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玄幻奇幻 > 荒唐大帝 > 第四章 服侍
    贝琳达的这句话再一次伤到了尼克的自尊。banzhu#001点com

    “如果小姐处在我这样的位置上的话,相信也不会拒绝签约的,没有钱就没法在这个世上生存,不是吗?”

    与凯琳比起来,她太自信、太清高,完全把尼克当成了一个还不太懂事的小男孩,而不是一个将要爬到她身上,将那极具杀伤力的子插进她的里的男人!

    “看得出来,你是个很有骨气的男孩,我喜欢你。”

    贝琳达的嘴角溢出了掺杂着傲慢的微笑。

    “可我现在已经不想上你的床了!不过,你答应过我,要付给我对话的讯息费。”

    尼克忽然傲慢地看着床上的女孩。

    这倒出乎了贝琳达的意料,可能是自己刚才那已经习惯了的傲慢伤了这个男孩的自尊。没有办法,傲慢是她的天性。

    一阵遗憾在贝琳达的心里升起来。

    “莎茄,给他一百枚金币!”

    贝琳达朝门外喊了一声,叫莎茄的女孩推门让你进来,拿了一百金币给了尼克,尼克从衣架上拿下了他的外套穿上,揣起了拿一百枚金币离开了夜店。

    莎茄很明白,贝琳达并没让那个男孩上她的床。

    “怎么了,小姐?”

    莎茄关心地问道。

    “这小子还挺有脾气的,像我!”

    贝琳达从床上下来,透过那面窗子看着外面走在路上的尼克,从她的表情来看,她的确已经喜欢上这个男孩了。

    但这就更让莎茄不解了,在她的认知里,凡是小姐喜欢的东西,就没有她得不到的,这个看上去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的尼克应该不是一个例外,刚才尼克对着小姐说的那一句话,根据莎茄的推测,他一定会招来杀身之祸的,但结果却恰恰相反。

    “小姐怎么放他走了?”

    “由他去吧,他早晚会再找我的!”

    贝琳达自信地说:“现在你马上跟踪他,找到他的住处,应该就在这一带。”

    说话时,尼克已经消失在昏暗的夜幕之中。

    莎茄没有从楼梯下去,而是直接从窗户跳了下去。别看她十六岁的小小年纪,却已经跟着小姐四年了,从二楼上跳下去,就像是跳过了一条小沟一样轻松。她很快就在夜幕之中找到了尼克的影子。

    尼克的耳鼓陡然一动,凡是在黑暗中跟踪他的声音自然会被他所捕捉到,他清晰的感觉到了后面那蹑手蹑脚的脚步,单从那忽快忽慢,而且明显随着他的节奏而变化的脚步声里,他甚至可以勾勒出对方走路的样子来。

    尼克突然止住了脚步,后面的脚步也随即停了下来,他猛地回头,却没见到对方的影子。

    尼克坏笑了一下,急步前去。

    突然之间,他闪进了一条小巷。

    莎茄快速地追了上去。

    但她什么也没有找到。

    莎茄觉得简直就是活见鬼了,她明明看到尼克拐进这条小巷的,但她找了好长一段时间之后仍没有见到尼克。

    她不得不带着疑惑边走边退地离开了那里。

    尼克趴在屋顶上窃笑起来。直到莎茄走远了,他才下来,拐了一个弯之后又朝着自己的家走去。

    莎茄回到夜店的时候,贝琳达已经不在那里了。但她的车子还停在了远处那个隐蔽的地方,由此可见,贝琳达应该还没离开这个小镇子,她便干脆在车子旁边等了起来。

    许久之后,莎茄远远地看到了一个黑影朝这边走来。

    到了近前,莎茄才认出是小姐贝琳达。

    “找到他的住处了吗?”

    贝琳达漫不经心地问了一句。

    “小姐,我……把人跟丢了……”

    莎茄低垂着头,她既有些不太服气,又有些沮丧,以前她几乎没有做过这么失败的事情。

    “跟丢了就跟丢了吧。”

    如果贝琳达狠狠地骂莎茄几句,或许她心里会好受些,可贝琳达偏偏这么轻描淡写,弄得她连检讨的意义都没有了。

    而事实上,当莎茄在追踪着尼克的时候,贝琳达也走出了夜店,她在与尼克的这次简单的接触中已经觉察出尼克的不寻常之处,所以,她格外小心,她就知道莎茄的跟踪不可能有什么结果,所以她让莎茄明里跟踪,而自己却远远地抓住了尼克的影子。

    当尼克看到莎茄走远了之后,他才从屋顶上跳了下来,但他却没有想到,远处的黑暗中还有一个人在默默地盯着他。

    不过,虽然尼克没有听到任何的声响,但他还是感觉到了黑暗之中那犀利的眼神。这也正是尼克又拐了一个弯的原因,他竟然先进入了一个陌生人家的院子里,直到他确定身上那种被人窥视的感觉完全消失之后,他才重新踏上了回家的路。

    尼克断定,黑暗中窥视他的目光正是来自夜店里躺在床上的那个神秘女孩!

