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玄幻奇幻 > 荒唐大帝 > 第一章 血袭庄园
    当尼克的耳鼓感觉到那手指勾动扳机的声音时,他体内的细胞一下子就紧张了起来,全部进入了备战状态。ЬáΠZhù@00壹嚸坑母

    几乎与那一声枪响同时,他的身体便立即从那辆马车上弹了起来,跳下车之后,他的身体迅速蜷缩,钻入了林中。

    就在他的身体弹起的那一刹那,他看见了一个蹲在树上朝他瞄准的人影。

    尼克的手指在他身体腾空而起的同时扣动了转轮手枪的扳机。

    一颗子弹准确无误地射向了树杈上的那个人。

    那人应声从树上掉了下来。

    而让他奇怪的是,他明明只打出了一发子弹,却看到另一棵树上也掉下了一个人来。而且分明是中弹之后,以头着地落下来的。

    但此时的尼克已经顾不了许多,他一边朝树木密集的丛林里跑去,一边朝着他所发现的目标射击。并在那五发子弹一连射出之后不到两秒的时间里又换上了五发子弹,继续朝着企图袭击他的目标狂射。

    他十发全中,没有一个躲得过他的索命子弹。

    但这种混乱局面之下,他无法确定还有多少人是在朝着他射击。此时他手里只有那一把转轮手枪,显然无法对抗对方手里那些极具杀伤力的冲锋枪的巨大火力。

    果然,几阵密集的扫林中吼叫了起来。

    尼克以他无与伦比的矫健身手在密林中穿行。很快的,那些枪声就变得不再具有威胁了。

    在他确定安全之后才停下来,摸了摸胸前的那个钱袋子。还好,不论他在空中如何翻滚,那一袋子金币都没有掉出来。只是,他突然摸到了钱袋上有了一个。

    他打开袋子,竟然在里面翻出了一枚冲锋枪的子弹。

    有一枚金币被那颗子弹打穿了。

    他举着那枚金币放到嘴上亲吻了一下。

    这是他的救命符。在最关键的时候,居然是这枚金币保护了他!

    但尼克却很想知道是什么人袭击了他。看样子,对方未必是为了他身上的金币,除了山木庄园里的人,应该不会有人知道他是带着这么多钱的;如果是拦路抢劫的话,昨天少夫人在这条路上来回走了一趟都没有遇到,却偏偏抢劫了他?

    尼克绕道又转回了事发地点几百公尺外的地方进行观察,他不敢靠得太近,因为他听到那边还有动静。

    让他奇怪的是,从那林子里面竟然开出了两辆装甲车。有一个女的在指挥着一些人将十几具尸体扔到那辆马车上,车夫显然已经死了。

    马车就被拴在装甲车的后面。

    难道他只是偶然撞上了一场战斗?那些枪声并不是冲着他而来?

    尼克看到所有的人上了装甲之后,装甲车便隆隆地朝着山木庄园的方向开去。

    他看不清装甲车上那一方到底是什么人。

    现在他唯一的办法就是徒步朝前走了。如果幸运的话,或许在路上能搭一辆车子,反正他的口袋里有的是钱,他相信不会有人跟钱有仇的。

    上午明媚的阳光暖暖地照射着缓缓流淌的那木斯河,两边的草木长得非常茂盛,更让这里有了一种宁静的氛围。

    但很快就有一阵滚雷般的机车轰鸣声打破了这里的宁静。

    两辆大型装甲车沿着那木斯河畔朝着山木庄园毫不犹豫地驶了过来。

    这隆隆的轰鸣声震惊了整个庄园,尤其是老山木的神经,更是紧张了起来。

    已经有很久没有这样的声音来打扰他的庄园了,来访者好像带着一股盛怒。

    两辆装甲车并排着朝庄园的大门驶了过来,那架势根本就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看到对方来势汹汹的样子,两边的守门卫立即冲上前去,关上大门,接着立即跑上院墙架起了挺机枪,还有一人举起了反装甲导弹,做出了立即发射的阵势。

