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玄幻奇幻 > 荒唐大帝 > 第一章 昂贵的种子
    火热的太阳已经从地平线上慢慢消失,天上那些低矮的云层却被烧成了通红一片。版主零零壹点坑母

    在火红的晚霞映照下,最为显眼的,是城墙之上一个巨大昂扬、的男性模型,那模型之巨大,让人完全可以在几里之外就看清它身上那暴起的青筋,而且逼真到了难以形容的程度,女人看上一眼,就会被勾起对男人的。

    据说这是一个非常有名的雕塑高手花了整整半年的时间才做出来的。当这个杰作完成时,那位雕塑家就开始对自己的自惭形秽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最后竟然自杀了。

    而这件雕塑巨作的原型,据说就是这个城堡的一个年轻卫士。

    黄昏时刻漫特利尔城堡显得壁垒森严,不可侵犯,在那巨大的模型下,几挺高射机枪在夜幕即将拉下的城墙上不时调整着黑洞中的枪口,好像随时都会向某处发出骇人的怒吼。

    在天边那片火烧云层与渐渐模糊的大地之间,有几个黑点越来越大。

    隆隆的车声从遥远的天边传了过来,渐渐的,可以看清有三辆装甲车呈前中后的排列,朝着漫特利尔的方向开了过来。

    三辆装甲车上都架着一挺被称为“人肉收割机”的MG8重型机关枪,而且两边各有一名女战士手持一支M657冲锋枪。

    这种新式冲锋枪不仅可以近距离扫射,如果在五百米之内点射的话,更是可以跟普通狙击步枪媲美。

    三辆装甲车隆隆的前进着,车身后扬起了漫天的烟尘。

    行进在最前面的那辆装甲车上站着一个十八、九岁的女孩,她的上半身完全暴露在装甲车外面,金色卷曲的秀发此时全部被包在她那坚实的绿色军服下,而她那身与装甲车几乎一致的迷彩服却无法掩住她挺拔的丰韵,特别是她那双美丽的眼睛,闪耀着蔑视一切的光芒。

    不论是脸蛋还是身材,她都是不折不扣的美女。

    最具杀伤力的那挺人肉收割机就架在她的胸前。不用说,她是这三辆装甲车的总指挥。

    就在三辆装甲车距离城堡接近一千米的时候,城墙的上方突然打出了两道探照灯的光束。那两道明亮得刺眼的光束扫过这三辆装甲车之后,在天空中交织成一个大大的“X”字,并且不停的晃动着。

    “丽达,他们这是什么意思?”

    坐在中间那辆装甲车里一个年龄更小,而且更加漂亮的女孩疑惑地问道。

    她的美貌已经不只是漂亮,脸上还透着一种与年龄极不相称的霸气与阴冷。

    “可能是要我们停下来,将军!”

    叫丽达的女指挥官猜测着说。

    “不管它,继续前进!”

    年轻的女将军果断的下达了命令。

    装甲车继续隆隆的前进着。

    “嘎嘎嘎……”

    城墙上的高射机枪突然朝着天空吐出了一团明亮的火舌。

    “他们到底要干什么?这些家伙也太不把我们放在眼里了!”

    女将军怒不可遏地站了起来。她那深栗色的长发立即被强劲的气流吹了起来,向后飘去,如同一片瑰丽的旗云。

    丽达没有回头,却依然能够清晰的感受到女将军脸上的怒气。

    “他们好像是在警告我们,将军。”

    丽达指挥官透过定频通讯,对女将军说。

    “给他点颜色瞧瞧!”

    女将军显然被城墙上那一阵很不礼貌的鸣射激怒了。作为莱诺公司的第二把交椅,她真的受不了这股窝囊气。

    “幢……幢……”

    六道长长的火舌从丽达面前那架人肉收割机的六根枪管里同时出来,子弹呼啸着从城墙上方掠过,在昏暗的天空里留下了火红的轨迹。

    女将军得意地笑了。

    “哼!敢不把我莱诺公司放在眼里!”

