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玄幻奇幻 > 荒唐大帝 > 第五章 女王来访
    天还蒙蒙亮,尼克就起床了,发生了昨晚的事,让他无法面对自己的母亲。www。banzhu001。com

    “这么早?”

    苏茜还是被惊醒了。她揉了揉眼睛从床上爬起来,显然昨晚也没有睡好,很可能是到了快天亮的时候才睡着。尼克只朝母亲瞥了一眼,就看到了她脖子底下被他昨夜里那粗鲁的亲吻弄出来的吻痕。

    尼克的脸一阵通红:“今天我得早一点去。”

    一想起昨晚的事,尼克就不敢去看苏茜的眼睛。他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自己竟然了妈的身上,真是禽兽不如!

    而苏茜却像是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一样,慢慢的下了床,抱了抱尼克:“早去早回。”

    她每次在尼克出门的时候,都会这样抱一抱他并默默的给儿子一个祝福。

    在没人注意的昏暗中,尼克从破旧的楼里走了出来。

    在距离种子城堡正好五百米的时候,尼克举起了双手做了一个奇怪的手势,这是他作为城堡卫士的特别通行证。

    当他走进城堡之后,竟然看到了沙姆拉那张可恶的笑脸。这家伙很少早起的,今天似乎是个例外。

    “尼克,一会儿你到我办公室里来一趟,我有事要跟你说。”

    沙姆拉脸上的笑容格外灿烂。尼克知道,这家伙昨天一定从那个女将军手里得了不少的好处。

    尼克没有说话,他向来与他保持距离。

    他是沙姆拉的雇佣军,沙姆拉是他的老板,仅此而已。尼克每个月只从他手里拿到三十个金币,也是因为尼克要照顾苏茜,他才愿意以这么廉价的酬劳在他这里服役。毕竟如果换了别的地方,他还得为住处伤脑筋。

    尼克到了城堡卫士的值班室里签到之后,又在那里坐了一会儿。

    “怎么还不上岗?”

    在值班室里负责签到的夏琦奇怪地看着尼克问道。在他的记忆里,尼克从来都是签到之后就上岗的,从不在这里耽误一分钟。

    “今天我不用上班了。”

    “你小子这张脸我看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却天天用一块布遮着,好玩吗?”

    夏琦笑着说道。

    “哼。”

    尼克从鼻子里哼出了一声,勉强地笑了笑,他不想做出任何解释。

    “发大财了?”

    夏琦把身子探了过来,讨好地问道。

    “不,是升职了。”

    尼克惬意地笑了笑。

    “卫士长?”

    夏琦眼里都是羡慕。他已经在这个办公室里待了三年了,职位没有动,薪酬也没有长:“哥可羡慕死你了!”

    尼克没有肯定也没否定,只是有一丝得意的笑容从面纱底下溢了出来。

    “是不是董事长的女儿看上你了?”

    夏琦的语气里多少带着几分揶揄。在一般人的眼里,董事长沙姆拉的女儿应该嫁给一个很富有的男人,像是公司的部门经理什么的,而尼克这样一个雇佣兵,只有给她做下人的份。

    尼克现在已经是个卫士小队长了,昨天傍晚就是他下令向凯琳鸣枪示警的,而那三发装甲前面的子弹,却是他亲自打的。在这座城堡的卫士中,数尼克的枪法最准,所以沙姆拉才把他放在南面跟西面两个正面大门的岗位上,而且让他担任小队长。

    尼克等夏琦抽完最后一口烟之后,他才慢腾腾的上了城楼,查看了一下他所负责的岗哨。看到尼克上来,他的手下赶紧向他敬礼,而尼克却不再像往常那么标准的还礼,而是更像一个长官,很随意的举了举手。

    此时的尼克再放眼向西去看那条宽广的大路的时候,他的心情极其开阔,仿佛天地一下子宽广了许多。

    他预感到,凯琳一定还会来接他的。或许正是因为这个理由,沙姆拉才会单独找他谈话,因此他正盘算着如何跟这个老滑头谈条件。

    “今天要是有人来了,可不能乱开枪了!”

