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玄幻奇幻 > 荒唐大帝 > 第七章 淑女也疯狂
    “别穿了,累了一天了,光着身子睡觉比较舒服。ωWW。βáйΖhǔ0零一。℃om以前让你穿着睡衣是怕你害羞,现在还害羞吗?”

    苏茜说话的时候娇媚地看着儿子。她也不再躲闪尼克的目光,正面地把那雪白的胴体对着尼克。

    尼克爬到了床上,拉了毛毯盖到了身上。

    苏茜也没有再爬到里面去,而是就着床沿躺下。

    “到里面去吧,妈。”

    尼克担心她在床边不习惯。

    “妈喜欢在这儿,这样靠我儿子更近一些。”

    苏茜用一只手托住了腮,那样甜美地看着儿子尼克的脸。因为她的身子半撑着,所以那酥胸上的一对雪白的玉兔就呈现了尼克的眼前。

    “不想吃妈的奶了?”

    她故意将一只送到了尼克的嘴边,像是撩拨婴儿那样。

    尼克默默地用手握了,含进了嘴里吮吸起来。

    现在仅仅是吮吸她的已经不能让她的得到满足,她把身体往尼克的身上靠了靠:“儿子,抚摸妈妈好吗?”

    她的声音那么柔和,且富有挑逗力。

    尼克的大手就抚到了她的腰上。

    “别那么拘谨,尼克,妈的身子都是儿子的,哪儿都是……”

    她的一条腿已经顶到了尼克那一根粗壮的家伙。

    那家伙钢硬、钢硬的。

    “我儿子真棒,也不知道哪个女孩会这么有福气,要是跟我儿子睡上一觉,包准会幸福得晕了!”

    苏茜那只闲着的手,开始在尼克的身上抚摸。

    尼克觉得仅仅是吮吸似乎也不过瘾,他的大手从苏茜的腰上抚摸下来,渐渐地滑到了她的大腿上,苏茜的腿是那么的光滑,像一块温润的玉,又像一块绸缎。

    “尼克,想不想让妈永远年轻漂亮?”

    苏茜一边抚摸着尼克的胴体,一边幽幽地问道。

    尼克吐出了她的抬起头来,很诚心地说道:“想,有什么办法吗?”

    “你那精华就是最好的养颜补品。昨晚妈妈吃了一回就感觉精神特好,要是能经常吃到那个的话,妈一定会青春永驻的。”

    苏茜说得很肯定,尼克也信,因为妈妈经常看一些医学的书。

    后面尼克就不再说话了,因为他还是觉得那个东西妈妈的嘴里是在不忍心。

    “怎么了,儿子?”

    苏茜用情地抚摸着儿子那张英俊的脸,每次看到儿子这张脸的时候,她就会有一种冲动,而今天两人都光着身子,她这么近的距离看着尼克,春潮再次翻滚起来。

    “我愿意……”

    “那还不快让妈好好地吃一回?”

    苏茜主动钻到了尼克的身下:“来,把身子转过来,你在上面这样方便一些。”

    苏茜让尼克爬到了她的身上,而且与她反方向压在了一起。

    昨晚是尼克躺在下面,今晚却是相反,让尼克压在了她的身上。

    当尼克转过身子时,他的上体正好趴在苏茜的两腿之间,而且他的脸正对着妈妈的了。

    这种姿势比昨天晚上更加荡,虽然房间里几乎没有灯光,但两人都很适应这种昏暗。

    苏茜的两条白腿修长而又美丽,在旧时代她完全有资格做一个专职的模特儿,她的腿上没有一点儿赘肉,任何一处都是那么的性感,让人冲动。

    苏茜很从容地含住了尼克的粗大,两手也不停地捋着,尼克的子青筋暴起,很有力量,苏茜的手指都能清晰的感觉到上面那如蚯蚓般的青筋高高凸起着。

    尼克的嘴边就是苏茜的,但他还在犹豫着,不敢用嘴唇去碰那娇嫩的蛤肉。

    这让苏茜不得不吐出了那根娇嗔着说:“儿子,给妈也舔舔,你想光让自己爽呀?”

