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玄幻奇幻 > 荒唐大帝 > 第三章 泄火
    “尼克,就把妈……当成一个女人吧……”

    这最后一句,终于说出了苏茜的心声。banzhu~001点com(记得去~符号)

    这张床上虽然只有他们两个人,而且母子一起生活了这么多年,但苏茜说出这一句话来却是需要极大的勇气。

    苏茜是把话说出来了,但要尼克这样按照她的话去做,却不是那么容易。

    不论他对妈妈的身体有多么的喜欢,也很难冲破母子之间那一道防线,那是一条无形的防线,他觉得要迈过那道线,是那么的艰难!对于苏茜的话,尼克没有做出什么明显的回应,但他至少没有表示反对,这让苏茜的心里舒畅了许多,她默默的把手放到了儿子的上,然后,她的手渐渐地下滑,最后还是让那坚挺的一根挡在了那里。

    “如果时间久了,是会死肌的!妈帮你……弄出来吧,啊?”

    苏茜一边将手抚到了那玉柱上,一边在暗中观察着儿子的表情,生怕他不高兴。

    其实她的心里也明白,儿子并不是不喜欢这样,只是……只是他现在无法从容地走进纯粹男女的世界里。

    母亲苏茜的纤指缠上来的时候,让他的整个身子突然一紧。

    “把腿分开些……”

    苏茜轻轻地拨弄着他的粗大,现在她想先在他的上抚摸几下,她知道,儿子已经挺了很长时间了,阳根部位一定很疲劳,她想透过按摩让儿子放松一下。

    尼克羞涩地打开两腿,虽然不是很开,但已经能让苏茜的那只手从容地伸到他的腿叉里来。

    苏茜那纤柔的小手开始在尼克的上轻轻地揉动……

    慢慢的,感觉到舒服的尼克将两腿分得更开了一些,而苏茜也抬起一条腿来压住了尼克的一条腿,母子两人的腿就这样叠在了一起。

    苏茜的手指找准了儿子尼克的精索,来回按摩着,因为那擎天之柱膨胀得太厉害,他的精索也被拉了起来。当苏茜的手指按着那根粗壮的精索用力揉动的时候,尼克感觉简直爽到了极点。

    “舒服吗?”

    苏茜一边给儿子揉着,一边关切地问道,其实她完全能想象出那种感觉。她给儿子揉动的时候,自己的也在那里不停地晃动着,不时地扫动着尼克的皮肤,撩拨着他那敏感的神经。

    “嗯!”

    正爽着的尼克似乎不想分散太多的精力。他只是应了一个字,但从那个字起,苏茜就听出了尼克的感觉,欲使她揉得更起劲了。

    而此时的苏茜更想看到尼克那昂扬的粗大,仅仅是看着那个家伙,她就会十分满足的。

    “这样好累,让妈到下面去吧……”

    一直躺在那里给尼克按摩着的苏茜慢慢的缩了身子,从毛毯底下钻到了下面……

    这样还有一个更大的好处,就是她自己用身体将那毛毯顶起来,免得儿子那擎天一柱老顶在毛毯上,她早就发现了一个问题,当她给儿子按摩的时候,儿子那暴露在外面的就会与上面的毛毯发生剧烈的摩擦,那种摩擦只会让尼克更早地泄出来,而这却不是苏茜想要的结果,她很想跟儿子玩久一点这种愉悦的游戏。

    现在苏茜的身体把那条毛毯顶了起来,这样,就给尼克留出更大的空间。

    虽然看不见妈妈的身体,但尼克却能猜测得出来,此时的苏茜正双膝跪在他的两腿之间,两手握住了那粗大的,轻轻地捋动了起来……

    她两只手轮换着从上到下地捋着,这比上下撸动更加舒服,而且这样一来,尼克那就一直处在完全充血的状态之下,再加上两只手轮流抚摸,让尼克的快感一刻也不停下……

    “哦……”