    尼克叮嘱了一句自己的属下之后,便下了岗楼朝着沙姆拉的办公室走去。

    看来沙姆拉也有些迫不及待,尼克进来的时候,沙姆拉已经坐在办公室里等他了,一看到尼克进来,沙姆拉就格外殷勤的起身笑脸相迎,“快快快,快坐。”

    沙姆拉同时吩咐着他的助手,赶快给尼克上水果、点心,以表自己的热情。

    尼克很大方的坐了下来,完全不像以前见到这位老板时的拘谨。

    “尼克,你近来表现得不错,呵呵,那个莱诺公司的第二把手都让你给震住了,小子,真行!知道吗?那可是个霸气十足的娘儿们,十三岁就有名头了,从来没有人敢惹她的!我想提拔你做个卫士长,我沙姆拉对你够好了吧?”

    沙姆拉说话的时候一直观察着尼克的表情,他期待着尼克的脸上立即浮现出感激。要知道,尼克是个没有父亲的孩子,能在他这里找一份工作已经不错了,现在又要提拔他做卫士长,这应该是多大的荣耀!

    不过这消息似乎早在尼克预料之中,所以他脸上的表情并没有多大的变化。

    这让沙姆拉很是失望。

    “怎么,不想做?可是会加薪水的哟!”

    沙姆拉的神情不由得一顿。他很不能理解,这小子为什么会对这样一个职位毫不动心?

    “那么现在的卫士长怎么办?”

    尼克把身子往后靠了靠,却没有正眼去看沙姆拉。

    “这是公司上层的事情,我自有安排,不用你心了。”

    “呵呵,我当然愿意做了。不知道董事长还有什么附加条件没有?不会这么简单吧?就因为我打了那三枪吗?”

    尼克算是第二次把目光投在沙姆拉那张油光发亮的脸上。这个家伙皮肤保养得很好,只是头顶上没有几根毛,让他有一种未老先衰的迹象。

    “嘿嘿,其实也没有什么条件,我看重的是你这人才嘛!当然啦,我们还要签一个契约。”

    说着,沙姆拉从抽屉里拿出一份早已拟好的契约推到尼克面前。

    尼克拿过了那张契约粗略地看了一遍,笑道:“您这条款也太苛刻了吧?我虽然做了卫士长,但我每天都得有我自由的时间,还是像往常一样,每天晚上必须回家。”

    “别忘了,尼克,做了卫士长之后可是三倍的薪水哪!难道你与钱有仇?”

    “那倒不是,我需要钱,可我更需要自由!”

    尼克把那份契约又推到了沙姆拉面前。

    “尼克,你不就是一个人过日子吗?对了,你还有个妈,给她钱不就行了?当然,必要的时候,我还是会放你假的。如果需要打炮,呵呵,我这城堡里可不缺漂亮的小妞儿!只要她们愿意,你可以随时把她们按在地上们,呵呵,我还会在城堡里给你安排一个很舒适的住处,看上了哪个妞儿,就把她带到你的住处,岂不是更好?放心,只要你手里有了钱,哪个妞儿会不让你插?昨天那个娘儿们插得还不错吧?”

    沙姆拉一脸坏笑地看着尼克说道。

    尼克厌恶的把目光从他的脸上移开,身子慢慢地站了起来:“我是不会住在你的城堡里的。”

    说完,他就朝外走去。

    “尼克,别走,我们还是可以商量的嘛!”

    沙姆拉立即站了起来,把尼克拉住:“我可以答应你按照原来的作息时间上班!”

    说这话时,沙姆拉仿佛是从自己的身上割了一块肉似的不忍。

    “真的?”

    尼克转过头,不相信地看着沙姆拉问道。

    “我沙姆拉什么时候说话不算话?”

    沙姆拉拍着自己的胸脯说道。

    “那我可以做这个卫士长!”

    “那就赶快把契约签了吧?”

    沙姆拉有些迫不及待的又拿起了那张契约,放到了尼克面前。

    尼克重新审视起这份契约来。

    “尼克,可是要看清哟!如果擅自离开岗位,可是要重罚的哟?”

