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网游小说 > 游戏之财色兼收 > 正文 第65章 前尘遗憾今朝了
    算命瞎子虽然没有明说陈风体质增强的原因,但没副作用就行了,他高兴还来不及呢。版主0零壹电COM不过算命瞎子给他的忠告还是让陈风很在意,要知道,他上辈子就是因为得罪了女人,在游戏的所有荡然无存,弄得自己喝醉酒掉进人民公园的人工湖重生了。假设他没有重生,那是不是就是已经死了?

    女人得罪不得啊,古人云,惟小人与女子难养也,这话虽然有点偏激,但也可以有个八分可信。不过好在,陈风这辈子,已经打定主意不在伤女人的心了。本着一个不放过的原则,他看上的女人,得到的女人,一定要哄着宠着,决不让她们受半点的委屈。当然,诸如小仓优子之流例外,陈风得好好的招呼这类女人,嘿嘿嘿嘿。

    算命瞎子告知陈风不可让女人伤心,不然有大难,陈风想知道是什么难,可算命瞎子不管陈风软磨硬泡,就是不说。陈风估计,这就是电视里那些半仙的所谓天机不可泄露了。于是他告别算命瞎子,找崔云云去。

    来回的路程,加上和算命瞎子聊了一会,陈风来到崔云云维持交通秩序的十字路口时已经是九点二十。在附近找了个泊车位把车停了,陈风走下车来。

    在路口到处张望了一下,陈风没见着崔云云的影子,看了看表,才九点二十,他以为崔云云可能有什么事情去做,他找了个显眼的地儿,坐着等。

    谁知道,等了快半个小时,陈风也没见崔云云的影子。他以为崔云云可能不来了,起身准备回去,就在转身的时候,突然他看见不远处一棵风景树后,一个人缩回了脑袋,那人,不是崔云云是谁?

    陈风笑了笑,小妮子,现在知道害羞了,想当人二奶时候怎么火辣来着。

    陈风不由分说,走过去把崔云云揪了出来,笑嘻嘻道:“我说谁在偷看我呢,原来是云云你啊,走,今天我带你玩儿去。”

    崔云云身上的衣服与早晨陈风所见不同,应该是回家换过了,她躲在树后被陈风抓住了,一直低着头不言不语,陈风不管许多,拉着她的手腕,走向车子。

    走到车旁,把崔云云塞副驾驶,而后,陈风启动车子。

    “云云,为什么回去换衣服呢?”

    陈风问道。

    “我,”

    崔云云欲言又止。

    崔云云早晨因为要站在大马路边,所以穿的衣服比较简朴,陈风邀请她,崔云云显然还没有调整好心态,不知该以什么姿态和陈风呆在一起,和他在一起,崔云云会感觉到自己很渺小,卑劣。

    但是既然是陈风的邀请,崔云云也不想违他的约,于是思前想后,还是回家换了一套漂亮衣服,而后到了十字路口那等。只是看到陈风的车子过来,她的心里又害怕了,于是躲到了风景树后。

    “云云,人难免会犯错误,错误或大或小,但是只要犯了错的人肯改正,肯赎罪,这个人就还是一个好人。云云,你反的错不过是一点点的小错,你除了自己,不需要向任何人赎罪,也不必在我面前有负罪感的。”

    陈风道。

    “可是,我还是无法原谅自己。”

    崔云云低着头,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陈风道:“不用为难自己,今天,我见到了一个最美的女孩,一个无论心灵还是外貌都十分美好的女孩,你想知道,她是谁吗?”

    “谁?”

