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玄幻奇幻 > 荒唐大帝 > 第五章 焦点目标
    “妈……那个……不腥臭吗?”

    尼克无法想象妈妈将他的全都咽下去的感觉。ЬAΠzHυ~0○①~CòΜ

    “怎么会腥臭?我儿子的东西,妈怎么会嫌弃呢?医书上都说了,男孩那东西可是最养颜的!要是我儿子愿意的话,妈愿意天天都吃!对了,儿子,你嫌妈的味儿吗?妈不也……”

    “我不嫌妈……”

    尼克一下子搂紧了苏茜那滚烫的身子。

    “尼克……妈是不是……好没出息?”

    苏茜伏在尼克的怀里幽幽地问道。

    此时苏茜的心情依然矛盾着,她在一步一步缩小着与儿子之间那条鸿沟的宽度,但同时她又觉得自己似乎是在向着一个深渊坠落而无法自拔。

    “妈,我爱你……”

    尼克把苏茜搂得更紧了。

    尼克岂会不理解自己的妈妈,多少年了,在他的记忆里,母亲苏茜就是一个坚强的女人,是她一个人把两个孩子拉拔大的,而自从妹妹被人带走之后,母亲更加孤单了,他能想象得出,母亲独自在家的时候是多么的寂寞。

    “有人说儿子是妈妈前世的情人,尼克,你信吗?妈信!妈就把我亲爱的儿子当成情人了,如果以后有了女人,也不要扔下妈好吗?”

    “放心吧,妈,尼克永远都不会撇下妈不管的。我还要找到妹妹,绝不会让您失望。”

    “你妹妹要是活着的话,也十六岁了,应该是个大姑娘了,你妹妹从小就是个美人胚子,现在应该出落成大美人了吧?”

    “妈,有一天,我们会找到她的。我能感觉到,她也在寻找我们。”

    苏茜不由得在脑海里浮现出了女儿艾米的样子来。在她的潜意识里,艾米一直活在一个大人物的影子底下,根据尼克所描述的妹妹被带走的情景,她并不过分的悲观。其实之前苏茜说要尼克找一个女孩的话,并非出自她的真心,她倒是希望有一天女儿艾米回来的时候,能跟尼克结成一对夫妻。

    只是,现在她无法确定女儿什么时候回来,又怕耽误了尼克的婚事。

    虽然尼克嘴上没有说出来,但他的内心里却早已把自己的妈妈当成了他的情人。

    这几乎是任何一个男孩对于自己母亲的情结。

    “尼克,你知道吗?今晚你让妈做了一次幸福的女人!妈不是坏女人,可妈也是血肉之躯,妈的身体里同样有着跟其它女人一样的,你的唇……让妈好爽……”

    说着,苏茜仿佛重新走进了刚才的情景之中,她挺上了胸脯,让那一对温热的贴到了尼克的脸上……

    苏茜第一次甜蜜的进入了梦乡,而且睡得很沉,一只睡到了天亮。

    等她醒来的时候,尼克早已起床去了种子城堡。

    “这个尼克,走也不叫我一声!还没亲我一个呢!”

    苏茜起来坐在床上,那副娇嗔的样子像是回到了自己的少女时代。

    HN12基地。

    艾丝把那张合照处理成了尼克的单张照片。

    一个女孩走了进来。

    “将军,什么事?”

    “那天这个人朝什么方向去了?”

    艾丝拿着那张照片问女孩。

    “不太清楚。”

    女孩迟疑着答道。

    艾丝在电脑上打开了一张地图。沿着基地旁边的这条大路,鼠标向北运行着划出了几个镇子与聚居地,在这条路线上最大的目标就是种子城堡了。

    但光这条路线上的聚居地与村镇就有数十个,而在这么大的范围内要寻找一个少年正如大海捞针。

    但有一条线索,立即让艾丝眼睛一亮:“去种子城堡找这个人!”