    沙姆拉一副关切的样子说。

    尼克特地看了那一条,如果擅自离岗一次,就要赔偿一万金币的罚款!如果单方面毁约,就要赔偿公司五十万金币的违约金。

    尼克不由得哂笑了一声,他相信自己断不会为了什么事情而擅自离岗的,更不会单方面毁约。他想,如果苏茜那边真的出了什么事,他总有办法补救的,大不了带着苏茜远走高飞。

    另外上面还注明契约的期限是十年,可尼克不但不担心还想说:我还怕你养我一辈子?

    看完契约之后,尼克飞快的在两张内容相同的契约上写下自己的名字,然后将其中一份收进怀里。

    现在尼克仿佛看到了从出纳那里支出的九十金币,这数目在整个城堡的卫士当中,可是最高的了。虽然凯琳将军答应给他两千金币,但那毕竟不是长久之计,而且那笔钱他还另有打算。他要给自己买一把上好的微型冲锋枪,那把转轮就给妈妈用。这是他的一个心愿,可到现在,他还没有赚够买一款好手枪的钱。

    尼克签了那契约之后,就去了他的岗楼,他希望在一个小时之内能够看到凯琳那辆装甲车出现在西边的大道上。

    他在岗楼上待了不到两分钟,却隐隐约约地听到了天边传来一阵雷声。

    如此明朗的天空,怎么会突然打起了雷?

    尼克疑惑的朝着天边看去。

    渐渐的,南门外的那条大道上出现了非常庞大的一支队伍,有三辆装甲开道,在第四辆装甲车的后面,还有一长队步兵卫队。这阵势是尼克从来没有看到过的。

    那隆隆的车声,似巨雷一般从天边传了过来,越来越大的轰鸣,让尼克整个人都感到震撼。

    这是什么人的队伍?如此壮观和威严?尼克立即架起望远镜看去。

    前面三辆装甲车上各站着一名长发飘逸的女兵,胸前都架着一挺人肉收割机,女兵那坚定的眼神绝对超乎寻常,是丽达都不能相比的。

    透过那层厚厚的防弹玻璃,尼克无法看清楚装甲车里坐着的是什么人,更无法判断后面第四辆装甲车里的人物的身份。但从这阵势可以猜测出这绝对不是个一般的公司头目。

    “立即向她们发射灯光信号!”

    尼克下令道。

    身边的一个卫士立即向对方发出了灯光信号,那强烈的灯光让一千米之外的装甲车上的人看得清清楚楚,在天空中组成了一个大大的“X”字。

    而对方也非常迅速的做出了回应。

    第一辆装甲车上两道直立的灯光射向了空中,然后朝着城堡的岗楼上一连闪烁了五次。

    “是女王的车队?”

    尼克惊异地叫了一声。

    “别人不会有这样的排场的!”

    身边那卫士说道。

    这时候沙姆拉早已听到了那隆隆的车声,与昨天那三辆车的阵势截然不同。

    他飞速的爬到了岗楼上来。

    “千万不要莽撞!”

    沙姆拉生怕尼克再像昨天那样,因为他听出了这支队伍的威严。

    “董事长,好像是女王的车队,怎么办?”

    尼克转过身来问道。

    “立即派人迎接!应该不会有人敢冒充温莎女王的。”

    沙姆拉一把夺过尼克手里的望远镜,向着来路看去。

    车队依然前行着。

    “赶快回复信号,让她们进来!我认得,第一辆车上那个女的就是温莎女王的卫队长布兰琪!”