    尼克有些忍不住地呻吟了起来。苏茜的手从一直捋到了他的精索,尼克感觉从那精索深处有一股热量升腾了起来……

    但苏茜的抚摸与捋动却一刻也不停止,早已支撑了好久的粗大在苏茜的手里格外蓬勃……

    慢慢的,尼克就感觉到母亲苏茜的身体一点―点地伏了下来,她的两手在不停地捋动那根子的同时,她的酥胸也在一点一点的向着尼克的身体靠近……

    尼克都已经明显感觉出了母亲胴体的热度。

    更让尼克兴奋的是,母亲的身体已经压到他的身上来了,而且,触摸到了他那一根坚挺肉枪的,竟然是母亲的!

    虽然尼克的手曾经不只一次地抚摸、揉捏过母亲的,可是,自己的阳根却是第一次碰到这儿!

    他的阳根像是突然间触电了一般,登地弹了一下,灼热地戳在苏茜的乳壁上!

    苏茜两手早就放开了那一根肉枪,开始用两只豪乳在尼克的子上滚动了起来……

    她从来没有这样和自己的丈夫做过,但在她的多次意之众,却不只一次这样的想过。

    尤其是这两天,她几乎时刻都在臆想着这样跟儿子尼克游戏,也正是在这种荡的游戏里,她那依然青春的与灵魂才得以慰藉。

    尼克的整条阳根都陷进了苏茜的里,他的灼热与她的滚烫交融在一起,她两手撑在了尼克的身体两侧,依然以双膝跪在尼克的两腿之间,她的上体慢慢地上下移动,于是,那柔软富有弹性的乳壁与那幽深的就与尼克的粗大阳根紧密地摩擦了起来……

    母亲苏茜虽然身材削瘦,但她应该丰满的地方却都是那么的丰满,特别是她的两只,如果用苗条而不失丰满来形容苏茜的话,那是再恰当不过了。

    尼克被苏茜的摩擦着,那种兴奋直透他的脊背,他控制不住地抓紧了身下的床单。

    “哦!”

    此时的尼克早已闭起了眼睛,他只凭着的感觉,就完全能够想象出苏茜的形象来。

    苏茜的身体已经渐渐地将身上的毛毯移开,她常年生活在黑暗之中,自然非常适应此时的昏暗。

    即使在没有灯光的情况下,她照常可以清晰的看清楚儿子的脸。

    此时的苏茜一边蠕动着身体,用摩擦着儿子的粗大阳根,一边抬起头来看着他那陶醉的表情……

    极度的快感从尼克的牙缝里冒了出来,他的呻吟不同于寻常。

    “啊一哦——”

    苏茜仅仅是看到儿子那副陶醉得欲罢不能的样子,她就兴奋起来了。

    半个多小时的按摩让苏茜掌握了儿子的兴奋点,她将那摩擦的角度与力度都掌握得恰到好处,使尼克的快感越来越强烈了起来……

    但他却仍在努力地控制着自己,他好想让自己的这种感觉多坚持一会儿。

    可是,母亲苏茜那不间断的摩擦直让他的兴奋持续攀升着……

    尼克终于控制不住了,他只感觉到一股兴奋从自己的脊背升起,沿着他的后背一下子奔到了他的尾椎上来……

    “啊!”

    尼克猛的翻起了身,紧紧地抱住了苏茜的胴体并把她压在身上,那粗大的阳根插在了苏茜那爽滑的两腿之间,灼热的狂热地射出……

    尼克的身体没有任何动作,只是紧紧地抱住了苏茜那滚烫的胴体,直等那射完了之后,他都没有动弹一下,只是粗喘着……那激烈的气息喷在苏茜那敏感的脖子上,弄得她全身酥痒……

