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玄幻奇幻 > 荒唐大帝 > 第一章 HN12基地里的女孩
    当尼克猛然间打开温莎女王的睡衣后,她那雪白丰满,充满诱惑的胴体一下子暴露了出来,也许是由于女王身份的特别,或许是因为她本身就是一个充满了诱惑的女人,此时的尼克竟然没有撑住,那眼里立即射出了两道难以浇灭的欲火。版主001电COM

    她的睡衣底下果然什么都没有穿,直接暴露出来的,正是她那由构成的胴体。她的娇挺浑圆,既有着少女般的尖挺,又有着成人的丰满。

    尼克看得有些呆了,两眼直直地女王那雪白的胴体上……

    而从尼克撕开女王睡衣的那一刻起,女王的表情似乎就没怎么变过,好像她早就预料到了这个情节似的。

    “看够了没有?”

    温莎女王突然说话了,一下子将尼克惊醒了过来,刚才他还以为自己是在做梦。

    察觉到自己的失态之后,尼克还是傻笑了一下。

    女王身形未动,可她那被尼克打开了的睡衣却突然一下子合了起来,将她那耀眼的胴体完全遮盖起来。

    尼克竟然没有看清楚她到底是怎么把那睡衣给合起来的!

    “这下我们扯平了!”

    女王的脸上出现了一种让人难以置信的淡定,好像刚才暴露出来的不是她的胴体,而不过是一个首饰盒子罢了。

    尼克咽了一口唾沫,收回了自己那贪婪的目光。

    现在他才知道,女王就是女王。

    当她的睡衣重新合起来的那一剎那,她的脸上立即恢复了原有的威严。

    “我知道,你不会把今天所看到的说出去,你是一个懂事的孩子。其实,我完全可以不让你看,我只是想让你的虚荣心得到一次没有必要的满足。不过,记住了孩子,不属于自己的东西,是不应该奢望的。你可以回去了。”

    “我……我回哪儿?”

    尼克不知道女王是让他回现在的住处,还是回到漫特利尔去。

    “如果我宫里需要人手的话,自然会有人去找你的,只是目前还不需要。”

    女王说的已经相当客气了。就连女王自己都不清楚为什么要跟他这么客气,甚至还让他看了自己的身体。

    尼克沮丧地从女王的寝室里退了出来。他乘兴而来,却是败兴而归。他满心以为女王会让他爬到她的身上去满足她的,可她衣服都已经脱了,竟然又把自己赶了出来来。难是自己有什么地方做错了吗?

    当尼克垂头丧气的走出了女王的寝室之后,温莎女王突然问身边的一个女侍逍:“知道刚才我为什么没有让他上我的床吗?”

    “奴婢不敢妄加猜测,陛下一定有自己的道理。也许……这小子太狂妄了!”

    那个侍女刚才看到尼克突然之间撕开女王的睡衣时,本以为女王会大发雷霆甚至会杀了这个小子,而且为此她也已经在旁边做好了出手的准备,只要女王一个眼色,她手上的那把飞刀就会立刻刺穿尼克的后背。

    女王哂笑了一声:“我倒是很喜欢他这种狂妄,现在这样的年轻人已经不多了!”

    “那陛下是……”

    那个侍女还想知道得更详细一些,她是女王身边最贴身的侍女了,简直就是女王身边的一条护身犬,她随时都会根据主人的意图,毫不眨眼地杀死任何一个敢于让女王不高兴的人。

    “他的眼睛里有一种对我的仇恨。”

    “那陛下为什么不让我杀了他?”

    侍女好奇地问道。

    “我喜欢他。不过,现在他不会恨我了,我会让他觉得他一直是亏欠我的。”

    侍女茫然地摇了摇头,她一个小女孩又怎么能够理解高深莫测的女王的心思?