    尼克何尝不想,只是不敢,或者说不好意思。现在得了苏茜的命令,他才大胆的把那灼热的唇压到了那润湿的上……

    现在他不想继续扭捏了,既然妈妈都直接说出来了,他再这么不解风情地装下去,妈妈就要生气了。

    尼克的舌头也伸了出来,贴着苏茜的从上到下的扫刮着。

    “哦——好舒服呀——”

    苏茜透彻骨髓地呻吟起来,她并没有半点儿夸张的成分,因为这是多少年来,第一次被一个男人用性感的舌头在自己的上舔!

    那种快感简直无法用言语来表达。

    舔了一次之后,那两篇就自动的分开到了两遍,露出了里面那粉嫩的春口。

    尼克曾经这样天国凯琳的,所以,这方面的经验还是有的,当他的舌尖扫着苏茜里面的时,苏茜的娇躯不由得颤抖了一下。

    “哦——我儿子好棒呀——添得妈好——爽——”

    她已经顾不得去吞吐儿子的,而是非常专注的享受着。她慢慢地蜷起了两腿,并尽力把两腿向两边打开,让她的更加暴露,这样,即使尼克不怎么用力,也会让她的里面很爽了。

    “啊——好爽哦——再用力……”

    苏茜呻吟的同时,那平滑的也不断地起伏着,如波浪一般。

    苏茜的身体毕竟尘封了十几年,因此当她再次敞开那扇门的时候,竟是那么的敏感。

    尼克在她的上舔了十几下之后,她的身子就开始颤抖了。尼克清晰的感觉到了她的小在不停地收缩、扩张着,有时候还会把尼克的舌尖吸到里面去。

    “啊……儿子……妈好舒服1”苏茜的胴体渐渐地扭了起来,她不停地扭动着脖子,两手紧紧地握着尼克的,全身的肌肉都绷得紧紧的。

    而尼克的唇舌则一刻不停地在那上面滑动着,这种不间断的刺激让她的快感迅速达到了。

    “啊……妈不行了……”

    苏茜的突然挺了起来,主动且快速地撞击着尼克的唇舌。尼克两手抱住了她的,而她的身子却依然如蛇一般的扭动着。尼克完全能够感觉得出来,此时的妈妈是多么的快乐!

    他更加卖力地舔了起来,而且卷起了舌头,让那尖尖的舌尖有力地钻进了妈妈的里。

    “啊——喔——”她的两手握得更紧了,尼克感觉那根子快要被妈捏断了。

    突然,一股从苏茜的里狂!

    尼克依然没有松开,快速地以舌头摩擦着苏茜的。

    “啊——别——别舔了……”

    “呼……”

    又是一阵的喷射。

    尼克趴在妈妈苏茜的上大口的吸着,这让苏茜觉得自己的整个都要被吸出来了。

    她的身子突然变得僵硬,也不再扭动,这时候尼克才慢慢的松开了嘴。

    “啊——爽死妈了——”

    苏茜的身子一下子软了下来,她的里汩汩地流着蜜液。这是十六年来第一次真正的性。

    现在她几乎不敢再让尼克去碰她的,哪怕是稍稍的接触都会让她浑身痉挛。

    “回过头来吧,儿子……”

    得到了满足的苏茜轻轻地勾了勾尼克。

    尼克从苏茜的身上调转了过来。

    “妈要谢谢你,你让妈又做了一回女人!”

    苏茜抚摸着尼克的头真情地说。

    换了别的男人,她也许无法得到这样的快感,尘封了十六年的再一次得到了满足。

    “我想永远让妈幸福。”

    尼克把脸伏在了苏茜那滚烫的怀里,将脸贴紧了她的。

    “妈想快乐地享受一回,所以没吃你的宝贝。妈知道你这样挺着很难受的,等妈缓一口气儿,妈让你好好的快乐一回……”

    因为是在黑暗中,苏茜说起这话来更加大胆。

    “嗯!”