    在两人对话的那一瞬间里,双方都曾觉察到了对方的某些实力,所以都很小心,而女孩那惹人怜爱的身段以及她那仿佛会说话的一双美眸,都有着相当的震撼力,不然,尼克也不会在心里给她打九十八分的。

    每次尼克回来晚了,苏茜都会伏在窗子上默默地望着外面等他。现在她忽然觉得自己的心里已经不完全把尼克当成自己的儿子,似乎还有着其它的、让她无法说出来的成分。尽管昨天晚上她赤着身子趴在尼克的身上,用自己的给尼克进行了特别的按摩,但她依然在心里为自己的那种想法而寻找着借口,她仍然能够把那样的母子之间的亲近当成是为了儿子的健康着想,而不是为了发泄自己。

    白天对尼克的思念已经把苏茜折磨得十分难受,当她听到尼克上楼的脚步声时,那咚咚的心跳让苏茜更加慌乱,当尼克打开房门的时候,她心竟然狂热的调了起来。

    那咚咚的心跳让苏茜更加慌乱,当尼克打开房门的时候,她说话的声音都要变了“尼克……今天……又出任务了吧?”

    她自己都觉得原来对儿子的那种担心,已经有很大一部分变成了情人之间的关怀。

    尼克这一次掏出了贝琳达付给他的那一百枚金币给了苏茜。

    “是的,这是酬劳。”

    “这么多?”

    在苏茜的记忆里,她似乎从来就没有接触过这么多的钱。

    “是的,那个客户很有钱,也很大方,不然不会给我们这么多。”

    “妈帮你存起来,给你买一把好枪!”

    苏茜当然知道尼克心里的愿望。他早就想要一把好枪了,现在他手里的那把转轮手枪还是当年杀死酒鬼的那个家伙的,且现在尼克花费的子弹也不多,所以开支并不大,他只是每天有空的时候,就把那几枚子弹擦了一遍又一遍。有些时候,尼克觉得连擦子弹都是一种享受。

    用药水洗过澡之后,尼克坐到了床上调息起来,那天在HN12基地里注射过的一支能量增强剂,现在开始明显的在他的体内转化起来。

    透过内视,他就能够观察到自己的细胞内部的细微变化,这些被药剂刺激过的细胞不仅增强了对于外界病菌感染的抵抗力,还增强了对于外界刺激的反应速度。

    他清晰地看到,那些曾经活跃在体内的有害病菌非常迅速的被那些新生细胞大片大片地杀死。

    在尼克看来,这简直不可思议,然而,这种矛盾却在他的体内做到了完美的统一,根据生物制剂的理论,一种药物如果让肌体对于外界过分敏感的话,它一定会让肌体增强对于外界刺激的反应速度,但肌体的抵抗力也会随之下降。

    至于为什么在他的体内却完全相反,尼克也弄不明白。

    等尼克调息完之后,苏茜才小心翼翼的跟尼克说话,这已经是多少年来养成的习惯了。

    “睡吧?”

    “睡。”

    苏茜爬到床上来,在她的身体从尼克的身上经过的时候,她有意地做了一下停留,好像就要将身体压在尼克的身上与他行房事。

    “要不要妈帮你把睡衣脱了?脱得光光的,会比较舒服。”

    “好吧。”

    “臭小子,还不情愿似的!”

    说着,苏茜动手脱起了尼克的睡衣,等吧尼克脱得赤条条的了,苏茜也没有立即躺下,而是跪在尼克的两腿之间,自己也脱了起来。

    她身材虽然苗条得很,但那一对却是一点儿都不含糊。当她的睡衣刚刚脱掉的时候,雪白酥胸上的那一对极具挑逗性地颤动起来。

    尼克不再像往常那么害羞,而是主动的以两手握住了苏茜的。

    “小子,又想吃老妈的奶了?”

