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玄幻奇幻 > 荒唐大帝 > 第四章 家有良母
    车头慢慢竖了起来,整个车身与地面垂直。banzhu~001~com

    “你们两个闪开!”

    尼克从牙缝里挤出了几个字。

    两个女孩立即松手,跑到了几米远的地方。

    只听尼克一声发力,那车子便像一只被潮水冲到沙滩上的大乌龟,一下子又被转了过来。

    “砰!”

    车身重重地砸在了很不平坦的地面上,又弹了几下,终于稳定了下来。

    黑暗中,两个女孩看到了尼克半弓的身子立在那里,好像正在粗喘着。

    “尼克,你真厉害!”

    丽达兴奋地冲了过来,在尼克的肩上很赞赏的拍了一下。

    要知道,这辆越野车的总重量是四千公斤!虽然她们两个也帮了忙,但她们都知道,两个女孩子的力气有多少能耐。

    “赶紧试试还能不能发动?”

    尼克对于丽达的赞扬并不在意,他在意的是能不能快一点儿回去。

    这辆越野车的品质是绝对的一流,在地上连翻了几圈竟然还能自如的打开车门,要不然刚才尼克就无法从里面钻出来了。丽达上了车,钥匙转后车子毫无动静。尼克见状便走到车头掀开了前盖,不知在什么地方动了一下,丽达再转一次,竟然一下就动了。

    “看看还能不能跑?”

    尼克闪到了一边,丽达打了排档踩了油门之后,车子一下子蹿了出去。

    尼克的心立即放了下来,看来今晚赶回住处没问题了。

    车子跑了一圈又折了回来。

    “上车吧,我们的车完好无损!”

    丽达兴奋地说。

    尼克迫不及待的上了车子,怕被扔在这漆黑原野上的护卫女兵也一个箭步跨了上来。看样子,刚才的伤已经没有什么大碍了,况且她原来体质就相当不错。

    尼克刚刚坐下,丽达却突然停了下来。

    “你替我开一会儿好吗?我的脚好像扭到了,无法很好的控制车子。我真怕再出什么状况。”

    尼克回家心切,也不管丽达是不是在耍什么鬼把戏,便要下车到她那边去。

    “你不用下车,把我抱过去,你到这边来就行。”

    丽达期待地看着尼克说。

    她那可怜的眼神让尼克不忍拒绝,而且丽达已经向他张开了双臂。

    尼克只好把她从驾驶座位上抱了起来,丽达那丰满柔软、富有弹性的身子压了过来,特别是那一对被衬衣包裹着的,鼓鼓的,让人躁动不安。她身上散发出来的那种少女体香更是蛊惑人心。

    尼克想放开丽达,赶快到驾驶位置去,但丽达却紧紧的搂住了他的脖子。

    “干嘛还戴着面纱?”

    说着,丽达就要去揭他的纱布。

    尼克的眼睛里忽然射出了一道锐利的光芒,刚刚兴奋起来的丽达只好收敛了自己的冲动。

    她松开了搂在尼克脖子上的手,让尼克换到了驾驶座上。

    车子在尼克的手上似乎更加驯服,虽然车速相当快,但比丽达开起来更平稳,总是能顺着那些沟沟坎坎的路面起伏着。

    “你还真学过开车?”

    对于这种废话,尼克懒得回答。

    “刚才你是怎么从车里逃出来的,怎么一点儿都没有伤着?”

    这是丽达一直纳闷的事。那车子一连翻了几个滚,而尼克一直在车里,居然伤不到他一点儿皮肉?

    他不会是铁打的吧?但就算是铁打的,也该吃瘪的。

    “车子刚要翻的时候,我就两手撑住了车顶,四肢撑住了,自然就不会受伤。”

    尼克回答的时候,语气里透着一种自豪。他这种翻车中求生的绝招,早在他当兵的那年就悟出来了。

    听着尼克的回答,丽达撇了撇嘴,在翻车的刹那能够立即反应过来,并且两手撑到顶棚上去,谈何容易!不过从力学的角度来说,那倒是挺有道理的,记得她的驾驶教练也曾经这样对她说过。可惜的是,那种情况下,她根本就反应不过来,刚才车子翻出去的时候,她甚至连这样想都没有想过。

    尼克开着车子,一直来到了距离种子城堡不到两千米的地方,不远处就是一个小镇。在夜幕下,那小镇黑漆漆的,像一个恐怖的怪物。

    车子熄了火,尼克跳了下来。

    “行了,你们回去吧,剩下的路我自己走!”