    尼克从女王那里回来,已经无精打采,他找到了可以载他到漫特利尔的司机。

    “我们回去吧。”

    司机从尼克的脸上似乎猜出了什么,至少可以证明他目前还没有得到女王的身体,或者说,这次进宫,女王并不是要他的种子。

    “兄弟,别胡思乱想了,我们就是来护送种子的,要是想多了的话,那可是自讨苦吃了。”

    已经自觉深谙世事的司机劝起了尼克。

    尼克苦笑了一下,没有说话,坐上了那辆破越野车出了宫门。

    此时,漫特利尔的东门方向来了一辆敞篷越野车,车上只有一个女人,她那长长的飘逸秀发更像一片旗云。

    到了城门之下,她特意抬起头来看了城墙之上那个巨大的雄性模型一眼,不由得哑然失笑。

    在经过允许之后,她的车子直接开进了城堡的大门之内。作为瓦斯达的新任掌门,她有这个特权。

    秃头沙姆拉一脸媚笑地迎了上来。

    “贝琳达小姐,欢迎光临!”

    可贝琳达只瞥了这个秃头一眼,就厌恶地把目光从他的头顶上移开了。她觉得这个老头儿与这座城堡的名字极不相称,不论是他那副老奸巨猾的面相,还是他那一副老态龙钟的身形,都让贝琳达看了极不舒服。

    贝琳达还是随着沙姆拉那殷勤却又有些力不从心的脚步来到了种子库。

    “我想要今年十八岁男孩的种子。”

    贝琳达直截了当。

    “请跟我来。”

    女讲解员快步走了过来。

    沙姆拉很快就被贝琳达冷漠地抛到了一边,但他又不能离开,只好站在原地,好像随时恭候着贝琳达的吩咐。

    女讲解员打开了一个十八岁男孩的标签,贝琳达看过了之后又走到了另一个标签的面前。

    “我能不能不要这样走来走去?”

    贝琳达对于种子库里种子的分类大为不满,她觉得那个负责种子分类的家伙一定没长脑子:“干嘛不将十八岁男孩的种子全都放在一起?”

    “这……”

    女讲解员有些为难了,她不可能把所有十八岁男孩的种子标签都聚集在一起,至少现在不可能。

    “你们的计算机里应该有他们原始的数据!”

    贝琳达已经预感到了要寻找到想要的种子,可能会是一条很长的路,弄不好她得这样走一个上午,所以干脆自己找了一把椅子坐了下来并翘起了二郎腿。

    “这个当然有!”

    女讲解员很肯定地说。她总算是在自己的工作里找到了一样可以让顾客称赞的东西。

    “那你打开计算机把今年十八岁的种子列出来给我不就行了?费这鸟劲!”

    虽然贝琳达语气并不恶劣,但这用词却是够火辣的了。那个女讲解员赶紧跑到了计算机前,打开计算机,迅速以分类的方式将所有今年十八岁男孩的种子抽取了出来。

    “一共九十七位,都在这儿了!”

    女讲解员主动地离开了计算机前的椅子,让给贝琳达坐。

    这是当初制作卷标时使用的全部原始数据,每一个种子标签上的内容,这里都有。只是有一个问题:即使在这个数据里,也不会显示种子主人现在的位置。

    这是沙姆拉最恨的一招,不然,他这个中间人就完全失去意义了。

    有几张英俊的脸庞让贝琳达眼睛一亮。但,她还是很快就拦他们从自己的眼前滑了过去。

    然而,当她的目光落在一个面戴口罩的少年脸上的时候,她的眉头却突然间蹙了起来,随之,那眼睛里就露出了一种难以抑制的兴奋,只是这兴奋在不到两秒钟就又被她快速的隐藏了起来。

    “这五个人的详细资料我全要了。”

    “包括他们现在的具体位置吗?”

    女讲解员多此一举地问道。

    “是的。”

    “每个人的资料需五万金币。”

    女讲解员非常干脆地说。

    “这么贵?”

    贝琳达有些出乎意料,倒不是她拿不出这些钱来,但仅仅一些资料怎么会这么昂贵?

    “你们是不是想钱想疯了?”

