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玄幻奇幻 > 荒唐大帝 > 第二章 一个女人
    少女突然之间掀掉了尼克脸上的口罩,这实在是让尼克所没有预料到的。βaиZhμ+00①+COΜ

    但就在那一刹那,尼克赶紧转头,同时在她的脸上狠狠的扇了一个耳光。

    少女还没来得及去看清楚尼克的脸,就已经被那重重的一记耳光打得眼冒金星,她的身子立即从尼克的身上滚了下来,跌坐在地上。

    尼克迅速用那口罩遮住自己的脸,走出了少女的房间。

    他现在还不想杀人,如果他在这个基地里弄出人命的话,或许,他永远就无法再回到这里来了,而在尼克的直觉里,这个基的好像还有着什么东西在暗暗地吸引着他。不然,这个女孩如此冒犯了他的底线,他是绝不会轻饶她的。

    尼克快速地回到自己的房间,拿上了自己的那一千金币就直接去找漫特利尔的那个司机。

    “走吧!”

    尼克的话向来很简短,特别是在他生气的时候。

    司机看到了他脸上的表情,没有问为什么,便上了车子。

    当他刚刚上车的时候,六楼上的那个少女却突然从窗子上看到了他。倒不是因为他长得特别的帅,而是他脸上的那块纱布让女孩的目光突然一亮。

    “追上那个戴口罩的人,把他的脸拍下来!快!”

    站在六楼窗台的少女按下了一个话筒,紧急命令道。

    就在尼克的车子驶出了基地不到五百米的时候,有一辆越野车紧接着追了出来。

    尼克隐隐约约的感觉到后面的那辆车子是朝着自己而来的。

    “甩掉它!”

    尼克命令道,毕竟他是种子城堡的卫士长。

    车子油门猛然加大,轰的一声蹿了出去。

    后面的车子发现前面的车子加速之后,也加大了油门,紧跟在后面。后面的那辆是敞篷越野车,而车上的驾驶是一个女孩,另一个女孩则拿了一架相机,尼克的车子扬起来的漫天烟尘正直接挡住了她们的视线。

    但尼克的这辆车子毕竟有些老旧,仍是无法跟HN12这辆崭新的越野车相比。尼克的车子不断地走着S路线,企图挡住后面的车子。但这是一条能够走得了两辆大型装甲的宽路,要想把后面的车子挡住谈何容易!正当尼克的车子在走着S路线的时候,后面那辆车子突然一个加速,猛地蹿到了尼克车子的前面。

    两辆车子并排着飞奔了起来,手拿相机的女孩已经为尼克拍下了第一张照片!

    “停下!”

    尼克一声令下,司机猛地踩了刹车,别看这辆车子跑起来无法于越野车相比,但刹车性能却是极好的,车子一下子刹住,没再往前移动一点!

    对方的车子则在窜出来一段距离之后横在路上。

    当尼克从车上跳下来之后,两个女孩同时跳下了车,朝尼克走了过来。

    “有什么事吗?”

    尼克觉得对方应该不是想要袭击他,不然,早就从后面开枪了,也用不着追到他的面前。他不想一下子表现出敌意,他倒要看看对方在玩什么把戏。

    “先生好像还没结帐吧?”

    一个女孩笑得很灿烂,但她那一双眼睛却让尼克感觉到隐藏着什么。

    “是的,不过,我是付了订金的,我不要订金了,可以吗?”

    尼克觉得这两个女孩绝对不会是单单为了来还给他订金这么简单。他这么快地离开基地,她们怎么会发现他没有结帐?

    “不错,如果先生不在乎那几个钱儿我们完全没有意见,不过,我们基地向来不占客人的便宜的,这对我们的名声不太好,所以,如果可以的话,您能不能跟我们回去一趟,把帐结了?”

    “我看还是算了吧!如果折返回去的话,还给我的那点儿钱,还不够这一段路程的油钱呢!你说是吧?”

    尼克笑了笑对司机说。他的笑容也很迷人,虽然遮着半张脸,但口罩下面延伸出来的那一抹笑容却已经让两个女孩有些心动了,如果这个时候尼克提出要亲吻一下她们的话,一定不会遭到拒绝。

    “呵呵,我们为了追上你们,不也跑了这么远的一段路程吗?难道你就忍心让我们两个白跑这一趟?”