    “你住哪儿?”

    “就是告诉了你,你也不会跟我这样的穷小子睡到一张床上的!”

    尼克大声说着,人却已经走远了。

    “怪物!”

    丽达小声骂了一句,重新发动车子,将车子调转了方向,朝莱诺公司的总部驶去。

    越野车的马达声渐渐远去,那两道明亮的车灯也渐渐变成了两束微弱的亮光。

    尼克朝着那个黑漆漆的怪物走去。

    整个镇子只有几点灯光,像是偷窥者的眼睛。

    尼克向着一处灯光走了过去,渐渐的能听到那处房子里的吵闹声。

    这是一个夜店,总有人喜欢夜晚到这个地方来消费。

    当尼克一步闯进去的时候,整个店里一下子就静了下来。众人纷纷把目光投到了刚刚出现的尼克的身上。

    尼克是从来没有在这个时段里来过夜店的。所以,他的突然出现让这些常客有些不太适应。

    “拿五个汉堡。”

    尼克在一张桌子面前坐下,他看都不看一眼那些夜间喝酒的男人们。

    一个身材火辣、衣着暴露的女孩朝着尼克走了过来,她的两只几乎要从她那V形的领口里跳出来,那深深的雪白的似乎还带着哪个男人的吻痕。

    “尼克,照顾一下我的生意吧!你看他们几个,一个晚上也给不了我几个银币。”

    女孩一边说着,一边用丰满的身子朝尼克的身上蹭。

    尼克知道她说的应该是实话,这个时代的女孩子已经不是什么稀罕物,可以随意被男人糟蹋。即使有给钱,也不会给她很多的,甚至就是三个男人一起上了她,也给不了她十个银币。

    “我身上只有买饭的钱了!”

    尼克既没有推开她,也没有亲近她的意思。他的表情有些冰冷,这一点就让尼克与那些男人有着本质的不同。所以,经常在这几家夜店混迹的这个女孩也不敢再接近尼克。

    尽管夜晚的天气很冷,但女孩的短裙却只盖住了她的,如果稍稍往上提一点儿,或许就能露出她的隐私部位了。女孩的身上洒了很多劣质香水,这种浓烈的香水味不但无法激起尼克的,反而让他觉得有些刺鼻。

    “哈哈,尼克是不会照顾你的生意的,看见了没?人家一下子就买五个汉堡,肯定是拿着这些汉堡要去跟哪个女人睡觉了!对了!尼克,弄了个什么货色的小妞儿?居然能值五个汉堡?”

    一个醉汉朝着尼克嘻笑道。

    尼克只朝着那个醉汉瞥了一眼,对于这些人的戏谑他从来不放在心上,而那些醉鬼们也知道与尼克不是一类人,只是拿他寻开心。

    夜店服务员拿来了五个汉堡,他用一张包装纸托着,在走近尼克的时候,那个女孩突然伸手抓了一个,尼克很生气,却又无可奈何,因为那汉堡已经抓在了她的手里,总不能再夺回来。

    尼克却有些生气的瞪着那个服务员,因为那个汉堡是从他的手里被拿走的。

    “你就送她一个吧。”

    服务员陪笑道。平时尼克到这里来买东西,很少说话,也从来不跟别人拌嘴,所以服务员并不忌惮。

    “你这汉堡多少钱一个?”

    尼克一脸阴冷地看着服务员。

    “两个银币。”

    尼克从怀里掏出了八个银币。

    “说过了,你就送人家一个不行吗?刚才人家不是还跟你抛媚眼吗?干嘛这么抠?”

