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网游小说 > 游戏之财色兼收 > 正文 第45章 一快一慢
    一大早,陈风发觉自己的身体有个很不对劲的地方,小陈风一直处于敬礼状况,亢奋异常。版主零零壹点坑母

    被李柔柔叫醒后不久,陈风就发觉小陈风的状况,他不以为意,以为是普通的晨勃现象。可是,来到卧室卫生间洗了个冷水澡,小陈风还是一副斗志昂扬的姿态,不论陈风怎么静心,都无法平静下来。

    起先,陈风以为是不是自己重生后,一直没有伴侣亲热,故而憋的。可是,陈风后来否定了这一想法,他的身体应该是出了什么状况了。他曾想观察一下,可是手碰到小陈风,身体就痛的不行,而且小陈风的个头比之前任何时候都大了不少。

    别看陈风有些奸诈无良,学习成绩还是可以的,生理保健课自然也没有落下过,一些男女身体构造与基本常识他还是知道的,自己的身体绝对不是什么自然反应。一下子增大那么多,该不会是肿瘤吧?

    自己碰不得,那冷水可以吗?结果是不行。热水呢?结果还是不行。刀子呢?这整个就算了。最后陈风放弃自己检查,决定等等看,要是不行就去医院看看,自得宝贝可不能胡来,出了问题也耽误不得。

    陈风正想着,卫生间的门外传来了李柔柔的声音:“陈风,你快点,大家都在等你呢。”

    “好,我马上出来。”

    “那你快点。”

    李柔柔说完,下楼去了。

    几分钟后,陈风下楼来,他现在穿着个大裤衩,手伸在裤兜里撑起来大裤衩,以免露丑。

    吃完早餐,陈风找个了借口,出门上医院去了,有病找医生,可别拖着。

    陈风开了磁力车出门,他要去远一点的医院,去离家近的医院被熟人看到了可怎么办?他开车走了大半个小时,来到凤凰市中大学第一附属医院。

    把车停好,陈风来到挂号处,左右看了看,确定没熟人后,挂了个男性生殖科专家号。拿到病历本时,陈风发觉,挂号的姐姐很隐秘的笑了笑。陈风心道‘姐姐唉,咱可不是你想的那样。’来到专家科室外,陈风竟然还真遇到了一个熟人,不过见到这个熟人,陈风倒是没觉得有什么尴尬。因为这个熟人是他的同班同学付大成,这家伙前两天还给陈风狠狠宰了一顿来着。

    付大成没注意到有别人来了,坐在凳子上耷拉着头,神情有些萎靡。陈风看得好笑,这家伙一副斗败公鸡的样子,一定是某些方面出了问题了。陈风坐到付大成身边,用胳膊肘顶了顶他,“付大少,真是巧啊,你怎么也在这儿?”

    突然有人和他打招呼,付大成吓了一跳,整个人惊得一下子从椅子上滑落下来,陈风忙把他搀起来,“付大少,这是干什么,还没过年呢。”

    付大成坐稳了,待看清来人是陈风,身体又是一哆嗦,差点又滑了下来。前两天被陈风一下子宰了两千万,付大成心里可是对他又恨又怕。今天他因为某些男人不方便外露的问题来看医生,没天理竟然给他遇上陈风了,这叫什么事?

    “别啊,付大少,这可真是没过年,不过你要是真缺钱,可以和我说啊。”

    陈风嘴上损道。

    付大成好不容易坐稳了,掏出手帕擦了擦额头刚冒出来的冷汗,也顾不得陈风的暗损,开口道:“我说是谁呢,是陈风啊。”

    陈风勾着付大成的肩膀,装着亲热道:“老同学,咱们可真有缘分,你说这上酒店下馆子能遇到,来医院看病,都能在一个病科遇到,可真不是一般的巧。等下看完病,咱们可一定找个地方好好吃一顿。”

    “再说吧,我今天还有些事情,改天,改天一定。”

    一听找个地方好好吃一顿,付大成身子下意识的又哆嗦了一下,心道陈风唉,你就饶了我吧,我就是再有钱也不敢请你啊。

    “这样啊,那可真是可惜,我本来说,你上次款待我那么丰盛的一餐,今天怎么着也回敬回敬来着的,既然你没有时间,那就算了。”

    陈风摇头,做惋惜状。

    “陈风,其实吧,我那些事情也不是很重要,改天再办也成,既然你请客,我怎么能不给面子呢。”

    一听陈风说他请客,付大成顿时改口,虽然不知道陈风打的什么鬼主意,但是既然有机会宰他一顿,付大成何乐而不为?

    “行,这就说定了,咱等下找个地方好好喝一杯去。对了,付大少你来这里,是什么地方出了问题吧?”

