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玄幻奇幻 > 荒唐大帝 > 第七章 岁月如烟
    温莎女王来到沙姆拉的种子城堡,并不是单单来看望她的这位忘年之交,她对沙姆拉的种子买卖似乎有着更加浓厚的兴趣。banzhu001点扛

    “都有什么人来使用你的种子?”

    女王在沙姆拉的陪同之下,朝着种子库走去。

    “呵呵,当然都是些有身份的人了,一般的人是出不起种子的价钱的。啊!倒不是说我有意抬高种子的价格,而是这种买卖的成本实在是太高了,且不说种子的来源确定与采集有多么困难,单是保存种子这一项工程就让我花了血本。所以,每一样种子我只能有两份库存。”

    “哦。”

    “对了,昨天还有一个大公司的第二把交椅来购买我的种子呢!”

    沙姆拉自豪地说。他已经在不自觉间,把女王当成了他的客户了。

    看着沙姆拉那副侃侃而谈的得意样子,温莎女王不由得笑了,她已经看出来,这个老头子的生意瘾又上来了。当年她向他借那笔款子的时候,就已经见识过了他的精明与算计,但豁达的女王是不会跟他计较这些的,倒是他那份精明的算计,正好证明了他对于她的信任与期望。

    “要是我想使用你这里的种子,行吗?”

    女王的问话让沙姆拉立即兴奋起来,如果能让女王都用上自己的商品,这无疑是一个免费的好广告,就算消息封锁得再紧,也会传出去的,到了那时,就不愁自己的生意不兴旺了。只是,他还弄不明白,女王陛下到底喜欢哪一种形式的授精。

    “这些种子都是由我的技术人员精挑细选出来的,绝对不会有基因上的缺陷,可以省却陛下许多麻烦与担忧,是目前生育工程中的高科技事业,如果陛下能够亲为表率的话,那是再好不过了。”

    沙姆拉一边说着,一边小心翼翼的观察着她的脸色。虽然隔着一道面纱,但一向善于察言观色的沙姆拉却很容易从对方的细微表情中得出结论。

    “是呀,如果让我在那些自以为优秀的所谓人才当中选一个配偶,我还真有些担忧,毕竟现在的辐射与其他不良因素太多,而要验证他们的基因又是一个麻烦的过程。最让我头疼的是,万一哪一个被否定的话,又会引出一连串的风波与怨恨,我再也不想自找麻烦了。”

    “不知道陛下希望采取哪一种方式?”

    沙姆拉更加小心地看着女王的脸问道。

    “我想听听你的意见。”

    女王没有让沙姆拉正视她的脸,而是一直朝前走去。

    “昨天那个女孩,是把我的种子的主人带回去的……”

    “哦?”

    女王不由得转过了脸来,她想从沙拉姆的脸上看到他对于这件事的真实态度,如果沙姆拉表现出半点嘲讽的表情,都不会逃过她的眼睛。

    “那个姑娘眼睛好犀利,一下子就挖走了我最最值钱的一颗种子,呵呵,不过,我也向她讨了个好价钱。”

    沙姆拉总忍不住要表现出他的得意。

    “哦,这么说,人家以后不就可以撇开你这个中间人,直接跟种子的主人打交道了吗?”

    女王觉得这个聪明的商人也有疏漏的地方。

    “嘿嘿,陛下多虑了,对于一个人来说,那东西可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我不反对我的客户跟我的种子主人继续来往,不过,我会一次向她索要较高的讯息费,而十次普通的交易也顶不上一次真人种子的价格。再说,并不是所有的人都能得到种子主人的消息的,您说是吗?陛下。”

    “沙姆拉,你可是越老越精明了!我佩服你。对了,你说的那个种子主人是什么人物,我可以见见吗?”

    女王若无其事地问道。她心里却很想知道,一个大公司的第二把交椅领到家里的男人会是什么模样。

    “这边请!”

    沙姆拉快步走在女王的前面,领着女王来到了尼克的标签前:“就是这个小伙子。”

    沙姆拉像是展示自己的宝贝一样指着尼克的照片说。

    女王看到那张照片的时候,眼睛不由得一亮。首先是他脸上的那块薄薄的面纱吸引了她,再来就是他那勾人魂魄的眼神,还有从那层面纱底下延伸出来的一抹笑容。

    “他叫什么名字?”