    苏茜感觉到尼克的嘴在用力地吮吸着她的脖颈……她知道,这一次一定又会被他吻出唇印来的,不过,她白天几乎都不出门,也用不着担心被人看见。

    好久之后,直到尼克真正的平静了下来,他才松开了嘴唇。

    尼克的两臂箍得苏茜有些疼痛,但那种被箍住的快感却来得更强烈一些。

    虽然尼克并没有插进她的身体里去,不过刚才儿子紧箍着她的身体狂射的那一阵,让她也多少得到了一些满足。

    大量的弄得两人身体都黏乎乎的,尼克从妈妈身上起来的时候,感觉到了她那种不够爽的滋味。

    “你小子倒是爽了,弄得老妈还得洗一次……”

    苏茜娇嗔着坐了起来,她小心翼翼地从床上下来,先清洗了身子之后,又对尼克说:“下来,妈给你洗一洗。”

    尼克下来,站在浴盆前面,苏茜用手从浴盆里撩着刚刚调好的温水给他清洗了起来。

    “我儿子这宝贝这么大,不知道哪个女孩有福气能享受到……”

    苏茜一边捋着尼克的子,一边夸赞起来。

    今天对于两个人来说,是一次革命性的突破,有了这一次,苏茜相信有一天儿子一定会把那根粗大的肉枪勇敢地插进她的身体里让她销魂的!

    现在再让妈妈搓洗着那根的时候,尼克不再那么拘谨了。

    “对不起,妈。”

    尼克总感觉到今天有些太过分了,特别是他在最后的时候那么紧地箍着她的胴体,这让他怀疑起自己是不是有些变态。

    “说什么呢!我是你妈!以后想做什么就怎么做,谁也管不着!”

    洗完之后,苏茜殷勤的给儿子擦干了身子一起上了床。

    上床之后,两人再一次紧紧地拥抱在一起。

    但尼克并不是想去,而是满怀了一种特别的感激。

    而苏茜好像小女孩一样蜷缩在了尼克的怀里……

    就在尼克和苏茜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远在东部的瓦斯达总部大楼上层的一间办公室里,贝琳达正在朝着一个女孩发火。

    “就这么一点事你都干不成!还让人打成了这样!至少你也应该先哄他上床,把他的种子弄到手!我给你找这么一个机会容易吗?你以为你随时都能怀上吗?蠢货!”

    “小姐,我错了!那时我只想看到他的脸!”

    “你看到了吗?”

    少女的辩解又引来了贝琳达的一声怒吼,只差没有一个耳光打在她的脸上了。

    “小姐,我有一个很好的办法,我们可以用买种子的理由,让漫特利尔城堡直接把人送来!这岂不是省了我们的事了吗?”

    少女早就有了这个想法,只是没有说出来,现在让贝琳达这么一顿臭骂,竟逼出来了。

    “你可真是蠢到了极点!要是那样的话,岂不是等于告诉沙姆拉那个老东西,人就在我们这儿了吗?我们还能长期留得住他吗?”

    “那我们也可以直接跟那个叫尼克的人说明白,干脆叫他离开种子城堡,到我们这里来不就成了?”

    “那是以后的事,而不是现在,你懂吗?”

    贝琳达已经不想再跟这个手下多费什么口舌了,这少女根本就无法理解她的心思,而且,她也不想让别人知道她的心里是如何想的。最关键的一点是,现在她不想让除了她以外的任何一个人知道尼克的身份,包括老管家哀莫。

    贝琳达打开电脑,找出了她哥哥的照片与从种子城堡印出来的尼克的照片进行比对,尤其是哥哥十八岁时的照片,与尼克简直就是一个模子刻出来!

    哥哥已经死了十六年了,人死不能复生。但有一点却让贝琳达非常兴奋,这个叫尼克的少年很可能就是她艾森家族的血脉!