    “整条路上有这么多的村镇,他为什么不会是聚居地或是村镇里的散兵游勇或者是雇佣兵呢?”

    艾丝身边的小女孩问道。

    “一般的散兵游勇或是雇佣兵会有越野车吗?”

    艾丝不满地瞪了少女一眼,虽然年龄相同,但身份地位的差别却让艾丝显得更加成熟一些。

    “可……那不过是一辆破车……”

    “你知道一辆破车在这条路上行驶一百公里意味着什么?”

    艾丝的语气并不强烈,但立即让少女感觉到了将军的睿智头脑与判断力。

    的确,在这样的路上,且不说拥有一辆越野车,单是在一百公里路上行驶所耗掉的合成油,就够几个雇佣兵半年的薪水了。如果没有大公司支持的话,一辆越野车只不过是一堆废铁而已。

    更何况当时艾丝看得清清楚楚,车上是有一个司机的。这两个人穿着几乎同样的制服,所以,绝对不会是聚居地里的武装分子。

    “从这里到达漫特利尔的种子城堡应该有两百公里,你们不要在其它的地方花费任何时间,只需直接进入种子城堡。”

    “我们要把人带来吗?”

    女孩问道,别看她年纪轻轻,他已经替艾丝干过不少大事情,她的智慧和功夫都与她十七岁的年龄有些不太相符了。

    “你认为你有这个能力吗?”

    艾丝不以为然地瞥了少女一眼。

    “那我们就把他打死再给将军带回来!”

    女孩向来做事干净利落,从来不拖泥带水。

    “你敢?我不许你们动他一根毫毛!况且,也许在你们打算动手之前,自己就先没命了!最好别有这样的想法!我只要你们打听到他的下落。”

    艾丝严厉地说道,她的话不容半点置疑。

    说完之后,少女就要往外走时,艾丝却又把她叫了回来,“对了,同时查一查那个撕掉了他面纱的那个女孩的来历。一定要小心!”

    艾丝已经意识到了那个女孩也许有着不同寻常的背景,因为查看了所有的监控资料之后,她发现,这个女孩早在头一天就到了HN12基地,虽然这里的客人并不算太多,但她只对尼克一个男孩感兴趣就不太正常了,她甚至断定,那个女孩是特地为了尼克而来的。如果不弄清楚她的背景,艾丝就无法保护自己的哥哥。

    让艾丝惊喜的是,监控资料显示,那个女孩也是开着一辆越野车来的,不过,那辆车子与尼克所开的那辆破越野车比起来就招摇得多了,那车子至少有七成新以上,而且还是大排量的,如果不是大公司,绝对拿不出这样的家伙来。

    艾丝在地图上那些标注的红点上一个一个地筛选,凡是标注红点的,都是周围的公司,这些公司不但是做买卖,同时拥有着相当的武装实力,当然,在这个混乱的年代,没有一定的武装实力的话,很快就会被别人吃掉。而且肯动用这么好的越野车来查找一个人的公司,自然拥有着不同寻常的经济实力。

    她经过了一番筛选,首先排除了女王这一边。她宁愿相信女王没有插手这件事情,如果女王想杀死尼克的话,早在六年前她就动手了,而且还不费吹灰之力。

    在剩下的几家公司中,艾丝最后圈定了瓦斯达药剂公司与莱诺公司。

    据她所知,这两家公司都是女掌门执事,瓦斯达公司新上任的董事长是原董事长的女儿贝琳达小姐,她全权处理公司的一切事务。而莱诺公司虽然当父亲的还挂着董事长的头衔,但实际执事的却是现在的二掌门凯琳小姐,董事长唯一的女儿。

    这两个年轻的女孩都有些名头,凯琳蛮横任性,而那个贝琳达模样美到了极点,但她的心也是狠到了极点,不然,她不可能具有现在的影响力,而是老早就被别人搞垮了。

    对于这个新掌门,艾丝都有些耳闻,在一般情况下,女王都不想与这两家实力较大的公司发生摩擦,一方面是他们的公司,可以促进女王所能控制的范围内的繁荣;另一方面,要想将这两家之中的任何一家公司击败,都不是那么容易,而且,一旦女王对哪一家下手,都会引起另一家的警觉而让他们联手。