    那似曾相识的眼神让女王不由得心里一动,忽略了标签上的名字。

    “尼克。”

    “尼克?”

    女王喃喃地说,同时瞥了一眼标签上的年龄,好像回忆起了什么事情,但很快又苦笑着摇了摇头,似乎是对自己猜测的否定。

    “客户付了你多少钱?”

    “五万!”

    沙姆拉得意的伸出了一个巴掌。

    “呵呵,如果这片大陆上的人有一半是大公司的女掌门,而你的公司里再多几个尼克的话,你可就发了!”

    女王让一阵爽朗的笑声冲淡了自己的思绪。她宁愿相信,叫尼克的男孩,仅在这个城堡里就能找出十几个。

    “陛下真会开玩笑,要有十分之一的女掌门,我的日子就好过多了。”

    沙姆拉一脸谄笑地说。

    “我算不算一个掌门?给你增加一点收入,不会介意吧?”

    女王也笑了起来。

    在这个老朋友面前,女王完全用不着刻意摆出威严。而且,不需要什么威严,沙姆拉就已经拜倒在她的脚下了。

    “陛下看上了哪一个,只管说一声,我保证免费给您送去!”

    沙姆拉凑上来小声地说。

    “那我想今天就把他带走,行吗?”

    女王停下来,定定地看着沙姆拉问道。

    其实对于沙姆拉来说,那已经是不可抗拒的命令,他却很为难地看了女王一眼。

    “怎么,有什么问题吗?”

    “您来的时候,他刚刚被人接走了!就是那个莱诺公司的第二把交椅……”

    “离这里很远吗?”

    “往返需要至少四个小时。”

    “我想天黑以前带走他,这不难为你吧?”

    女王的脸上又变得有些冰冷。

    “沙姆拉一定办到!我现在就派人去叫他回来!”……

    凯琳的房间里,尼克已经爬到了床上,凯琳那充满活力的胴体正展现在他的身下,也展现在丽达的眼前。

    尼克的大手从她的脸上慢慢的滑下,抚过了她的,来到了她那秀美的长腿上。

    “哦——”

    凯琳当着丽达的面放肆的呻吟着,她甚至不怕被丽达看到她的,故意将两腿交错着蜷了起来,让尼克的大手在她那光滑的大腿内侧抚摸。

    凯琳很守信用的闭着她的一双美目,任尼克欣赏着她那美丽的脸庞。

    不管是凯琳的脸蛋还是她的身材,都称得上美妙绝伦,即使是穿着衣服,她也会让那些男人们变成疯狂的野兽。

    尼克似乎也忘记了门口还站着刚刚与他过的丽达,他俯下了头来,噙住了凯琳的一颗吮吸了起来,他吸着她的转动着,那雪白的不断的变换着形状,让人抓狂。

    “哦——”

    凯琳的呻吟从刚才的故意,渐渐变得不由自主起来。每当尼克用力吸她的的时候,她就会不自觉的挺起她的胸脯,让那本来就挺拔的更加高耸。

    尼克的嘴吐出了她的,滑进了她那幽深的里,在那里梭巡了一会儿,又朝着她的脖颈进发。

    “啊——尼克——吻我——”

    凯琳被灼热的欲火炙烧得浑身发烫,同时不由自主的舔起了自己的嘴唇。她多么渴望着尼克用他那灼热的唇去吻她的嘴,但尼克的吻却还是停留在她的脖子上,她那细长的脖颈很有魅力,让尼克不忍离开。

    当尼克快要吻到凯琳的嘴的时候,凯琳就迫不及待的张开了小嘴,伸出了她的香舌积极的回应,但尼克还是又退了回来,再次吻起了她的,他揉捏她、吮吸她,让她的整个身子都酥软了下来。

    “啊——嗳——尼克——”

    凯琳轻声的呼唤着,那美丽的胴体因为尼克的撩拨而不停的扭动着,全然忘记了门口还站着她的部下。

    “哦——”