    装甲车继续以原来的速度隆隆的前进。

    “砰!砰!砰!”

    重型机枪弹一连串地打在第一辆装甲车面前不到两米远的地方,三颗子弹均匀的排开,钢制的弹头已经裂开,深深的嵌入水泥之中!

    第一辆装甲车戛然而止,一个紧急刹车,让站在车上的那名女指挥官的身子不由得微微前倾,后面的两辆也几乎在不到一秒的时间里快速制动。

    女将军的脸上顿时沉了下来。

    “该死的沙姆拉!他就是这样对待顾客的吗?”

    女将军的语气里显然没有了刚才的那种霸道,她那美丽又充满疑惑的眼神好似在替对方的不礼貌寻找着什么借口。

    漫特利尔城堡的大门立即打开,两辆敞篷越野车箭一般地出来,四道强光很不礼貌的射着最前面的那辆装甲车,亮得让丽达的眼睛都睁不开。

    两辆越野车车上分别坐着两名士兵,手持同样的M67新式冲锋枪。

    “他们来人了!”

    漂亮的女指挥官丽达报告。

    “我倒要听听他们怎么解释!”

    女将军整理了一下漂亮的将军服,端坐在车里。

    透过那层厚厚的防弹玻璃,她可以清楚的看到对面那两辆越野车正风驰电掣般的朝这飞来,将落在水泥马路上的尘土高高的扬起。

    眨眼之间,两辆越野车来到了跟前,在靠近第一辆装甲车的时候,突然斜冲出去,一个漂亮的逆转,两辆越野车与第一辆装甲车并排着停了下来。

    一个士官模样的人从车上跳了下来,他的目光在丽达的脸上扫了一眼,表情冷漠地说道:“请出示你们的证件!”

    “我们是莱诺公司总部的,而且我们已经跟你们的董事长沙姆拉约好了……”

    丽达被这位士官的态度激怒了,还没有哪个男人见了她这张漂亮的脸蛋不露出灿烂的笑容来的。

    “我要看的是证件!”

    士官冷漠又重复了一遍。

    “难道我凯琳这张脸不足以成为进入城堡的通行证吗?”

    第二辆装甲车的上方打开了天窗,美丽的少女将军缓缓地站了出来,不过,她的目光没有在这位上士脸上做丝毫停留,甚至看都没看他一眼,她的声音很冷,冷得让周围的空气都足以结冰。

    “哦,凯琳将军?这个名字我倒是听说过,莱诺公司的第二把交椅,呵呵,只是,我怎么知道你不是冒充的呢?”

    士官查尔斯阴阳怪气地说。

    凯琳在丽达地搀扶下慢慢从装甲车上下来,走到了查尔斯跟前。她依然冰冷的眯着眼睛,不去看这个士官一眼,而是两手背在后面,“既然你这双眼睛辨认不出我凯琳是真是假,就请你们的董事长沙姆拉出来吧!”

    “呵呵,你以为我们董事长是随便什么人都可以见的吗?不要以为自己弄了几辆破装甲就威风了。告诉你,刚才你们要是再不停止前进的话,我们的头儿就会动用X一M47火箭弹把你们的装甲洞穿!知道吗?X-M47可以破坏掉gc厚的钢板,请问你们这破装甲的钢板能有多厚?”

    那位士官洋洋得意的瞅着第一辆装甲问道。

    “我能先把你的心脏洞穿!你信不信?”

    凯琳突然一把抓住了士官的衣襟,让那个士官的脸正对了她的眼睛,一股强大的压力立即让士官感觉到窒息。这不是凯琳使了什么功夫,而是她那双美丽的眼睛此时所放的杀气。

    他从来就没有见过这么恐怖的眼神!

    “我信!我信!”