    对面的女孩反应也挺快的,立即就能套住尼克的话。

    “如果你们实在觉得过意不去的话,我倒有个好主意。”

    尼克忍不住将他那迷人的微笑从他那双同样迷人的眼睛里暴露了出来。

    “说说看?”

    “让我的司机给我们三个人拍一张合影,等你们洗出来之后我再来取,退房的钱就算冲洗照片的费用了。”

    “这是个好主意。”

    两个女孩同时答应了尼克的要求。

    那个女孩把相机递到了司机的手上,尼克大大方方地走到了两个女孩的中间来,两只手搭在两个女孩的肩膀上,摆出了照相的表情。

    司机并不太明白尼克的真正意图,调好了角度之后,还真的给尼克他们三个人照了一张。

    咔嚓一声之后,尼克笑着从司机的手里拿过了相机,说:“我看看”他从相机里看到了自己那灿烂的笑容,也看到了两个漂亮的女孩的灿烂笑容。

    两个女孩都是一身军装,妩媚之中透着一股军人的英气。

    他是很想把这张照片留作一个纪念,但他似乎早就意识到了这个相机的阴谋,不然还带一个相机干什么?

    所以,尼克在看完了照片之后,顺手就将那张不错的合影跟第一张照片给删了。

    在他看来,这两个女孩应该不会发现他这个小动作的。

    “谢谢!”

    尼克笑了笑,把相机交给了其中一个女孩,朝着两个女孩招了招手又上了他的破越野车,车子轰的一声撺了出去。

    “玩我?还嫩着呢!”

    尼克坐在车子上得意地哼起了小曲。

    “怎么了?”

    司机不明白怎么回事。

    “我把照片给删了!搞什么鬼名堂!”

    尼克不屑地撇了撇嘴,只是那表情有一半被压在了他的口罩下面,司机无法捕捉到。

    两个女孩等尼克的车子窜出去之后,其中一个说:“我看他好像在相机上做了什么手脚,会不会把照片给删掉了?那样的话,我们岂不是真的白跑一趟了吗?怎么交差?”

    拿相机的女孩打开相机看了一下,果然删掉了,连一开始拍的那一张也没有了。

    “这个家伙,够狡猾的!不过,再狡猾的狐狸也斗不过猎人的!”

    女孩自信地笑了笑,她打开了回收站,在相机的回收站里依然保存着那两张照片,第一张因为在烟尘之中,而且是个侧面,不太理想,而第二张则清晰多了,特别是尼克搂着两个女孩那副开心的样子,很让她满意:“这小子还真有一股伪娘的味道,而且,不轻不重,正合我的口味!”

    “别臭美了,不怕老大处罚你!说不定就是老大看上了呢!不然她会这么急着让我们出来追?”

    “那老大看到这照片不会吃醋吧?”

    “是她要我们拍的,我们只管把照片拍到,至于用什么手段,她可没给我们限制。”

    “将军,照片搞到了。”

    两个女孩非常高兴的给少女将军行了一个军礼。少女将军结果了相机。脸上并没有赞赏的笑容,当她打开照片看到那个带着口罩的半张脸时,少女的脸色立刻变了,她仿佛一下子回到了六年前,虽然照片上少女的脸和六年前那个少年的脸并不完全相像,但他的眼神去世那样的相同。

    “人呢?”

    少女立即抬起头来看着两个女孩问道。

    “走了,我们拍完照片就让他走了。”

    “走了?你们这两个笨蛋!怎么能让他走了呢?”

    少女突然吼了起来。这与她的形象相去甚远,甚至让两个属下都要不认识她了。

    “可……”

    两个女孩本想说没有得到把那人抓回来的命令,但看到将军如此生气,她们两个却什么都不敢说了。

    “还可是什么?还不赶快给我追?”

    两个女孩吓得赶紧跑下了楼,重新开起了车子急追而去。

    “也不知道今天将军犯了什么病,突然对一个陌生的戴着口罩的少年动起了脑筋来了,虽然说那个少年长得有些讨人喜欢,但也不至于到了这个程度呀!”

    其中一个抱怨道。

    “也许是有别的原因吧?平时你见将军对哪个男孩子有兴趣了?会不会那个人长得跟将军的什么人相像?”

    “鬼知道!”