    她的胸脯再次挺了起来,同时可以看到她那平滑的也鼓起了一道道雪肌的波浪……

    “哦——亲吻我——”

    凯琳的身子往上抽起,逼着尼克的嘴往下滑去,尼克的身子跪在她的一侧,将她两腿之间的暴露给站在门口的丽达。

    丽达不禁嫉妒地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那种先入为主的古怪心理让她一时间无法承受眼前的事实,但她却必须努力的克制着,否则会酿出大祸来。

    尼克并没有立即去亲吻凯琳的,而是在她那雪白的大腿内侧亲吻了起来,那与同样细腻的肌肤一样让他抓狂,为了发泄他的,有时候他会控制不住的轻轻咬她一下。

    凯琳尽情的发泄着被尼克撩拨起来的,终于,她感觉到了尼克那灼热的双唇渐渐的向着她的逼近了。她的身体不再剧烈的扭动,而是让身体最隐秘的部位定在了尼克的唇边。

    当尼克的双唇落下来,压在她的上的时候,她努力的保持着安静,但当尼克的唇舌在那里快速扫动时,她还是忍受不住了,整个娇躯都不由得一阵剧烈的抖动……

    “啊!”

    那是一声憋了足足有一分钟的呻吟!

    接下来,尼克那有力的唇舌便在她那条狭窄的里狠狠的刮了起来。

    “啊……喔……哦……”尼克的舌尖已经插进了那两片里,在那小小的唇口上快速的扫荡着,刹那间,好像全身的快感一下子集中到了她的,凯琳两只手狠狠的抓住了身下的床单。

    而尼克却没有停下来的意思,他把身子转到了凯琳的两腿之间,跪在那里,捧起了凯琳的托住,用力的去吮吸她的整个,一股热流一下子涌了出来……

    “喔——”凯琳身子不住的,那雪白的上已经渗出了细密的汗珠。尤其是尼克那大力的吮吸,更让她感觉到自己的几乎要被他吸翻,但快感却更加强烈了,强烈得她都要大声叫唤出来。

    “尼克……上来呀……”

    凯琳突然加快了节奏的起来,但又像是努力在控制着的样子。但当尼克爬上来欲压住她的胴体时,凯琳终于不顾一切的捧住了尼克的脸,向他索吻。

    尼克结结实实的吻住了凯琳的唇,那猛烈的吮吸,仿佛要把对方的舌头都吸进自己的肚子里去。强大的气压差,让两人的嘴竟然难以分开。

    两人拼命的转动着头,嘴唇却始终没有分开。凯琳放开了尼克的脸,伸到了他们的胴体之间,慌乱的抓住了那粗大的一根,朝着她的塞去。

    尼克很配合的抬起了,让那坚挺的对准了她的,一个下压,那粗大的子毫不含糊的扎进了那紧缩的之中……

    “啊——”凯琳猛的吐出了尼克的舌头,大叫了起来,那撕裂般的疼痛还是让她难以忍受。

    此时她早已忘记了与尼克的约定,但她已经顾不得睁开眼睛,那剧烈的疼痛,反而让她的眼睛闭得更紧了。

    本来心怀嫉妒的丽达现在不由得生出了对凯琳的同情,她好想跑上前去狠狠的抽尼克一个耳光,让他长一点记性,他刚才在车上已经那么粗鲁的插了她,而现在却又以同样粗鲁的方式来的姐妹!她站在那里,眼看着尼克那长硕的子用力的往里一插,让凯琳那紧张的口再一次急缩了起来。她能想像到凯琳的疼痛,这就像是插进了她的身体里一般。

    “尼克!你这个混蛋!轻一点!”