    尼克一边吃着她的,一边应道。

    十几分钟之后,苏茜的身体平静了许多,她渐渐地缓过了劲来。

    “还想要吗?”

    苏茜把一只手伸到了尼克的,握了握儿子的,依然硬硬的。

    “想……”

    “那还不快上来?还得妈请你呀!”

    苏茜娇笑着,把尼克托到了她的肚子上来……她知道,十八岁的儿子应该懂得往哪儿插,但她还是自觉地劈开了双腿,将儿子夹在了中间。

    尼克两臂撑在苏茜身体的两侧,臀部慢慢地下压,让那粗大的在妈妈的腿叉里寻找入口。

    当他的扫到了那处泥泞时,他不由得一阵兴奋。

    而这个时候,苏茜的脸上竟然没有一点儿羞涩,而是默默地看着身上的儿子,倒让尼克有些害羞了。

    其实那碰到她的洞口的时候,令苏茜更加兴奋,她的洞口不由自主的一阵收缩,但尼克的身子一压,却是慢慢的滑了进去。

    “哦——”

    那一声呻吟之后,苏茜不由得闭起了眼睛,默默地体验着那粗大的滑入洞中的感觉。

    久违了十几年,她几乎都忘记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滋味了,是儿子的重新唤起了她的记忆!那子继续下滑,一直顶到了她的底部!苏茜的两手情不自禁地抓住了尼克旳胳膊!

    尼克那子很雄伟,但苏茜的还是将它整根地吞了进去!

    那种滑腻与坚挺的感觉,让两人同时感到了满足。

    “哦……”

    “啊……”

    尼克慢慢地,直到那都拖出了洞外,可他很快又挺了进去。只是,那节奏慢得出奇。

    但苏茜的感觉却是那么强烈。

    尼克清楚的感觉到妈妈那滑腻的紧紧地夹着他的粗大,不过这一点都不妨碍他的肉枪随意地进出。

    他一直撑着上身,这样可以看到苏茜那雪白的酥胸,尤其是她那两只丰满的,每当他的肉枪顶进去的时候,她的身体就会往上轻轻地蹰动,这时候,她的也会颤动一下,那样子很能激发尼克的。

    虽然苏茜是生过孩子的女人,但她的洞口恢复的却相当好,或许比不上那般紧窒,但那肌肉的收缩力却让尼克很满意。

    慢抽深插了一阵子之后,尼克渐渐加快了节奏,苏茜的里也渐渐有了噗哧、噗哧的声。

    “啊……儿子,一定要……里面……”

    苏茜生怕尼克担心她怀孕而她的体外,所以才提早说出了这话。

    尼克不说话,只是用力地。

    后来,尼克不再插到底部,而是地插了起来,这种快速的浅插似乎更要命,让苏茜洞中的花蕾很期待,而那最后深深的一插又会给她带来相当强烈的快感。

    尼克明显感觉到了苏茜的身体在痉挛,而他也到了。

    “尼克——吻我——”

    尼克身子突然压了下来,趴在了妈妈的身上,捧起了她的头,对着她的小嘴狂吻了起来。

    而他的也没有停下来,而是一直快速的着,那坚挺的有力地戳着她的花蕾。

    “嗯……”

    苏茜一边呻吟着,一边吮吸着儿子的舌头,两人紧紧地贴在一起,他那快速的让苏茜心花怒放。

    苏茜的娇躯像蛇一样地狂扭了起来!

    就在两人的激吻与苏茜身子的狂扭中,尼克那灼热的呼呼地喷出来,有力地打在了苏茜那绽开的花蕾之上!

