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辣文合集 > 农村的妞 > 【农村的妞】(21-22)
    作者:小灵道字数:6506

    第二十一章

    我记得开亲并不复杂,男方家去几个人,送一些礼物给女方,再交换一下八字贴,吃一餐饭,就算结束了开亲以后的男女就可以公开自由交往,也可以在人前显得很亲昵,甚至在一起住一些时候也是默许的。banzhu~001点com(记得去~符号)

    等我开亲的那天,家里几乎是全家出动,再加上几个比较近的亲戚,呼啦啦二十多个人,我觉得好笑,这阵势和迎亲都差不多了,这么多人一起去,还不把薛家吓一跳?等到了薛家,我才知道自己错了,薛家的阵仗规模更加庞大,门口的场坝黑压压坐着一片人群,我心里犯嘀咕了,偷偷走到表姐身边,悄悄地问:“姐,今天是开亲吧?我怎么觉得象定亲啊?”

    表姐扑哧一笑:“是开亲啊,你是贵人呢,人家当然要搞得象样一点,要是定亲,还不杀猪宰羊热闹个两三天的?”

    好在村官当久了,也算见过一些大场合,到了以后我就和其他一些人说话聊天等着开饭。至于开亲的事情有专,

    门的管事,根本不用我操心,除了人多,感觉比认妞做干闺女的仪式还要简单。

    人常说人逢喜事精神爽,我倒是觉得人逢喜事酒量大,吃饭的时候,这个给你敬一杯,那个和你喝一口,我是来者不拒,豪爽之情赢得阵阵喝彩。

    酒终人散,表姐坚持要回去照看兰儿,我呢,不想表姐一个人走,也不想让妞一个人呆在屋里,所以也坚持回店里去,和众人告辞,我就和表姐一起踏上回家之路。

    一路上走路有点趔趔趄趄,头脑还是很清醒,比相亲那一次可强多了。

    看着表姐那种面带欣慰的表情,我不知道怎么感谢她,只是说:“姐,这些天你辛苦了。”

    “嘿嘿,不会不会,我怎么会欺负她呢。”我笑着回答。

    表姐又语重心长地说:“牛儿啊,你这开亲了,估计定亲也是不久的事了,以前那些看到女孩就跟着在屁股后面转的毛病也要改了。”

    “嗯。”听到表姐的这句话,我又想起那个月夜……

    “以前你是一个人过,有什么事就不提了,现在开亲了,有些事就不能像你以前那样,也要替薛琴考虑一下。”

    “嗯,我明白。”我知道表姐指的什么。人家还处处帮你兜着呢。你要是开亲了还和以前那样围着女孩子转,那就太对不起人家了,就是我也不会放过你的。“

    么要我注意一点,为什么又说我把好心当狼肺,我真的误解了她,让她受了委屈,怪不得那次以后她好久没来了。

    “唉,妞也是个命不好的人,在家过得不好,又碰到你这么一个当爹的。”表姐又数落了我一句,我低着头一。言不发。

    表姐看到我这个样子,也就没有再多指责我,只是说道:“唉,这都是命,妞这么点大就跟你了,你要对她好点,以后下去工作的时候多留点心,一定要找个善良的人家再把她放过去,她不是女儿身,虽然乡里不太在乎这,但放到一般的人家她还是会受些气的。”“嗯,”听到表姐这么说,我的鼻子有点酸。就这么一边走一边聊,表姐怕我醉了要送我到店里,我说什么也不让,表姐看到我比上次要清醒好多,也就没再坚持,一直到了表姐的门口,表姐要我进去坐一会,我摇摇头,说:“妞一个人在家,晚上她有点怕。”

    “哦,也是,那你快回去吧,路上走稳,喝了这么多,别滚到路边沟里去了,叫人操心。”说完又补了一句:“以后有人操心了,也轮不上我们了,嘻嘻。”

    回到店里,洗漱完上楼,妞已经在我床上睡着了,我坐在床边,端详着妞,爱怜地摸了一下她的脸蛋。妞惊醒过来,看到我在旁边,往里挪了挪身子,给我腾出一片空地。

    我躺在妞腾出来的位置,伸手把妞搂在我的怀里,妞忽闪忽闪明亮的大眼睛看着我,我也看着她,一言不发。良久,妞小声地问:“爹,你真的和琴姐姐开亲了?”