    苏茜将身子半撑起来,两只垂在了尼克的嘴边。尼克张嘴就噙住了苏茜的一颗,同时两手揉捏着那一对丰满的。

    “哦——我儿子好会挑逗女人呀——”

    苏茜荡漾地轻唤了一声,她的之下,那一片茂盛的芳草也触到了尼克那敏感的肌肤,同时,苏茜的腿也感觉到尼克那昂扬着的一根……

    她用腿蹭了尼克那粗硬的一下。

    “小子,不会是又想女人了吧?”

    尼克的被苏茜那么一蹭,竟然猛地弹了一下,尼克的全身肌肉都振奋起来。

    不过尼克的嘴只顾忙着吮吸她的了,哪顾得上回话,他只是轻轻一咬,算是给了苏茜一个回答。

    “喔!”

    尼克那一咬让苏茜好爽,整个胸脯一阵酥麻,像是打了一针兴奋剂。

    苏茜这样把上半身子都挺过了尼克的头顶,她已经无法再去抚摸尼克的,她的手离那里太远,构不到。

    而尼克的两手在妈妈的上揉捏抚摸了一阵子之后,便慢慢地滑到了她腰胯上。

    苏茜的腰很细,抚摸着她的细腰会让尼克的更加蓬勃。当尼克的大手从那胯上滑下来抚在她的翘臀上时,苏茜也是全身紧张了起来。

    母子两人的身体接触并不少,但尼克却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抚摸过她的翘臀。

    这个部位并不算敏感,只是男孩子对这个部位的抚摸却是有着特殊的意义,苏茜当然能够体会得出来。

    她何尝不想与儿子尼克来一次疯狂的亲热?但是,横在母子之间的那条鸿沟却是那么的难以逾越。从尼克进入青春期到现在,也有好几年了,他们却始终没有跨出那一步。

    “吃够了没有?”

    苏茜把身子回抽了一下,那雪白的依然结结实实的含在了尼克的嘴里,被拉得好长。

    尼克的手从她的翘臀抚到了她的玉腿上来,苏茜越来越觉得儿子跟她都在朝着那条难以逾越的鸿沟走去……

    “儿子,别这么老挺着,妈怪心疼的,让妈给你再弄弄吧……”

    苏茜慢慢的把身子伏了下来,那丰满的压在了尼克的脸上。

    尼克吐出了嘴里的,两手在苏茜的香背上抚摸着。

    在尼克的抚摸中,苏茜的身子直了起来,那条毛毯就披在她的身上。

    她像上次一样,先是两手在那充血的上捋了一会儿,又俯来,让那两只包住了尼克的,她趴在尼克的身上,慢慢地蠕动着身子,那柔软温热的立即让那根子膨胀了起来。

    “哦——”

    尼克不再刻意压抑自己,而是快乐地呻吟了起来。

    但苏茜并没有像昨天那样把大部分时间花在这上面,她只用给尼克按摩了不到十分钟,就让那粗大的从她那幽深的里滑了出来。

    正当尼克有些焦急的时候,却感觉到母亲那两只柔滑的小手再次握住了他的粗大,并且用情地抚摸捋动起来……

    她的两手轮流着从他的往下捋去,而且一直捋到尼克的精索深处。

    这样只是捋了一小会儿,尼克就感觉到母亲的头慢慢地俯了下来,越来越靠近了他的……

    当那温热的脸庞贴到尼克的上的时候,尼克简直就不敢喘息了。那坚挺的硬硬地挺着一动也不动,好像被充入了气体一样。

    这是尼克想都没有想过的情景,母亲居然用她那温热的脸庞贴在他的上,那脸庞也许比不了她的柔软,但那情景却让尼克更加激动。

    而更加让他激动的事情发生了,母亲苏茜用她的脸庞在尼克的子上磨蹭了一会儿之后,居然让那灼热的滑到了她的嘴边。

    难道……

    尼克想都不敢想了,但他还是期望着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

    温润柔软的嘴唇吸住了他那布满如蚯蚓般青筋的肉枪……

    那湿润的嘴唇继续上行,从他的精索一直往上,最后滑到了他的,而且将他的全部包住。

    “喔”尼克立刻觉得有一股热气从他的阳根处直透他的尾椎……

    苏茜的两手就按在尼克的大腿上,并将他的两腿向两边分开,让他的阳根完全暴露在她的身下。

    她那柔软的手顺着他的大腿抚摸上来,最后握住了那子的根部,而她的小嘴则慢慢的往下吞去,一直将他那的一大半吞了进去!