    但那导弹筒刚刚举起的时候,就突然一串子弹从装甲车的人肉收割机里射出,将那人打成了肉酱。

    院墙上的机枪手也反应敏捷地扣动了扳机,一阵疯狂的怒吼从机枪口里喷。

    毫米的机枪弹打在厚厚的甲板上,就像是一阵冰雹砸在了上面,竟然没有留下任何痕迹。而那名机枪手却在射出了那一串子弹之后立即被一长串更加凶猛的扫射打穿了他的胸膛。

    装甲车的天窗已经打开,那里站着的,就是艾丝。

    刚才那一长串凶猛的扫射就是从她的人肉收割机里射出的。因为装甲车的速度并不慢,艾丝那飘逸的长发被吹了起来。

    看到两名射手几乎同时饮弹,而且死得很惨,其他的人全都僵在那里,看着两辆装甲车在毫不减速的情况下直接撞开了坚实的大门。

    老山木听到那激烈的枪声之后带着一大帮人快步走了出来。

    刚才那装甲撞倒铁门之后又从上面辗过,那仿佛辗在了老山木的心上,他的脸上登时失去了血色。

    在江湖之上没有人不知道他山木的名头的,而胆敢射杀他的护卫,并直接撞开他的庄园大门,这行为本身就是一种极大的挑衅!

    老山木如果要逃离庄园,那是再简单不过的事情,可是,他能感觉得出来,一旦他离开了庄园半步,或许这座庄园就会被夷为平地,不复存在了。况且逃跑那也不是他山木的性格。

    所以,他带着人迎了出来,而且他的手上没有一件武器,连自卫的东西都没有。

    “在下山木,是这小庄园的主人,这位小姐是……”

    老山木凭着他的阅历与智慧早已猜到了来人的身份,别人不会有这样的胆量,但他也不敢直接说出来,以表明自己资格之老。

    “我是艾丝。我想知道你那些杀手的名字!”

    艾丝从装甲车上跳下来,径自来到老山木的面前,但她的目光在老山木那苍老的脸上冷冷地停留了不到两秒钟就漫不经心地扫向了所有的人们。

    她的声音似乎变得更冷,几乎要让她周围的空气马上结冰。

    这些人有男有女,大多数手上拿着武器,但艾丝却一点都没有放在眼里,仿佛他们手上拿着的,不过是些玩具而已。现在她的手上只有一把精巧别致的K82微型冲锋,这种冲锋枪的子弹并不大,但它在近距离的杀伤力却可以跟狙击步枪媲美,凡是用过这种微型冲锋的人都不会轻视它的威力。

    艾丝一身精美的黑色皮装紧紧地裹在身上,她那细长柔润的女性手指简直无法暴露在外面,她只得用同样黑色的镂空皮手套将她两手的柔美掩藏了起来,及膝的皮靴更让她显得威风凛凛。

    她手提着那把冲锋,而枪口朝下,好像站在她面前的这些手拿武器的男女并不是她的敌人,而是她的士兵正在接受她的训话。

    “小姐的话我不太明白,什么杀手?”

    老山木从人群里走出来,与艾丝保持了不到两公尺的距离。

    现在几乎在场的所有人都感觉到有两股巨大的气场,将周围的空气压缩得让人有些透不过气来。

    “砰!”

    一枚狙击步枪的子弹呼啸着从艾丝的耳边擦过,人们所看到的,只是她微微地一偏脑袋,连身子都没有动一下,两脚依然稳稳地站在那里。但她手里的那把微型冲锋却突然间举了起来并吐出了一道火舌。

    “哒哒哒……”

    清脆的枪响之后,艾丝将枪收了回来,枪口重新垂了下来。

    一个男人从树后的院墙上滚了下来。人们看得清清楚楚,那个偷袭者的眉心有一个鲜红的大洞,如果不是几颗子弹同时射进了那里,是不会有这种状况的;当他的身体滚落到地面的时候,人们才发现,他的后脑已经爆开!

    “我不相信刚才这个人对我的不礼貌是山木先生指使的,不过,我想知道的是他们的名字!”