    服务员眼看着尼克少给了一个汉堡的银币,就嚷了起来。

    尼克不想再听他唠叨下去,站起来就要走。

    而那位醉汉却发话了:“呵呵,可能是咱们的小尼克最近手头有些拮据了。我倒有个好主意,尼克,反正你妈在家也是闲着,不如陪我出来玩几个通宵,我保证一晚上给她一个金币!怎么样?”

    已经快要走到了门口的尼克又慢慢的折了回来。在尼克的记忆里,长这么大,这是他听过的最难听的话。

    尼克拿着那四个汉堡,一步一步的朝着那个胖醉汉走了过去,其实他并不是真醉,看到尼克那杀人一般的眼神的时候,他还是不由自主的向后退了一步。

    “怎么,小子想跟我试试?”

    那胖醉汉正了正身子,两只眼睛带着蔑视的神情看着这个有些瘦弱的男孩。

    尼克慢慢把那四个汉堡放到柜台上。突然他身形一动,一记上钩拳重重地砸在那胖子的下巴上。

    那胖子似乎早就做好了尼克出手的准备,只是没有料到他出拳会这么迅速。

    他的身子重重的朝着一侧倒下。

    虽然他胖,却超乎寻常的灵活,就在他身子倒下去的同时,他迅速的抓起了一张凳子,在身子拧转的同时人也站了起来,重新回到了尼克的面前,那张凳子非常准确的举到了尼克的头顶。

    但凳子却就那样停在了半空中,只见尼克手上一把转轮手枪更加准确的顶在了胖子那已经被尼克打歪了的下巴上。

    尼克此时只要扣动扳机,那颗子弹就会洞穿胖子的脑袋。对于当过兵的胖子来说,他自然知道这么近的距离的子弹会有多大的威力。

    胖子慢慢的松开了手,脸上硬堆出了僵硬的笑容,头顶上的那张凳子“砰”的一声砸在了他的身后。

    此时他只是举着双手,一动都不敢动,那冰凉的枪管与尼克眼中的那两道杀气,汇聚成一股寒气从他的下巴传遍了他的全身,他控制不住的抖了起来,很快,他的裤裆里就湿了一片。

    尼克慢慢的收起了枪,拿起了柜台上的四个汉堡,走出了夜店。

    离开夜店不过百米,路上就是一片黑暗。走到一个拐角的时候,突然冒出一个人来,那人抡起一根棍子,朝尼克的头上砸了下来。尼克及时闪身,躲过了那棍子,一膀子顶过去,那人便跌出几米外,趴在那里一动也不动。

    尼克没有理会,从那人身边走了过去,想必那也是一个饿得走投无路的人,所以尼克留了他一条性命。

    尼克一连穿过了几条街,才到了一栋破旧的两层楼前。

    时下空房子到处都是,没有人会打这破房子的主意,甚至没有多少人知道这里还住着两个人,所以他才在这里住得安宁。

    从昏暗的楼道拾级而上,尼克故意在楼梯上弄出了声响。

    他在门上先敲了两下,又掏出钥匙来开门。

    进屋后他没有开灯,这一带没有供电,只能点烛。他还是省下了那一步程序,关了门之后,直接朝卧室里走去。

    屋子里弥漫着一种奇异的香味,这是尼克再熟悉不过的味道了。

    卧室里摆着一张大床,那床几乎让狭小的房间再也搁不下别的家具,床上躺着一个女人。

    她就是苏茜。

    苏茜慢慢从床上坐了起来。

    尼克从怀里掏出那四个汉堡,放在床沿上。

    “今天回来得这么晚?”

    黑暗中,苏茜的声音柔和又充满了关切。

    “今天出任务了。”

    “是的,应一个客户的要求,护送她们。”

    “今天怎么买这么多?”

    这是尼克第一次买这么多食物。

    “明天可能我一天都不回来。”

    尼克摘下了面纱放到他床头的一个小柜子上,他只有在苏茜的面前才会把面纱摘下来。

    尼克的声音很柔和,完全没有了白天的冰冷。他把汉堡放在苏茜的面前,看着她吃。

    “一起吃吧?”

