时之后,朱丽的呻吟越来越急促,她控制不住地娇喘着。尼克立即快速,直捣得朱丽浑身乱颤。

    在那一阵热精狂的时候,尼克身子立即趴到了夫人的身上,两人紧紧地搂在了一起。

    尼克跟夫人做完之后,便想出来透透气,却正好看见了不远处的小姐原玉。

    “你怎么又来了?”

    原玉主动上前问道,但那语气却比以前友好了许多。

    “不欢迎吗?”

    尼克笑着说。

    “要是我不欢迎的人,我一定会把他从这个庄园里赶出去的!”

    “想赶我出去吗?”

    尼克从少女的脸上打量到她那并不十分发达的胸脯上。

    “暂时还不会!想不想到我的房间里去坐坐?”

    “你是大小姐,不怕被人说闲话吗?”

    尼克当然想去,他早就想把这一对母女同时收了。

    “谁敢?”

    说完,原玉转身就走。

    走没多远,尼克跟着少女来到了一幢外表装潢十分讲究的房子面前。

    两个侍女叫了一声小姐,就退到了一边。

    进入房间之后,尼克就闻到了一股幽幽的清香,不知是什么香料又混合了少女清香的味道。

    “你这次来要住几天?”

    原玉把尼克让到了沙发上开门见山地问道。

    “明天就得回去,我可是种子城堡的卫士长呀!”尼克很喜欢在女孩子面前显耀自己的身份。这是他十八年来最大的成就了。

    “种子城堡有什么了不起的?你要是做我的卫士长才值得这么夸耀。”

    原玉娇媚地说道。她那样子好像真的要让这个尼克做她的卫士长了。

    “呵呵,那你妈妈会吃醋的。”

    “不过,有一样事情我想你肯定愿意做的!”

    原玉自信地看着尼克说道。

    “说说看?”

    尼克似乎猜到了她接下来要说的话,但他还是愿意听她从嘴里说出来。毕竟他明天就要离开庄园,如果有什么要说的话,她是不会那么扭捏的。

    “给我做种子!”

    女孩大胆地说出了自己的要求。

    “你?你妈会同意吗?”

    尼克当然想,却不想因为一时的痛快而触怒了那个女人,这看上去不过是一个十五、六岁的孩子,如果不经大人的同意,他岂不是有诱骗少女的嫌疑了吗?

    “这是我自己的事情,当然我自己做主了,我也是山木家族的人,当然有义务为山木家族传宗接代!你可不要以为我是为了自己的私欲!”

    “那我可是要收你钱的哟?当然了,看在你这么漂亮的分上,我可以收你一半!算是优惠价吧。”

    看着眼前这只可爱的小鹿,尼克也动心了,老的嫩的一起上,是再爽不过的事情了,要是能把母女两个一起摆到一张床上的话,那就更爽了。

    “你说个价吧,我听你的!如果不给钱的话,那岂不是成了咱们偷情了吗?”

    “呵呵,说的也是。不过,还是少要你一点吧,象征一下就行。上次你妈已经给了我不少了,再要你的钱,就不够交情了不是?”

    “要多少?”

    “一个金币!”

    尼克伸出了一个手指却是认真地说。

    少女一下子搂住了尼克的腰,脸上兴奋得红润了起来:“我可以让你睡两次的……”

    “那你不是更赚便宜了吗?”

    “我可是庄园里最受爷爷疼爱的小姐了,明明是你赚了嘛……”

    说着,少女原玉就勾着尼克的身子朝床上走去。

    并不是原玉有多么地好色,而是刚才妈妈那荡的催起了她的,而且,自从那天看到尼克之后,她就莫名其妙地喜欢上他了。听说尼克明天就要离开庄园,原玉有些慌乱,她不想再错过了这个机会;且上次跑到庄园来闹事的那个女孩已经很让原玉嫉妒了,她现在就是要先霸占了这个男孩,也算是对那个艾丝的报复。

    “尼克,帮我把衣服……脱了吧……”

    原玉浑身软得跟面条似的。

    尼克拥着她那纤细的娇躯,开始吻起了她的嘴唇。

    她那香滑的小舌很灵巧地在尼克的嘴里打着转,其实她的吻技一点也不高明,她只知道生硬地去舔尼克的舌头。

    尼克一只大手搂住了她的蜂腰,另一只大手开始在她的上抚摸,虽然隔着衣服,但那裙子很薄,他的手能感觉到她那翘起来的。而少女的身体一旦被富有经验的男人所掌握,她就会立即进入那种美妙的境界。故虽然只是被尼克握捏了几下,但原玉却有一种浑身都酥软了的感觉。

    此时老山木的房间里,那个老管家藤俊正在跟老爷说话。

    “那个少年长什么模样?”