    站在身后的丽达竟然大吼了起来。

    那一声大叫,让凯琳立即清醒了起来,她忍住了那撕裂般的疼痛,不再大叫。

    尼克果然慢慢地了起来,渐渐的,他伏到了凯琳的胴体上,慢慢的蠕动着。

    疼痛一点点的消失,而那快感却愈加剧烈起来,他的身子摩擦着她那敏感的肌肤,让她越来越兴奋。

    “喔——快——”

    凯琳的胴体在尼克的身下拼命的挣扎着,汗水浸了两人接触的部分。

    尼克终于开始了长抽急插,凯琳的剧烈的痉挛着。

    “啊……哦……”

    凯琳的小嘴张开着,拼命的喘息起来,快感猛烈的向着她的汇聚,一股热流喷薄而出……

    但尼克还是没有停下来,他那粗大的有力的撞击着凯琳那已经淀开的花蕾,终于,一股热精狂奔而出,了她的深处……

    凯琳睁开眼睛的时候,尼克早已戴上了面纱,遮住了半张脸。反倒她则已经浑身瘫软在那里,鲜红的膜血染红了她身下的床单……

    “丽达,你怎么还没走?”

    当凯琳直起身子的时候,才发现丽达一直站在那里。

    “将军没让我走。”

    丽达说话的时候,还朝尼克狠狠地瞪了一眼,她觉得他刚才对凯琳太狠了,全然忘记了凯琳对她的惩罚。

    凯琳总算体会到,直接让男人把种子种到自己的身体里并不那么好玩,她艰难的撑起身子坐了起来。

    “丽达,扶我起来……”

    ************

    女王在向沙姆拉要人的时候,尼克刚刚到达莱诺公司总部。

    现在,沙姆拉的人已经到达了莱诺公司的大门外。

    凯琳刚从浴室里出来,就接到了外面打进来的电话,是丽达接起来的,一听是沙姆拉的人来了,她把电话递到了疲惫不堪的凯琳手里。

    “沙姆拉要你现在就回去?女王什么时候到的?”

    凯琳惊疑地看着尼克问道。

    “丽达刚去的时候。”

    “是女王要用你?”

    凯琳无端的生出了一股醋意,在这之前,她只不过是以这种特别的方式植入了一粒种子,但当听说女王要尼克的时候,她却感到五味杂陈,也是在这一刻她才猛然意识到了尼克的珍贵。

    “也许是别的原因。我是种子城堡的卫士,经常护送种子的。”

    尼克似乎看出了凯琳的心思。

    虽然心里压着一股怒火,但对方毕竟是女王,这并不是莱诺公司所能抗衡的力量。“丽达,到财务部取两千金币给他。”

    凯琳极力压下自己心里的愤怒。

    尼克在进行了简单的清理之后就下了楼。

    当他收下那沉甸甸的两千金币时,忽然觉得欠了凯琳什么似的,在他上了种子城堡的越野车后,情不自禁又回过了头,朝着凯琳的房间看了最后一眼。

    凯琳正站在那里深情地望着他。

    尼克狠狠的转过了头。

    “走!”

    车子飞快的驶上了回种子城堡的大道。

    两个小时不到,尼克回到了种子城堡,但女王的队伍已经出发,他连女王的面都没有见到,就被命令乘坐着种子公司接他的那辆越野车,跟在女王车队后面。

    明明是女王召见他,现在却连女王的脸都看不到!尼克的心里有些郁闷。但一看到女王那庞大的队伍,他顿时感觉到了自己的渺小。

    记得有个大人物曾经说过,在这个世上最艰难的事情,就是有尊严地活着,他觉得自己现在正实践着这句名言。

    尼克一连干了两炮,对于年轻的他来说,似乎不算什么,但一想到有可能接下来要跟年富力强的女王干,尼克就有些压力了。他相信一个女王应该有着很多男宠,经常的磨练,一定会让这个久经风月的女人不同寻常。

    况且,从种子城堡到王宫还不知要走多远,尼克干脆眯起眼睛来睡觉。从女王的扈从之众来看,或许这条路上并不怎么安全,但有着这么多卫兵的保护,应该也不成问题,即使有什么人冒死袭击女王,也不会把那么贵重的子弹往他这辆破越野车上射的。

    虽然道路崎岖,车子不住的颠簸,但尼克还是沉沉的睡着了。

    他之所以突然醒来,是因为越野车突然来了一个急刹车,让他的前额差点碰到了前面的挡风玻璃上。

    “怎么回事?”