    她的小嘴里是那么的湿润、那么温暖、那么爽滑!稍作停留之后,她的头慢慢地抬了起来,让插进她嘴里的一半又滑出了她的小嘴……

    “喔——哦——”

    这一进一出就让尼克顿时眩晕了起来,他只知道子插进女人的里非常的快活,可从来没有想到被女人用嘴吞吐着会是这种销魂的滋味!

    “妈……”

    尼克小声呻吟着,身子好紧……

    苏茜没有理会,继续用她的小嘴吞吐着尼克那昂扬的,相对于她的小嘴来说,尼克的似乎有些过于粗大,但这更让尼克感觉仿佛是插进了少女的那参般快活。

    在苏茜用嘴吞吐着尼克的同时,她的两手也没有间着,在他阳根的下部不停地抚摸,有时候还会在他那一对上用情地揉捏。

    更让尼克销魂的是,苏茜一边吞吐着那根,一边还会调整着她的身体,让那丰满的不时在尼克的腿上扫动……

    开始的时候,苏茜慢慢地吞吐,让尼克的很缓慢的在她的小嘴里进进出出,可渐渐的,她吞吐的节奏就变快了许多。她双膝跪在尼克的两腿之间,两手捋动着那,整个头像鸡啄米似地点了起来……

    那种感觉似乎比那子在女孩子的里,更加让他兴奋。

    “啊——哦——”

    尼克整个身体的肌肉越来越紧,他用力地抓紧了身下的床单,连他的精索都变得如阳根一样的刚硬……

    尼克觉得全身的血液都在向着那一个地方汇聚……

    “啊……”

    苏茜的快速吞吐让尼克的快感到达了最高峰……

    “妈!”

    尼克想从妈妈的嘴里抽出来,已经来不及了,那强烈的快感已经如汹涌的潮水涌了过来。一阵灼热的精华喷射而出……

    苏茜紧紧地含住了尼克的粗大,那灼热的精华呼呼地了她的嘴里……

    苏茜吸完了最后一滴之后才慢慢地吐出那依然粗壮的一根。

    然后,她的舌头贴着那粗壮继续下滑,最后,她将他的两个丸子同时含进了嘴里轻轻地咬动着他的囊皮,那细密的贝齿在他那粗糙的囊皮上柔柔地滑动……

    苏茜的身子从尼克的爬上来之后,尼克还是躺在那里一动也不动,似乎依然沉浸在刚才的幸福当中……

    苏茜的一只胳膊伸了过来,搭在了尼克的胸口上,嘴里吐着幽兰般的香气……

    尼克再也无法入睡,苏茜那柔软滚烫的胴体紧紧地贴在他的身上,让他那之根一直高挺着……

    过了好久,尼克渐渐地迷糊起来。

    苏茜也慢慢的从他的身上栘开,与尼克保持了一定的距离,然后,她打开了双腿,圈成了菱形,一只手伸到了自己那一片芳草之下,按住了那小小的肉蒂,轻轻地揉了起来……

    “哦……啊……”

    那美妙的呻吟越来越大声,让本来迷糊的尼克渐渐清醒,他感觉到母亲的身子在不停地抖动着……

    尼克默默地听着苏茜的呻吟,他想弄明白,苏茜是在做梦还是怎么了,如果是做梦的话,他不想惊醒母亲的美梦。

    就这样,苏茜的呻吟持续了好长一段时间,她的身子从晃动变成了颤抖……

    “妈,你怎么了?”

    尼克不知道妈妈的梦会持续多久,他终于忍不住叫醒了她。

    苏茜的呻吟戛然而止,她猛地转过身子搂住了尼克:“没事,妈是做了一个梦尼。”

    克把苏茜紧紧地搂在了怀里,轻轻地拍了拍她的脊背。不管是真是假,这也算是给她一个安慰。

    “尼克……困吗?”

    苏茜趴在尼克的怀里幽幽地问道。

    “不困。怎么了,妈?”

    “替妈揉揉好吗?”

    苏茜把那雪白的酥胸放在了尼克的身上……

    尼克把手收回来,放到了母亲的酥胸上按着一只慢慢地揉了起来……

    “哦……好儿子……再用力些……”

    苏茜动情地呻吟着,渐渐地偏转了身体,这样会让尼克更方便一些。

    尼克便加大了力道,又是揉又是捏的,虽然还没有达到握捏凯琳时那样地疯狂,但尼克却已经觉得有些过分了,毕竟她是自己的母亲。

    “这样……行吗?”