    沙姆拉像是看到上帝一般,既兴奋又紧张。

    现在女王并没有至高无上的权力,她也无法让所有的武装力量听从她的指挥,但在这一片大陆上,她的力量仍是最大的,目前还无人敢单独与她抗衡,所以不论女王走到哪里,她还是最受尊崇的一个。而且,在商业营运上,女王手下的裁判所,也有着不容置疑的最终裁判权。谁也不愿意因为经济纠纷而与女王的力量发生冲突。

    城墙上很快就亮起了绿色信号,那一排体型庞大的装甲也隆隆的朝着城堡的大门开了过来。

    温莎女王的车队在距离城堡大门不到一百米的地方停了下来,而此时城堡迎接的车辆却刚刚发动。

    温莎女王的车队那隆隆的车声,早已惊动了整个城堡,沙姆拉从岗楼上冲了下去,要不是一个卫士搀扶着他,他早就从狭窄的楼梯上滚下去了,其他的官员看到沙姆拉慌慌张张的朝城堡大门外跑去,也紧跟着追了出来。

    宽敞的南门外,三辆重型装甲在两边排开,中间闪出了一条通道,几个士兵忙碌而又有序的将一条长长的地毯铺开。十二名武士分列两边,身上都是重型的武器,与这些武器相比,种子城堡卫士手里的那些M67简直成了小孩子的玩具。

    两名赤手的武士一直护在女王两侧,两个侍女搀扶着头戴王冠的女王,从车上慢慢的下来。

    女王的王冠前面覆着一道细密的垂帘,使人无法看清她那尊贵的容颜,但仍是能够感觉到那张脸所散发出来的不同寻常的威严。

    种子城堡的大小官员早已按序在地毯的两边站定,沙姆拉站在最前面弓身相迎。

    “尊敬的女王陛下,沙姆拉有失远迎,还请恕罪!”

    “沙姆拉,我的老朋友,近来可好吗?”

    女王柔和的声音并没有让沙姆拉放松下来,他的两腿都在打颤。

    “托陛下的福,沙姆拉还能给陛下做些事情!”

    沙姆拉一脸谄笑的抬起了头,看着轻纱后面那张动人的脸说。

    即使隔着那层轻纱,沙姆拉依然能够感觉到女王那双眼睛里的、足以让天下所有男人倾倒的光芒。

    “听说你的生意非常兴隆,特意过来看看。”

    温莎女王在两个侍女地搀扶下走上了地毯,其实女王二十六、七岁,完全不需要别人搀扶。更何况她还有着高深的功夫,即使像沙姆拉这种不懂斗气等诸方面的人,也可以明显的感觉到女王身上的那种逼人的气场。

    “承蒙陛下关爱,沙姆拉的生意还过得去。”

    听到女王的赞美,沙姆拉心里有些得意,只是在女王的威严之下,他也不敢轻易的表现出来。

    “沙姆拉,你也太谦虚了吧?是不是担心我又向你借钱?”

    女王的笑容有一半被轻纱遮住,但依然非常有力的感染着沙姆拉。只是这种感染绝不是女人对于男人的吸引,而是至高无上的力量对他的威慑。像沙姆拉这样的男人,是断然不敢对女王有什么非份之想的。

    “能为陛下做事,是我沙姆拉一辈子的荣幸!”

    女王之言并非客气,她真的曾经跟沙姆拉借过钱,那时候女王还是个公主,正是宫廷权力争夺之际,她必须动用一定的开支才能打败自己的对手。不过,这笔钱早就在半年前还清了,还加了不少的利息。

    那次借款,不但没让沙姆拉受到半点损失,而且还发了一笔财。

    不过,对于温莎女王来说,她对于沙姆拉的感激绝不仅仅在于那点钱,在那种时候,财力上的支持就是立场的支持,所以,温莎女王绝对忘不了沙姆拉的恩惠。

    不然,也不会在百忙之中抽空来看望这个年近半百的男人。

    温莎女王的队伍刚刚走进城堡大门之后,远处一辆敞篷越野车扬着漫天的烟尘,从西边的大路上朝着漫特利尔城堡飞奔而来。

    尼克站在岗楼上,远远的就感觉到那辆车子,从那飘忽不定的行车风格来看,他觉得那很像一个人。

    尼克的心里不由得一阵慌乱。

    他架起了望远镜,朝着西边路上的烟尘中看去,那车子在烟尘之中显得那么的渺小,但他却能从驾驶者那飘逸的金黄色长发中看出开车的是一个女人!

