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辣文合集 > 农村的妞 > 【农村的妞】(23)
    作者:小灵道字数:3086

    第二十三章

    薛琴去厨房做饭,走路的时候扒着两条腿,一步一蹭地走得很慢。banzhu#001点com我看着也觉得不好意思,连忙走过去准备帮忙,没想到被她推开:“去去去,大男人站在灶台旁边是什么样子。”把我给轰了出来,我只好要妞去帮忙,刚开始还好好的,过了一会儿,妞也看出薛琴走路和平时不一样,于是很关切地问:“姶姶,你是不是肚子疼?你去坐一下,我来做饭,好不?”一句话问的薛琴脸上又飞起红霞:“去去去,和你爹在外面看柜台去。”把妞也轰出来妞显得有点莫名其妙,也显得有点委屈,我连忙哄说:“妞,你姶是怕你累了,要你坐在外面休息呢。”

    吃过晚饭,妞蹦蹦跳跳洗碗收拾去了,我坐在薛琴身边,笑吟吟地看着她,她白了我一眼:“都怪你,走路都不好走,还笑?”

    我握着她的手说:“我去把妞的床整理一下,晚上你就在这里睡,免得走路,要不你和妞睡在我床上,我一个人睡一边。”薛琴要是理会成我晚上还会有什么动作,她肯定会要求去表姐家的,我得主动打消她的顾虑。

    薛琴听了这话,没有作声。我拍拍她的手背,站起来就准备上楼。

    “哎……等等,我去,哪有……哪有屋里有老婆的男人铺床叠被的。”老婆两个字轻得像蚊子哼哼,说完,又扒着腿上楼去了,我没有跟着她上去,只在楼梯口告诉她床单等东西放在哪个位置的。

    晚上洗漱完毕,我坐在下面等着她俩,然后我牵着薛琴的手,薛琴牵着妞,三个人一起上楼来。上完楼梯,我对妞说:“妞,你和你姶到我那边去睡吧,我睡这边小床。”说完,松开薛琴的手,准备往妞的房间走去。

    妞走到我前面,比我先进房,说:“不,我睡这边,爹你和姶姶在那边睡吧!”

    我有点纳闷,看了一眼薛琴,薛琴也看着我,我只好又问:“怎么了?妞,你不是很喜欢你姶姶吗?”

    “嗯,是我很喜欢姶姶,”妞回答,然后又看了一眼薛琴,露出一副很聪明又很懂事的样子,说:“爹,你和姶姶睡吧,你晚上要肏姶姶啊。”

    空气凝固了,时间也仿佛停止了。

    我最先缓过神来,不由得哈哈大笑,再看看薛琴,脸上红一阵白一阵,也不知是该笑还是该怒,冲着我挤出一“你看你,把这么小的妞教成什么样子了。”说完,也不顾身体不适,快步冲进我的房间去了。

    原以为自己聪明的回答会得到赞扬的妞看着薛琴跑掉,不由得有些泄气,脸上的笑容也没有了,有点黯然地问我:“爹,我是不是说错了?”

    我弯下腰,亲了妞一下,说:“没有没有,你没说错,真是聪明的妞,你姶姶是怕丑呢。”

    妞听我这么说才放下心来,又像忽然间想起什么一样问我:“那姶姶怕什么丑?她和爹开亲了不是就要肏吗?我爸肏我妈的时候,我妈怎么怎么不怕丑?”

    这,这问题实在不好答,我只好说:“妞乖啊,先去睡觉,等你长大一点我说给你听。”转而又生出一个念头,正言对妞说:“这样的话不许在外面说,听到没?”

    妞点点头进房去了,我还是忍不住笑了一会,才走进自己的房间。

    薛琴穿着衣服卷在床上,面朝里边。我脱掉自己的衣服,躺在她的身边,摇晃着她的肩膀,笑着说:“好了好了,别在意,妞是个小孩,说话没遮拦,你就不要怪她,再说……再说她也没说错啊,爹肏姶姶,正常不过的事。”我笑着挑逗了一下薛琴。

    薛琴听到这,猛地坐起来,两手提起枕头,劈头盖脑砸过来:“你还好意思说,你把人家……人家……”还是有些难以启齿,后面的话没有说出来。

    我笑嘻嘻地抓住枕头,装作求饶的样子:“好,我说错了,我说错了,是姶姶肏爹,是姶姶肏爹,好不?”

    薛琴听到这话,再也绷不住脸了,扑哧笑出声来,嘟了一句:“没正经。”又仰身躺下。

    我把枕头塞在她的头下,说:“你不会穿着外衣睡吧。”说着去解她的衣扣。薛琴没作声,只是配合我脱去她的衬衣和长裤。看到这种情景,我的性趣又来了,我试探着去拉她的小内裤。

    薛琴不干了,死死地抓住,也顾不上害羞,忙说到:“好哥哥,好哥哥,你饶了我吧,今天真的不行了,过两天,过两天再说,好不好?要不,要不你到那边屋里去,好不好?”

