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网游小说 > 游戏之财色兼收 > 正文 第76章 库兰茶
    吸引陈风的是一个新闻类节目,内容是山西省某县办饮料厂被人告了,据说是含有危害人体健康的物质,对他们造成了伤害,要求进行赔偿。Wwω。ЬáΠzんμ○○①。cΟm省市卫生医疗等部门组成了一个联合工作组,对此次事件进行了调查。

    这年头可不像2010年那会儿,吃个鸭蛋有苏丹红,喝杯奶粉有三聚氰胺,止咳糖浆有塑化剂,下馆子吃的是地沟油,连个西瓜香蕉都是催熟的。2100年这会儿可不同于前,虽然社会贫富两极分化越趋严重,但食品安全至少能得到保证。

    中国从2020年政府颁布了一条新的法律,明知可能损害消费者健康,仍制造,销售有害食品的公司,一律封杀,主要负责人,一律死刑,没有例外。在这条法规贯彻实行后,两年间封杀了数百个食品公司与近万个大中小型超市,判以徒刑罚金的人员不算,两年内至少杀了一千余知法犯法的人,中国的食品安全隐患从此几乎被一扫而空。

    近些年,别说故意,就连无意的食品安全隐患都很少发生。刀架在脖子上,谁敢干?贩毒屡禁不绝是因为太隐秘了,加之暴利。你做个食品,即便黑个心,又能多赚多少钱,而且你做食品的必定有厂,人家一查准逮着你。

    新闻上,这起事件引起了省市乃至中央高度关注,调查组自然不敢怠慢,彻底调查了饮料的质量问题,得出的最终结论是,该饮料不存在安全隐患,只是能让人产生少许疲劳感,且饮料包装上有明显标注。

    虽然调查的结果是饮料没问题,可是投诉的人得知这个结果后,竟然聚集一大帮子人,把饮料厂给打砸拆了。警察目前已经介入,抓捕不法分子,但是由于当地地形复杂,一时间难以解决。后饮料厂重新建设了起来,可是销量大不如前,更惨的是,刁民们又来砸了一次,且更彻底。

    看过这则新闻,陈风心里那个激动啊,待新闻播完,他抱着李柔柔,不顾巧儿在场,狠狠在她唇上亲了一下,而后站起身,双手举起,大声道:“老子要发了,老子要发了!”

    “陈风,你怎么了,什么发了?”

    李柔柔顾不得给陈风当着别人面亲了,开口问道。

    “柔柔,就是刚才的那个新闻里闹出事的饮料,我要发财,就靠它了。”

    李柔柔皱着眉头,不明所以,“那个饮料虽然调查下来没问题,可是你没听说后来他们重建,再生产出来的饮料根本没人喝了。靠它,能赚什么钱?”

    “这你就不懂了,我说它能赚钱,它就能赚钱。”

    陈风笃定道。

    “你说什么能赚钱就能赚钱,那你还不神仙了,我才不信。”

    “呵呵,爱信不信,我想尽快去一趟山西,柔柔你准备一下,和我一起。”

    新闻中所说的饮料,可是个好东西,陈风已经迫不及待的想把它弄到手。

    岂料,李柔柔头摇的跟拨浪鼓似地,“不行,我才不去山西,我最怕爬山。”

    “让你和我去山西,又没让你爬山。”

    “山西,那还不都全是山,说什么我都不去,打死都不去。”

    因为某些原因,李柔柔最怕上山。

    陈风挠了挠头,李柔柔说的确是不错,山西就是因为山多才得名的,有名的像五台山、太行山、吕梁山、恒山、太行山脉这些名山大岳都在山西来着。看李柔柔模样,十足的高山恐惧症,陈风也不好强求,他把目光转向了巧儿,巧儿把目光转向在收拾房间的妈妈,陈风心想,不用说,巧儿也不行了。陈风心里打算,没人陪着就自己去,白花花的银子,红灿灿的钞票岂有不赚的道理。

    新闻里陕西省那个县办饮料厂生产的饮料,看其性质类别,还不就是陈风上辈子时候风靡全世界的饮料库兰茶。2100年库兰茶问世,第二年全球销量就超过了可口可乐,列全球饮料畅销榜第三。