    尽管尼克不相信会有人打劫女王,但他的神经还是时刻绷着。

    “不知道,整个车队都停下了。”

    司机也感到莫名其妙地说。

    尼克把头从车窗里探出来,看到的却是一个颇有规模的基地。女王的车队就停在基地一侧的大道上。

    远远的,尼克看见了一个身材绰约的女孩迎风站在路边,身体笔直,表情严峻,像是等待女王的检阅一般。她的长发因为风的吹拂而向着一侧飘去,露出了她那俏丽脸庞的一侧,仅仅是那一侧就让他感觉到她的魅力。

    从她所站立的位置来看,她应该是这个基地里的最高长官。

    尼克很想跑下去一睹那个俏丽女孩的面容,他离得太远,无法看清。

    但他清楚,作为一个并不十分重要的客人,如果乱动,或许会被女王的护卫们警告,于是,他干脆坐在车上没有离开。

    女王下车之后,没要人搀扶,径自朝着那个站得笔直的女孩走了过去,脸上似乎增添了一丝笑容。

    女王没有继续往里走,而是顺着女孩的安排,直接坐在一个露天平台上,那里只有一把非常豪华的躺椅。

    女王坐下之后,女孩从一个跟班的手里接过一件红色的斗篷,披在女王的身上,其他的人也纷纷开始忙碌起来。这时候尼克才明白,女王的车队是在这里补充给养的。几根长长的管子甩了出来,接到了一辆辆的装甲车上,就连尼克所乘坐的越野车也不例外。

    尼克看了看表,路上整整走了两个小时,车子的里程上显示着这两个小时里走了二百一十二公里路!

    与莱诺公司的轻型装甲比起来,看来女王的装甲更费油。

    尼克从车窗向外望去,这是一个庞大的基地,周围没有居民,是一个纯粹的军事基地。而且,站在女王身边那个女孩的武装,也证明了这里随时都处于备战状态。

    女孩的身子一直背对着他,他只能看到她那亮丽的背影,但这个背影,却勾起了他对一个女孩的记忆。

    那个战乱的年代,才八、九岁的尼克就已经开始挑起了家庭的重担。他靠着一把短刀捕猎,而战利品几乎全部用在与一个叫做酒鬼的男人的交换武艺。那个叫酒鬼的男人收了不少学艺的孩子,可他从尼克这里得到的东西最多,所以教尼克的东西也就最多。那个男人的枪法极准,有一次,他把自己的酒壶抛到天上去,看都不看一眼,从腰里拔出枪来就把那个酒壶打碎了。如果没有那次表演,尼克或许不会舍得把那些千辛万苦弄来的猎物或是高级营养品全部送给那个男人。

    不过后来那个男人也正是因为收藏的宝贝太多了,才招来了杀身之祸。他是在酒醉之后被人打成了马蜂窝。

    酒鬼被杀的那天,尼克正带着他的妹妹艾米去找他,因为尼克每次学艺都会让妹妹跟着,回到家里兄妹两个再一起练。

    而那帮打劫酒鬼的家伙袭击了酒鬼的房间之后并没有立即离开,他们的目光在那一群跟着酒鬼学艺的孩子里搜寻起来,有一个家伙从怀里掏出了一块面包,说谁能用他手里那把手枪打中他手里的面包,那块面包就奖励给谁。

    饥饿的尼克很想为妹妹裸得那块已经有些发黑的面包。他走上前去,从那个男人的手里接过了那把转轮手枪。

    那个汉子将面包抛向了空中。

    尼克从容的举枪,扣动扳机,“砰”的一声,面包的中间立即被他的子弹穿了一个洞。

    抢劫者们的目光一下聚到了尼克的身上。在枪林弹雨的年头,有着这样的枪法无疑是难得的人才。

    “头儿,收下他吧,我看这小子行!”

    站在面前的那个大汉得意的瞅着小尼克,对身后的男人说。

    “哥,你真棒!”

    艾米稚嫩的声音立即引起了抢劫者们的注意,所有的目光都从尼克的身上移开,齐齐的射到了艾米那张清秀的脸上。

    虽然只有十岁,但她那细瘦的身材与她那清秀的脸蛋,还有她那双清澈得不掺一点杂质的眼神,都足以让眼前的男人们变成疯子。

    贪婪的目光如一群饿狼看到了久违的猎物,他们慢慢的朝着小女孩走来。

    “哈哈,真正的宝贝在这儿哪!”