    站在老远的沙姆拉得意地掩着嘴笑了起来,他向来不怕被顾客骂,他最担心的是顾客不掏钱出来,只要顾客肯把口袋里的钱掏给他,什么名声对于他倒无所谓,在他的字典里,“奸商”都成了一个褒义词。

    “那……就要这一个的吧!”

    贝琳达在那五个人的资料里审视了一会儿,终于做出了筛选。其实,她只是想要这一个叫尼克的数据,之所以要五个人的,是想用其它人来作掩护。

    女讲解员站在那里,贝琳达坐着,她看不到女讲解员的脸,这时,女讲解员朝着远处的沙姆拉会心地一笑,那意思很明显——又一个上钩了,而且又是尼克。

    别看沙姆拉已经年过五十岁,可他的眼力却很好,他早就看到了贝琳达对着尼克的大头照看了老半天。现在他都后悔没有在昨天就把尼克的价格提上来,即使翻上一倍应该也不会有什么问题。

    贝琳达迅速地从身上掏出了一张印着瓦斯达图章的支票刷刷地签下了五万金币。

    “对不起,我们这里只收现金。”

    女讲解员的脸上并没有表现半点为难的样子。

    “是怕瓦斯达公司会赖你们的帐吗?”

    贝琳达的脸上有了明显的不悦支票被拒收是最大的蔑视。

    “没关系,如果是贝琳达的支票,我们完全可以接受!”

    沙姆拉见状立即跑了过来,恭恭敬敬地把那张支票看了一眼就揣进了怀里,脸上的笑容极其灿烂。

    他的殷勤迅速将贝琳达那股刚刚升腾起来的怒火浇熄了下去,她跟别人打交道还从来没遇到过像今天这样的事情。

    女讲解员这才在另一台电脑上将尼克的资料印出来,交给了贝琳达。

    当贝琳达看到那张印出来的纸条上赫然写着“种子城堡卫士”字样的时候,贝琳达差点儿给气晕了。

    “你直接跟我说不就得了?就不知道为你们董事长节约一点纸张和油墨吗?”

    贝琳达不满之中带着几分揶揄的神情。

    戴眼镜的女讲解员尴尬地笑了笑:“对不起这是我们公司的规定……”

    “什么破公司呀!一个几行字的资料就五万金币!简直就是敲竹杠!”

    贝琳达并没有直接联系尼克,而是拿着那张纸条离开了漫特利尔种子城堡。

    “看来尼克这小子又得涨价了!”

    看着贝琳达的背影,沙姆拉无限感慨地说。

    尼克的车子出了王宫之后来到了女王曾经补充给养的那个基地,这时候,尼克特意抬起头来朝着路边的一块大牌子看了一眼,上面赫然写着“HN12”的字样。

    尼克心想:如果一个集团的实力能有这么十个基地已经相当了不起了,而这里竟然标到了十二号!可见这些数字无非是用来迷惑人的。

    “我们可以在这里好好地过上一夜了。”

    尼克从车上跳下来,打量着这个有一面之缘的基地的一切。

    基的四个角上分别有一座高射机枪,当然,这只是警戒用的。如果有人袭击基地的话,仅是这四座高射机枪就够敌人头痛的了,更不用说在其它的掩体里还有什么秘密武器!反正尼克不相信这么重要的一个基地里只有四座高射机枪的。

    就在尼克的车子远远地扬着烟尘飞奔而来的时候,六楼的一个房间里,一个美丽女孩的身影正默默地注视着那烟尘之中的小黑点。她就是那天负责接待女王的女孩。只要她没有睡觉,一般说来,任何一个方向的来客都不会逃过她的眼睛的。