    她的娇躯一阵阵地颤抖着……

    许久之后,苏茜还不让儿子把身子抽出来。

    尼克感觉这是一次不寻常的,毕竟是在妈妈的身上,他又兴奋又羞愧。

    苏茜的两条腿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盘到了尼克的腰上来,那已经的子还说深深地插在她的里。

    “儿子,别下来,就这样在妈的肚子上睡吧,妈承得住你!你小时候就经常趴在妈妈的肚子上睡的。小时候你可淘气了,夜里撒之后,你湿了这边,我就把你挪出来,换到干净的地方,再湿了那边,我再给你挪个地方,最后妈就只能躺在你这个小淘气鬼的里而把你放到肚子上了!现在我的儿子总算知道心疼妈了!”

    苏茜不禁又回忆起了尼克小时候的情景来,也让尼克甚为感动。

    “妈,我太重了,要是睡着了,会压坏妈的。”

    说着,尼克慢慢地将那子从妈妈的里拉了出来。

    “要不要让妈给你舔舔?”

    苏茜幽幽地问道。

    “不用了,我擦一擦就行。”

    尼克直接用床单擦了一下就躺下了。而苏茜则小心翼翼地躺着,动都不动。

    睡到了半夜之后,尼克被弄醒了,朦胧中,他感觉到一只手还在握着他的子。

    “妈,你没睡?”

    “睡醒了,睡不着了。”

    “离天亮还早呢。”

    “可妈想让儿子再插一回,不知道我儿子累不累。”

    她像个小姑娘似的把脸贴到了尼克的脸上撒娇起来。

    对于这母子两人来说,今天晚上就如同新婚之夜,谁也不觉得累,都那么渴望再来一次。

    黑暗中,尼克又爬到了妈妈的肚子上来。

    苏茜自动地劈开了双腿,两只手引导着尼克的子插进了她的洞中!

    这一次,尼克没有再撑着身子,而是压在妈妈的胴体上,一边亲吻着她的小嘴,一边蠕动着身子,让那坚挺的子在妈妈那泥泞的中进进出出……

    母子的亲吻与是那么的令人荡漾,两人很快就迎来了。

    苏茜的呼吸再次急促起来,她的全身渗出了细密的汗珠,尼克那大力的让她销魂极f直到苏茜快要喘不过气来的时候,尼克才把射给她。

    现在尼克都搞不清楚自己是谁了,他更搞不清楚身下的这个女人是谁了。

    她还是我妈吗?

    但那刚刚精的子很快又在苏茜的里硬了起来,他慢慢地着,那棒子越来越硬!

    “小子,你这是怎么了?这么厉害?还能跟妈连续作战了?”

    苏茜也不由得兴奋了起来。

    尼克一只手撑在床上,另一只手揉捏着苏茜那丰满的。现在他已经不像过去那样温柔,而是像揉捏莎茄那样的凶狠起来。

    “哦!啊!”

    苏茜欢叫着,蛇身狂扭,她的像是被开发了,竟然也能够跟尼克连续作战。

    尼克握捏她的让她感觉到了极度的快感,那种快感向着她的全身散发。

    不知道怎么的,这一次尼克竟然经久不。

    而苏茜却渐渐的有些体力不支,且她的再也承受不住那狂烈的顶撞。

    “啊……不行了……好儿子,饶了妈吧!”

    苏茜再也忍受不住求饶起来。

    尼克不想折磨苏茜,只好停了下来。但那子却出奇地硬。

    “要不……你就在妈的后洞吧……”

    苏两终于想出了一个好办法。

    但尼克真的不知道怎么搞,因为他从来就没有搞过女人的后洞,他不知道女人的后洞到底是怎么个搞法。

    “我……不会……”

    “这有什么难的?就当那儿是妈的好了!你先给妈弄湿了,一定会很爽的。”

    其实,那儿早已被苏茜里的弄得滑滑的。

    当尼克的手指摸到那儿的时候,他感觉到了一个如同菊花的,那几乎不能让他把手指,他真怀疑自己那粗大的子能不能插得进去!