    两个女孩不敢再继续闲扯,只好加大了油门紧追而去。

    虽然尼克的车子并不怎么优秀,但在这样的土路上,再好的车子也表现不出多么优良的性能来,当两个女孩追出了一百多里路之后,依然没有见到那辆车子的影子。

    “报告将军,我们追出了一百多里,还是没有发现目标!请指示!”

    两个女孩原地向将军发出了请示。

    “回来吧,两个笨蛋!”

    少女将军在电话里骂了一句,同时下达了撤退的命令。

    尼克回到城堡的时候,天色已暗,老远他就看见了半悬在城墙之上的那个巨大的雄性的模型了,每次看到那个模型的时候,尼克的心里就会充满自豪。

    “就到这儿吧!我得回家了。”

    在离城堡还很远的时候,尼克突然就从车上跳了下来。

    “我跟老板怎么说?”

    司机问道。

    “就说路上遇到劫匪了,我们被打散了。”

    尼克一边向司机说着谎言,一边朝自己的镇子走去,等尼克回到自己的镇子时,四周昏暗,已经看不清人了。藉着伪人的灯光,他回到了家里。

    听到尼克上楼的脚步声,苏茜就赶紧过来开门了,且待尼克一进屋,就一把抱住了他的腰。

    “我这不是回来了嘛!”

    尼克轻轻地拍打着母亲那瘦弱的背安慰起来。

    “你一去就是两天,想死妈了!”

    苏茜的声音既高兴又嗔怨。儿子连个话儿都没有就一去两天,她很生气,可一见到儿子回来了,她的心里又无限地满足。

    毕竟这是一个动荡的年代,随时都有可能死亡,她最不敢想象的事情就是突然有一天,儿子永远不回来了。

    “宝贝儿,答应妈,每天都要按时回来,好吗?”

    苏茜双臂依然紧抱着尼克,仰起泪眼来看着尼克祈求道。

    “我保证!”

    尼克却是笑着举起一只手来做出了发誓的样子,又引得苏茜破涕。

    但事实证明,这完全是白费力气,他能很流畅地擦洗手枪、装卸手枪,却总无法完全从母亲那雪白的胴体上转移自己的注意力。

    最后,他干脆把身子转了过去,背对着母亲。

    但这又似乎明白无误地告诉了母亲,他已经对母亲的身体有了邪的,于是,他又转了回来。

    苏茜洗完之后,擦干了身子,却没有穿睡衣,而是直接用一条浴巾将身子一裹就上了床。

    她跟儿子合盖一条被子,目的就是不想让尼克为那天晚上的事情内疚。

    苏茜身上那种特有的女人香再次撩拨起了尼克的之火。

    “儿子,别用那玩意儿了。”

    苏茜催促着说。

    尼克把手枪又装了起来,放在枕头边上,这是他随时放在身边的一件家伙,有了它作伴,尼克就会觉得心里踏实。

    “还想吃妈妈的奶吗?”

    那天晚上就是因为给尼克吃了一次奶之后,他才梦遗的,或许是苏茜想重新找回那种感觉,还是她已经预感到了儿子即将不再属于自己,这种隐隐约约的说不清道不明的预感,这两天来一直折磨着她。

    尼克没再说话,而是默默的把手伸到了母亲苏茜的酥胸上来,虽然裹了一条浴巾,但她那丰满的两团却几乎全裸露在外面,她不想在儿子面前那么藏着、掖着,在苏茜看来,如果连儿子都不能碰自己的身体、看自己的身体的话,别人就更没有这个权利了。

    苏茜故意把身子离开儿子一点,保持了一点距离,更方便儿子摸自己的,她一点儿都不觉得儿子摸她的会有什么邪的意思。

    妈妈连睡衣都没有穿,这样直接摸着苏茜的,尼克不单是回想起了儿童的时光,同时让他的兽血也沸腾了起来。

    开始的时候,尼克只是轻轻地、小心翼翼地在妈妈的上按着,但渐渐的,他开始轻轻地抚摸了。

    苏茜静静地侧躺在那里,任尼克的大手在她的丰满上滚动。

    “用不着不好意思,这是妈的身子,想怎么捏就怎么捏。”

    苏茜鼓励着儿子。

    因为她已经感觉到了尼克的小心翼翼。

    尼克在黑暗中看了妈妈一眼,妈妈正深情地望着他,于是,他的大手在妈妈那鼓鼓的上用力握了一下。

    “喔——”

    苏茜情不自禁地呻吟了一声,儿子的手确实有力道,最重要的是,儿子的手似乎很有技巧,捏得她有些爽。

    “我儿子都会折磨女人了!”