    “嗯,”我微笑着回答。

    “那我是不是要叫她姶姶了?”,妞又问我,“姶姶”(音同牙)是我们家乡对义母的称呼。

    “对啊,妞真聪明。”我称赞了一句。

    “那姶姶再来了,你是不是要和她睡一起,我是不是要睡到那边去?”妞又问道。

    “啊,你在想什么啊?”我不知道怎么说才好,只好说:“妞,这事你别乱想,听爹的话,睡觉!”

    妞乖乖地闭上眼,这小丫头,人小鬼大,想得还真多。我不由得想笑,也很愉快地闭上眼睛。

    过了两天,薛琴来了,来的时候是星期六,我正在教妞习字算数。

    薛琴这次来反而没有以前放得开,低着头走到我和妞的对面,仿佛我不存在似的,直接和妞打招呼:“妞,在做什么啦?”

    妞很开心地回答:“姶姶,我在跟爹学写字呢。”

    一声姶姶叫得薛琴面红耳赤,她恼怒地等了我一眼,对妞说:“妞,别听你爹瞎扯,他哄你呢。”说完就到厨房去了。

    我见状不由得大笑起来,对妞说:“你把这几个字练好,我去和你姶姶说说话。”转身跟着走进厨房。

    薛琴正对着灶台发呆呢,我从后面拦腰抱住她,然后就去舔她的耳垂,薛琴扭了几下腰,又去扳我的手,我索性松开,扳过她的肩膀,让她面向我,再用力把她一搂,让她胸前那一双跳动的小兔子紧贴在我的胸口,接着四片热唇就紧紧黏在一起……“

    缠绵了一会。薛琴推开我,说:“大白天的招人厌,去教妞写字,我来做饭。”

    吃过晚饭,薛琴有意无意地走到楼梯口,问我说:“你就是睡在这上面的吧?”我知道她心里想上去看看,虽然在我这里来过很久,但从来没有上过楼。于是我也不出声,牵着她的手就上了楼。

    上了楼,我一一指给她看:“这间没有窗户,光线不好,做仓库用的,这边是以前枝枝来了和妞一起住的屋,这边是我的。”说着就把她拉到我的房间里。

    薛琴到了我的房间,仔细地观察每一处地方,那神情就像福尔摩斯,既然她知道了我和妞的事情,我也就没有刻意收拾什么,床头还是摆着一大一小两个枕头,薛琴也看到这些,但她装作无事一样东瞅西看,我打开柜子对她说:“你把你的衣服拿几件过来,这天气一天比一天凉,要是万一变天,这么远回去拿也不方便,就是放到表姐那里也还要走一会,怕冷着了。”

    “嗯,好,过两天我就回去拿。”她居然回答得很干脆。

    走出我的房门间,薛琴又特地到妞的小房看了看,床上除了一床棉絮,什么都没有。

    看到这里,薛琴猛地回过头来,两手抓住我的衣领,恶狠狠地说:“屋里已经有个妞了,你要敢再出去招惹别的女孩,我跟你没完!”