    现在女王最不愿意看到的,就是势力最大的两家联手对付她了。所以,现在女王的策略是保持着与这两家大公司的良好关系,而对那些散乱势力各个击破。

    这也正是艾丝让她的手下秘密查访的原因,这样既可以不破坏与大公司的关系,又不会让女王发现她在寻找她的哥哥。女王的命令是不可违抗的,但她对哥哥的寻找也不能停止,因为她对哥哥的思念与日俱增,有时候梦里她都会呼唤哥哥的名字。

    “海伦,你能保证不走漏一点风声吗?”

    艾丝抬起头来冷冷地看着这个比她还大一岁的手下,她觉得在这个世上,她是最老成的少女了,而其它的女孩都不那么可靠,所以她才把这项任务交到她的手上。

    “将军放心,我绝不会走漏半点风声的!”

    海伦一个标准的敬礼,回答得也铿锵有力、掷地有声。

    尼克一到了公司,就觉得自己的职责好像明显比过去大了起来。他主动找到沙姆拉,提出了一项很积极的建议。他觉得只有卫士站在城墙上放哨,无法显示种子城堡的威风,而最能显示种子城堡实力的做法,就是让他这个卫士长开着那辆破越野车,在种子城堡方圆几十公里的地方巡逻。

    沙姆拉个性挺抠门的,但他也想在晚年实现他那商业帝国的梦想,现在看来商业帝国有些远了,不过,让自己的卫士绕着城堡转几圈却是完全可以的。谁叫这个新上任的卫士长这么恪尽职守呢?入侵者格杀勿论。

    沙姆拉想赚钱,更想维护自己的地盘与尊严,于是他答应了尼克的请求。

    于是,尼克亲自驾着那辆破越野车绕着种子城堡巡逻去了。

    就在尼克刚刚离开城堡的时候,海伦开着一辆崭新的越野车来到了种子城堡。

    这是艾丝给海伦订的第一个目标。因为她觉得尼克最有可能是在这儿做种子城堡的卫士。她知道,虽然哥哥很有实力,但在这个疯狂的时代,仅仅凭着个人实力是很难出头的,除非像她这样,受到女王的提拔和重用。

    海伦地到来,让沙姆拉一阵慌乱,毕竟她军服上的王家徽章代表着至高无上的权力,俗话说:阎王好见小鬼难缠。若是女王陛下亲驾,她可以将一切看在眼里,哪怕是沙姆拉的一个小小的表情都不会逃过女王的眼睛,而一个王室侍卫就大不相同了,她完全可以在女王面前把黄的说成白的,将红的说成绿的,因此,越是这样的小人物,精明的沙姆拉越是不敢得罪。

    “我们艾丝将军想从你这儿挑选一名护卫,能叫你的卫士们都从城墙上下来吗?”

    海伦简直像一个大牌的管家,摆起了架子来。

    沙姆拉不敢怠慢,赶紧招呼所有的卫士前来见这位漂亮的海伦小姐。一听说是HN12基地的艾丝将军要从他们之中挑选一名护卫,那些卫士一个个都表现得特别有精神。

    他们整齐地站成了一排,让这位女侍卫一一过目。

    海伦那锐利的目光从每一个卫士的脸上扫过,却没有一个跟相片上的男孩的模样有点相像。

    “就这些了?”

    海伦怀疑地问道。她向来相信艾丝将军的判断,难道这次她失算了?