    苏茜兴奋地在儿子头上抚摸了起来。她的一条腿伸了过来,正好感觉到了尼克那昂扬起来的一根。

    “是不是又想干坏事了?”

    苏茜的坏事似乎是指那天夜里自己身上的事情,或许是指要干女人了,但不论哪一种意思,却都没让尼克觉得尴尬。

    “妈……”

    尼克羞涩地用力握了一下苏茜的。

    “告诉妈,那天晚上,是不是梦见哪个美女了?趴在妈身上那么用力,把妈都要压死了,妈怕惊醒了你的美梦,大气儿都没敢出!”

    苏茜娇嗔着在儿子的额头上戳了一下。

    这一下尼克真的害羞了,他一下子趴在了苏茜的怀里。

    “好了,妈不说你了,还没吃两口呢。还得妈亲自给你解开呀?”

    苏茜娇嗔着把身子仰了过来,面朝着天花板。

    尼克不再犹豫,轻轻地解开苏茜身上的浴巾,让她那美丽的胴体完全暴露在了眼底。虽然是在黑暗里,可苏茜的胴体却散发着蛊惑的光泽,尤其是那两座,此时被尼克揉捏了一阵子之后显得格外饱满娇挺,那都翘立了起来。

    尼克像个小孩子似地爬了上去,一口含住了她的一颗,用力地吸了起来。

    他一边吮吸着,一边揉捏着那雪白丰满的,直捏得苏茜格格格地笑了起来。

    在给苏茜揉捏了一阵子之后,尼克竟然忘记了这是自己的母亲,他的大手竟然从她的上滑下来,顺着她那柔美的大胯抚到了她那修长的腿上!

    苏茜并没有躲,而是静静地让儿子的手滑到了她的大腿内侧……

    其实此时的苏茜异常紧张,儿子虽然经常趴在她的怀里睡觉,可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抚摸过她的大腿,对于一个母亲来说,那已经是禁区了。

    但此时的苏茜却不忍打断儿子,她知道尼克此时是把她当成了别的女孩了。

    当尼克的大手抚摸到她那蓬松的的时候,尼克一下子清醒了过来。

    他的手猛地从那儿抽了出来。

    两个人都静了下来,尼克也不再用他那灵巧的舌尖去撩拨苏茜的,只是轻轻地吮吸着她,慢慢的,尼克吐出了嘴里的。

    “妈,睡吧!”

    尼克从苏茜的身上下来,他仰躺着,一只胳膊伸到了苏茜的脖子底下让她枕着。

    苏茜使劲靠了上来,两人身子贴得紧紧的。

    但很久之后,苏茜发现尼克并没有入睡,而且,他那一根也一直硬硬的挺着。

    经常翻看医书的苏茜,当然知道一个男人长时间的挺着那玩意会有什么后果。

    “尼克,要是觉得穿着睡衣不舒服,那就……脱了吧?”

    “妈,你睡吧!”

    尼克似乎多少明白了苏茜的意思,她是怕睡衣束缚着他的身体影响了他的健康。

    “傻儿子,在妈面前这么害羞!来,妈帮你!”

    说着,苏茜竟然亲自替尼克脱起了他的睡衣来。

    尼克向来不跟母亲争执,尤其是这种事情,不然岂不是违了母亲的一片心意!

    苏茜把尼克的睡衣脱掉之后从毛毯下面抽了出来放在了一边,她重新把身体向尼克靠了靠,贴紧了他。此时苏茵明显感觉到了尼克的身体很烫人。

    她也是一丝不挂,两人那毫无遮拦的胴体紧紧地搂在一起的时候,让年轻的尼克很不适应,他很小心的把身子弓着,生怕那一根刚硬戳到苏茜的脚叉。“跑什么跑!”