    一个隐秘的计划在二十岁少女贝琳达的心里开始渐渐清晰起来。

    现在是晚上九点半。

    HN12基的最高指挥官的卧室里,一个叫艾丝的女孩正在她的那台电脑前审视着两张照片,不,确切地说,是一张照片,一张画。那照片就是她从那两个基的女孩与尼克的合影上剪下来的,而另一张,则是她每天在画的一个少年的头像。她几乎无法从两张图片上找到二者在脸形上的共同点,但是,两个人的眼神却是那么的像。

    她正是从那张照片的眼神里确定,今天那个蒙面的男孩就是她画中的男孩!

    可惜的是,他无法断定这个男孩嘴角左侧是不是有一块记忆中的红痣。

    她怎么也没没有想到,事隔六年之后,她会在这里偶然与他相遇。心中尘封了六年的记忆一下子打开了闸门。

    但女孩的表情仍是那么的冷静,女王已经对她明确地说过了,他早晚会来找她的,且现在即使相见也不能相认!

    可是心里的思念却因为这一张照片而变得狂烈起来。她曾经设想过无数种见面的情景,可她从来没有想到会是今天这么一种局面。

    艾丝的真名叫艾米,艾丝是女王给她重新起的,六年来,她时刻在心里念着尼克和艾米的名字,怕的就是有一天,她会连哥哥的名字还有自己的名字都不记得了!

    在面对着那张照片的时候,她同时想起了另外一个人——苏茜,那是她的妈妈。

    不知道妈妈现在生活得怎么样,是不是还活在这个世上?

    艾丝的心突然跳了一下。

    她忽然想起了尼克从基地大楼里跑出去的情景,他为什么要那么急着逃出这栋大楼?

    难道他突然遇到了什么意外情况?她立即调出了那个时段,尼克进入那个房间里之后的监控录影画面。

    艾丝看着尼克跟那个女孩调情的整个过程,没想到他居然那么害怕被人看到他的真实面目!

    艾丝顿时感觉到一股冷气直透自己的脊背!

    难道他就不想找到自己的妹妹,或者,他就那么不想让自己的妹妹认出?

    她很快就排除了这个疑问,凭着她多年来对哥哥和母亲的思念断定,他不应该害怕被妹妹认出来的。那么,他这么小心翼翼地遮着自己的脸,到底是为了什么?

    是不是有人在追杀他?

    那个女孩那么急切地撕掉了他脸上的口罩仅仅是出于好奇吗?

    这一连串的疑问,让艾丝立即对哥哥的命运担忧起来。

    回想女王的话,女王好像已经见过了她的哥哥,不然女王不会向她提出这么严厉的警告的。但愿哥哥不是跟女王作对的人,因为她清楚,谁跟女王作对,那就是走上了一条绝路。透过她艾丝的手杀掉的、与女王作对的人就已经不计其数了!不然,女王现在也不会有如此高的威望。

    唯一让艾丝感到安慰的是,尼克的反应是那么的迅速,似乎比六年之前更胜几筹,如果现在让她跟哥哥比试一下的话,不知道谁会赢。

    带着这些疑问,艾丝慢慢地沉入了梦乡……

    第二天,又是一个很好的天气,尼克从镇子里走出来,朝着漫特利尔种子城堡走来。

    在尼克走上通往漫特利尔大路的时候,一双美丽的女孩的眼睛盯住了他。

    但女孩并没有从隐藏的地方走出来,她只是确定了尼克所住的那个镇子,然后就离开了那里。

    尼克照常到种子公司来上班,不出他的意料,那个向来对他苛刻的秃顶沙姆拉没有责怪他,而是嫌他不在家里多休息一天。

    卫士长的制服已经做好,一个女孩很殷勤地服侍着尼克穿上了那身漂亮而且威风的卫士长制服。

    “沙姆拉,要是再给我做一件高领外套就更好了,那样我就可以不用整天戴着一副口罩了,你说是吗?呵呵,至于费用嘛,你完全可以从我的工资里扣除的。”

    “这太好了,我完全可以免费送你一件!现在我就叫人去给你做!”