    苏茜主动翘起了,将那抬了起来,尼克双膝跪在她的臀前,手捏着粗大,戳到了她的上来。

    此时的苏茜紧锁,没有一点儿缝隙,但当尼克将那坚挺的肉枪用力一挺的时候,那肉枪却将那慢慢地撑开,滑了进去。

    这让尼克感到奇怪,那感觉竟像是戳进了她的。不过,开始的时候,里面毕竟还是有些干涩,直到尼克在那里了几个来回之后,里面才渐渐变得湿润起来。

    “哦……”

    苏茜使劲翘着她的,整个胴体都暴露了出来,现在尼克竟分不清楚到底是在她的里还是在她的里了。

    尼克伏下了身子,两手握着她的,那粗大的子不再犹豫,狠狠地插了进去。

    让尼克没有想到的是,妈妈的是那么有力,似乎比她的还要紧,几乎要将他整根的卡在里面。

    苏茜觉得这个姿势还不够荡,她又想出了一招。

    “尼克,我们到下面去吧……”

    尼克不懂,而苏茜则一直让那粗大插在她的里,拖着尼克的身子来到了床下,让尼克的身子转到了她的身后,她双脚站在地上,两手撑在床上,翘着,让尼克插。

    现在尼克两手抄过去,握着她的,一边揉捏,一边。

    尼克越来越有劲,他的大腿撞在妈妈那雪白的翘臀上,发出的声响。而苏茜也因为尼克的过度用力,而每次都要发生巨大的位移。

    但苏茜觉得很爽,那感觉并不比她的里差。

    尼克插久了,弓着身子有些累,于是他直起了身子,两手抱住了她的大胯,这样起来就更快速了。

    “啊——妈妈痒了!——”

    那快速的摩擦让苏茜控制不住地叫唤了起来。

    看来女人身体的许多部位都很敏感,苏茜很快就被尼克插得乳摆臀摇了,尼克一边插着她的,一边用手指揉动她的。苏茜不仅是口具有极大的收缩功能,里面也很有力的夹住了尼克,让尼克竟忍不住小喷了一下,但他很快就控制住没有全部。

    而刚刚射出的那一点液体,就成了理想的润滑剂,尼克只是稍稍停顿了一下,那子又恢复了坚挺,他再次借着那爽滑了起来。

    强烈的快感让苏茜不停地喘息着,而她这种急促的喘息又刺激了尼克的。

    他立即扳过了妈妈的身子,抬起了她的一条玉腿,从她的里拔出肉枪,狠狠的插进了她的里!

    此时苏茜的里正是春水泛滥之时,那子就像是插进了沼泽之中。

    尼克将苏茜的那条腿高高地抬起夹在自己的腋下,快速地。

    “啊……小子,你要了老妈的命了……”苏茜身子偏在床沿上,快乐地着。

    此时的她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了。

    呼呼的喷。

    而尼克就在她连续喷了数次之后,也全身一阵剧烈的颤抖,!

    母子两人谁也没有下床,紧紧地拥在一起,一直睡到了天亮……

    尼克这一次可是真的迟到了。

    当沙姆拉不悦地找到他的时候,尼克却理由充足:“你以为当一个卫士长会有那么清闲吗?别看我没有按时过来签到,可我在到达城堡之前就已经开始巡逻了。我这个卫士长的工作性质特殊着呢!以后也就不要再用那些条条框框来限制我了,你放心,我会做得比以前更好的。”沙姆拉听了之后觉得也有些道理,便不再跟他计较,毕竟这是女王都赏识的人。