    苏茜一把将尼克的搂了过来。他那长长的、硬硬的家伙一下子就插进了苏茜的两腿之间,但苏茜却像是什么事儿都没有发生一样。

    然而,事实上是,苏茜自从生下了艾米之后,她就再也没有过性生活了,她一个女人拼着命把尼克跟艾米养大,却完全忘记了自己的需求。

    那天晚上,当尼克在梦中趴到了她的身上,蠕动着身体的时候,再一次剧烈的唤醒了她一个年轻女人那颗沉睡的心灵。

    儿子虽然是在梦中,可让儿子抱着、吻着,又压在身上蠕动的感觉,却是十几年来从未有过的。她是那么的留恋那个夜晚,现在孤身一人的苏茜是那么地害怕自己的儿子有一天不在她的身边之后,她恐怕连这样误打误撞的感觉都不会再有了!

    她现在正是怀着怕儿子离开自己的心情让儿子贴近自己的胴体的,她不仅需要心灵上的慰藉,更需要上的爱抚。

    “尼克……抱紧妈妈……”

    苏茜突然间像是一个需要保护的小女孩一般伏在了尼克的怀里。

    尼克紧紧地抱了抱苏茜,让她那同样滚烫的胴体,特别是她那柔软而且富有弹性的贴到了自己的身上。虽然他曾经上过了两个女孩,但像今晚这样的感觉,他却是从来都没有过的。

    妈妈苏茜的身体是那么地光滑、那么地丰满,哪怕是轻轻地触摸着,都会勾起无尽的来,更何况此时是那么紧紧地拥抱着她!他甚至能够清楚的感觉到她那平滑的下面那一片蓬松的芳草……

    “尼克,这样挺着,是不是挺难受的?”

    苏茜脸伏在了尼克的脖子底下幽幽地说。

    “有点……”

    尼克的声音更小,在别的女人面前,他几乎还没有这样说过话,哪怕是对方再温柔。

    “要是难受,你就在妈身上……弄出来吧……别憋坏了身子……妈可只有你这一个儿子!”

    对于尼克来说,他并不知道自己的真实身世,而是一直以为苏茜就是自己的亲生母亲。因为两岁的他并没有任何的记忆,而且母亲一直带着这兄妹两个不断地辗转,也就没有人知道尼克是苏茜捡来的了。

    但是自从艾米被人带走了以后,苏茜却老有着一种不祥的预感,有一天总会有人来寻找尼克的,所以她开始对尼克永远都带着一块能遮住他左嘴角上的小小红痣的口罩。但是,苏茜却从来没有跟尼克说起为什么要他戴那块口罩。

    后来,尼克渐渐的就习惯了,也不再问为什么了。而且,那块口罩渐渐成了尼克身体的一部分,谁若是想揭开那块纱布看到他的真面目,就会成为尼克不共戴天的敌人。

    苏茜刚才说这番话,不仅是心疼儿子的身体,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她自己也想重温一下那天夜里的感觉了。

    而且今晚她已经脱得赤条条的,一丝不挂,相信那种感觉自然会更不一样的。

    “妈,快睡吧!我没事的,一会儿就好了。”

    尼克只好把胳膊从苏茜的脖子底下抽了出来,仰躺在那里,保持着自己的独立。

    他不想那样,虽然他无端的喜欢妈妈的身体,可是,妈妈的身体再好,那也是妈妈,是生他、养他的女人!如果在妈妈身上发泄兽欲的话,自己跟禽兽还有什么差别?

    但尼克的后退却深深地刺伤了苏茜的心,她好像成了一个被抛弃的女人,孤独地躺在那里,泪水忍不住的从她的眼角滚了出来。

    而尼克又怎能睡得着,当他把身子仰躺过来之后,那擎天的一柱竟然将那毛毯高高地挺了起来,简直就是一顶帐篷了。

    许久的沉默之后,苏茜终于抽泣着问了一句:“尼克,是不是觉得妈妈是个坏女人?”

    那声音低得连她自己都要听不见了。

    “妈干嘛要这样说?”

    尼克已经意识到自己的冷漠伤到母亲了,他的心里也很难受,于是又侧过了身子来把手放到了苏茜那高耸的胸脯上来安慰着她。

    “妈没有别的意思,妈就是怕你憋坏了身子,你忘了妈是做什么的了?”

    “妈是个江湖医生!”

    尼克调皮的在还在抽泣着的苏茜那尖尖的鼻子上捏了一下。

    “妈还是一个女人……”

    苏茜也把身子转了过来,母子相对,呼吸着对方的气息……

    “我知道,妈还是个漂亮的女人!”

    尼克不再像过去那样,而是大胆的在妈妈那丰挺的上抚摸揉捏了起来。

    “尼克,就把妈……当成一个女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