    “就这些了,他们都在,嘿嘿。”

    沙姆拉并不是没有想到那个尼克,他只是担心,一旦让尼克出来的话,这个女侍卫就会一眼看上他的。别忘了,那个凯琳跟贝琳达小姐那么厉害的人见了尼克的相片之后都喜欢成了那样,要是让这个海伦见了,还不立即把他带走?尼克可是他沙姆拉的摇钱树呢!反正现在尼克去巡逻了,要绕那么大一个圈子,他一时半刻是回不来的。沙姆拉心里还在庆幸今天多亏让尼克去巡逻了。

    “你敢肯定吗?”

    海伦的目光一再朝城墙上搜寻着,同时也在城堡里扫视,作为王室侍卫,加上只有她一个女的,总不能一个房间、一个房间地去搜,况且她来到这里事先也没有打过招呼,她这种突击性的走访应该不会让沙姆拉有所防备的。

    “真的没有!如果我能提供艾丝将军一、两个护卫的话,那当然是我沙姆拉的荣幸,海伦小姐不会以为我把其它的卫士都藏起来了吧?”

    “那你那些值夜班的卫士呢?”

    海伦那犀利的目光紧盯着沙姆拉,并不是她特别欣赏他那秃头,而是她不想被这个老奸巨猾的家伙骗了。

    “不瞒海伦小姐,我的卫士是全职的,吃住都在城堡里面!”

    沙姆拉陪着笑脸从容地说道。

    “沙姆拉先生,我能看看你们这里的装备吗?比如车之类的?”

    海伦脸上带着迷人的笑容问道,可她心里却想:只要让我在你这里找到那辆破越野车,我看你这死老头子敢再说什么。“好的,欢迎海伦小姐。”

    说着,沙姆拉亲自带着海伦查看了所有的车库。

    她显然看不到那辆去过HN12基地的破越野车,毕竟它已经让尼克开着巡逻去了。

    海伦一无所获,只得走人。

    “那谢了,可惜你这里临时我还没有看上一个合适的,如果以后有了好的,一定告诉我哟!”

    海伦笑了笑,很有风度地跨上了她的越野车,立即出了城门又朝着西边的莱诺公司急驰而去。

    看着海伦远去的背影,沙姆拉在额头上抹了一把汗,那汗还真的能够在海伦走之前挺得住没有早冒出来,而海伦刚一走出大门,那豆大的汗珠就滚了下来。

    别看这些女孩在女王那边都是奴婢,可在他沙姆拉面前却个个都是主子,他可得罪不起这些小主子的。

    距离种子城堡往北十几公里的那片广袤的原野上,一辆破越野车疯狂地飞驰着那已经老化得不行了的机器发出了很刺耳的轰鸣,但对于尼克来说,却是那么悦耳,他觉得这辆破车就是他的财产了,在这样的原野上开这么一辆车子正好,也用不着心疼。

    就在尼克自由驰骋着的时候,远处有一个快速移动的黑点越来越大。在这广袤的原野上,突然出现这么一个快速移动的东西,尼克立即兴奋了起来。

    他将车子打了一个急转,朝着那个黑点急驰而去。

    那个黑点也是朝着他来的,渐渐地,他看清了,那是一辆越野车,不过,那车子比起自己的这辆来,要先进得多了,而更引起他兴趣的,车上只有一个人,而且还是一个看上去不错的女孩!

    在这个时代,女孩子已经不是什么特别值钱的品种,但这个女孩显然是个例外,如果一不小心招惹她的话,她一定会用她的车轮加以报复,至少在尼克看来,能够开着车子的女孩就不是一般的女孩。

    “嘿!”

    还没到跟前,车上的女孩就主动向尼克打起了招呼。她把车子直接开到了尼克的车头前面,然后在相距不到半公尺的地方,两人同时将车子刹住。

    “怎么,对我的车技就这么相信?”

    尼克从车上跳下来,那双迷人的眼睛打量着同时跳下来的这个女孩。

    她那合身的军装,将她那曼妙的身材勾勒得凹凸有致。

    “我是对我自己的车技有自信!”

