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辣文合集 > 农村的妞 > 【农村的妞】(18-19)
    作者:小灵道字数:5928

    第十八章

    春天的阳光暖暖地穿过树梢丛林,放眼四下,新绿、嫩绿、鲜绿、翠绿,满眼都是绿色,偶尔点缀着一点点的红、黄、粉、紫。banzhu#001点com激情四溢的鸟儿,忙碌地往来梭巡,周围的空间沉浸在一片啁啾声中。

    只要是天气稍稍好一点,薛琴就会跑到店里来,一来二去,她对店里的一切都熟悉起来,除了进货,小店的打理基本上不用我插手,看着她里外忙碌,俨然是一副女主人的架势,早知道这样,先就应该挺一段时间,不把枝枝弄来就好了。

    唉,都说春天孕育着希望,我怎么总是不如意呢?

    也不知道消息是怎么传播的,好些人到我这里来打听养泥鳅的事,我又挑选了几个家境不太好的家庭,给他们鱼种,让他们也试着养养看,反正店里的事用不到我操心,再加上薛琴又在这里,纵然我又千百条妙计,也无法施展,有时候我倒有了宿命的观点,好像很多事都不是我自己能左右的,老天爷不帮忙,再怎么做也是白搭,只得暂时收起淫心,一心一意地把精力投入到工作当中。

    当店里有她们三个的时候,晚上送薛琴去表姐家倒是成了最值得期待的事情,那风中的竹林,暮色中的山坡,到处都留下我俩缠绵的足迹,只不过每次我的手想往下一点点的时候,都会被她坚决的挡住,哪怕是隔着裤子都不让碰,嘴里总是那句“你要和我开亲”。

    其实接触了这些日子,觉得薛琴还是一个不错的人,但立刻就要讨论嫁娶,还是觉得太过草率。

    唉,先就这么混着吧,现在隔几天可以让枝枝回去一趟,比前些日子还是好多了。

    不知不觉间,身上的衣服越来越少,天空开始变幻莫测,时而骄阳似火,时而风起云涌,狗趴在地上吐出鲜红的舌头,鸟也不愿飞出山林。

    我抽了个时间,带着她们三个去县城玩了一回,顺便买了一个冰柜,这东西在村里可是稀奇物件,好多人来买东西的时候都啧啧称奇:“这东西这么热的天还有冰?”话是这么说,但要他们买冷饮,似乎好多人还是不愿意花这钱,我也不是很在意,除了熬一点绿豆汤米酒啊什么的,也没冻多少饮料,有时候多买点肉放着,自己用也不差。这下倒是美了妞和枝枝她们三个,冰冻绿豆汤很是合她们胃口,反正也是她们自己熬的,想怎么喝也无所谓。

    一天夜里,我正睡得蒙蒙胧胧,忽然耳鬓传来那熟悉的呼唤:“爹,爹。”

    睁眼一看,妞立在床头。

    我吓了一跳,心想:这会儿她来做什么?难道她自己真的有欲望了?但枝枝睡在那边呢,这小妮子胆子也太大了吧?想到此,我面带愠怒地问:“这么晚了你来做什么?还不去和你姐睡觉?”我故意把“你姐”两个字说得很重,好让她明白现在什么都不能做。

    妞似乎察觉到我的不快,低着头小心翼翼地说:“爹,姐要尿尿了。”

    哦,原来是这样,我也想得太离谱了,我不由得暗自嘲笑了一下自己,翻身起来,拿了手电筒,赶紧换了一副笑脸说:“走吧,你也去吧,免得晚上睡不好。”

    小姐妹到了厕所前,我让妞先进去,妞很自然地在我的照射下蹲了下去,轮到枝枝了,她站在那里似乎有点犹豫,我也没有细想,直接催促说:“快点,这里蚊子好多。”妞也在旁边帮腔说:“姐你快点啊,我脚上咬了好几个疙瘩了。”

    枝枝扭扭捏捏地蹲下了,我仿佛又回到当初的时光,不由得瞪眼看着枝枝正在出水的屄。

    手电光下看得也还清楚,和妞的没什么差异,只是上面多了几根稀稀松松的绒毛,看上去好像是肤色显得比妞的深一些。

    我正在那里做比较,枝枝提着裤子站了起来,三人一行又回到屋里

    躺在床上,我忽然闪过一个念头:何不用当初对待妞方法来试探一下枝枝呢?于是我暗暗计划起来,洗澡大可必,平时先搞点小动作,看看她还反不反感。

    从那以后,瞅着薛琴不在的光景,我就和她俩动手动脚,有妞这个小“榜样”在,事情倒是很顺利,就是当我有意无意碰到枝枝胸前那一对活蹦乱跳的小兔子的时候,枝枝总是脸红着躲开,羞涩之情溢于言表。