    老山木现在只是想一下给儿媳妇播种的男人会不会让他的家族蒙羞,“什么身世?”

    “他一来就被送到少夫人那里去了,我还没有见到,不过,听说小伙子长得还蛮不错的,很得少夫人的心,至于他的家庭嘛……好像是没了父亲的样子,但据可靠资料说,他父亲生前是个了不起的医生……”

    “晚上你叫他到我这里来一趟,我想跟他聊聊。”

    “好的,老爷。”

    老山木摆了摆手,老管家藤俊就退了出来,这些日子老山木有些烦,不喜欢有人陪在他的身边。老藤俊知趣的从主人的房间里退出来之后,便不自觉地朝着少夫人的房间走去,他要先告知少夫人,老爷在等人。

    走到房间前,他却没有听到少夫人的动静。

    迟疑了一会儿,他才问少夫人的奴仆:“那个尼克呢?”

    “已经出去了,不知道到了什么地方。”

    奴仆回答。

    老藤俊心想,看来这尼克到了庄园一定是四处看风景去了,于是,他也在庄园里闲逛了起来,老爷说是晚上要见尼克的,又不必那么急。

    此时尼克正与原玉小姐在她的床前热烈地亲吻着,尼克的大手已经伸进原玉小姐的香怀里,直接在她那挺拔的小上握捏着。尼克的嘴也已经从原玉小姐的唇上滑下来,滑进了她的香颈里,而那大手在上搓得更加有力了。

    “啊!”

    原玉被尼克捏得有些痒,又有些疼,那两种感觉掺合在一起,让她说不出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滋味。

    “哦——”

    原玉被捏得闭起了眼睛,有时候还会紧咬着贝齿,不然她会受不住尼克的握捏。

    她那尖尖的此时已经被抚摸揉捏得充血而变得饱满多了,鼓鼓的像两颗小搭蕾。

    虽然这种滋味很享受,但原玉却很担心被妈妈或是哪个长辈知道,至少那会多出一些麻烦来,她想先斩后奏。于是,就在尼克亲吻抚摸她的时候,她也开始解起了尼克的衣服。

    当她的小手往尼克身下褪去那裤子的时候,不经意地触摸到了他那粗大的一根。

    她的身子不由得一紧,那么粗大的一根,能插进她的里吗?

    但她又想,妈妈能容得下,她就能容得下。而后她竟然大胆地握住了尼克的。

    尼克一边亲吻着原玉的脖子,一边去解她的裙子,三两下之后,原玉就赤裸裸的了。

    这个刚刚开始发育的少女胴体是那么的饱满而洁白,那肌肤上竟没有半点瑕疵,简直就是一块精致的羊脂白玉!

    他拥着她上了床,却没有立即去。现在尼克已经不再那么性急,而是更喜欢先玩一玩女孩子了。他将原玉平放在床上,自己却蹲在下面,趴在她的玉户上亲吻了起来。

    “啊——不要,羞死人了!”

    原玉嘴上这样说着,可她也很享受这样的荡,她并不是真正的只为了给山木家族传宗接代,更重要的是想真正体验一下被尼克这个男孩爱抚与的滋味。

    因为她不太明白,妈妈为什么被尼克的时候那样地,她只从那种里听出了女人的快乐。

    尼克的舌头开始在原玉那白白的上扫了起来。只是那一扫,就让原玉身子陡然一紧。

    “喔——”

    全身的血液都往一处汇集的感觉,让她的小身子剧烈地一颤。

    她那白白嫩嫩的玉丘上,没有几根细毛,在这么光滑的玉丘上亲吻,尼克更有兴致了。

    他一边在原玉的光滑大腿上抚摸着,一边唇舌并用地着原玉的,有时候还会在她的上吮吸一下,弄得原玉娇躯乱颤。

    “啊……”