    听到尼克居然今后不用戴口罩了,沙姆拉高兴得简直要跳起来了,因为就连他也想知道尼克口罩下面遮着的到底是什么东西。不过,这并不足以让一向爱钱如命的沙姆拉免费送他一件高领外套,能让他如此大方的,是因为不戴口罩的尼克会给种子公司带来更加可观的经济效益。尼克在种子城堡里度过了愉快的一天。

    晚上下班之后,尼克像往常一样,独自一个人走在回家的路上。今天早上他往种子城堡走的时候,就已经注意到有人在暗中看他。尼克现在的第六感已经相当不错,在几百米之内,如果有什么对他特别的注视都会引起他的警觉,只是当时他急着去上班,没有空跟那个女孩打招呼,况且,昨晚他跟苏茜那一顿亲热,已经让他不会再对那些长相一般的女孩有什么想法了。

    但当他快要走到大路的尽头,准备往那条通往小镇子的小路上拐的时候,前面老远就出现了那个女孩。

    尼克径直朝着那个女孩走了过去。

    “在这里等我有什么事吗,美女?”

    尼克从她的身材上就觉得她是可以进入美女行列的。最关键的一点是她很年轻,年轻女孩的皮肤与那纯真的眼神都会让他不怎么讨厌的。

    “你叫尼克?”

    “对,尼克就是我。”

    “想不想赚钱?”

    女孩有些居高临下的味道,但尼克并没有感到不舒服,如果她喜欢女生上位,他也不会反对的。

    “不是杀人吧?”

    尼克那高高的衣领已经将他那颗红痣掩藏了起来,甚至让女孩以为他依然戴着口罩。其实他今天在换上这件高领外套的时候,就已经让一块小小的面纱代替口罩了。

    “你觉得我若是要雇杀手的话,会到种子城堡里来找人吗?”

    “用我的种子?好呀!什么价钱?”

    “一千金币!”

    女孩觉得这个数目足以打动一个出卖种子的男人了。根据外部的猜测,提供一次种子的费用不过是一百个金币,而且还得是优质的种子。

    “我觉得应该还能再多一些的!”

    尼克很悠闲地晃了晃身子。这身标致的外套让他觉得自己更具吸引女人的魅力。

    “不做拉倒!”

    说完,女孩转身就走。

    尼克随着女孩来到了二楼。她推开房门自己却没有进去,而是叫尼克走了进去,自己则留在门外站在那里。

    当尼克走进那个房间的时候,他看见一个女人,准确地说,是一个二十岁左右的女孩躺在床上,她的身上只裹了一条浴巾。

    在这家夜店里,最高档的房间里也是有浴室的,不过,一般的人用不起里面的浴室,毕竟一加仑的合成水就要花掉好多金币。

    女孩暴露在浴巾外面的肌肤如春雪一般晶莹润泽。她倚在床头上,安静的朝着面前这个穿着高领外套的少年上下打量起来。

    “你叫什么名字?”

    “尼克。”

    “是谁给你取的?”

    “我妈。对了,这些讯息你也会付费吗?”

    “是的,不过,不是很多,如果你不乐意回答的话,你完全可以拒绝。我没有强迫你的意思。我付给你的所有讯息费不会超过一百金币,我会根据你的回答酌情减去一些的。”

    女孩的容貌完全超出了尼克来时路上的猜测,如果说刚才带路的那个女孩他打八十分的话,那么,躺在床上的这个女孩完全可以打上九十八分!至于那两分为什么而减掉的,连尼克自己也说不清楚,可能他是想给自己以后的见识留有余地,否则万一再碰上一个更好的,那就没法再打分了。

    “你妈叫什么名字?”

    “无可奉告。”

    “你爸爸叫什么?”

    尽管女孩知道这问题未必会有尼克的答案,但她还是问了。

    “同上。”

    “你的爸爸他现在做什么的?”

    “我爸爸已经被人打死了,他生前是个医生。”

    尼克出乎少女意料地回答了这个问题,但这个答案却让她很失望。

    “你说的是你亲生的父亲吗?”