    呵呵,这种表情很让人鼓舞,妞的天真,枝枝的羞涩,薛琴的野性,这大千世界赋予女性的特色真是千千万万开朗的、阴沉的、严肃的、轻佻的、英俊的、丑陋的、克己的、放荡的、善良的、邪恶的,绝无雷同。

    故事同样通过妞在延续,我就不信,这么多方法加在一个枝枝身上,她都会没有转变?

    有一天吃过晚饭,趁着枝枝在里面收拾,我悄悄把妞喊道旁边,低声地问她:“妞,这些天你晚上你都摸过你姐的豆豆和小房子吗?”

    妞点点头。吸取上次问妞的教训,我直接开门见山问:“你姐的小房子是不是越摸越湿啊?”

    “嗯。”妞又点点头:“开始的时候不湿,摸一会就湿了。”妞又补充了一句。

    “妞好棒,”我没话找话夸了她一句:“是怎么湿的,你给爹说说看。”

    我要的答案已经有了,只不过觉得妞很有趣,于是又故意问了一句,但我也我知道,妞不好回答,“嗯……”妞果然不知道用什么语言来表达,想了一会儿,忽而扬起头,一副发现新大陆的模样:“滑唧唧的,像油。”说话的时候,手还下意识地在裤子上擦了擦,仿佛昨夜的“油”还存留在手指尖。

    “呵呵,”若不是枝枝在里面怕她听到,我会开怀大笑的。

    听到妞这个像油的比喻,我似乎已经隐隐约约地闻到大餐的香味了。

    可惜薛琴在的时候,就没有这个机会了,所以试探也只能是断断续续的,要是没有薛琴在,按照这个速度,估计该做的事都已经做了,有时候觉得枝枝已经唾手可得了,但薛琴一来,试探只得终止,等到过几天再来,枝枝似又恢复到原来的样子。不过事情总是在往好的方面发展,那就是说总归有修成正果的一天。

    不过我渐渐发现无论我装得多么自然,只要我和妞她们说笑哪怕是很正常地说笑,薛琴的眉间似乎都隐藏着让人捉摸不透的东西,难道女人的直觉就这么准确?

    终于有一天,我给妞她们讲正常得不能再正常的童话故事,不时加点笑话,小姐妹开心地哈哈大笑。

    等吃过晚饭,我送她的时候,薛琴很正色地告诉我说:“你要注意一点,别在人前和妞她们太随便了,别人看到会瞎说的。”

    “有什么好说的?妞是我干闺女,我这个做爹的给她讲讲话都不行么?”我很镇定地回答“哼哼,爹?这周围爹的故事还少了?”薛琴冷笑一声。

    “那是他们,干我什么事?”我继续装清白状。

    “怎么不干你的事?你以为……”薛琴下半截话没有吐出口。

    “我以为啥?嘴长在别人身上,他想说就是没事也要说出事来,我才懒得去理会呢,你别跟着瞎说就行。”紧盯着她,希望能看出点什么端的。

    “我……我会瞎说?你……我不说了,你把好心当狼肺哩。”薛琴听到我这么说,气得满脸通红。

    “好啦好啦,你别心里去,我知道你提醒我是为我好,我以后注意点,哈?”看到薛琴这个样子,我反倒觉得很可爱。

    我连忙哄她,连摸带吻,好听的话语也说了一大堆。

    半响,薛琴才幽幽地说:“人家都已经让你这样了,你还是不愿意开亲,唉,曹……曹家哥哥,你是不是不喜欢我?你……你要是不喜欢我,我就不来找你了。”

    她一直都叫我曹主任的,今天一声“曹家哥哥”,显然是想表达什么,我没有捉摸到她的意思,但这一声却让我的心头陡然升起一种异样感觉,一种被人牵挂,被人爱慕的感觉,也唤起了一种去关爱去喜欢的情怀。

    “不不不,”我赶忙安慰她说:“我喜欢你,真的喜欢你,你也看到了,我现在在乡政府上班,很忙,抽不开身啊。”