    “是是是,不敢不敢,我的老婆大人。”我嬉皮笑脸地回了一句。

    “去去去,少来,谁是你老婆?”薛琴呼地擂了我一拳,噔噔噔地跑下楼了。

    听了薛琴这几句话,我感到意外地惊喜,这不是明白地告诉我,以后还可以和妞有亲密的接触吗?我立刻就反应过来,这绝不是什么老天爷帮忙,是表姐在背后辛苦劳累的结果,我无法知道表姐是怎么劝说的,但其间的苦口婆心是能想像的到的。

    打那以后,小店的气氛每天都很活跃,我除了必要的工作和应酬,整天都在家守着,屋里屋外都闪现着薛琴的影子,她就像放进斗兽场的一头矫健的母兽,高傲地等待我去征服,她的目光有温顺、期待和默许,也暗藏着警惕、挑逗和游离,虽然她穿着衣服,但薄薄的衬衫下有鲜明的轮廓。一个可以想象的赤裸裸的肉体很分明地在我眼前呈现了出来。我总找空子和她亲昵一下,就是当着妞的面也不回避,妞每次看到我追逐、袭击薛琴,都是欢天喜地的,好像认为我和薛琴是在做游戏一样。

    可是薛琴始终没有给我最后的机会,白天在店面灶台旁边飞舞,晚上玩到很晚才让我送她去表姐家,连钻竹林也免了,我无从下手,只能白天和她拥抱亲吻,晚上搂着妞一起燃烧激情。

    第二十二章

    薛琴又回去了几天,来的时候已经过了中午时分。

    只见她上面穿着一件粉红色衬衫,七分长的袖口下露出莲藕一样的手臂,雪白亮洁的肌肤和粉红的衣袖完美和谐地融合在一起,互相映衬优雅的色彩,柔软的丝质绕过胸前高耸的山峰,如瀑布一样直直地挂在半空,随着微风徐徐摆动,半透明的衣料若隐若现地展示着她纤纤细腰,下穿一条米黄色的休闲裤,但还是包裹不住那浑圆有弹性的臀部,脚下穿着一双黑色的网眼波鞋,右肩挎着一个黑色的小提包,左手提着一个印有时尚图案的塑料袋,在秋日的阳光下,整个人显得那么超凡脱俗。

    薛琴站在门口一动不动让我欣赏了一会儿,扬了扬手中的塑料袋,说了一声“衣服”,就上楼去了,我跟着上去,给她打开柜门,然后坐在床边,看着她仔细地把衣服一件一件放好,再把柜门关上。

    回过头来发现我还在看她,就笑着说:“好看啵?你买的呢。”

    我想起来了,前些天妞过生日的时候给妞买了不少东西,也给她送了这些,买的时候是分开试的,没想到一起配载到她身上是如此的和谐和灵气。

    “好看,衣服好看,人更好看。”我由衷地赞叹到。

    薛琴听到我的称赞,很得意地扬扬头,露出骄傲的模样。

    我还很忘情地看着她的胸,看着她的腰,看着她的屁股,如同欣赏一座雕塑,怎么也看不够。

    “三围”是流行的衡量女人身材的时尚标准,但那固定的机械的数字又怎能体现出女人珠圆玉润的灵动和美丽?“

    薛琴哧哧笑了:“你看你那样子,表姐说的一点都不差,看到女孩就在后面转。”。

    “你说错了,是看到漂亮的女孩才在后面转。”我笑着回答,一边站起来,一边用手款款搂着她的腰,接着又说:“现在不在后面转了,在前面来了。”说完,把柔软的舌头伸进她的口中,两个人的舌头就像一对小蛇互相攀爬缠绕。

    我腾出一只手来,在她的胸前来回婆娑,光滑的衬衣和她的胸罩摩擦出沙沙的声音,就像秋风穿过竹林一样,和她钻竹林好像就是去年的这个时节吧?我默默地想着,手不由得从她的衣角钻进去,但并不急着直接奔向最高峰,“

    先围着腰身和小腹来回徘徊,就像一辆小车在蜿蜒的盘山公路徐徐向上。弯弯拐拐来到她的后背,摸摸索索找到她背后的搭扣,用手指往中间一挤,不知道是本身就有弹性还是被她那高高的山峰撑的,搭扣“啪”的一下向两边弹开,我和她紧贴的胸膛都能立刻感到震荡。