    苏茜抬起头来看着尼克。

    “我吃过了。”

    尼克说,但此时他的肚子却咕咕地叫了起来。

    苏茜将一个汉堡掰开,将一半塞进了尼克的手里:“你不吃,妈也不吃了。”

    黑暗中看不出女人的年龄,单从她的秀发拢上去之后露出来的脸庞轮廓来看,应该是个美女。

    “明天有人雇你吗?”

    苏茜又撕下一块汉堡送到了尼克的嘴边,尼克只好张嘴吃了起来。

    “嗯。也不一定。”

    吃过饭、洗漱完之后,苏茜才脱了衣服换上了睡衣。这一连串的动作都是当着尼克的面完成的,十六年来,一直如此。

    苏茜的睡衣并不华丽,但洗得很干净,而且有一股淡淡的香味儿飘散出来。

    尼克能闻得出来,那上面还散发着母亲的体香。

    尼克将那把转轮手枪检查了一下,放在了枕边,才去换睡衣。

    苏茜则走了出去,很快的端来了一大盆热水,又在里面加了些凉水。

    “来,洗洗吧。”

    尼克本想说已经洗过了,但那样又必须把中间的原因解释一番,他干脆乖乖的脱掉了刚刚穿到身上的睡衣。

    如果在一个普通的家庭里,一个母亲给一个十八岁的儿子洗澡,或许有些异常,但在这个家里,却已经成了习惯。从尼克两岁那年起,苏茜就亲自给尼克用这种特殊药草熬水洗澡。

    这一洗就是十六年。

    尼克脱得赤条条的站到水盆面前,苏茜拿一条毛巾从那水里泡了泡,就在尼克的身上擦了起来。

    “这药水还真管用,我儿子越来越结实了!”

    苏茜一边擦着尼克的身子,一边在他那充满力量的肌肉上抚摸了起来。

    尼克的身体似乎比往常的变化更加强烈一些,那一根竟然瞬间昂起了头来。

    “臭小子,妈才给你擦了几下?这么没出息?”

    黑暗中,苏茜娇嗔的在儿子身上拍了一下,只是这一次她没有像尼克小时候那样,在他的小鸡鸡上弹一下。

    尼克没有说话,他越发有些坚持不住。几个小时之前,他与爱丽莎和凯琳肌肤相亲时那种感觉立即强烈的涌了上来,仿佛眼前的苏茜就是那两个女孩。

    “不用压抑着自己,儿子。妈不是跟你说过了吗?男孩子大了,有这样的反应很正常,你要是不这样,妈倒担心了!”

    但尼克总觉得今天一直这样充血的挺着,让他很难为情。

    “妈,还是我自己来吧。我……已经大了。”

    “臭小子,大了怎么了?再大也是我儿子!你小时候妈能洗,大了妈就洗不得了?”

    苏茜边说着,边更加用心的在儿子坚实的胴体上擦了起来。

    她甚至毫不避讳的把手伸到了儿子,似乎生怕有哪一处洗不到,她那柔滑的手竟然捏着尼克的搓洗了起来。

    当苏茜的手指触摸到尼克的的时候,他全身的肌肉都紧了起来。更要命的是,苏茜弯子来给他的清洗的时候,苏茜的脸或是她睡衣底下那一对丰满温热的,就会有意无意的蹭到尼克敏感的肌肤上。

    现在的尼克已经无法把自己妈妈的与那两个少女的区分开来了。他努力控制着自己,才不让那种拥抱她的冲动爆发出来。

    苏茜给尼克一洗就是半个小时,今天的这半个小时,让尼克有些痛苦。心底那种对于异性的渴望,与对自己对母亲不敬的蔑视,让他的内心非常痛苦。

    尼克费了好大的劲才从痛苦中挣扎出来,可他刚刚穿好睡衣的时候,苏茜却说:“今天晚上妈也洗一洗。妈喜欢这种药水的味道,我想这药水应该也能让妈妈的身体越来越强壮的。”