    听到这里,薛琴低着头不言语了,见此光景,我也就不再絮叨,只是静静地陪伴着她。

    晚上睡在床上,想到薛琴说起妞的时候那种神情,我不由得又仔细地回忆有薛琴在的所有细微片段,可是还是觉得没有任何破绽,也许是说者无意,听者有心吧。

    第十九章

    接着几天没见薛琴的身影了,要是在前些日子,我定会兴高采烈地把握住这个机会,可这次我却无心理会枝枝的事,心思全到了薛琴那里了,好像丢了什么东西似的让人不安。在我心神不宁的时候,表姐来了。

    妞和枝枝搬了椅子放在屋场前,然后就到屋里去了,我让表姐坐下然后递给她一把扇子,也在她一旁坐下来。

    表姐来了,我自然很开心,我笑眯眯地问:“姐,你今天怎么有空来了?”

    表姐一边扇着扇子,一边回答说:“你是大忙人,不去找我,只好来看你了。”

    我赶紧给表姐陪着笑脸:“呵呵,姐,我送薛琴不是经常到你那里去吗?”

    提到薛琴,表姐马上来了精神:“我就是为薛琴的事来的,都这么长时间了,还混着啊?你打算什么时候和薛琴开亲啊?”

    啊,居然是这个事,我搔搔脑袋,说:“这……还早,看看再说。”

    “还要看什么?亲也亲了,抱也抱了,还想看什么?莫不是……你这臭牛儿,毛病一点都没改。”表姐一脸的坏笑。

    “呵呵,”我看着表姐傻笑着,不由得回想到和表姐一起的那个美丽的月夜……

    表姐看到我这个样子,好像猜到我在想什么,马上打短我的思路:“别想了,说正事呢,人家薛琴是一心一意要跟你呢,你到底愿不愿意要人家,好歹你总要回个话,你不能总是这样把人家吊着吧?”^

    表姐说的正是我现在觉得进退两难的事情,更深一步似乎有点不妥,要说不喜欢好像也不对,只好呆呆地坐着表姐见我这个样,又开始数落:“我也听说城里的处对象可以处个两年三年的,但家里不同,你要拖久了,不是在害人家吗?”

    表姐说的道理我不是不知道,但我总觉得薛琴这事就像过家家一样来的太仓促,中间有好些问题都有些莫名其妙,也罢,趁着表姐在这里,就把有些在脑海里偶尔闪现的疑问搞清楚,既然我和她钻竹林等那点子勾当表姐都知道,说不定这事情的前因后果她也会和表姐说的。

    “姐,我有几个事情想问一下,”我看着表姐说:“相亲是你帮着想到的,还是……”

    “哦,你还在想这个啊?我就告诉你,你不要去问她哦。”表姐见我说话,好像松了一口气,说:“呵呵,薛琴这妮子最喜欢看稀奇了,听说乡里来了一个大学生,她就想来看看大学生是什么样子。”

    “哦,哈哈,那她看到后怎么说的?”我听到这种原因,不由得也好奇起来。

    “看到两次,很远,没看清,她说也没什么,只比她哥他们白一点。”表姐说到这,也禁不住笑了一声。

    哦,原来我在她那里的第一印象只是“白一点”,很一般嘛,既然印象并不突出,怎么又会扯到相亲的?我满腹疑惑。

    表姐好像知道我在想什么,接着说:“后来你不是认妞当干闺女了嘛,乡里可是传了个遍,人们都说你心眼好。听多了,有人就留心了呗。”

    “哦,就这么简单啊。”听罢,我喃喃地嘟了一句,似乎和我假象的一些情节完全就不沾边。

    “还有呐,”也不知表姐是不是听到我的嘀咕,接着又说:“去年年底,她哥在乡政府扯皮,别人都劝不开,后来你去了,摆了一大堆故事和道理,就把事情解决了,薛琴说你的词真多,就开始打听你了,兰儿她爸和薛家兄弟一起做事,我们熟得很,所以薛琴有什么当然最先找我了,谁叫我又是你姐呢。”说到此,姐脸上还是露出得意

    嗯,去年那个时候秋收完毕,乡政府热闹了好一阵,估计就是那时候的事,但那时候我去帮着处理问题是带有其它用心的,所以对解决的事情本身反而没有什么印象。

    事情的起因居然如此平淡,没有蜿蜒曲折,也没有轰轰烈烈。听完表姐的话语,心里豁然开朗,但又有点觉得失望。

    表姐说完,又问了我一句:“牛儿,薛琴那边你到底是怎么打算的?”