    艾丝举起左手轻轻地一挥,从车上下来了两人,将装甲后面的马车推了过来,将十几具尸体从马车上倾倒下来之后,在场所有的人都目瞪口呆,唏嘘之声四起。

    老山木的脸色瞬间变了。

    “山木先生,你不会说不认识这些人吧?”

    艾丝让她的一个手下将那些尸体的衣服撕开,里面竟然露出了山木家族的徽标,“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他们都是你们家的保镖吧?”

    这些死者不是眉心被击中,就是心脏被洞穿,还有的胸膛被打烂,样子一个个都死得好惨。

    “艾丝小姐,身上带着我们山木家族的徽标能够说明什么问题?是不是有人穿上了你们这样的衣服做了事,那就可以咬定是你的人干的了?”

    老山木突然仿佛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脸上的紧张微微有了一些缓和。

    “也许老先生不认识这些人,但我相信会有人认识他们的。”

    艾丝冷笑一声,她并不觉得老山木的狡辩能给他赢得什么机会。

    这时,一名衣服相当华丽且人更漂亮的少夫人朝着人群直奔过来。

    她就是三少夫人朱丽。

    因为老山木在场,朱丽并没有说话,但在听到她的脚步声之后,那些围在一起的人们转身看到了她,并赶紧给她让出了一条路,让她来到了最前面。

    “怎么回事?”

    朱丽,看到了那两辆大型装甲车还有那个提着微型冲锋枪的少女。

    艾丝冷冷地看了这个女人一眼,说道:“他们死了。”

    “是你杀死的?”

    朱丽定定地看着这个不过十六岁样子的女孩,她对女孩的漂亮没有任何的认同,倒是觉得从这名女孩的脸上与眼睛里透的,更多的是那种阴森森的杀气。

    “是的,是我杀死了他们,不过,那是在他们袭击了这辆马车之后,我才开枪。”

    艾丝当然明白,那辆马车一定是这位少夫人打发尼克回种子城堡的交通工具,但至于是不是她又派人跟到了森林中再下毒手,那就很难说了。

    “我的车夫?”

    朱丽一下子发现了被压在众多尸体下面的车夫的尸体,她急步上前,甚至弓下了身子查看着其他尸体的脸。

    他是在乱枪中被打死的,不过艾丝却认为也可能是对方为了防止被他认出而杀人灭口。

    少夫人站了起来,她没有发现尼克的尸体,这让她松了一口气。

    她闭起了眼睛,缓缓地吐出了那口气,然后慢慢地睁开眼,锐利而充满了仇恨的目光在那一大群人的脸上扫过,一字一字地蹦出:“这是谁干的?”

    少夫人几乎认得所有这些被打死的保镖的模样。

    整群人里没有一个人出声,就连老山木也定定地站在那里,神情木然,好像这事与他一点儿关系都没有。

    “是不是觉得我朱丽从别处讨来了种子,丢了你们家族的脸?啊?这是谁干的?”

    朱丽的声音已经到了声嘶力竭的程度。

    “够了!难道你还觉得这是给山木家族脸上增光了吗?”

    老山木突然大吼了起来,那充满了怒气的一吼,让面前的艾丝都不禁为之一凛,不过,那只是在心里,她的脸上几乎让人看不到一丝的变化。

    “呵,难道我朱丽做过什么对不起山木家族的事情了吗?我真不愿意相信是你派人做出这么下三滥的勾当!不过,我倒想看看是不是有人会站出来主动承认?”

    三少夫人朱丽将那傲慢的目光从老山木的脸上移开,扫向了那些在山木庄园里有着一定权力的管家,还有另外两个少爷的脸。

    大少爷山木龟松的目光跟三少夫人的目光相遇时,他赶紧低下了头。别看他是大少爷,但不论是手段还是地位,他都无法与这个排行老三的女人相比。

    二少爷山木小野也没有迎得住三少夫人那犀利的目光,不过,朱丽从他们两人的脸上一眼就能看得出来,凭他们两个的手段与智商,绝对做不了这样的事情。

    “怎么都不说话了?我倒真想看看这个能够替我们山木家族着想的奴才到底是一副什么样的嘴脸!”