    士官如鸡啄米似的点着头,满脸的恐惧。刚才还洋洋得意的脸上已经没有了半点血色,他相信,只要自己再激怒这个女人,他的小命就会葬送在她的手上。

    “看来,你们的董事长连起码的自信都不复存在了!要是早知道他是这副颓废的样子,我才不来跟他做什么狗屁交易!”

    凯琳慢慢地松开了抓住士官衣襟的手,现在毕竟有求于人,她不得不放下架子,上了左边那辆越野车。

    此时她的身材完全展现于人前,在这个美女稀缺的时代,凯琳的美貌让所有看到她的人眼睛一亮,只是她那冰冷的目光让人不敢与她对视。

    在距离漫特利尔城堡高大的城墙不到五百米的时候,凯琳朝着城墙上一个人影瞥了一眼,虽然光线黯淡,但她还是能够看清那人的脸似乎罩着一块面纱。

    奇怪的是,她竟然没有在这样的距离之内判断出那人到底属于哪一个能力域。

    她想,刚才那三颗子弹应该就是在他的命令之下发射的!

    两辆越野车刚刚驶进城堡,后面的大门就立即关了起来。那扇大门可不是普通金属制成的,而是采用合金材料精制而成,即使用大口径的火炮连续轰炸七十二小时,也不会让它有半点损伤。

    秃顶的沙姆拉笑容可掬地迎了上来:“凯琳小姐,请!”

    商人的笑总是不那么真诚,却并不让人感到恶心。

    凯琳不无埋怨的瞥了这个五十岁左右的男人一眼,说道:“你也太小心了吧?我带的那些火器不过是为了自卫,看把你的人给吓的!竟然朝我们开火,要不是我盯着,我的手下可不那么善于控制情绪的。”“呵呵,凯琳小姐请息怒,我这也是不得已呀!兵荒马乱的,我也是为了大家的安全着想,要是有人进来把我的城堡毁了,以后就是有人想来寻找种子,我也办不到了,你说是吗?凯琳小姐。”

    沙姆拉这番话无疑是为了让凯琳消消火气,毕竟刚才那一阵枪弹一定让这位向来不想对任何人示弱的女孩感到不悦。

    沙姆拉最大的本事不仅在于能够成功的向全世界的女人推销他的“种子”。还在于他的话术,能迅速安抚被得罪的顾客,把他的卫士们在顾客身上惹出来的怒火迅速浇灭。

    当然,他最大的依恃,还是他手下那些精锐的卫士。

    走进跟两个足球场的大小的种子标签库中,凯琳立即有了一种进入墓地的感觉。

    由于沙姆拉太抠,他把整个标签库利用到了极致,但每一个标签却相当精致,只是这些标签之间没有太大的间隔,而是紧密排列着。

    “我想看看你这里最好的货色,我不会吝啬的!”

    凯琳没有转身,对一直跟在她身边的沙姆拉说道。

    “那就请到一类区吧。”

    沙姆拉伸手做了一个先请的手势,一个女讲解员殷勤的走在前面,而且不时向凯琳这位表情冷峻的女将军解说着一切。

    三个人便一起来到一片相对豪华的电子墙前。在电子墙的上方摆着一块醒目的牌子,牌子上写着“一类种子”。凯琳的目光渐渐的变得温和起来,她微微侧了一子,让视线从那一张张并不太显眼的照片上掠过。

    每张照片的下面都标注着照片主人的出生日期、出身、身高、体重、职位以及他的能力级阶。

    凯琳的视力应该算是不错的,但此时,她还是觉得沙姆拉未免太小气,如果把照片做得再大一些,她就用不着那么集中视力去看那些照片了。

    她想看那是否是一张英俊得让她心动的脸,又不想失了自己的风度,而这些照片的尺寸显然不太符合她的理想。

    “沙姆拉,这些年你应该赚了不少钱吧?干嘛把照片做得这么小气?这可与你一个大董事长的身份很不相称呀!”