    尼克一边揉捏着,一边问道。

    “哦……好极了……妈好舒服呀……”

    苏茜仰着那白晰的脖颈,舌头舔着唇边,似在渴求着什么,但尼克却只能做到这一点。其实,已经懂事的尼克何尝不知道此时妈妈的身体需要什么?只是现在他还无法逾越横在母子之间的那条鸿沟。

    那不是常人能有的勇气。

    在尼克给苏茜揉捏着的时候,苏茜的一条腿也伸了过来搭在了尼克的腿叉里,那条腿又压住了尼克的那根子。

    “儿子,怎么还这么硬?”

    “不知道……”

    尼克很不好意思说出自己的心思。他并不是不想把那之根插进母亲的身体里,但他却做不到,即使自己的在母亲的嘴里射过了一次,他也没有那个勇气骑到母亲的身上,将那之根插进她的之去!

    为此,尼克感到十分的痛苦。

    “妈再给你弄弄吧?”

    苏茜一边享受着儿子的揉捏,一边用腿在儿子那昂扬的上摩挲了起来。

    尼克没有说话,他不是不想享受妈妈那温润的小嘴,而是不忍再一次把那带着异味儿的妈妈的嘴里。

    “来吧,反正妈妈也不困……”

    说着,苏茜拿开了尼克按在她酥胸上的手,坐了起来。

    这一次,她没有像先前那样跪在尼克的腿叉里,而是直接蜷缩在尼克的身边,与尼克身子反方向的趴在了一起,这次几乎没有任何的前戏,苏茜就两手握着尼克的送进了她的小嘴里忽深忽浅的吞吐了起来。

    似乎是她的身子偏在尼克身体的一侧很不方便,苏茜干脆分开两腿骑在了儿子的身上。

    她一边吞吐着那根,一边将身子慢慢地滑了下去,让自己的身体与尼克的身子交叠在一起。

    尼克清晰的感觉到母亲之下那一片芳草从自己的胸膛上划过,又来到了他的脸上……

    苏茜一刻也没有停止她的工作,她的小嘴很卖力的将那粗大的一根舔得黏乎乎的,使那上面青筋暴起,如爬满了粗大登蚓……

    让尼克有些不知所措的是,母亲的那一片芳草准确无误的在他的脸上扫了起来,而且,最后母亲那最隐私的部位,就赠到了他的鼻尖上!

    尼克的肌肤很敏感,他一下子就感觉到了母亲那儿已经有些泥泞。

    虽然曾经无数次看过母亲洗澡,也看到过母亲下面那蓬松茂盛的芳草,可他却从来没有看过母亲那芳草掩护之下的私密处。

    但现在,他却清清楚楚地感受到了,那么滑腻、那么柔软……

    苏茜的两腿分得很开,她半撑着身子,刚好让那碰到尼克的鼻子。在她的身体轻轻蠕动的时候,她的就不可避免的在尼克的鼻子上摩擦着。

    “嗯……”

    现在轮到苏茜呻吟了,只是,她无法从嘴里呻吟出来。

    更让尼克无法躲避的是,妈妈的从他的鼻子上滑了下来,压住了他的嘴唇!

    妈妈的已经泥泞不堪,春水泛滥,大有江河决堤之势!现在苏茜似乎忘记了去吞吐嘴里的那根,而是专心的用她的在尼克的嘴唇上摩擦了起来!

    现在就是尼克想避开都不可能了,而且由于苏茜用力过大,尼克不得不让他的嘴唇张开与母亲那泥泞的发生直接的摩擦!

    当尼克张开嘴与妈妈的刚一接触的时候,苏茜的身子就变得更加疯狂起来,她在尼克嘴上摩擦的频率已经达到了最初的三至五倍,这样的节奏让苏茜感到非常爽。现在她不再吞吐,而是咬住了尼克的,呻吟从她的嘴角里发了出来……

    “啊……哦……”

    她的身体扭动得越来越疯狂,那丰满的在尼克的上要命地滚动着……

    突然,一股热液从苏茜的里出来,让尼克无法躲避,全部吸在了嘴里。

    而这时,尼克再也关不住他的精门,猛然一阵狂射,那灼热的精华再次射进了苏茜的口中……

    苏茜的突然压了下来,紧紧地抵住了尼克的嘴唇,同时咕咕地吸咂着尼克子里的精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