    这种情形之下,就连老山木都似乎成了被朱丽审查的对象了。当然,如果没有艾丝那两辆装甲车的话,老山木是不会给少夫人这样的机会的。毕竟现在他还是庄园的主人,别人没有发号施令予他的权力。

    可现在的问题是,这个身穿着王室将军制服的少女当场杀死了他山木庄园的两个高级护卫之后,又当着他山木的面开枪打死了一个家丁。而对于这么激烈的挑衅,老山木岂能无动于衷?他只是从这个年龄不大的少女身上感觉到了来自王室的实力,不容他轻举妄动。

    更何况,仅仅是面前这个小女孩就够他对付的了。可即使现在他能够杀得了这个叫艾丝的女孩,山木家族也会面临着灭顶之灾!现在他唯一可做的事情就是先把这次袭击事件给平息了。

    之所以让老山木觉得如此棘手,是因为他从来没有想到会有艾丝这么一个人物找到他的面前来,对他来说,这简直太不可思议了。一个种子城堡的卫士在路上遇到袭击,跟王室将军有什么必然的联系?老山木江湖上风生水起多少年了,还是觉得这事太有躁绕了,让他一头雾水。

    如果这个女孩与那个种子城堡的少年卫士没有一点关系的话,她怎么会管这样的闲事?不会是温莎女王早就有了对付山木庄园的计划了吧?

    面对三少夫人与艾丝这种不打算放弃的追查,老山木觉得自己再也无法沉默下去了。他慢慢地站了出来。

    “是谁?”

    老山木面对着所有山木家族的成员,还有那些大小管家。

    从大管家的身边站出了一个人,他是现在的二管家,年纪在四十岁出头左右。

    “我。”

    声音很沉稳,并没有大难临头的惊慌,也没有乞求饶恕的表示,他是那么冷静地看着老山木。

    “为什么?”

    老山木眉头一皱,沉声问道。这个二管家眼看就是他山木庄园的新管家了,老管家一天比一天衰老,老山木也有栽培他的意思,这位新管家接管山木庄园只是早晚的事情。

    三少夫人朱丽也冷冷地把目光投向了这个男人。显然这个男人在内心里瞧不起三少夫人的这种做法。

    “三少夫人外出买种,这是山木家族的耻辱,我不想让这样的丑事传扬出去。”

    二管家的声音不大,但并不是因为害怕,他好像早已把生死置于度外。

    “看来今天你倒给山木家族增光添彩了?”

    三少夫人冷冷地逼视着这个未来的管家。

    “我是替山木家族的名声考虑,除掉了那人并不影响三少夫人传宗接代。”

    二管家说得振振有词,但他绝对没有打算乞求少夫人的原谅。

    “拿枪来!”

    三少夫人朱丽冷冷地看着这个胆敢犯上的奴才,把手朝一边伸了出来。

    所有的人都没有动。有老山木在,三少夫人的号令并不那么好使。

    “把枪拿来!”

    三少夫人再次大吼了一声,她身边的一个家丁立即上前将自己手里的枪递到了她的手上。

    “不劳少夫人动手。”

    说着,二管家掏出了一把防身用的手枪慢慢地举起来指向了自己的太阳。

    整个现场一片寂静。连一根针掉到地上都能听到声响。

    “砰!”

    二管家的太阳汩汩地流出了殷红的鲜血。

    老山木的眼睛不由得一闭,他的身子微微一颤,不过,除了艾丝以外没有人发现这一点。

    “艾丝小姐,这算是给你一个交代了吧?”

    老山木苍老的声音里夹杂着一丝愤怒。

    “哼,希望山木先生以后要看好自己的奴才哟!”

    说完,艾丝转身朝那辆装甲车走去。

    当艾丝的装甲车驶出了山木庄园之后,老山木立即像是苍老了几年。

    刚才被一个丫头逼到了墙角的那种感觉在这一生中似乎也就这一次。

    难道山木家族从此就永无宁日了?