    凯琳忍不住表示了心中的不快。

    “如果凯琳小姐要看大照片的话可以打开电子萤幕的。嘿嘿。”

    沙姆拉亲自走到凯琳面前,在一个标签下的一个红色按钮上轻轻的按了一下,标签下方的十英寸的萤幕上立即显示出了一张清晰的男人的面部图像。再按一下,画面就转换成了一个生动的视频,不仅可以看到这个男人的全身形象,还可以看到他走路的样子,听到他说话的声音。

    凯琳满意地点了点头,对于这个创意表示赞赏,尽管在看照片的时候让她吃力了一些。

    女讲解员刚想解说,却看到凯琳的目光已经移到了别处,于是,女讲解员打开了另一个标签下的按钮。

    这是一张英俊男人的脸,虽然脸上布满了络腮胡,但一双眼睛炯炯有神。

    凯琳的脚步在这里停了下来,于是视频继续播放。

    从标签上标注的出生日期来看,这是一个二十七、八岁的青年。

    “这人现在在哪儿?”

    凯琳显然对这个年轻人有了兴趣。

    “他在两年前的特洛战争中已经牺牲了。”

    女讲解员的表情像在介绍一件商品。

    “哦——”

    凯琳惋惜地叹了一口气。

    “不过,这并不妨碍我们把他的种子顺利的植入您的体内……”

    女讲解员的话还没有说完,凯琳又朝前走去了。虽然她并没打算将来让自己的孩子去见父亲,但她也不想用一个短命鬼的种子来繁育后代。

    当她的目光在另一张照片上稍作停留的时候,讲解员又小心翼翼地问道:“希望看看这个吗?”

    凯琳点了点头。

    又是一张英俊的脸,刀削般的面部曲线,坚毅的目光。

    女讲解员继续播放他的视频,他那伟岸的身材更让女人心动。

    “像这位少尉一样的种子应该很多吧?”

    凯琳试探地问道。她想精挑细选,让最优秀的种子与她的结合成更加完美的新生命。

    “呵呵,这已经是很优秀的种子了。像这样的种子,在我的种子库里也不过数十位而已。”

    沙姆拉的脸上露出了得意的神情。他对于自己的任何一件商品都同样赞赏,哪件商品能够为他制造利润,他的笑容就会对着那件商品更灿烂一些。

    “他正在服役吗?”

    凯琳问道。

    沙姆拉当然弄不清这些种子的主人目前的情况,只好把询问的目光转向了讲解员,讲解员的专业就在于她能够看到哪个种子便能立即提供相关讯息。

    不得不承认,沙姆拉在跟踪调查方面是相当优秀的,只是这些讯息却不掌握在他手上。

    “一个月前他已经死在了一次暴乱之中……”

    讲解员不无遗憾地说。

    “沙姆拉,你这个种子库里到底还有没有活人呀?你是不是应该赶快更新一下这些陈旧的资料了?”

    凯琳简直有些愤怒了。一连看了几个,竟然都是已经死去者的种子!

    “呵呵,凯琳小姐,你干嘛非要活人呀?难道您对我们的授精技术还有不放心的地方吗?”

    对于凯琳的责问,沙姆拉并不生气。

    倒是凯琳忽然意识到自己有些失态,是呀,这里分明是一个种子库,种子主人的存在并不重要,频繁的战争已经折损太多男人,优秀的男人更是越来越少了。

    即使还有活着的,购买种子的女人也只是让种子公司把种子注入自己体内,从来没人提过想见种子主人的要求。

    凯琳走着走着,眼前突然一亮。

    尼克,十八岁,少尉,能力域不明,身高一百七十六公分,体重六十二公斤……

    “我想看看他的资料!”