    陈风有意无意的拿眼睛扫了扫付大成裆部。

    付大成掩饰道:“我没什么问题,就是我一个朋友晚上夜多,我劝他来看,他却不好意思。这不,我来问问医生开些什么药好。”

    事实上,付大成患的是传说中的早泄,可这事情只要是个男人就不会说出来的,特别还是自己不怎么待见的人。他阳痿的事情要是给陈风知道,再出去一宣传,他还怎么在人前抬得起头。

    “想不到付大少你竟然这么关心朋友,真是难能可贵。唉,我就没你那么好运气是帮朋友来看病拿药。”

    陈风装模作样的叹了口气。

    “陈风,你也早,”

    付大成脱口而出,出口后他意识到说错,赶忙住嘴。

    嘿嘿,胖子,你露馅了吧,早,早什么啊,还不就是早泄。你一个年轻人什么不好,竟然那方面不行,啧啧啧,我真替你未来的老婆可惜啊。陈风心里面都笑开花了,嘴上装着不明所以,“付大少,什么早啊?”

    “哦,你听错了,我是说,你也一样?你也一样夜?”

    付大成打着哈哈。

    “要是夜就好了,唉,不提也罢。”

    陈风装着很痛苦的样子,学着付大成先前的样子,耷拉下头去。

    陈风不说,又是这幅模样,付大成越想知道了。他猜想,陈风十有**也是那个毛病。一想到次,付大成心里就平衡多了,于是追问陈风,“陈风,咱们是老同学了,前些天还一起喝了酒,这么着也是个朋友,你有什么事情就告诉朋友我一声,别憋在心里。”

    “唉,一言难尽啊,付大少,我这事情不好对其他人说,我是那里出了问题。”

    陈风做戏做足,表情声音就像一个坐拥三千佳丽而无可用之兵的太监皇帝般。

    “那里?”

    付大成重复了这个词。

    陈风点了点头。

    付大成心里那个高兴啊,一瞬间他脸面难掩的浮上了开心笑容,继而他收起笑容,装着关心道:“陈风,别气馁,人生难免遇到个一点半点的挫折,总会度过去的。再说,现在的医疗技术那么发达,这种病应该很容易治疗的。”

    陈风心道,死胖子,你这话是说给自己听的吧。

    两人正谈着,门诊科室的门开了,年轻的小护士送前一位病人出来后,叫了付大成的名字。

    “陈风,你等等,我马上出来。”

    付大成进去了,陈风隔着门,听到里面一个老医生在大声说:“什么,才三秒?”

    接下来,付大成的诊察中,陈风听到最多的一个词就是老医生的那句三秒,怎么才三秒呢?怎么就三秒呢?你怎么就三秒呢?

    一会儿,脸涨成猪肝色的付大成出来了,陈风他面色不改,心里已经笑翻了。

    等陈风进去了,付大成肥头大耳做贼似地贴在门上听里面的话,他听到最多的两句是‘怎么那么长时间呢?怎么变那么大呢?’两人看完门诊,各自又按医生要求,在各个检查科室做了检查。什么心电图,血检,检,CT,彩超,全做了一通。陈风真不知道这些检查有没有用,但是既然医生让做,他还能不做怎的?别的还好说,就是做彩超时要脱光,这个可是难为陈风了,好在彩超检查的医生是个刚毕业的女医生。做完彩超,不止陈风脸红了,年纪不大点的女医生脸更红,估计她做梦都没想到有朝一日还会检查那玩意。

    颇费了些时间,在检查楼楼上楼下跑了一通,陈风和付大成各自拿着一叠化验单检查单回到门诊。付大成先进去给医生看了,出来时候的表情挺轻松的,看来是没有什么大碍,毕竟他是个年轻人嘛,又不是那些虚的不行的老头。

    轮陈风了,医生看了看他的检查单化验单什么的,得出的结论是,他身体没有任何问题,建议他尽早找个女朋友,并且开了一些去火清新热的药品。

    付大成和陈风交了钱,领到各自的药物后,时间已经中午了。陈风道:“付大少,你怎么来的?”

    付大成道:“我是打车来的,司机今天休息。”

    付大成没驾照,一直是雇司机帮他开车,可是司机休息什么的却是假话,他这是隐秘的病,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正好,我是开车来的,一起吧,咱找个好地方好好吃一顿。”

    “好!”

    付大成乐呵呵的跟着陈风上了车,心里寻思,等下我非吃穷你这小子。

    可惜的是,付大成的如意算盘落空了,陈风把车停在城郊一间米粉店外,下车把付大成招呼了进去,落座后大方道:“付大少,这里的米粉可是凤凰是一绝,你可千万别跟我客气,想吃什么,随便点。”

    付大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