    一种不祥的预感让老山木整个身子不由得打了一个寒颤。

    “叫三少夫人到我屋里一下。”

    老山木有些艰难地转了身子朝自己的屋子走去,对着老管家吩咐道。

    “少夫人——”

    管家声音很低地对朱丽说。

    三少夫人朱丽清楚地听到了老山木的话,默默地跟在了这位山木庄园的主人身后。

    房间里只有一老一少两个人。老山木自己坐在一把椅子上,那样子好像刚刚大病了一场还没有痊愈。

    他疲惫地打量了一下自己的儿媳。朱丽在他的几个儿媳中是最出色的,当年为了争夺这个门当户对而且漂亮得举世无双的女孩,山木家族还跟艾森家族火拼了一场,那场家族的战争一打就是一年多。

    但那时候朱丽爱上了已经成家的艾森家族的唯一的男孩——就是尼克的父亲。

    为了断绝朱丽的念头,山木家族不惜派出了几十人追杀怀抱着两岁不到的尼克父亲,他被装甲车上的机关枪打成了马蜂窝;也幸好他在被追杀的紧急关头把怀里的尼克藏在死尸堆里,让他免于一死。不过艾森家族从此之后除了几个老头子,再无男丁。

    而三儿子平原在跟朱丽结婚不久后,也突然被人暗杀,使山木家族至今在下一辈里也无男丁。但相对来说,山木家族要比艾森家族的势力更大一些,艾森家族即使想报仇也没有机会。

    “那个男的多大了?”

    老山木坐在椅子里看着朱丽问道。

    “十八。”

    朱丽的表情依然很冷。因为在她的心里,这件事情并没有结束。

    “你……确定怀上了吗?”

    老山木那犀利的目光死死地盯着眼前这个少妇。

    老山木何尝不想让山木家族后继有人?三儿子已经死了多年了,哪怕是外面的种,他也认了。

    “……”

    朱丽没有回答。

    “是不确定还是确定没有怀上?”

    老山木的目光让人无法回避他的问话。

    “不确定。”

    “为了山木家族,也许你应该让他再来一趟。”

    “还是算了吧,别让人家来送了性命。况且,已经受了一回惊吓,人家还敢再踏进庄园半步吗?”

    朱丽的目光同样冰冷地看着这位看上去似乎已经态度软化了的老人。

    作为山木庄园的主人,做到这个让步,已经很难为他了。

    “阻碍你的人不是已经自行了断了吗?你还有什么顾虑?”

    老山木的脸色一阵难看。

    “呵,也许想杀他的人不止二管家一个人吧!我累了,如果您没有别的事情的话,我要回去了。”

    老山木无奈地点了点头,他总不能硬是将儿媳留在自己的屋内。更何况他已经看出来,这个儿媳对自己很不信任了。

    从山木庄园出来,艾丝已经断定,尼克就在种子城堡。她真搞不懂海伦是怎么去查的,回来竟然还敢说在城堡里查看了所有的卫士。

    两辆装甲车在经过HN12基地的时候补充了给养又朝着漫特利尔种子城堡驶来。

    而尼克从枪战中逃出之后,终于在路上搭乘了一辆小公司的货车回到了种子城堡。他早已把路上遇到的险境抛到脑后,因为他压根儿就不觉得那些子弹是朝着他飞的,所以一回种子城堡,尼克就自动地巡逻去了。

    当艾丝的两辆重型装甲隆隆地驶到沙姆拉的种子城堡的时候,沙姆拉已经吓得屁滚流了。他虽然不清楚HN12基地的这两辆装甲为何而来,但他前面对海伦撒了谎,便无法不心虚了。