    红色按钮按下之后,那张英俊的脸庞在萤幕上慢慢放大,一双碧蓝色的眼睛仿佛能洞悉一切。

    简单的视频里并没有太多的表演,他那并不魁梧的胴体上布满了块状的肌肉。

    只是,不论是照片还是视频里,他那张非常英俊、年轻的脸却没有完全暴露出来,而是被一块很薄的纱布遮住了嘴巴以下的部位,更出奇的是,那块纱布遮住的好像不是他的嘴巴,而是一抹勾动女人魂魄的微笑。他那卷曲的棕色头发,有几根清晰的垂在他的额头上。

    “他为什么老戴着面纱?难道,他担心自己不够英俊吗?”

    凯琳很不理解地问道。因为从照片上来看,那块面纱实在遮掩不了什么,甚至可以看清他面纱底下的皮肤。

    “这个……我也不知道。”

    沙姆拉尴尬地笑了笑说。

    “他人在哪儿?”

    凯琳毫不犹豫地问道。

    “这个嘛……您必须先交了种子费用之后我才能告诉您,凯琳小姐。”

    沙姆拉的小眼睛骨碌碌的转着,始终不离凯琳的那张脸。凯琳的脸无比冷艳,但对于沙姆拉来说,最重要的还是她手里的钱。

    凯琳不由得笑了笑,这是她进入种子库之后第一次露出笑容。

    “你要多少?”

    凯琳问道。

    “这可是很贵的哟!至少是一类种子的三倍价格,我才能透露他的讯息。您知道,我们从来不做真人种子生意的。看在您是莱诺第二把交椅的份上,我可以破这个例。”

    沙姆拉小心翼翼地说,好像生怕吓跑了这位贵客。

    凯琳不屑的哂笑了一声:“丽达,把钱给他。”

    沙姆拉没想到凯琳会这么痛快,脱口说道:“四万五千金币!”

    “给他五万。人在哪儿?”

    凯琳已经等不及了,恨不得现在就把人带走。她四处张望着,好像那个叫尼克的男孩就在这个种子库里。

    “不过,凯琳小姐,我只能提供他的讯息,至于他本人是不是答应跟您走,那可不关我的事!”

    “难道我还需要你去替我说服他吗?”

    凯琳高傲的瞥了沙姆拉一眼。

    “呵呵,那倒是,凭着凯琳小姐如此的美貌,一定会有人愿意免费为您服务的!”

    沙姆拉忙不迭的把丽达手里的五万金币接到手里之后,满脸堆笑的奉承起来。

    的确,凯琳无疑是一个少有的美女,尽管现在男人越来越少,但像凯琳这么漂亮的女孩子同样也不多见。

    “需要多久?”

    对于沙姆拉的恭维,凯琳并不感冒,她只急着要见这位英俊的少尉。

    “我这就替您通知,您可以到城堡门外等他。”

    沙姆拉第一次这么爽快。

    得到这个答复之后,凯琳一个漂亮的转身,带着她的助理丽达出了沙姆拉的种子库,朝大门走去。

    凯琳走后,女讲解员有些担心的问沙姆拉:“董事长,如果让他们直接见了面,以后我们就很难再赚到尼克的钱了!”

    “呵呵,五万金币呀,得多少次交易才能换来这么多钱?”

    沙姆拉看着凯琳优雅的背影,不无得意地说。

    “凯琳说得不错,如果我们把照片做得再大一点的话,或许更方便顾客在这里挑选她们需要的种子了!”

    讲解员很欣赏刚才凯琳的提议。

    “要是让她们一下子就从这么多照片里挑出她们需要的种子,我那些种子又卖给谁去?不要忘了我们这种商品的特殊性,每一个品种只有两份库存!”

    沙姆拉得意向讲解员伸出了一只手,讲解员很利落的从另一边的从抽屉里拿出了他的鼻烟。

    “呼——”

    沙姆拉津津有味地吸了一下。

    “现在就通知尼克吗?”