    为什么库兰茶能这么火呢?不用想大家就该知道,因为它的那个能让人产生少许疲劳感的特性,和战争这款风靡世界的游戏。

    众所周知,长时间玩战争游戏,会让人产生脑疲劳,这种疲劳是指精神过头了。当然,用10亿人民币游戏仓的玩家除外,可这世界上用得起价值10亿块钱游戏仓的玩家毕竟只占少数,陈风还都玩不起呢。玩家们在游戏内产生疲劳后,只能在现实世界慢慢恢复,别无太好的办法。而就在这个时候,库兰茶走进了玩家们的视野中。

    库兰茶能让人产生少许疲劳感的效应恰恰能与游戏仓让玩家产生的疲劳相抵消一部分,加快玩家恢复时间。于是,这个看似并不被看好的饮料随着战争这款游戏,也在世界上风靡起来了。且库兰茶除了玩游戏的玩家喜欢外,它也有着改善睡眠状况的效力,同时受着普通人群的喜爱。

    上辈子,库兰茶是小日本和美国佬的合资公司掌握的,几年间不知道给他们用这个商品在全世界赚了多少钱,没成想,这东西原来是中国人发明的。陈风现在知道了,自然不能便宜了外国佬。这些无良的外国佬从清朝开始,就不知道从中国巧取豪夺了多少宝贝走。

    陈风正在心里计划该怎么去山西,走飞机还是火车,冷不防外面响起了敲门声,陈风应了声,起身过去开门。

    打开门,外面站着一个身材火辣的妞,陈风熟人刑暮云。她怎么会来这,陈风弄不明白了,该不会是为了刚才他口花花几句就来找他帐吧,我说你至于吗?她怎么知道地址的,这就不用想了,人家可是连陈风小学初中的壮举都查到了,地址还能漏了?

    刑暮云脸上有些许不悦,陈风心道,他和谁开玩笑不好,和这暴力警花开玩笑来着,遭了,人家找上门,该咋办?想了想,陈风客客气气道:“刑大小姐,稀客稀客,您怎么有空来我这儿?”

    刑暮云拿眼一瞪陈风,不悦道:“我找你什么事,你自己心里清楚。”

    陈风心想,果然是因为他口花花,他装着正紧道:“暮云,咱们都是陈年人,成年人就该有成年人的度量,没必要为了一点小事较真。来来来,别在门口杵着,快进来坐。”

    “死陈风,谁为你的口花花生气了,我问你,你为什么骗我?”

    刑暮云的话里颇有怒气。

    “我骗你?”

    陈风自认没对刑暮云干过这事啊,前两次意外我都很直接的说。

    “刚才我和小云雀联系了。”

    刑暮云拿眼睛死死的瞪着陈风,一副恨不得把他吃了的样子。

    原来是这个事情,陈风还以为自己幼儿园的壮举被她发现了,幸好不是,陈风笑眯眯的把刑暮云拉了进来,关好门,陪着笑脸道:“暮云,不是我骗你,而是你现在手上没有兵,我和你说了攻略也没用,本来想你专心在训练场练习的,谁料小云雀多事,快嘴了。”

    “是真的?”

    “暮云,当然是真的,你看我这小样,敢在您老人家面前撒谎。”

    陈风道。

    刑暮云想到那天陈风被自己砸的满头包的熊样,顿时不快一扫而空,道:“谅你也不敢。”

    陈风把刑暮云迎了进来,哄好,李柔柔和巧儿也都迎了过来,“暮云姐姐,你来了。”

    几个人打过招呼,坐到沙发上,张嫂见有客人来了,去置办了一个大果盘端过来招待刑暮云。而后四个年轻人在客厅有说有笑,陈风无意间提到他要去山西,刑暮云听到来了兴致,问道:“陈风,你去山西做什么?”

    陈风称自己看上了一个项目,要去山西看看,他说着说着,在刑暮云的身上打量了一下,“暮云,要不,你跟我去得了,柔柔和巧儿都去不了。”

    刑暮云摆了摆手,“凭什么啊,我们又不是什么熟人,再说,我又没好处。”

    “暮云,咱都亲密接触过两回了,还不算熟人?怎样才叫熟人啊?”

    陈风厚着脸皮道。

    “不,不许你再说!”

    刑暮云见陈风提及两番误会,赶紧出言让他打住,她真是太背了,怎么让这个人占了两次便宜。

    “好,咱不提熟不熟,这好处嘛,可是有的哦。”

    “什么好处?”

    “食宿旅费全免,还可以开给你凤凰市人均工资的双倍,怎么样,不错吧?要是还嫌不够,路上可以包办购买土特产的费用,这总行了吧。”

    “有这么好?”

    “当然。”

    “成,我就跟你走一趟。”

    刑暮云爽快的答应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