    女孩同样以那迷人的眼神看着尼克。

    尼克的高领外套并没有刻意去遮住他的下巴部分,因为那片Ok绷恰到好处的将他嘴角左侧的那块小小的红痣盖了起来,如果不太注意的话,别人会觉得那也许只是不小心划伤了一点皮肤而采取的治疗措施,根本不会想到那里还有一颗红痣!

    “不会今天又叫我去给你的主子播种吧?”

    尼克嘴角一翘,那抹迷人的笑容让少女不由得心动起来。

    “我想知道,那天你为什么突然走了?”

    少女眨着长长的美丽睫毛,走到了离尼克不到一公尺远的地方。

    不是尼克不够警惕,是少女那清澈得不掺一丝杂质的眼神,让他很快就解除了原来的戒备。

    尼克向来对自己的感觉充满自信,至少现在这个女孩是不会向他发起任何攻击的,如果有的话,那也只能是他的唇。他知道,他那两片鲜为人见的嘴唇对于那些没有性障碍的女性来说,具有着非同寻常的杀伤力。

    “呵呵,你觉得我是经不起打击的男人吗?”

    尼克身形未动,但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气味,对于眼前的女孩子来说,同样是致命的。

    “那也不一定,外表看上去很强大,但里面却未必坚挺……”

    少女用一根手指轻轻地戳着尼克的腹部,而身子轻轻地晃了起来,像一个小妹妹在大哥哥面前撒娇。

    虽然从她的脸上看上去这个女孩并不算大,但她那胸脯却有相当的震撼力,就在她身体晃动的同时,军装底下那两座小山也跟着颤动了起来。

    “要不要试试?”

    尼克的眼睛里多了一分挑逗的意味。

    “是心虚吧?”

    女孩不由得笑起来,对于尼克的挑逗,少女一点儿都不反感,更不害怕。

    “这里可是无人区,你就不怕……”

    尼克抬起头来向四处的旷野放眼望去。在这一望无际的旷野之上,现在只有这两辆车子和他们两个人,即使漫特利尔的种子城堡看上去也不过是模模糊糊的一个轮廓了。

    “呵呵,那我不就赚了?”

    少女故意将她那已经高耸的胸脯挺起来,多少有些“如果让我去把一具僵尸的身上,我也得做吗?”

    尼克完全放松地站在那儿看着少女那鼓鼓的胸脯笑着反问道。

    “你敢说我们小姐是僵尸?”

    少女立即瞪圆了那美丽的眼睛。不过,她努起小嘴,生气的样子还挺惹人喜欢的,至少尼克这么觉得,或许她并不是真的生气,因为她非常有自信,如果她的主子贝琳达是迁尸的话,那天底下就再也没有什么让人心动的美女了。

    所以,她并不相信尼克说出的这个理由。

    “是不是我们小姐说了什么让你难以承受的话?”

    少女把身子凑了上来,然而,她那双美丽的眼睛一直看着尼克那张英俊到不行的脸,任哪个少女见了尼克这张脸也会控制不住心扉大开的,更何况只是一个情窦初开的少女。

    少女的表情跟语气让尼克完全忽略了内容,他仿佛听到女孩在问:“吻我好吗?”

    尼克警觉地扫瞄了一下她的整个身体,她的身上没有半点变异的味道,从她的领口以及她的樱唇之间处散发出来的,是那种让人春心荡漾的少女体香,在这荒原之上,是那么清新而且蛊惑人的。

    勾引的味道。

    “我明白了,你一定是想用你的美色勾引我,在我毫不防备的情况下得到我的种子,我说的对吗?”

    尼克的目光已经收回来,落在少女脖子底下那片白晰的肌肤上。

    “你真聪明!是怎么猜出来的?”

    少女突然抓住了尼克的胳膊跳了起来,她那兴奋的样子,好像尼克答应她要去看一场免费电影似的。

    少女跳的那两下,令她那一对兔子在军装底下就不安分起来。

    尼克能够想象得出来,如果把她的上衣脱掉的话,那一对兔子一定很迷人的。

    只是现在还看不出来,这个女孩的大不大,尼克喜欢丰满,也饱满的女孩。

    “呵呵,那要看你打算怎么勾引我了,我可不是那么容易勾引到的哟!”