    不过,每天让尼克开着那辆破越野去巡逻,沙姆拉还是有些心疼。但已经答应了尼克的条件,他又不得反悔,只好任他去了。

    因为有着特殊的巡逻任务,尼克得到了一把冲锋枪与两百发子弹。虽然沙姆拉很抠门,但他毕竟无法详细地掌管每一笔开支,不然作为卫士长,尼克可以得到更多的子弹。

    他开着车子,在原野之上,不论碰到什么动物,都会成为他练习枪法的靶子。

    虽然子弹有的是,但尼克却从不挥霍,从他枪里的每一颗子弹几乎都命中目标。

    就在尼克的车子奔驰在原野上,而且不时射杀某一个目标的时候,种子城堡来了一位神秘的客人。

    这是一位三十四岁左右、风韵犹存的美貌女人。她带着四个扈从,看上去并不算张扬,因为从她那美丽到极致的容貌与优雅的气质来看,她的身份绝不会在凯琳与贝琳达之下。但她乘坐着来到种子城堡的交通工具,却是两辆华丽的马车,而不是什么装甲。

    沙姆拉虽然不清楚她的具体身份,却能从她的一举一动之中得到一个相当正确的结论……这绝对不是一个一般的女人。

    对于身份高贵的顾客,沙姆拉总是毫不吝啬他的笑容。只是他那张笑容可掬的脸明显带着商人的奸猾,但一般都不会令女顾客们觉得讨厌。

    由于贝琳达的建议,沙姆拉责令他的手下赶紧对所有的种子标签进行了重新处理。现在,那些前来寻求种子的女顾客们,完全用不着在这个庞大的种子库里一边走一边查找,只要坐在一台电脑前面,就可以浏览所有的种子标签了。

    在女讲解员的引导下,神秘的女人坐在了那台电脑的前面。

    “我想要十六岁至二十五岁男人的种子看看。”

    女人说话的声音既柔和,又不失威严。从她那白里透红的脸上可以看出,这个女人应该是某个家族的主角,至少她在那个家族里有着相当重要的地位。

    但一个三十四岁左右的女人来寻找种子,已经证明她的家庭里发生了重大的变故,要嘛是她的丈夫失去了性功能,女人借着传宗接代的名义,享受着与其它男人的快乐,要嘛就是她的丈夫已经不在了。但这一切对于保护顾客的隐私是必须要避讳的,种子城堡里的任何工作人员都不得向顾客打听这些讯息。

    工作人员很快就将十六岁至二十五岁男人的种子单列了出来,屏幕左侧非常醒目地显示着每一个种子主人的照片。女人的身子靠在椅子上,漫不经心地看着萤幕,工作人员透过她的眼神来判断是否该显示下一位了。

    当尼克的照片进入屏幕之后,女人的眼睛立即亮了起来。

    “停!”

    女人的身子立即坐直了,甚至有些前倾。

    并不是说尼克的英俊已经达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但他那张依然遮着面纱的脸,却立即勾起了女人对于某个男人的回忆。

    所有尼克的资料全部显示在那里。

    显然,标签上注明十八岁的年龄让女人一下子泄了气。

    女人忽然又自嘲地笑了笑,她心目中的那个男人早已离开这个世界十六年了,而种子库的历史却不超过十年的时间,显然照片上的这个人与她心目中的那个男人不是一个人。

    “尼克……这个人能找到吗?”

    女人问道,不过现在的漫不经心,似乎是她有意做出来的,而她的内心里依然保持着对照片上这个男孩的好奇。

    现在对于其它的种子她都失去了兴趣,那灼灼的目光只盯住这个叫尼克的男孩。

    工作人员没有立即回答女人的话,而是抬起头来看了沙姆拉一眼,这种关键的时候,总是沙姆拉站出来说话的。

    “夫人想要这个种子的详细资料吗?那您可得先付五万金币,不知道夫人带钱了没有,我们这里可从来都不赊账的!”

    “呵呵,你是怕我欠你钱吧?不怪你,因为你并不知道我的身份嘛!只告诉我,你能找到这个男孩吗?”

    “能。”

    沙姆拉肯定地说。而且他的语气似乎在告诉女人,只要那五万金币到他沙姆拉的手上,他就会立即把人给叫来。

    “把钱给他。”

    女人对一直侍候在身边的一个女管家说道,女管家又吩咐下去,一个扈从到马车上取了五万金币亲自交到了沙姆拉的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