    不过仅仅是一辆破越野车并不能引起她多大的兴趣,远远地,她就从那有些憋气的机械声里听出了那辆车的苍老。

    她把窗帘拉上,回到自己的计算机前面,在那个屏幕上,她不断地在画着一个男孩的头像,男孩的左嘴角上有一块淡淡的红痣。

    只要她有时间坐在这台电脑前面,她就要画那个男孩,好像生怕几天不画就会忘记了这个男孩的摸样。

    那辆越野车直接开过了墓地,熄了火,这并没有让女孩从她的椅子上站起来。

    按照着她的习惯,即使下面响起了枪声,她也不会紧张,她依然会坐在电脑前面画那个男孩的头像。

    司机还在替车子加油、加水时,尼克就已经走进了基地中心大楼的大厅。在那里,他可以进行住宿的登记,他有点惊讶他身上那把转轮手枪,竟然没有被登记人员登记进去,尽管扫瞄仪已经叫了一声。

    在这个弱肉强食的年代,武器成了一个人身上不可或缺的配件,但像HN12基地这样大方地连手枪登记都能免掉的地方却并不多见。

    对于这一点,尼克只能解读成这是基地头目的狂妄自大,而绝不是小旅店为了求得别人住宿而不得不开放的条款。

    即使这样,尼克也没有因为自己那把小小的转轮手枪而自惭形秽,这把枪虽然威力不大,但他的枪法之准却有些骇人,他完全可以等对方用枪指到他额头上的时候,再拔枪射击,而且这射击还能保证把对方的整个脑组织炸成一滩豆腐脑。

    因为他的子弹都是经过特殊处理的,弹头一遇到障碍物,就会立即炸开,爆发出三倍于平常子弹的威力来,并且因为不是洞穿,而是炸开,所以,对目标造成的创伤就会扩大一百倍!以这样的威力,除非防御七阶以上的人物才能避开,其它人,只能一死。

    尼克被带到了二楼的一间单人房里,他不想跟那个司机住在一起,因为他睡觉的时候必须把口罩摘下来。

    “你们基地的头儿叫什么?”

    尼克一边脱着靴子,一边问刚刚帮他开门的女服务员。“不知道。”

    女服务员表情平淡地回答道。不能说是冷淡,但尼克总觉得这个地方的人不怎么热情。原因也很简单,她们压根儿就不需要他这样的顾客,让他住进来基本上可以算是一种施舍。

    但这里的收费并不低,这主要是为了防止有人把这里当成了难民所。高额的收费已经让这里的生意不怎么兴隆,或许这里根本就不靠着补充给养而发财。

    “你们头儿是个女的吧?”

    “……”

    女服务员没有回应。

    “我问你话呢!”

    尼克一把捏住了女孩的下巴,她竟然敢对自己如此冷漠,连他的问话都爱理不理的,这让尼克从女王那里带出来的怨气一下子升腾了起来。

    女孩似乎并没怎么生气,她只是很平静的回了尼克一句,她的脸蛋被尼克捏的往上仰起,更加好看。

    “别以为女王在你们这里加过一回油就了不起!老子还……”

    尼克最后还是把后半句话硬忍了回去。因为他立即想起了自己对女王说过的那句话。或许是他也从女王对他说过的话里听出了她的眞意,如果把在女王那里所做的一切说出去的话,那一定要付出代价的!而且代价一定会很惨重。

    尼克捏着女孩下巴的手慢慢地放开了。

    是呀,不就是看了女王一回身体吗?自己连她那都没能够触摸一下就被赶出来了。这算是荣耀吗?这简直就是耻辱!

    女王嘴上说是扯平了,可在尼克看来,女王让他掀开了她的睡衣看了她的身子,却没让他骑到她的身上去,这分明是对自己的羞辱。

    因为自始至终,他就没有控过那个女人一次。而且撕开那个女人睡衣的时候,也是提前得到了她的允许!

    “妈的!”