    “哦……”

    原玉不断地呻吟着,而尼克的唇舌也不断地舔着,她的小一个劲地收缩扩张起来。

    尼克觉得差不多了之后,他又爬到她的身上,噙住了她的一颗。

    原玉的并不算大,如两个小馒头,尼克张大了嘴之后,竟然能将她大半个都吞进嘴里去。

    “啊——”

    尼克嘴里含着原玉的用力地吮吸着,一边用手在她的上摩擦着,让原玉浑身酥软。

    尼克轮换着将她的两个都吮吸了一遍,才在床上坐了起来。

    原玉被尼克抱来坐到他的腿上,他用手指分开了原玉的小,将他的子插了进去。

    原玉并不知道那子的厉害,等她的身子坐下去的时候,突然感觉到了一阵撕裂般的疼痛。

    “啊——”

    她的两手一下子抓住了尼克的大腿,她想立即抽起身子,可同样避免不了剧烈的疼痛。

    尼克两手抚到她的小胸脯上来,握捏着她那娇挺却不算丰满的小,那软中带硬的捏在手里更让尼克感到兴奋。他轻轻地咬着她的耳根,两手同时在那上搓捏着,粗大的直往她的深处刺扎。

    “啊!好疼——”

    原玉的眉头紧获了起来,紧咬着贝齿。

    尼克两手引导着原玉的身子慢慢地起落,那粗大的便在她的小里进进出出。

    由于两者的悬殊有些大,摩擦也更加强烈一些,她那狭窄的有力地夹着那,里面似乎不再有一丝的皱褶。

    尼克似乎觉得这样坐着不过瘾,他干脆抱着原玉站了起来,让原玉一下一下地撅动着去套他的。

    只一小会儿,原玉就吃不消了,一是那刺得她好痒,二是那样站着她有些吃力。

    “啊——好累人呀——让我扶着床头吧——”

    原玉只央求了一声,尼克就顶着她的小身子来到床头上,让她弓着身子扶住了床头并将撅起来,而尼克从后面去的。

    别看原玉年纪小,但她的还算比较圆润的,尼克不忍顶得她太厉害,只是让那戳到她的花蕊上就再抽回来。但即使这样,也让原玉有一种受不了的感觉。

    不到半个小时之后,原玉就控制不住地抖了起来。

    尼克不时会看看从她的体内抽出来的,那上面沾满了原玉的膜血,这更让尼克兴奋,不管原玉怎么叫唤,尼克只管……

    直到原玉了三次之后,尼克才把那射进她的身体。

    “啊——”

    最后那阵狂射之后,原玉长长地呻吟出来。此时她已经站都站不住了,两腿直打颤,最后扑通一声跪在了床上,尼克的子也从她的体内抽了出来。

    “是谁在叫唤?”

    老管家藤俊听到了小姐房间里有叫声,便好奇地问道。

    一个女仆赶紧红着脸上前小声对老管家说:“是种子城堡里的那个人跟我们小姐在屋里!”

    老管家的脸登时变了色,说了声“胡闹!”之后就转身走了。

    老管家直接去了老爷的屋里。

    “老爷,我听女仆说,那个人正在原玉小姐的屋里,我担心小姐跟那人有染……”

    老管家大着胆子却又小心翼翼地看着老爷的脸色说道。

    老山木的眉头不由得一皱:“你看到了吗?”

    “我听到了房间里有一种不寻常的叫唤声,是女仆告诉我说种子城堡那个人在里面!”

    为了证实自己所言不虚,老管家的语气非常地肯定。

    “立即把小姐给我叫来!”

    一个还未出嫁的小姐竟然跟种子城堡的人干上了,真是让山木家族蒙羞!如果不立即制止这种事情的话,传了出去,他老山木将如何见人!

    “小姐,老爷叫你过去一下。”

    一个女仆站在小姐的房门口朝里面说道。因为尼克还在里面,女仆不敢贸然闯进去,生怕触了小姐的霉头。

    “知道了。”

    原玉跟尼克一阵热吻之后,才腾出嘴来朝着外面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