    当着尼克的面,苏茜在黑暗之中脱掉了身上的睡衣,这是她多年来的习惯,也许正是尼克习惯了苏茜那美丽的胴体,因此很难对相貌平常的女孩动什么心思。

    她将一些药水倒进盆里,用刚刚给儿子擦洗过的毛巾给自己搓洗了起来。

    “要是不急着睡,就帮妈搓一下背吧。”

    说着,苏茜把那条毛巾递到了尼克手上。

    尼克握着那条毛巾,在苏茜白晰的脊背上搓了起来,因为苏茜的身子太瘦弱,稍一用力,她的身子就会晃动,所以尼克不得不用另一只手按住她的左肩。

    为了搓洗的方便,尼克只能站在苏茜的侧面,这样,他的眼睛就不可避免的会看到她的,甚至她之下那一片黝黑的芳草。

    在尼克给苏茜搓洗的同时,苏茜自己也在胸前搓洗着,有时候,由于身体的晃动,两人的身体会碰到一起,这时,苏茜的左侧就会感觉到尼克那硬硬的一根。

    她心里有些慌乱,但从来不会表现出来。

    “轻点,儿子,你以为妈的皮肤跟你一样呀?”

    苏茜娇嗔着,尼克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力道太大了,于是,他干脆扔了毛巾,用手给她搓。

    他的大手感受着苏茜滑腻的肌肤时,身体里的雄性荷尔蒙就更加疯狂的分泌起来。

    “别那么小心翼翼的,你老搓一个地方,妈怎么受得了!”

    苏茜没有生气,只是娇嗔着。

    “嗯。”

    尼克这才把手从她那爽滑的背上滑了下去,连同她那雪白的翘臀洗了起来。

    “好了,剩下的妈自己洗,你快上床吧!”

    苏茜拿起毛巾,蹲下了身子,轻轻的撩着盆里的药水,在全身洗了起来。

    尼克默默的上了床。

    几分钟后,苏茜也很快就擦干了身子,穿上睡衣爬到了床上,与尼克并排躺下。

    这张床曾经睡过三个人,可自从女儿走了之后,就只有苏茜跟尼克了。

    尼克一直在黑暗中睁着眼睛,苏茜把身子侧过来,一只手搭在了尼克的身上,“怎么还不睡?”

    “妈,你想不想找个人嫁了?”

    尼克憋了好一会才说出了这句话,但是他觉得妈妈可能不愿意听到这句话,他也不想要那样的结果。一想到妈妈再嫁给别人,他的心里就会控制不住的难受。

    “怎么了儿子?为什么要跟妈说这个?”

    “妈一个人生活很辛苦的……”

    尼克想到了那个混蛋说过的话。晚上他可以保护妈妈,可白天他不在家的时候,他无法保证自己的妈妈不受欺负。

    “不是还有我的儿子吗?怎么成了妈一个人?”

    苏茜一只手伸过来抚摸着尼克的脸。尼克从来没有跟她说过这样的话,她觉得今天尼克好像遇到了什么事情,她睁大了眼睛默默地看着儿子。

    尼克突然侧过了身子,一把抱住了苏茜。

    苏茜也将尼克紧紧的搂在了怀里。

    这是自己养育了十六年的孩子,她已经视如己出。

    十六年了,尼克已经长大成人,无限的感慨,让苏茜的思绪又陷入了十六年前的那一天——一个汉子怀里抱着一个两岁的孩子,在经过一个死尸堆的时候,迅速的将怀里的婴儿塞进已经叠得很高的死尸中间,继续朝前方没命的跑着,他的双脚几乎完全脱离了鲜血流淌的地面,鲜血已经成溪,那个汉子的两脚似乎并没有沾染多少鲜红。

    但突然身后一阵震耳欲聋的枪声,那个汉子就倒在血泊之中。当他的身体倒下去的时候,好几处轰然炸开,整个身体只有几处还勉强连在一起。

    一片寂静之后,一个挺着大肚子的女人,准确地说,她还是个孩子,一个十六岁不到的孩子,艰难的从死尸堆里爬出来,向着那个婴儿的方向爬去。从那些刚刚断气不久的尸体中间,女人拉出来一个两岁的婴儿,奇怪的是,这个两岁不到的孩子竟然没有一点哭声,而是睁着好奇的眼睛看着她。