    讲解员问道。

    沙姆拉点了点头。

    讲解员立即拿起话筒:“三号哨位,你可以下班了,在城堡的大门口有人等你。现在。”

    才刚刚放下电话,一旁的沙姆拉又想起了什么:“赶紧把种子讯息整理一下,凡是主人还活着的种子,一律涨三倍价格!”

    凯琳与丽达从容的走上了她坐着进来的那辆敞篷越野车,静静的等候着。

    不到五分钟,一个嘴唇以下蒙了一块纱布的迷彩少年朝这边走了过来。

    他就是尼克。种子城堡的卫士,少尉军衔。

    他身材算不上魁梧,但走路的姿势却让凯琳非常有好感,既不像军人那样死板,又有着军人的刚毅,只是,那块纱布让凯琳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是你找我?”

    尼克走到敞篷越野车的跟前,打量了一下车上的两个美女,目光很快就定格在凯琳的脸上。

    这让凯琳非常的满意。更让她满意的是他说话的声音,正如她所想像的那般有磁性。

    “是的。我是来购买种子的。我想请你跟我走一趟,你愿意吗?”

    凯琳说这话的时候,她的目光情不自禁的在尼克那张白晰而且英俊的脸上停留了片刻,而只是这一片刻,却让尼克忽然想起一个人来。一个与他失散六年的女孩。

    如果那个女孩没出什么意外的话,年纪应该也跟眼前这女孩一样大了。六年了,六年来他没有她一点儿音讯,这对于他来说,那是一种怎样的折磨!

    尼克的目光一直在凯琳那张俊美的脸上游动着,在他那深蓝色眼睛的默默注视下,竟然让一向泼辣的凯琳有些害羞。

    “你愿意吗?”

    凯琳只好又问了一遍,她看出他的走神。

    尼克好像刚从梦中醒来。他使劲的摇了摇头,让自己的意识从六年前回到了现实中:“我……是公司要我去的吗?”

    尼克疑惑地看着车上这个多少有些傲慢,却又那么让他着迷的女孩问道。仍觉得与自己失散六年的女孩差不多就是这个样子。

    “不,现在已经变成了我们两个人的事情了,愿意去的话,就跟我走,当然,如果觉得我长得太可怕,你也可以说不。不过,我会付钱的,而且,应该比你从公司里的抽成还要多一些。”

    凯琳相信,那个精明的沙姆拉是绝对不会以五万金币的基数来给尼克抽成的。或许,他一分都不会给他,因为,他的种子还存在种子库里,那五万金币只能算是讯息费。

    “多少钱?”

    出乎凯琳的意料,尼克竟然直接提到了钱。这更让凯琳放心了,只要是钱能够解决的事,就不算什么麻烦事。

    “你想要多少?”

    凯琳的目光终于从远处落到了尼克的脸上,虽然有一半被纱布蒙住,但依然能让凯琳感觉到他脸上的少年英气。

    尼克犹豫了一下,说道:“一千金币。”

    丽达忍俊不禁,这个价位实在是太便宜了,她本以为他会说出一万来的。但或许,对她而言,没有什么东西是真正昂贵的。

    两个美女相视而笑。

    “成交!不过,我可以给你两千!上车吧。”

    凯琳跟丽达两人伺时向两边挪了一下,把中间的位置留给了尼克。

    合金大门徐徐打开,越野车立即加速,飞也似的撺了出去。

    眨眼的工夫,车子就驶到了装甲车前,而且与当初一样一个漂亮的急速逆转,不过三个人似乎都没有受到什么影响。只是尼克坐在中间没有扶到把手,因为离心力的作用而一下将身子贴到了丽达的身上。但他很快凭着两脚支撑自己,在车子停稳之前就重新坐好了。

    下了车子之后,越野车飞速的开了回去。

    “这三枚子弹是依照你的命令打过来的吧?”