    刚才准备发奖品的那个汉子推倒了挡在他面前的几个孩子,目光死死的盯住了艾米。

    他那贪婪的目光让小艾米有些恐惧。她一步一步的后退着,忽然,她踩到了一样东西。

    “混蛋!那是我的!”

    被称作“头儿”的家伙一把推开了正在往前逼近的汉子,冲了过来。

    “尤卡,你就别跟老大争了,他可是插一回少一回了。哈哈……”

    身后一个并不年轻的男人放肆地笑了起来。

    此时,尼克的那双眼如豹子一般,死死的盯住了那个弓身向艾米逼近的男人。

    他手上那把转轮手枪的扳机已经再次被他那纤细的食指扣住。

    只见那个男人猛地扑向了小艾米,情况之突然让尼克的手枪还来不及抬起,可却见那男人壮实的身子突然弓住,两手捣住了肚子,一根钢刺从男人的背上穿了出来。

    “杀人了!”

    尼克身边的男人立即大叫了起来,所有的抢劫者一齐拥了过来。

    那根已经洞穿了老大身体的钢刺“嚓”的一声又抽了回去,紧紧的握在小艾米的手上,殷红的鲜血一滴一滴的落在她的面前,她那惊恐而又愤怒的目光正对着面前五个大汉。

    包围一点点的缩小,但没有一个人开枪,他们不想在品尝这样的美味之前就让她死去。

    但刚才老大的死却深深的震撼了他们,他们不得不小心翼翼的向着这个危险的小女孩靠拢,完全把一边的尼克以及他手里那把转轮手枪忘在脑后。

    五个汉子几乎同时向艾米扑了过去,同时也听到了极其清脆的四声枪响。

    四个男人的身上各中一弹,剩下的那个男人亦停在了那里。

    尼克所看到的是,妹妹艾米两手握着那根钢刺,身子已经扭到了一侧,显然她使出了全身的力气。

    五个汉子的肚子全被那根锋利的钢刺划开,肠子都淌了出来。即使没有尼克那四枪,他们也难逃一死。

    一阵急促的马蹄声朝着这边奔来。

    尼克与艾米的目光都抬头移去,四男一女骑着高头大马来到了尼克面前。

    那女的约莫二十出头,披着一件红色斗篷,配戴着两把短枪,脸上蒙着面纱遮住了她半张脸,让人无法看到她的真容。

    两个武士飞身下马,从几个汉子的尸体上踏了过去,可并不见那几具尸体有被踩下去的迹象。他们急急地冲进了酒鬼的房间,但很快又冲了出来。

    “殿下,他已经被杀死了。”

    “他们是被你杀死的?”

    被称为殿下的女人没有理会武士的报告,而是指着地上那一堆尸体,将目光盯在艾米的脸上,她看到了艾米手上那一根还滴着鲜血的钢刺,同时看到了尼克手上的那把转轮手枪。

    此时五个汉子已经或卧或仰地倒在地上,肚子都是横着被切开的,肠子也溢了出来。

    小艾米跟尼克都没有说话,他们已经被眼前这个女人那一种莫名的气场所震住了。

    “显然你不能保证每次都能保护得了她,还是让我把她带走吧!相信我,我会让她过更好的生活。”

    女人似乎明白了眼前所发生的一切,她的语气不容置疑,简直就是命令。面对她那强大的气场,尼克感到使不出半点力气,他只能无力地站在原地,嘴唇发抖,却说不出一句话来。

    “如果你想跟我一起走,也可以。”

    尼克只是用愤怒的目光看着那个女人,女人却笑了笑,她那双露在外面的眼睛传达了她那美丽而善意的笑容,她的目光还在尼克下巴靠近左边嘴角的一颗不太规则的红痣上停了一会儿。

    “你叫什么?别让我将来记不得你是谁。”

    这句话让小尼克对于未来留下了一点希望。

    “尼克。”

    女人的马缓缓的走近了艾米,未见她弯腰,却见艾米的身子突然被她一把提了起来。

    “哥——”

    艾米的哭声很快就消失在女人那硕大的红色斗篷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