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网游小说 > 游戏之财色兼收 > 正文 第64章 强化记忆力
    游戏中,全世界需要有一百个国家打开本国内所有战争之门,战争模式才能宣告正式开始。banzhu001.com一百个国家,按开启本国主城的名次,依次开放战争模式。第二名的国家比第一名的国家晚一分钟,第三名比第二名晚一分钟,然后以此类推。

    虽然中国区还有七座主城的战争之门没有打开,陈风也只能把这事交给别人了,系统规定,每名玩家只能获得一次主城战争之门战的奖励。也就是说,陈风接下来不管再攻打几个战争之门,半点好处都没有。

    这种硬性规定也是为了战争模式游戏的平衡,假设奖励可以重复获得,那么陈风领队八次,不就有十六点战争模式下的属性点了。要知道,战争模式下英雄的属性点可是宝贵得很,绝非RPG这么廉价,特别是战争模式前期,属性点更为宝贵。

    看玩家们的热情,中国区八个战争之门今天之内很有可能会被全部攻下。日本区,美国区,印度区这些大区估计也差不多。但是达到一百个游戏区打下战争之门,估计还得用上几天,陈风记得,上辈子日本最先打下战争,之门后的第三天,才满足一百个国家的条件,战争模式正式开启,估计这辈子相差也不会太大。

    战争模式一旦开始,陈风就要全身心的投入其中,争取在战争模式初期确立优势。现在这两天的时间,就变得尤为难得了。

    八点来钟,陈风使用毁天灭地卷轴攻下玄武城战争之门后就下线来了。李柔柔给了他一个激烈的热吻以作奖励,弄得陈风是又喜又悲,喜得是美人**,香唇甜舌侍奉,悲的是他只能亲亲摸摸而已,动不得真格,不知道他这和尚得做到什么时候?

    两人热吻良久,陈风感觉自己的舌头被吸的都有些发麻了,这才放开李柔柔。李柔柔媚眼如丝,似乎不想离开他的怀抱,陈风明白,小妮子这是动情了,他拍了拍她的小:“柔柔,乖,人生大事我们要找个最美好的时候再做。你先下楼,我去洗个澡再来。”

    李柔柔还真以为陈风是在乎她,疼她,心底甜甜的,欢喜的下楼了。

    陈风来到卫生间洗了个澡,洗澡时候,忍不住拍了下摇头晃脑的小陈风,感叹道:“英雄无用武之地啊!”

    梳洗干净,陈风挑了套宽松的衣服,走下楼来,巧儿和李柔柔在客厅里看着电视节目,张嫂在厨房里忙活。陈风老实不客气的挤到沙发上两女中间,一手揽着李柔柔的小蛮腰,边揩油边看向全息电视。

    全息电视播的是凤凰台的新闻,陈风看了会,无非是当官的很忙,哪里地方出了什么事情了。突然,陈风脑袋一个激灵,现在电视上播的新闻他好像全都看到过,而且记得清清楚楚。

    陈风要是没重生过,那么就是未卜先知了,事实上,他确实看过这段新闻。上辈子,陈风看新闻的时间只有早晨吃午餐的时候,现在播报的这段新闻他看过。但是,他看过这段新闻可是有五年的时间了,这就令他十分奇怪了。陈风虽然自认不笨,但记忆力绝没有那么好,至少还没好到时隔五年还记得某位官员访问哪里哪里这种事情。如果是像某地发生灾难这种事情,陈风自认还能记得,可是当官的在做什么,这种对小民来说无聊的事情他怎么会记得。

    陈风心里正纳闷,伸手想端起茶几上的杯子,不料,他伸手抓杯子,木质的杯子竟然被他抓碎了。

    李柔柔和巧儿见状,一个赶紧检查陈风的手,一个找来麻布打扫。李柔柔反复检查陈风的手后,确信没有一处破皮,一处流血后,道:“陈风,吓死我了,你手劲怎么那么大。”

    “柔柔,你当我武林高手呢,估计是杯子旧了变脆了。”

    李柔柔奇怪,陈风自己还奇怪呢,他家常用的木杯,可不是什么廉价货,而是货真价实的硬桃木雕的。平时从两米的高处落下都不会磕碰破一个角,今天竟然给自己一下子抓破了,这是什么情况?