    牌打过来,不接是不行了,对这个可爱的表姐,我也不遮拦什么,直截了当地说:“姐,薛琴是个好女孩,我还是很喜欢她的,但这是终身大事,我总得好好准备一下,再说姐你也知道,我到乡政府还不久,工作的事情也很重要。现在又正在帮几家养泥鳅,这事我也没经验,只能一边学一边做,要是能搞好了,以后在乡政府才能站住脚。”

    y这番话语合情合理,再说也是我真心话,没有半点矫情做作,表姐听了沉吟了一会儿,说:“好吧,就再等一些日子,你好好做事,我去跟薛琴说说,不过牛儿你要注意,不要对薛琴做什么出格的事,莫害人家。”

    我诺诺连声,表姐起身要走,我很殷勤地挽留她吃晚饭,表姐摇摇头:“不了,她爸出去做事了,兰儿一个人在家,晚上还要陪她做作业。”

    我赶紧跑进屋里,把最好的点心装了一大包,塞到表姐的手里,说:“这个就带给兰儿吧,哎,我这个舅舅也当得太差,很少去看看她。”

    表姐听了我的话,也没过多的推辞,接过点心就告别走了,我又冲着表姐的背影喊了一声:“姐你慢走,兰儿学习要是有什么不懂的,就叫她来找我。”

    表姐“哦”了一声,渐渐地消失在视野之中……没过几天,枝枝妈忽然来了,手里仍旧提着一个装着鸡蛋的包袱。

    不等我开口,枝枝妈就说到:“曹主任,我,我对不住你咧。”

    难道是泥鳅出了问题?我心中暗想:嘴里接过话头:“不要紧不要紧,有什么事坐下说。”回头又喊了一声:“枝枝,给你妈打一杯绿豆汤来。”

    枝枝妈接过绿豆汤,谢过我坐下了。我坐在她对面,等着她的话题。

    枝枝妈顿了顿,显得很难为情地说到:“曹主任,您也知道他爸死了都快两年了,我们过得也不咋地,多亏您的照顾。”

    “哪里哪里,照顾啥啊?枝枝是在我这里做事,又不是白吃饭。”我口里客套着。

    “前些日子,有人给我介绍了一户人家,我去看了看,人还可以。”枝枝妈说着这话,脸上泛出一股红晕。

    “好啊,这事好事啊。”我不明白这种事找我做什么好像婚姻问题是计生办的事,不归我管。

    停了一会儿,枝枝妈又小心翼翼地说:“以前也有给我介绍人家的,我怕枝枝过去受气,一直没有答应,这家是个老实人,男人不能生娃,以前的老婆和他离了,他……他很想要枝枝一起过去。”

    哦,说到这我才明白,原来是想接枝枝回去。,

    “这是应该的,枝枝还小,是要有个当爸的关心她才行。”我说完,回头往屋里喊了一声:“枝枝,你去收拾一下东西,跟你妈回去。”

    屋里还在嬉笑的小姐妹忽然愣住了,我对枝枝妈说:“你去给她说吧。”

    枝枝妈走进去和枝枝嘀咕了好一阵,枝枝才挨挨擦擦地上楼,妞也跟着上去了,趁这空儿,我装了一大包点心糖果,硬塞给枝枝妈手里,又交给她枝枝一个月的工钱,她满口称谢不停。

    过了好半天,枝枝和妞才缓缓走下楼来,两个小丫头眼圈都是红红的,不用说,舍不得呢。

    枝枝低着头走到我面前,声音小得象蚊子,说了一声:“曹叔,我走了啊。”

    本来枝枝要走我也没有太多的留恋,前些时候还巴不得她回去了就不来呢,可是这一声“走了啊”,却让我本来平静的心里泛起漪涟:在一起相处也有半年了,无论怎么着也会有些感情的,今天说要走,脑海里全都闪现着枝枝在这里的一幕幕,不由得让人产生了一种不舍的感觉。

    我大声对枝枝说:“有空到叔这里来找妞玩啊。”

    枝枝应一声,和她妈手牵着手走了。

    我看着身边眼圈发红的妞,爱怜地用手摸摸她的头,以示安慰。`

    忽然间我想到妞,肯定有这么一天的,到那时候,我将会是怎么的心情?

    再真挚的情感,再深沉的牵挂,还是会有分开的一天。

    或许人和人之间的缘份都是注定的,等到上天要收回的时候,连一天一刻都不会多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