    薛琴含糊不清地“唔”了一声,闹不清她是什么意思,这时候也没心思去弄清她的意思。

    这种慢慢达到目的地的感觉很让人回味,也是和妞在一起的时候少掉的一个重要环节,妞大多是赤条条地上床,就是天气冷的时候去脱她的内衣,但也知道那幼小的身躯缺乏必要的曲线,也就没有这种循序渐进的期盼。

    我没有急于去感受那撩人心扉的柔软,双手抱住薛琴走到床边,向前一扑,两个人都倒下她躺在了床上,就在我的身下。一簇闪亮的乌发柔软地摊在脑后。两只晶莹的眼睛好像盯着一片狭小的空间。那空间可能有许多美妙的图画,乌黑的眼珠里饱含着向往、展望、盘算和临战前的紧张。

    我半趴在她的身上,两手往上一掀,两大团雪白的莲花似的乳房一下子裸露无遗,莲花中间是彤红的花蕊,花朵颤抖,如同还在一池清水中荡漾。花朵和花蕊,都比我感觉和想像中的更大、更鲜明、更具有神韵。

    这个动作让薛琴“啊”地惊呼了一声,虽然和她缠绵已久,但这美丽的花朵从来都没有像现在这样赤裸裸地展现在我的眼前,她本能地想用手去遮挡,但还是没有我的嘴快。

    我如同一个饥渴的婴儿,贪婪地吸允着花蕊,也贪婪地捕捉她那迷人的体香,如早晨的草坪,如春天森林里的清新,如跳动着生命的脉搏,如弥散着斑斓的色彩

    我用力把她那还半隐在花朵中间的花蕊全部吸出来,让她盛开在我的口中,舌头如采花的蜜蜂围着花蕊翩翩起舞,又用拇指和中指拈住另一个花蕊,左右捻动,希望它也能同样绽开在我的指间。

    薛琴一会推推我的头,一会扳扳我的手,力气越来越小,最后终于软绵绵的滑落到她的身边,再也不动了,只剩下胸脯一起一落和呼哧呼哧的喘息声。

    我的舌头我的唇,慢慢地开始往下,游走到她平坦紧绷的小腹,手也开始去摸她的皮带扣。

    薛琴抓住我的手,还是用紧张的语调说:“你……你想做什么?不……不行。”

    我爬到她的耳边,很清晰地说:“我想要你。”说完手一用力,扯开了她的皮带扣。

    抵抗是激烈但又短暂的,当我用力拉下她的长裤,露出同样是桃红色的小裤头时,她忽然放弃了,静静地蜷缩,在那里,脸朝着床里,闭着眼,再也不动了。

    趁着这个空闲,我连忙扒掉我的所以衣物,然后侧躺在她旁边,开始慢慢地褪掉她的衣服、袜子、胸罩……她的帷幕被我一层一层地揭开。终于揭到了最后一层,身上最后一块遮羞布,那桃红的小裤头也和她彻底分离。

    一条不成形的、如蚯蚓般蠕动着的软体,一片毕加索晚期风格的色彩,一团流动不定的白云或轻烟呈现在我的眼前。

    我迫不及待猛地翻身全部压上去,我知道她不是妞,她能承受这样的沉重,因为她成熟的身躯具有无限的弹力。薛琴颤巍巍地承受了。

    过去的一次次温柔的拥抱,多情的接吻,全被她沉甸甸的周身都能颤动的肉体撞得粉碎;彤红的霞光扰散了桃红色的晨雾。

    薛琴在我身下喃喃地说:“你莫慌,你听我说,你听我说……”我用舌头堵住她的嘴,不让她再言语,然后慢慢圈起自己的一条腿,她的腿根被我夹在我的大腿和腰之间,也只能随着我圈腿的同时高高翘起,这个姿势使得她中门大开,那隐秘的甬道,毫无保留地暴露在我那如野兽般喷着阴险的咻咻的鼻息的阴茎前。;