    我见状也不强求,躺在她的身边,说:“没事,我不动你,我……我是觉得你这小裤衩好看。”伸手又抱住她的颈,说:“你今天怎么说也算新娘子,我怎么能把新娘子丢在一边呢。”

    薛琴听到这话也觉得沾沾自喜,翻过身来,把手搭在我的腰上。

    我伸手在那小裤衩上摸着,感觉比妞的肉要多且弹性更好,到底是成熟一些,只可惜现在还没看到,哎,也用急,以后有的是机会慢慢把玩,慢慢比较。

    我一边摸,一边问:“还很疼吗?”

    薛琴低低地“嗯”了一声,忽然又愤愤不平地说:“你们男人就是占便宜,又不用疼,又不会大肚子。”

    我听到她的埋怨,也觉得先前自己粗暴了一些,于是找好听的话安慰她说:“我是太喜欢你了啊,所以有点情不自禁……”

    “去去,少给我灌迷汤,还情不自禁呢,我听不懂,像一只大野牛,只晓得自己快活,人家……人家是第一次呢,就使那么大的劲。”说到这,她把头往我胳肢窝理埋了埋。忽然,她翻身趴在我的胸前,兴致勃勃地说:“哎,你说说看,你是怎么把妞搞到手的?妞那么小,她也经得起你这么折腾?”

    我知道她早晚会问的,早就想好对策,于是说:“刚开始只是觉得她在家可怜,就对她很好,后来时间长了,我就有了点想法,你也看到了,妞又很听我的话,我一说她就答应……”

    我省略了一些关键的步骤,轻描淡写地说完,我开始问她:“你把我和妞的事给姐说了以后,姐是怎么说的?”我不想问她是怎么知道的,那个已经不重要。

    薛琴把脸贴在我的胸口,用手轻轻抚摸那个眼色还很鲜明的牙印,说:“姐说,男人嘛,一个人住在一边就会搞名堂,妞在屋里陪着你呢,把你的心拴在屋里,总好过你在外面去花心……我想也是,妞这么小,你又不会和她成亲……”说到这里,薛琴嘎然止住,意识到自己说漏了嘴,在我胸前甩了一巴掌,扬起头:“要不是姐给你说好话,我就到乡里去告你!”

    不管她这话是真是假,我还是觉得心有余悸,要使人不知,除非己莫为,这世上哪有不透风的墙?幸好薛琴是喜欢我,如果让别有用心的人有意打探到这些,后果不堪设想。我用手抱了抱身上的薛琴,说:“嗯,以前的事不说了,姐也说了,要好好待妞,以后给她找个好人家,你也帮着留心点……”

    薛琴说:“我知道,姐也给我说过……”

    我一边说着话,一边又解开薛琴的胸罩,让那一对大莲花滚落出来,好像在妞那里没有得到的东西要在这里补回来似的,总也摸不够。

    又絮絮叨叨说了一会,摸了一会,薛琴趴在我身上没动静了,莫不是白天太累睡着了?我爱怜地抱着她翻过身,把她放在床上,准备让她好好休息,却发现她的眼睛还是睁开的。

    呵呵,既然她没睡,那我也不好先睡,于是我又探过头去,开始用嘴纠缠花蕊。正玩得不亦乐乎,听到薛琴哼了一声,我抬起头,看看她,薛琴发现我在看她,连忙扭过头去,闭着眼睛,低声地说:“哥,你是不是还想?”

    这句话的含义再清楚不过,但我还是怕她说想就到妞那边去,于是回答到:“是啊,这么漂亮的老婆睡在旁边,怎么会不想呢?”

    薛琴只是摆动了一下腰肢,不再说什么。

    现在就是猪也知道该做什么了,我褪去她最后防线的时候,感觉到小裤衩湿润了一片,都说女人的情欲按钮不一样,难道薛琴的按钮就是她那通红的花蕊?要不然今天走路都觉得吃力的她,不到情绪非常高涨,也不会主动提出来的。

    我翻身而上,薛琴带着期望和害怕的神情说:“你轻点,那里还很疼呢。”

    我忽然想起用对妞的方法来,说说话让她放松:“嗯,我知道,你看,妞一点也没说错,爹要肏……哦,不对,姶姶要肏爹呢。”

    薛琴听了也不由得笑了,说了一句:“没正经。”

    伴随着她的笑声,我很绅士、很温柔、轻轻款款地滑入她的体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