    两辆装甲停在了城堡的大门之外,艾丝亲自下了车,后面跟着的就有海伦。

    当海伦的目光与沙姆拉的目光相遇时,沙姆拉的额头立即冒出了汗来。

    艾丝的到来似乎比女王驾到更让沙姆拉担惊受怕,女王毕竟受过他的恩惠,还能给他一点面子,而这些年轻人却未必会把他放在眼里,因为女王向他沙姆拉借款的事情鲜为人知。

    从下了装甲车一直到走进种子库,艾丝看都没有看沙姆拉一眼,这更让沙姆拉感到了那股无形的压力。他小心翼翼地陪在艾丝的身边,大气都不敢出。

    “我想看十八岁种子的资料。”

    艾丝确信,山木庄园的少夫人正是从种子里挑选出尼克的。

    艾丝的声音听上去很平淡,却是不容置疑,不容迟缓。

    沙姆拉心里一紧。

    又是十八岁的种子!他一下子就想到了尼克。汗哗哗地淌了下来,沙姆拉一直不停地擦着额头上的汗。

    沙姆拉赶紧命令手下迅速行动,将所有十八岁种子的资料调了出来。

    很快的,艾丝就在那一大群的标签里看到了尼克的头像。

    虽然在此之前她已经断定了尼克就在这座城堡之中,但当她真的看到这张照片的时候,她的心还是不由得为之一动。

    她努力地平抑一下自己的心跳,让自己的呼吸平稳下来。至少她知道自己可以透过种子公司打听到尼克的消息了。

    “这个人能找到吗?”

    艾丝身子丝毫未动。

    “能!”

    沙姆拉再也不敢撒谎了。他很想找一个将功赎罪的机会,更不敢提钱的事。

    “他在哪儿?”

    “就在我们公司。”

    沙姆拉回答得很干脆,生怕让艾丝生气。

    “是做什么的?”

    艾丝如果听到自己的哥哥的工作是那种苦力的话,她的心将更疼。

    “回小姐,他是我们的卫士长。”

    “啪!”

    艾丝突然站起来在毫无预兆的情况下狠狠地抽了沙姆拉一个耳光。

    沙姆拉当然知道这一耳光是为了什么而赏的。

    沙姆拉捂着火辣辣的脸颊什么话也不敢说。他本来想解释上次海伦小姐来的时候尼克巡逻去了,可看到艾丝那愤怒的目光时,他知道,恐怕再多说一个字又得挨上第二个耳光了。

    “我这就派人去找。”

    沙姆拉一直捂着那半边脸,他感觉到自己的脸皮都统开了。

    “不必了,不过,以后他要是有半点儿闪失,我就要你的狗命!”

    艾丝从沙姆拉的身边走了过去。海伦快步跟上,当她靠近沙姆拉的时候,小声对着沙姆拉恨恨地吼道:“活该!”

    沙姆拉不敢顶嘴,赶紧转过了身子弓着腰送艾丝出城。

    隆隆的车声渐渐远去,沙姆拉才慢慢放开了捂在脸上的手,他的脸上留下一道道鲜红的指印。

    这还是艾丝没有用出全力,不然,他的脸真的就绽开了。

    “这是谁呀?这么凶?”

    女讲解员不明白为什么会发生这一切,有些不解地问沙姆拉。

    “这是咱们惹不起的姑奶奶,以后小心着点儿!哎哟——”

    那剧烈的疼痛让沙姆拉的脸都变了形。

    傍晚。

    山木庄园,老山木的房间里,老管家恭恭敬敬地候在老山木的面前。

    “你们有谁见过那个种子少年?”

    “没有,老爷。”

    老管家的确没有见过尼克,他来的时候就已经天黑了,而走的时候又没人注意,从头到尾只有两个门卫见过尼克,可惜那两个门卫早就被艾丝打死了,而那个车夫死得更早。老爷说的见过种子的人,当然得是老爷的心腹,而不是三夫人那边的女仆。

    “找个机会把那个种子叫来。我想见见他。”

    “这个……恐怕不行了吧?出了那样的事,他会再来吗?”

    老管家担忧地说。

    “这么点小事你就没有办法了?”

    老山木不满地看着老管家说道。

    “好的,我一定办到!”

    “不要再干那种蠢事了!再出什么乱子的话,有人要抄我的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