    如果是凯琳,她是绝对不会一个人开着车子走这么远的路的。

    一定是丽达!

    这个有些风的女孩,其实还是在尼克心里留下了一点影子,她那丰满的和修长的玉腿,都足以让有着正常的男人疯狂,那天晚上要不是自己急着赶回住处,或许他会找个机会把她上了。

    好像来者已经远远的看到了城堡南门那一长队的车辆,那辆疯狂的越野车渐渐的减下了速度。

    那张冷艳中带着娇媚的女人的脸在望远镜里渐渐清晰。尼克的镜头不自觉的往下移动了一点,照到了丽达那充满了野性的里。虽然穿着军服,但那领口开得很深,几乎让她半壁都露了出来。

    丽达没有遇到任何的警告,就把车子一直开到了城堡的大门外,然后,她熄了火,从车子上跳了下来。

    “通报一声,我要见你们的头儿!”

    丽达只是抬起头来朝城堡的高墙上瞥了一眼,就大声的吼了起来。

    “是找我吗?”

    尼克站在高高的城墙之上回应道。

    丽达重新抬起了头来,才注意到那张被面纱遮住的脸。

    “尼克?”

    看到是尼克之后,丽达很兴奋地叫了一声,同时那张刚刚还挂着冷艳的脸立即浮上了妩媚。

    “你来干什么?”

    尼克只是朝她笑了笑。在尼克的脸上,这种笑容也是很稀罕的,至少昨天晚上送尼克回来的路上,她就没看到他这种笑容。

    “快跟你们董事长打个招呼,我现在就带你去公司总部,凯琳将军还等着你呢!”

    丽达一边摘着手上那副雪白的手套说道。

    “今天恐怕不行了,我们头儿正在陪着女王陛下说话,我怎么敢打扰他?只能让你白跑一趟了!”

    尼克好像并没有开门让丽达进来的意思。

    “女王?温莎女王?”

    “这片土地上难道还有第二个女王吗?”

    “那是她的仪仗?”

    丽达指着南门那宏大的队伍问道。

    “还有谁能摆这么大的排场?”

    尼克的语气里似乎没有对于女王那种特别的恭敬。“你让别人替你一天不就行了?”

    丽达的样子很急,她从来没有无功而返的纪录,在凯琳的印象中,她历来都是一个干练的少校。

    “这里只有一个卫士长,别人可替不了我!”

    “好像昨天还不是吧?”

    丽达苦笑了一下,她明显感觉到尼克是在摆架子。

    “不好意思,今天早上刚刚升职的!”

    尼克两手撑在城墙上,俯首看着这位美貌的少校,从上面看下去,他可以直接从她的里看进去。让尼克想笑的是,丽达今天的军服竟是一套裙子,而且,露出来的纤细小腿更让她的身材多了几分诱惑男人的力量。

    “难道你不想要酬金了吗?那可是两千金币!”

    丽达只好用钱来诱惑他了。

    “好吧,那我试试。”

    说完,尼克拿起报话机接到了沙姆拉那儿。

    一个女助手立即把电话递到了沙姆拉的手上。沙姆拉很抱歉的朝女王笑了笑,女王把脸转向了一边,沙姆拉才把电话听筒贴到了耳朵上。

    “董事长,我得请个假。”

    “什么事?我在陪陛下说话!”

    沙姆拉低声吼道,他觉得尼克这个小子真是不知死活,竟然在这个时候打电话找他!

    “昨天你的一个合约我还没有履行完,客户要求今天继续。”

    “今天你不能离开!先让她等着!”

    沙姆拉刚刚想拿开听筒,却听到了尼克毫无余地的回话:“我必须去。不然,人家会罚我两千金币的。”

    “你就不怕我罚你一万金币?别忘了,你可是刚刚在契约上签了字的!”

    沙姆拉已经暴跳如雷了,要不是在温莎女王面前,他会破口大骂的。

    “我记得很清楚,契约从明天起生效,今天是签约的第一天!”

    说完,尼克把报话机放下,急步下了岗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