    女人并不认识那个死去的汉子,整个聚居地也没有人认识他。之后,女人抱着这个两岁不到的小男孩,离开了那个聚居地。

    几天之后,她分娩了,生了一个女孩,从此,两个孩子一起吃她的奶水……

    那个孩子就是现在的尼克,这个女人就是苏茜,她的丈夫也是在那次屠杀中丧生的。当医生的丈夫只给苏茜留下了一本药书,在她看来,那是最值钱的家当。

    她几乎是凭着从书上学来的一点医药知识为别人做点事情,来换一点吃的东西,以保证两个孩子不致挨饿……

    痛苦的往事,让苏茜不由得流下了泪水。

    “儿子,妈又想起你们两个趴在妈妈怀里吃奶的样子了,是不是想吃妈妈的奶?”

    尼克没有说话,他不好意思说想,也没法说不想。他知道,妈妈一定又陷入了往事的回忆。

    “还害羞呢,多大也是妈的儿子!来!”

    苏茜从容的解开了自己的睡衣,将两个雪白的袒露出来。

    虽然平时尼克没少看妈妈的身体,包括,但现在却不同。之前都是妈妈换衣洗澡的时候不经意暴露的,而现在,却是妈妈托着那丰满雪白的送到了自己的嘴边。

    尼克心里是何其的矛盾,他想触摸母亲的身体,又觉得这毕竟是自己的母亲,每当触摸到母亲的肌肤的时候,他总会控制不住自己的,这让他不断在心里责骂自己。

    苏茜已经闭上了眼睛,等着儿子把头埋进她的怀里。

    尼克犹豫了一下,还是把身子靠了上来,默默的把脸贴到了妈妈温暖的怀里。

    尼克的脸清晰的感觉到,妈妈的已经翘立了起来,挺挺的。

    他的大手勾住了苏茜的腰肢,张开嘴将苏茜的含进了嘴里。苏茜的手轻轻的抚在儿子头上,此时的她觉得儿子似乎还没有长大,依然像小时吃奶的样子。

    苏茜的腿已经明显感觉到,儿子的那一根渐渐的硬了起来。

    “儿子,今天是不是看到漂亮的姑娘了?”

    苏茜抚摸着尼克的头问道。

    她觉得儿子今天的表现,明显有些反常。

    尼克吐出了嘴里的,抬起头来幽幽地说道:“妈是世界上最漂亮的女人!”

    “男孩大了,总得有女人的,总不能跟妈过一辈子。如果看上了哪个女孩,就大胆的追她,妈支持你!”

    苏茜低下头来看着尼克的脸,儿子的英俊在母亲的眼里是格外突出,在她看来,儿子是世界上最英俊的男子汉了。如果有来世,她会选择尼克做自己的情人。

    尼克最终还是没有说出今天所做的事情,他觉得沾染了别的女孩,仿佛是对苏茜的不忠。他再次投进了苏茜的怀抱,吮吸起了她的……

    尼克在苏茜的怀里做了一个梦,他梦见自己扒掉了凯琳的衣服,将那根子插进了她的胴体,快乐的起来……

    但事实是,尼克在睡梦中爬到了苏茜的身上,而且他在梦中掏出了自己的家伙,顶到了母亲苏茜的腿叉里!苏茜知道儿子是在做梦,所以没有惊醒他,她怕儿子醒后会觉得难堪。

    仍在睡梦中的尼克压在苏茜的身上,一边亲吻着她的脖颈,一边在她的腿叉里了半天,直到终于之后,他才醒来,一滩全都射到了苏茜的睡裤上。

    为了不让尼克感到难堪,苏茜一直装睡。

    尼克知道自己在梦中闯下了大祸,悄悄的从苏茜的身上下来,又找了卫生纸,回到床上替苏茜擦起了脏物。但那个位置正好在苏茜的,他在给她擦拭的时候,总会不可避免的摩擦到苏茜那敏感的神经。

    这并不是尼克的第一次梦遗,但他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疯狂过,竟然是趴在苏茜的身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