    尼克忍不住骂了一句。

    在基地里吃过了午饭之后,尼克顺便从一楼大厅的服务部里买了一支催化剂。

    一支催化剂就花掉了他三十枚金币,其费用需要他不吃、不喝一个月才攒得出来,但这显然是不可能做到的,他还有苏茜都得吃饭。他宁愿让自己的能力提升得慢一些,也不想让苏茜再受什么委屈了。

    回到房间之后,尼克将那一支催化剂注射进体内,现在他对那些注射器的卫生状况异常感到担忧,眞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就会因为注一支制剂而染上了什么怪病。关于制剂他只信任瓦斯达公司出产的。事实上,瓦斯达的产品在整个市场上都有着很好的口碑。所以,宁愿多花一点钱,他也不会去冒那个风险使用其它小公司的制剂。

    这个基地的生意虽然不怎么兴隆,但尼克却无端地相信,这样规模的基地总不会像那些小公司一样坑人,至少他们在进货管道上还算是安全的,他们可以直接从瓦斯达公司总部拿到自己想要的产品。这样,那些假冒的制剂就不会出现在HN12基地的柜台上了。

    注射完之后,尼克坐在床上调息运气,直到那些注射进肌肉里的药物慢慢被吸收了之后,他才重新穿上衣服回到一楼。

    那里有一个俱乐部,是专门供顾客使用的。如果不想喝酒,只想拿出耳朵来听听上世纪(这个世界已经没有人去创造这种无法保证生存的东西了)的音乐的话,是完全可以不花一毛钱的。

    尼克在一个角落里坐了下来,要了一杯碳酸饮料,悠扬的乐声中,有几个丰满的女人在那里跳着,身子扭得有些夸张。那些女人不全是客人,也有基地里的人,她们只要不在工作岗位上,是可以完全放松的。

    “小伙子,跳一曲吧?”

    一个身材火辣的女孩一边扭着,一边走了过来。

    尼克戴着一块口罩,又偏偏坐在角落里,反而引起了女孩的注意。

    女孩的眼睛有些勾人,她身子晃动的时候,那V形领口处就要将她的整个全暴露出来。不过,那富有弹性的紧身衣却始终束缚着那一对不太安分的玉兔,硬是没让它们跳出来。

    女孩的短裙有些夸张,如果尼克不小心把身子稍稍弯下去的话,似乎能够看到她的隐位。

    “谢谢。”

    尼克只让吸管从他的口罩底下伸进去,一直让那块纱布遮着他的嘴巴。

    女孩一直在他面前扭着。

    “戴口罩很酷吗?”

    女孩跟尼克说着话,却还能感受到音乐的节奏与强弱,每当音乐的时候,她就会特别忘情地扭上几下,几次差点儿把那一对甩出来。

    尼克笑着摇了摇头,现在他感觉心情好多了。

    这个女孩长得虽然不算是倾城倾国,但绝对让人喜欢。

    尼克嘴上戴着口罩不想惹人注意,于是没有起来。

    “如果你介意被别人看见的话,我们可以单独找一个地方玩玩儿。”

    女孩很大方地说。她的沟通能力很强,抗打击能力也不错。

    尼克放下了饮料跟着女孩站了起来。

    女孩刚才跳了一段,身上已经出了微汗,透过她的衣服可以看到她身上的火力。

    尼克看得出来,这个女孩身上也有些功夫。不过这很正常,在这个时代里,身上有点功夫的女孩到处都是。

    女孩带着尼克走进了一个单人的房间。

    “你是基地的人吗?”

    房间里只有一个小小的浴室,一般人是用不起这样的合成水,洗一次澡,少不了得花十个金币。

    看来,这个女孩不是一般人。

    当女孩从浴室里出来的时候,她的身上裹了一条浴巾,那浴巾恰到好处地包裹住了她那丰挺的和那浑圆的翘臀。

    那浴巾里面并没有穿东西,但尼克并没有上她的打算,尽管她的身材已经撩起了他的,让他的裤子撑起了一顶帐篷。

    因为那浴巾裹得恰到好处,女孩的显得更深了,那两个雪白的乳壁紧紧地挤在一起,很撩人。

    尼克的目光一直在她的身上打量着。

    女孩走到了尼克身边坐了下来,两人的身子直接贴在一起。从她的身上,尼克闻到了女孩身上那种特有的少女体香。

    “还戴着它干嘛?”