    凯琳看了一眼装甲面前的那三个弹孔问道。

    “对不起,我是种子城的卫士,一切车辆在距离城堡大门一千米之外都必须停下。”

    尼克面无表情地说,说话的时候并没有看着凯琳的脸。

    “如果我们不停下呢?”

    凯琳好奇地盯着尼克的脸问道。

    “那就视为对城堡的武力冒犯了。”

    尼克憋得满脸通红。

    “你可挺会说话的,我还以为你会说杀无赦呢!”

    凯琳对尼克的回答很满意,她娇媚地看了尼克一眼,然后笑着走在尼克的前头,朝中间那辆装甲车走去。

    尼克不知道自己该上哪一辆,便傻傻地站在原地。

    “还愣在那里干嘛?”

    凯琳朝尼克招了招手,要他跟她坐一辆车,尼克这才大步跟了上去。

    装甲车里很挤,两个人坐下来就不得不将身子靠在一起。尼克有些拘谨的缩着身子,凯琳笑了笑,故意把自己的身子靠在尼克的肩头,一股沁人心脾的少女体香与发香让尼克顿时局促起来。

    虽然凯琳穿着笔挺的将军服,但她那挺拔的还是在衣服底下很不甘心的凸显著自己的魅力,尼克眼睛的余光不自觉的扫到了凯琳的胸前,那一对丘峦立即让他的雄心怦然而动。

    更让他局促不安的是,他很不希望自己剧烈的心跳暴露给这个冷使用傲的女人。

    然而,凯琳斜依在尼克的身上,似乎毫无戒备,表情是那么的宁静。

    机车隆隆的前进着,凹凸不平的土路会把两人的身子同时颠簸起来,每当这时,凯琳胸前那一对娇挺的宝物就会随着车身的颠簸,而在那套将军服下不安分的弹跳起来。而且,凯琳身上那股充满诱惑的少女体香也变得更加野蛮,她那披散着的深窠色秀发也贴在他的脖子上、在他敏感的肌肤上撩拨着他青春的。

    太阳已经藏到了大地的深处,天上连一点儿痕迹都找不到了。三辆装甲车在乌黑的夜幕下如野兽般的吼叫着,那宽厚的履带碾过土路之后,会让整个大地都剧烈的震颤。

    三辆装甲车,六道明亮的车灯直射天幕,仿佛将一块大幕撕成了几块碎片。

    凯琳没打开车里的灯光,气氛变得更加暧昧起来,整个车厢里都是这个女人的味道,尼克的阳根几乎要控制不住的昂扬起来。幸好他是坐着的,有着宽大军裤的掩盖,没让他出丑。

    更让尼克心跳不已的是,凯琳居然把脸蛋儿枕在他的肩头上睡着了,他清楚地听到了她那均匀的呼吸,而且她的身体也完全松弛了下来,富有弹性而且柔软的身体随着车身的颠簸而不停的晃动着。如果这个时候车速发生任何变化的话,凯琳的身体就会突然前倾或者后仰,若是那样,必然会让她这张美丽的脸或是她的头部受到伤害。

    此时的尼克心中突然萌生了要保护这个女孩的念头,让他的思绪又回到了六年前的时光……仿佛靠在自己身上的这个女孩就是自己的妹妹。

    尼克不由得侧过脸,当他的目光落在凯琳那张漂亮得有些不像话的脸上时,他的呼吸更加急促了起来。凯琳闭着眼睛,那长长的、向上弯起的睫毛更显得她楚楚动人,此时她那宁静的脸上已经没有了平时的霸气,而是一种少女的安详与恬静。

    她那白里透红、粉嘟嘟的脸部肌肉也完全放松下来,使人禁不住想去亲吻她那粉嫩的脸颊。

    尼克只好等待着车速突然变化的瞬间,随时准备着伸出手臂来保护凯琳。

    就在装甲车驶到了一段不太平坦的山路上时,一枚反装甲火箭从道路一侧朝着尼克乘坐的这辆装甲车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