    突然,陈风想到,难道是自己力气变大了,他拿起另一个杯子握住,手上用力,杯子在他手里受力后,明显开始变形了。陈风印证了自己的想法后,把杯子放回茶几,本来圆形的杯口,变成了椭圆形。

    李柔柔见陈风把圆形的杯口捏成了椭圆形,好奇心起,也拿起杯子捏了捏,可是杯子纹丝不动,这下她更好奇了,拉过陈风的手放在面前仔细的看,问道:“陈风,你是怎么办到的,有什么秘诀吗?”

    “嘿嘿,柔柔,巧儿,我告诉你们,别看我这样,其实以前也是练过几年功夫的,捏破捏扁个杯子算什么。想当年,我师父还夸我,是百年难得一遇的练武奇才呢。”

    陈风吹嘘道,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力气变大了,但这毕竟是好事,李柔柔一问起,陈风好显摆的本性又开始了。用手捏破了硬桃木杯,让陈风在两女面前大大的吹嘘了一把,这不,他连师父都编出来了。

    两女虽然有些怀疑,但杯子被陈风捏破这个事实摆在眼前,她们也没过多质疑,顺着陈风的话夸了他两句,让他飘飘然。要是换个女人,比如说刑暮云,估计陈风得到的只有打击。就是说嘛,女人还是温柔点的好。说不得,陈风又香了李柔柔一下,看得旁边的巧儿脸都红了。

    今天早上儿,陈风发觉自己的力气没由来的变大了,记忆也变好了许多。吃过早餐后,陈风找了个理由,自个儿开车出门,直奔算命瞎子所在处。他的疑问,估计问算命瞎子准没错。一路上,陈风想到,自己这该不是吃了那个怪王八补出来的吧,要这样说,看来那个怪王八还有点好处嘛。

    开着车走在路上,陈风路经一个十字路口时,瞅见了一个熟人。八点多钟,凤凰市处于上下班高峰期,各个路口有很多自愿者维持交通秩序。陈风看到,崔云云带着红袖套在路口处帮助维持交通秩序呢。

    正好陈风遇到的是红灯,他停在崔云云不远处,摇下车窗,招呼道:“早啊。”

    崔云云见陈风和他打招呼,先是一愣神,而后眼睛一红,像受到惊吓的小兔子般慌忙转过身去,背对着陈风。

    陈风笑了笑,道:“崔云云,早啊,你这躲我做什么,我又不是老虎。”

    崔云云还是没有回头,她现在不知道该如何面对陈风。

    陈风看着崔云云的背影,感觉到世界真是太奇妙了,上辈子一个风浪荡的拜金女,这辈子因为自己而改变成了一个能不为酬劳而帮助他人的人,不可谓不奇妙。红灯时间快到了,陈风赶紧道:“云云,那天早上我看到你的留言很高兴,一直想找你,可惜没联系方式,今天可真巧,我们在这遇上。你这里什么时候能忙完?九点半差不多了吧,那时候我来接你,我们今天去约会吧。哎,时间到了,我先走了,九点半我们不见不散啊。”

    绿灯亮了,后面的车子喇叭直响,陈风不得不把车开走。

    人与人缘分是最玄妙的东西,上辈子,崔云云是陈风的第一个女人,必然有其能吸引陈风的东西,到了这辈子,陈风也逃脱不了这种引诱。

    陈风驱车来到城郊算命瞎子处,远远看见,算命瞎子在老槐树下面倚着呢。陈风把车停好,走了过去,蹲在算命瞎子面前,道:“先生,早啊。”

    算命瞎子一甩手,“目明可知黑白,目盲不分日月,何谈早晚。”

    “先生,你眼瞎心明,这世上多少明眼人,又有几个比的上您?”

    陈风道。

    “小伙子,世间藏龙卧虎,远非你能想象,今天来见我有什么事情?”

    陈风也不客套,把自己身上的变化说了出来。

    算命瞎子听完也没掐指,脱口道:“小伙子,你身体的变化无需担心,这是你的福气。不过你未来有一两大难,给你句劝,莫伤女人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