    说着,女孩伸手就要摘掉尼克脸上的口罩,尼克立即瞪了她一眼,女孩笑着又把手抽了回来。

    “如果你不能接受的话,那我只好走了!”

    尼克站起来就要走。

    “干嘛呀!”

    女孩一把拉住了尼克:“再坐会儿嘛!”

    尼克勉强地又坐了下来。

    女孩那柔软的身子让尼克再次蓬勃了起来。

    “你反应好强烈呀!”

    女孩的手开始在尼克身上抚摸。

    尼克并不反对她的手在他身体的任何一个敏感部位接触,至少到现在为止,他还没有在这个女孩的身上闻到什么变异的味道。

    在这些场合里,他不得不更小心一些,哪怕是被女人染上了梅毒之类的疾病也会很麻烦的,因为新时代的梅毒也已经与旧时代的梅毒有了很大的区别,一旦侵入人体,将很难救治。

    当那女孩的手指在尼克脖子底下抚摸的时候,尼克的手也在她的大腿内侧滑动了起来,这女孩的腿虽然还达不到那种无可挑剔的程度,却足以勾起尼克的来。

    那片洁白一直延伸进了少女的浴巾底下,他相信,再往里走一、两寸的距离,就会是那桃源之地了!

    现在女孩子是否是似乎已经不再引起男人的注意了,相反的,那些不是的女孩或者更容易让男人热血沸腾,原因在于他们无论在技巧上还是在生理反应上都能让其在他们身上的男人得到预期的满足。

    所以,现在已经不再流行那种修补的业务了。

    但当尼克把手指插进了少女的浴巾底下,披开她的两片慢慢地插人她的的时候,居然发现她还是一个!

    身材如此火爆、性格如此放荡的一个女孩,竟然会是?

    不知为什么,尼克的神经突然敏感了起来,已经插进女孩里的那截手指不自觉地又抽了回来。

    “哦——你插得我好舒服呀——干嘛又拿出来了!”

    女孩似乎刚一接触尼克的手指就有了敏感的反应。

    尼克心说:这反应也太强烈了吧!他的手借着抚摸的机会,在少女浴巾底下摸了一遍。

    她的身上什么都没有,那条浴巾底下,有的只是她那丰满而且性感的胴体!

    “亲亲我好吗?”

    少女主动坐到尼克的腿上,一只手臂搂住了尼克的脖子,将她那娇挺的贴到了尼克的脸上……

    她那雪白的半壁就露在浴巾的外面,那种诱惑,不可抗拒!更撩人的是,她的身上散发着迷人的少女体香,让人不忍浪费。

    “我身上可没有多少钱!如果让你看了我的口袋,也许我会让你失望的!”

    尼克抬起了头来看着女孩说。

    “只要你让我快活,我会付给你钱的!”

    少女故意把浴巾底下微微翘立的送到了尼克的嘴边。

    尼克并没有顺水推舟,而是让她的与自己的嘴唇保持着若即若离的距离,然后,他的手从她那浑圆的攀上去,轻轻地打开了她浴巾上的结。

    尼克的手一松,少女身上的浴巾便自然的从她的玉体上滑落下来!

    不出预料的雪白胴体呈现在尼克的眼前,不,应该说是他的怀里,因为此时的少女正坐在他的腿上,那嫣红的两颗正如两颗还未绽开的花蕾,在她那雪白如刚刚出笼的白馒头一般的上微微颤动……

    “你喜欢这样穿着衣服跟女孩做吗?”

    少女那充满了欲火的眼睛直勾勾地看着尼克问道,她的一只手也贴着尼克的脖子爬到了他的脸上。

    而尼克则一只大手在少女的那丰满的上揉捏了起来,另一只手则抚摸着她的大腿,尖尖向着她的靠近……

    少女那浑圆的在尼克的大手里不同的变换着形状,在她大腿上的抚摸也让她渐生醉意。

    “哦——”

    少女不由得呻吟了一声。

    正当尼克要噙住她的吮吸的时候,那少女却突然快速地掀掉了尼克脸上的那块口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