    “我当然只有一个父亲了。”

    这是苏茜一直以来给尼克的记忆,她从来没有说过尼克的真实身世。

    躺在床上的这个女孩就是贝琳达,瓦斯达公司的新任掌门,尼克并不认识她,尼克赶紧上前拉住了那个女孩。

    “我做!”

    现在他实在是太需要钱了,刚才他还想坑一下,说自己的种子如何值钱,但他同样知道沙姆拉那个老滑头会有多么抠,而现在,在这个女人的身上打一炮,居然就能得到一千枚金币!对他来说,这可是一个相当可观的数目!

    如果再赚上一千枚金币,加上凯琳给他的那一千枚金币,在那些普通的卫士眼里,他现在可就算是富翁了。

    “现在答应的话是九百。”

    “九百就九百!”

    尼克咬了咬牙,狠心地说,他都后悔刚才的拒绝了,一下子就丢掉了一百块金币!那可是他在种子城堡里做卫士长一个多月的薪水呀!

    女孩笑了笑,转过身朝前面走去。

    “去哪儿?”

    尼克跟在后面觉得自己是在被人牵着鼻子走,他从来没有这样过的。

    可是,现在为了钱,他不得不委屈一下自己了,反正不至于有人把他杀了剁成肉馅,包成人肉包子的吧!再说了,在他看来,这一带能够杀得了他的人还没有出生呢,于是,尼克大摇大摆的跟着女孩的后面走去。

    而且,这个女孩的身材的确不错,但是她那一扭一扭的翘臀就很有味道,那一百块金币就算是送这个小女孩作小费了。

    这样想着,尼克倒觉得自己成了大爷,一边走着,一边哼起了小曲儿。

    女孩带着尼克来到了一家夜店,当两个人一前一后地走进那家夜店的时候,店里不论是店员还是顾客,都不约而同的把目光投到了这两个人的身上,而女孩却目不斜视地挺着胸脯上了二楼的楼梯。

    尼克则朝着那些目瞪口呆的傻子们得意地笑了笑。

    “哇!那个女的好美呀!你们看,那小伙子也不错,真是天生的一对呀!”

    “你知道什么?那个小子就是镇子里的尼克!这小子真是发了,连这么好的妞儿都泡上了。看那架势,那女孩可不是一般人家的孩子,一定是哪间大公司的什么经理或是总经理的女儿!你看人家那气质!”

    那些人一个接着一个地称赞了起来。虽然这个时代女孩已经不是什么稀罕货色,但要想找到那些不愁吃穿、养尊处优的女孩睡上一夜,也算是一件奢侈的事情了,这也正是尼克让人羡慕的原因之一。

    但从她那修长的、优美绝伦的身材,无与伦比的容貌,还有她那充满自信的眼神来判断,尼克已经感觉到她那不同寻常的身份。

    尼克感觉这些日子交了桃花运了,先是莱诺公司的第二掌门找他播种,再来是女王,虽然没有让他上床,但至少表明了她的意愿,只是不知道为什么而中止了合同。而现在又有这么一个漂亮得让他无法形容的成孩躺在这里等着他!

    他真不知道为什么老天会这么眷顾他。

    “你没听说过你是被人捡来的?”

    “没有!”

    尼克的回答甚至有些生气了。

    “不好意思,我只是随便说说而已,跟你开个玩笑。这房间里挺暖和的,干嘛还穿着那件外套?”

    贝琳达身子微微动了一下,那条浴巾竟然被撑起了一点,她那雪白的长腿之间有一层神秘让尼克的心枰然而动。

    尼克慢慢地解开了那件外套,没有了外套的遮掩,他的整张脸都露了出来,他的脸上与以前不同的是,没有了那块口罩,只是有一块小小的C3K绷黏在他嘴角的左边。

    “你不觉得那块面纱多少有些影响了我对你的观念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