    尼克抬起手来,在少女那笔挺的鼻梁上刮了一下,少女没有躲开,很是享受地闭起了眼睛来让尼克刮她的小鼻子。而尼克的手在刮过了她的鼻子之后,又划了一下她的嘴唇儿,她的嘴唇儿很性感,即使用手指触摸的时候,都会让人有一种触电的感觉。

    而更让尼克喜欢的是,在他的手指划过她的芳唇时,少女竟然伸出了她的香舌来舔了尼克的手指一下。那样子好像是在舔一块她很喜欢的点心。而那一舔之后,她睁开眼睛,直看着尼克,似乎是在等待着尼克再赏他一次。

    但尼克却适可而止,他不想让她得到更多,至少不能在这么短的时间神子就得到那么多的便宜。

    少女微微有些失望,但也正是这种失望,让她对于接下来的时光更充满了期盼。

    “你这破车子还能跑吗?”

    女孩走到尼克的越野车旁边打量着。

    “你以为它是我扛到这儿来的吗?”

    尼克笑着跟在了女孩的后面,这么近的距离,可以让他闻到女孩身上那种清新的香气。这个女孩连走路的样子也挺让人喜欢的。

    少女一边围着车子转着,一边抚摸着车身,感觉到很奇怪,这样的一部破车却能在这样的地方开起来,真是个奇迹。

    “想不想坐我的车?”

    “我怕它把我的颠破了!”

    女孩回过头来调皮地看着尼克说。她那一脸的纯真,让人不忍拿她与阴谋两个字联系起来。但他清楚的感觉到,她是带着阴谋来的。

    “有我呢,我不会让我的公主的受委屈的!”

    尼克说着,打开了驾驶座的车门一步先跨了上去,然后伸着手等着少女上来。

    她几乎没怎么犹豫就把那白晰而且纤细的手递给了尼克,只是轻轻地一拽,她的身子就灵巧地钻进了驾驶室里并且不偏不倚地坐到了尼克的腿上。

    “叫什么名字来着?”

    尼克其实还清楚地记得,但他不想让这个女孩觉得她在他的记忆里有多么的深刻,才故意问她。

    “你应该知道我的名字的!”

    女孩努起了嘴,回过头来不满地看着尼克说。

    “呵呵,是的,好像是莎——茄吧?”

    尼克故意弄出一副苦苦思索的样子,但很快又说出了女孩的名字。

    “太伤人了吧?连人家的名字都不记得了!”

    女孩回过头去后,却把身子完全靠在尼克的怀里。

    “我的莎茄好像也没有做过什么让我记住的事情吧?对了,我还从你的手里拿过一百枚金币,今天带了多少呀?能不能先让我看看?我对金币可是特别有兴趣的。”

    尼克说着,双臂环过了少女莎茄的身体,发动了车子。

    这声音一听就无法跟莎茄的那辆车相比,噪音大,而且车子还没有起步,就已经感到下发颤了。

    “你受得了吗?”

    莎茄大声地说。

    “要是天天有你陪着的话,再大声些也受得了!”

    说话间,车子轰的蹿了出去,在这毫无障碍的平坦原野上,这辆越野车简直就是一匹脱缰的野马,随意驰骋。

    但毕竟不是马路,更不是广场,原野上总是有些沟沟坎坎的,车子一个的颠簸。

    虽然莎茄坐在尼克的腿上,但她的身子还是不停地颤动着,她自己都能感觉出来胸前那一对玉兔在那衣服底下晃得有些离谱!

    “要命了——”

    莎茄大喊了起来,那声音里带着一种兴奋。

    “我还没呢,这就要命了?”

    尼克大声地坏笑着,腾出来的一只手直接按到了少女那颤动着的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