    陈风伸手拉住崔云云的手,放到面前亲了一下,道:“就是你,你站在十字路口顶着太阳,呛着灰尘帮助他人的时候,简直是太美了。”

    听到陈风的话,崔云云的眼睛红了,泪水盈满眼眶。那夜经陈风点醒,她决定重新做人,可是,她不知道以后还能不能再面对陈风,不知不觉间,陈风的形象在他心里变得高大无比。而今,她却受到了陈风的表扬与赞美,这让她情难自禁,流下喜悦的泪水。

    “好了,云云,使劲哭吧,放声大哭,哭过了,一切就都过去了,不必为过去而芥蒂。”

    接下来,崔云云无声的痛苦,陈风这厮悄悄把她搂到怀里,也不知道是在安慰,还是在揩油。(注:磁力悬浮车驾驶位和副驾驶位是连在一起的,中间可没有档位手刹什么的)接下来的一整天,陈风带着崔云云满大街的逛,崔云云掌眼给陈风挑了几套衣服,陈风买了一两件不值钱小玩意送给崔云云,值钱的她也不会要。

    晚上,两人在一小吃摊解决了晚饭问题,而后来到迪士尼游乐园,先玩了旋转木马,碰碰车等几个东西后,陈风和崔云云坐上了摩天轮。

    凤凰市迪斯尼乐园摩天轮高八百三十米,旋转一圈要一整个小时,游客在摩天轮到达最高空时,可以俯视凤凰市全貌,是凤凰市内最好玩的东西之一了。

    陈风和崔云云买了一大桶爆米花和两瓶可乐,上了摩天轮。

    经过这一整天,崔云云已经能和陈风有说有笑的了,“摩天轮,我早就想坐一次了,可是我爸妈有恐高症,从不带我来,也不让我自己来,陈风,今天真是太谢谢你了。”

    陈风看着一脸兴奋的崔云云,再看了看窗外的风景,一些心酸的回忆又浮上了心头,他靠着椅背,闭上眼睛品味着。

    崔云云敏感的发现了陈风的变化,小声问道:“陈风,你怎么了?”

    陈风睁开眼,甩了甩头,有些落寞道:“没什么,只是想起了一些伤心事。”

    崔云云两只手握住了陈风的一只手,似乎是在给他安慰,“陈风,能和我说说吗?”

    陈风看了眼崔云云,而后双手捧着头,埋首膝下。

    “陈风,我只是随口说说,你不想说就算了。”

    崔云云以为自己给陈风造成了困扰,赶紧道。

    “没什么。”

    陈风抬起头,望着摩天轮顶部,道:“坐在这个摩天轮上,让我想起一个女人。她,和你一样漂亮,那时候,她就像一只美丽的孔雀引人注目。我也被她吸引了,我开始追求她,就是在这个摩天轮上,我第一次亲了她,那时候,我开心极了,我以为我是世界上最幸福的男人。可是,后来我发现,幸福却只是幻影。我很失败是不是,竟然被一个女人给耍了,竟然被这样一个女人给迷惑了。”

    陈风说完,自嘲的笑了笑。

    “陈风,你一点都不失败,欺骗你,才是那个女人最大的失败!”

    崔云云大声道,对陈风口中的那个女人,她可是很痛恨。

    陈风不言语,苦笑了一下,他经历的事情真是太奇妙了。同一个人,在两个世界,起点相同,终点却不同,同一个人,因为不同的遭遇,能朝着两面前行。

    “陈风,如果你的心还痛,让我来安慰你,我可以为你做任何事情!”

    崔云云清澈的大眼睛渐渐蒙了一层迷离的雾气,她拉着陈风的一只手,放到的自己的胸部,摆出一副予取予求的样子来。

    虽然手中掌握的东西触感超棒,但陈风还是收回手,在崔云云头顶抚摸了一下,微笑道:“云云,我们不能……”

    突然,出乎意料的,不等陈风拒绝,崔云云不管不顾,起身跨坐到陈风腿上,用尽全身的力气抱住他的后颈,吻向他的嘴唇。

    两人唇舌交缠良久,崔云云依依不舍不抬起头,火热的看着陈风,拉起他的手塞进自己的衣服里,让他毫无阻隔的触碰自己的肌肤,而后伸手向下,笨拙的解陈风的裤子。

    “云云,你。”

    “陈风,什么都别说,我知道这样是不对的,可是我现在无法控制自己,我发现,我已经爱上你了,求求你,陈风,爱我!”

    摩天轮在缓缓转动,不远处天空升起冉冉烟火,爆发出最璀璨的光芒,将天地染上斑斓亮丽的色彩。但是陈风的内心,就没有那么璀璨了,他心中此时只有一句话“该死的王八汤,老子恨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