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网游小说 > 游戏之财色兼收 > 正文 第32章 小乌龟
    花姐,本名不详,她在游戏里的名字也叫花姐。banzhu#001点com陈风,战神和花姐组队,在两人的保护下,费了翻周折,顺利把她带到了悬崖边。

    陈风向凤姐讲解了一下他们等下怎么练级,花姐听后竟然没有任何畏惧,朝着悬崖下爬去。人家花姐的举动,可真让战神有些汗颜,想当初,他可是在陈风的威胁下才下去的。

    十来分钟,三人来到悬崖下立足的大石块上,石块上有约四五平米,容纳三个人绰绰有余。

    陈风和战神在石块上召唤出各自的宠物,把各自的经验获取全分配给宠物,而后将宠物设定为止步状态,而后,战神下去引怪去了。

    两人的宠物级别都太低,且坚硬绿毛龟对现在练级没有任何帮助,剧毒大黄蜂虽然毒性超级厉害,可是血量太薄,剑齿虎随便一下攻击就足以秒杀它了,陈风可不想在练级的时候把宠物练死了。要是那样,他还要回到新手村,再传送到小镇复活宠物,再回到新手村,最后来到练级点,这样的周折陈风可不愿意,所以他们都把宠物设定成止步状态,让它们在岩石上安全的分享经验就行了。

    陈风先把岩石下的两只剑齿虎轻松干掉,只见花姐身上刷刷刷闪过好几次白光,一下子升了好几级。想想也是,剑齿虎基本经验两千一只,两只经验四千,三人平均分配也有一千多,花姐一个1级的玩家,初始升级需要的经验很少,升级自然快了。

    伴随花姐升级,两个宠物自然也升了好几级,但是现在的它们还派不上用场。

    战神在下面,转了好大一圈才回来,他后面,跟着十七八只剑齿虎,对他穷追猛赶。战神带引着怪,跑到陈风立足处下,三两下爬了上来,这六米距离,他不知道爬了多少次,熟得很。想想他跟着陈风第一次来刷剑齿虎时候,一次才引两只怪,而后慢慢增加数量。现在他的防御达到了41-41,血量更是三千多,攻击力35-60的剑齿虎,每次攻击他,能打出的最高伤害也只有19点,而且它的攻击,有时候还不能破他的防御呢。

    引来那么多的怪,陈风可不客气了,对着下面的虎群张弓射箭。陈风现在的攻击力达到了变态的35-116,攻速更是高达14,而且还有幸运加成的7%暴击率,12点的精准,这就可怜了下面的剑齿虎们。陈风的一次暴击,竟然高达185点,平均杀死一只剑齿虎,也就十箭而已。

    陈风和战神两人,换了20级的装备后,各自的属性都有大幅提升。战神每次引怪的数量大大增加,而陈风攻击力攻速都增加,杀怪速度明显比以前快了许多。两人分工合作,刷起剑齿虎来,那叫一个快。两个宠物和花姐的经验,就跟坐了飞机般飞速增长。

    陈风和战神练级的空当,花姐逗弄着两只宠物玩,她干脆坐在地上,把两只宠物放在盘坐的腿上把玩,不时摸摸大黄蜂的肥肚子,揉一揉绿毛龟龟壳上的绿毛。不料大黄蜂还算听话,绿毛龟似乎对花姐的行为很不满,瞅准机会,张口咬住了她的食指。

    这是游戏里,被怪物或玩家攻击都不会产生疼痛感,被宠物攻击自然也不会,可花姐被绿毛龟咬住,还是吓了一跳,用力的甩手,想把绿毛龟甩掉。

    陈风见状,差点笑翻了,他把攻击模式切换的自动,笑道:“花姐,你这魅力可真是无人能及,不仅男人能被你迷住,就连只小乌龟也被你迷得神魂颠倒啊。”

    “你还笑,还不赶紧叫你的乌龟松开口。”

    花姐道。

    “花姐,你抓住乌**,手指用力一拔就出来了,这里是游戏,伤不到你的手指的。”

