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网游小说 > 游戏之财色兼收 > 正文 第77章 训练场
    下午六点,陈风和刑暮云登上开往山西的列车,向胡周县进发。[email protected]点坑母之所以坐火车,是因为他们要去的目的地地理位置决定的,陈风的目的地是山西省名扬市胡周县。

    山西地广人稀,属于多山地带,胡周县距离最近的机场约一百公里,且机场与胡周县之间相通的道路是蜿蜒的盘山路。陈风经过考量,最后选择了火车这个虽然慢,但是相对安全的交通工具。

    陈风和刑暮云上车来到软卧车厢,放好行李不久,列车缓缓开动。凤凰市是列车始发站,这时,车厢内的人还很少,陈风所在的软卧室内,只有他和刑暮云两人。

    列车从凤凰市到达山西胡周县需要约十三个小时,下午六点发车,大概第二天早晨七点能到。这段时间,陈风和刑暮云准备在游戏内渡过,两人一上车,放妥行李后就躺在卧铺上,戴上中午买的游戏头环进入了游戏中。放心,在2100年火车上,你是不用担心钱包被偷的。

    陈风和刑暮云约在NB945号训练场会面,进入游戏后,陈风打开系统选项,进入了NB945训练场,他进入没多久,刑暮云也到了。

    系统训练场类似于一个大型娱乐场所,分成训练区和酒吧区,每个训练场进入玩家的上限是一千人。在训练场内部有多个三维屏幕,里面播放的,是截取正在训练或对战玩家相对精彩的视屏。

    两人走到一起,先来到酒吧区,训练区此时还需要排队。每个训练场最高登入玩家为一千人,训练间却只有三百个,陈风所在的NB945训练场现登入玩家为六百多人,大半都在酒吧区排队。

    系统之所以让训练室低于登入玩家,一方面处于劳逸结合,一方面自然是为了赚取玩家的金钱。陈风和刑暮云先到训练区申请号牌,然后来到吧台一角坐下,点了两杯可乐,开始聊天,打发等候的时间。

    就在两人落座后不久,一个搅局的人出现了,一个身材大,金发碧眼的白种男子端着一杯红酒坐到了刑暮云的身侧,面上泛着迷人的微笑,绅士道:“小姐,请问我能有幸坐到您的身边吗?”

    刑暮云转头瞄了老外一眼,不以为意道:“请便。”

    说完,她接着和陈风聊天。

    老外在刑暮云身边坐下后,对着她面前的可乐叹道:“啧,像您这样美丽的小姐,竟然只能喝一杯可乐。酒保,给这位小姐来一杯马尔蒂娜,我请客。”

    马尔蒂娜,一种适合女性的鸡尾酒,价格高昂,现实世界售价为二百万,在训练场内,酒水食物的价格为现实世界的一半,一下子点了杯一百万的酒,看得出,老外对刑暮云有那么点意思。

    陈风不动声色,端起可乐喝了口,看刑暮云的反应。

    刑暮云转头看了眼老外,在他脸上打量了一下,老外报以自认为最优雅的笑容。刑暮云微微皱眉,半点也不客气道:“这位先生,我好像并不认识你。现在我在和我的朋友聊天,请你别打扰我们好吗?”

    老外被刑暮云的话一呛,脸上那副绅士表情立即消散无踪,取而代之的是一脸的不悦,对酒保道:“麻烦帮我取消刚才那杯酒。”

    说完,老外灰溜溜的从座位上起来,走向别处。

    陈风简直快笑喷了,待老外走了,道:“我说暮云,你也太直接了吧,好歹给人家留点面子。”

    “我这还不够给他留面子啊,要是我不客气,就直接叫他滚,见到女人就贴上来,这种男人我最恶心了。”

    刑暮云道。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男人嘛,不过这老外确实离谱,如果你是单身一人就罢了,有我这么个旷古绝今的大帅哥在这,就能来搭讪你,可真不是个东西。”

    陈风道。

    刑暮云被逗得笑了,“行了,省省吧你,你要是帅哥,那世界上别男人还不都是神仙一级的。”