    我没有去看那个地方,甚至也没有用手去探索,不用看也知道那是一个防守严密的森严壁垒,有雨雾蒙蒙的高山,有空气湿润的新大陆,有飞流直下的瀑布,有彩蝶在我意识中飞舞。

    我慢慢地贴近堡垒,楚河汉界被打破,战争拉开帷幕。小小地接触,就能明显地感觉到很多妞说的那种“油”。

    我左右摆动着屁股,仔细地寻找到准确的突破口,带着坚定、占有的精神,发起总攻。

    城门被攻陷了,城门被打破了。我又再一次感觉到那种橡皮筋勒过的不适,就像当初和妞第一次一模一样。薛琴眉头紧皱,发出低低的一声“呀。”

    洞壁内的嫩肉如同坚强的卫士紧紧团结在一起,抵御我这个侵略者,虽然在我挺进时被强行分开,但当我退回为下次冲击积蓄力量的时候,她们又立刻紧密地合拢在一起,组织下一次的防御

    这是一场激烈的战斗,我展开一次又一次的疯狂进攻,桃源洞内每一个细胞在花心地指挥下百折不挠地英勇阻击,我越是勇敢地冲杀,她们越是奋力得抵抗,这种感觉让我无比的亢奋,我一只手紧紧搂着她的颈,嘴在她的脸颊、在她的红唇、在她的耳边狂亲乱吻,另一只手抓住她那硕大的莲花使劲揉搓,下面进攻得一次比一次深入,一次比一次用力,一次比一次猛烈薛琴终于承受不住了这种狂风暴雨地攻击,她在我背上拍了一巴掌,带着哭腔说:“要死啊?你急哪样?轻一点啊。”

    薛琴的话语反而刺激了我的神经,我身体的感觉已经告诉我最后的冲锋号即将吹响,我并没有慢下来,反而加快速度,口里喃喃地说:“好薛琴,你再忍一会,快了,再忍一会……啊……”

    一阵强烈的眩晕,一阵周身的抽搐,一阵窒息的筋挛……我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也不知道自己还到底是不是自己,好象地球在我脚下已经飘然离去……

    战斗嘎然停止,只剩下我如牛的喘息和薛琴断断续续的抽泣。

    我从她身上滚落下来,轻轻地抚摸她,在她耳边说着情话安抚她。

    忽然,薛琴用手把我推开,翻身扑上来,在我的胸口狠狠地咬了一口,好像要撕下一块肉似的,剧烈的疼痛让“呀”地叫了出来,正要推开她,她忽然松开口,好像刚才那一口用尽她最后一点残余的气力,软绵绵地倒在我的胸膛上,用手围绕着她咬的地方转着圈,像完全变了一个人似的,柔声地说:“曹家哥哥,从现在起,我……我只有你了哦,你要是以后不喜欢我了,我……我就只有死了。”

    “不会的,我喜欢你,你对我这么好,”停了一下,又补充了一句:“对妞也这么好,我不喜欢你喜欢谁啊?”

    薛琴犹如慵懒的小猫一样靠在我的胸膛上不再说话,只是用手轻轻地抚摸着她咬的地方。这巴山的女子柔起来爱煞人,凶起来吓煞人,现在柔顺薛琴先前怎么就那么下死心地咬我呢?唉,似懂非懂……有点难懂……还是别懂……

    就这么默默簇拥了很久,太阳快落山了,薛琴说:“起来了,我去做饭。”说完就坐起来,看到我还盯着她,还是有点不自在地用一只手挡住胸前雪白的莲花,伸手去拿衣服。!

    “别忙,我还有很重要的事告诉你。”我一脸严肃地对她说。

    薛琴听了停下手来,侧头看着我,目光中带着疑惑:“什么事?”

    我扳住她的肩,拉她躺在我的旁边,凑到她耳边,一字一顿地说:“再、肏、一、盘。”话音刚落,伴随着她“啊”的一声娇呼,翻身跨在她的身上……

    这一切和跟妞在一起的时候是那么的不同,如果说和天真的妞在一起的感觉像清茶一样轻松和回味,那么和成熟的薛琴在一起就如同美酒一样猛烈和陶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