    陈风道。

    花姐依言,拔出了手指,把绿毛龟丢在石头上,气愤不过的她捡起一块石头照着绿毛**上轻轻来了一下,吓得绿毛龟四肢头尾都收进了龟壳里,“小东西,看你还敢不敢咬我。”

    陈风见花姐用石头打乌**,顿时哈哈大笑,逗,太逗了。

    花姐风情万种的白了陈风一眼,“你呀,我看脑子里一定想到什么不健康的地方去了。和姐姐说说,你带了三个美少女回去,那个15岁的小姑娘不提,你那两个同学都已经被你得手了吧,两个同学的滋味怎么样?”

    “看您花姐想的,我陈风可是正人君子来着,那种**的事情哪里是我能干出来的。”

    陈风装着正紧道。

    “行了你哦,花姐我虽然年纪不大,可是阅人也算无数。一个人是什么样的人,我虽不敢说一眼就能看出来,但两三个小时时间,还是能看出个七七八八的。”

    “那花姐您说说,我是什么样的人。”

    陈风微笑道。

    花姐想了想,开口道:“你的身家很让我看不透,你有着一个穷光蛋的无赖习气,又有着身家丰厚的富豪的气势,我从你身上同时看到这两种矛盾的气质。一个人的气势是很难伪装的,你拥有一千万,就具备一千万该有的气质,即使再伪装,也不会有千亿富豪身上的那种气质,可是你,就像一个身家几千亿的穷光蛋,很让我琢磨不透。”

    “花姐,你的眼光很准,我就是一个具备千亿身家的穷光蛋。虽然我现在的身家谈不上穷光蛋,但我自认是一个穷人,而我也同时掌握着千亿的财富,不过那是在不久的未来。”

    陈风说出了一番真心话。

    “呵呵,未来的千亿富翁,就让我拭目以待好了。”

    花姐掩面轻笑,“不过现在的穷光蛋,未来的富翁,不管你的身家如何,但你是何种人物我可是清楚得很,你是一个危险的浪子。”

    陈风看着花姐,没有问话,他在等待下文。

    “在锦华时,虽然你刻意掩饰,但是我还是从你眼睛里看出了各种情绪――自信,**,不羁,占有欲,狂放,淡淡的哀伤。有着**,不羁与占有欲和狂放的男人一定是一位浪子。而自信更是难能可贵,与颓废的浪子相比,自信的浪子更会令女人为之着迷,带给女人的快乐也大得多。但是你眼中不经意流露出的哀伤,对女人来说,却是极为危险的。有着哀伤的浪子,一般都会颓废,为了他们曾受过的伤痛而颓废,可是你不同,你是一个受伤后仍然自信的浪子。所以说,你极其危险,对女人,可以说就像是毒品般,一旦落入你的网中,尝过你给予的快乐,女人就很难在逃脱你的手心,会成为你的俘虏。”

    陈风苦笑,人的眼睛时心灵的窗口,果不其然,“那么美丽的花姐,会否成为我的俘虏呢?”

    花姐对着陈风盈盈一笑,道:“或许会,或许不会,谁又知道呢。我很好奇,一个十八岁左右的大男孩,小男人,是怎样为情所困?”

    “聪明的女人不会追问太多,我认为,花姐你是一个聪明的女人。”

    陈风道。

    “或许吧。今天晚上,在锦华楼下,你扭那位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女同学上车的样子,你知道像什么吗?”

    “像什么?”

    “就像一只雄狮,看到属于自己的雌狮投向其它雄狮般发狂了。我可以感受到,那时候,你胸中的怒火升到了顶点。那个女孩,就是你的伤痛?”

    花姐轻言轻语道。

    陈风闭着眼睛,深呼吸了一下,道:“花姐,你真是一位聪明的女人,我见过的女人中最聪明的一位。”

    “谢谢你的夸奖,能和我讲一下你和她的过去吗?我很好奇,一个看起来还是的女生能给你什么样的伤痛。”

    “是她,也不是她,是欺骗,还是幼稚无知,谁又知道呢。”

    陈风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