    这时候,两人的可乐都空了,陈风道:“暮云,你就给我臭美一下还不行?对了,那个马尔蒂娜你想不想尝一下,我请。”

    刑暮云并不了解马尔蒂娜的价格,应道:“你请客我自然不推辞了。”

    陈风微笑了一下,招呼酒保:“麻烦给我女伴来一杯马尔蒂娜,我嘛,再来杯可乐。”

    很快,酒保将酒水送到陈风和刑暮云面前,陈风继续享用他的可乐,刑暮云端起高脚酒杯送到唇边,小口尝了下粉红色酒水的味道。只一小口,刑暮云就皱起了眉头,她放下酒杯,对陈风小声道:“陈风,这是什么酒啊,好难喝,还不如我爸常喝的啤酒。”

    陈风心道,美女,你家里什么啤酒,比这百万一杯的酒水还好喝,是你不会品吧,他喝着可乐笑而不语。

    NPC酒保听到刑暮云对酒水的评价后,对她道:“小姐,这杯马尔蒂娜鸡尾酒是2034年法国调酒大师弗兰克为了他重病中的妻子马尔蒂娜所创,寓意为怀念,爱与不舍,其独特的口感得到了当时诸多品酒大师的肯定,全部给以满分。又因其高昂的价格,符合上流社会的身份,在当时成为上流社会交际宴会所不可缺少的酒水。我相信小姐您,一定能品味出其中的独有的美妙滋味。”

    酒保叽里咕噜一通,刑暮云听的头大,对酒,她可是一窍不通,这辈子就偷喝过她爸爸的啤酒,那味道古怪难喝的很,现在面前这杯什么马尔蒂娜在她看来比啤酒还差。可是酒保一大通说,她勉强又喝了一口,酒水绕着舌尖,除了辛辣之外,确实有一股怪怪的味道,酸酸涩涩的。刑暮云不禁想,难道这就是怀念,爱和不舍的味道?要是这样,那这三种感情的味道也太差了点吧。想到刚才酒保说这杯酒水很贵,刑暮云问道:“酒保,这杯酒值多少钱呢?”

    “小姐,马尔蒂娜的价值为两百万人民币一杯,在游戏中的价值为一百万人民币。”

    酒保回道。

    “一,一百万,就,就这一小杯酒?”

    刑暮云膛目结舌,揉了揉眼睛,盯着手中酒杯。

    “是的,小姐。”

    “陈风,你”刑暮云瞪着眼睛望着陈风,一手指着他。

    “怎么,被我感动的。”

    陈风道。

    岂料,刑暮云瞪着陈风道:“感动你个大头鬼,你这败家子!”

    她把酒杯往陈风面前一放,“这酒给你,我可消受不起!”

    说完,她把头一撇,不去看陈风。

    “行行行,我喝还不成,暮云,咱不是给刚才那老外恶心的嘛,要不人家说咱一杯酒都请不起,我这脸不说,你的面子能放的下。”

    陈风笑道。

    刑暮云没好气道:“为了面子,你就花这冤枉钱,你有钱烧的?你有钱请我喝酒,不能做些有益的事情?”

    陈风暗道,刑暮云这暴力小妞可真是个活宝,要是别个女人让他请上这杯酒,不感动死也得被酒水吸引,她倒好,替自己心疼起钱来了。“暮云,我错了还不行,我保证以后一定多做些有益的事情。”

    “这还差不多,这杯酒还我喝,你喝可乐。”

    刑暮云说完又把酒端了回去,品味那爱和什么什么的味道。

    陈风心里越发觉得刑暮云天然呆,他笑眯眯的看着刑暮云小口泯酒水,惹得刑暮云脸一红,“不许看。”

    两人这边一个可乐,一个鸡尾酒慢慢品尝着,突然,酒吧内爆发了欢呼声,陈风观察了下,欢呼的都是白人。相对白人,一些看起来是中国人的黄种人神情就有些沮丧了。而这些人的视线,都集中在酒吧内的全息影像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