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网游小说 > 游戏之财色兼收 > 正文 第30章 梗了一辈子的心结
    坐在自动行驶的车里,陈风把头靠在车窗上,看着车窗外飞速后退的景物,在想着一些事情,也可以说,他在整理自己的心情。网址:版主全拼+0○①+CǒM

    不管怎么样,陈风都不能否认自己是个男,自小的时候他对女性的兴趣就很大,可是他人生的第一次是在高三的时候,和班上的一个女生。

    陈风在之前虽然也爱和女性厮混在一起,但最多也就是亲亲嘴摸摸身子而已。那时候虽然花,但他还是认为性是美好的,爱情也是值得向往的,就连法律都已经可以一夫多妻,他为什么不可以。

    (由于第三次世界大战期间过多核弹引爆引发的全世界范围辐射,导致男性比例下降,现男女比例约1:)可是,与某个女同学发生关系后,陈风才意识到,性,或许是美好的,可爱情,并非那么美丽。他的女朋友除了他外,还有另外的**,并且不止一个。陈风深受打击,从此开始变得不相信女人,开始**,与女人交往,只是为了彼此的身体。直到后来发生某件事情改变了他,巧儿也是改变他的因素之一。

    陈风以为自己早已淡忘了那份少年时的感情,可是他现在发觉,他并没有。或许,那份伤痛只是被他掩埋在心中。而他上辈子生命里的第一个女人,现在就坐在他的身边,就是身边的班花。

    崔云云,陈风上辈子生命中的第一个女人,曾让陈风很受伤,后来陈风渐渐淡忘了她,可是今天看见她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坐在付大成身边,陈风的怒火简直是无法抑制。走下酒店后,陈风一想到崔云云接下来可能会和付大成去某个宾馆开房,他再也压抑不住自己,把她拖上了车。

    陈风指挥磁力车停在临近一个超市的公路边,下车去超市里买了个东西回来。车子继续行驶后,陈风不管崔云云的感受,把买来的东西按在了她的手上。

    两分钟后,陈风取回东西,上面显示为粉红色,见到粉红色,陈风好像心中松了一口气。

    2010年那时候,由于医疗科技不发达,很多靠着修补术能成功伪装成,但在2100年,再好的伪装在测试贴纸下也无所遁形。白色的测试贴纸只要贴在女人裸露的皮肤上一到两分钟,就会显示显示三种不同的颜色,粉色为,红色为少妇,黑色则代表这个女人至少和三个男人发生过关系。

    陈风自认早已经不爱崔云云了,可是一想到她会再次投入别的男人的怀抱,陈风的心里就会升起无明业火。

    想一想上辈子的记忆,崔云云高二之前似乎也是一个清纯的女生,可是高三后整个人就开始变了,变得性感,变得妖艳,变得吸引男人们的眼球,陈风也是这些男人中的一个。

    陈风一路上一句话都没说,回到家后,把车停好,招呼巧儿进屋,把李柔柔交给张嫂照顾,他拉着崔云云走进自己的卧室内,把门反锁上,瞪着眼睛看着她。

    不明所以的崔云云以为凶神恶煞的陈风现在要非礼她,把她吓得不轻。“陈风,你,你要干什么,快点把我放回去。”

    “干什么,我才要问问你要做什么呢!”

    陈风心中的火腾的燃了起来,抓住她的手用力拖进了卫生间里,把她按在梳妆台上,让她对着镜子,恶狠狠问道:“我要做什么,我倒要问问你要做什么,一个好端端的女孩子,装扮成这样,浓妆艳抹,跟着色鬼付大成去酒店吃饭,一副谄媚样,告诉我,你要做什么?是要钓金龟婿,还是要傍大款做二奶,还是你发,等不及想上男人的床让男人了,告诉我?”

    最后几句话陈风简直是咆哮出来的。

    崔云云被陈风吓坏了,呆立在当场,差点儿哭了出来,眼泪已经在眼眶里打转了。

    “不许哭,敢做就要敢承认!”

    陈风大声道。

    被陈风这句话一吓,崔云云的泪水再也止不住了,如断线风筝一样落了下来。

    陈风握着拳,仰头长叹了一口气,打开蓬蓬头,用冷水朝自己头脸淋下,想借冷水熄灭自己心中熊熊的怒火!

    冰冷的水浸透了陈风的身体和衣服,让他的头脑清醒了许多,他关掉冷水,把蓬蓬头丢到一边,用力甩了甩头发上的水珠,而后像一个发怒的狮子般,在并不宽敞的卫生间内渡着步子,似乎在想什么事情。

    崔云云被陈风吓坏了,一直呆立在原地,可怜无助的哭泣着。

    渡了会步子,陈风心中打定了什么注意,他取过一条毛巾,用温水沾湿,走到崔云云身前,剥开她挡住面孔的头发,将她的面孔细细擦拭。

    说实话,面前的小妞似乎并不是很会装扮自己,画着浓妆,却不知道淡妆才最能撩拨男性的**,浓妆永远有着一股子的风尘味。

    抹掉口红,腮红,睫毛膏,眼影等化妆品,陈风还了崔云云本来面目。

    擦掉浓妆,陈风眼前是一个哭的梨花带雨的可怜清纯美少女,但这清纯,又能留住多久?随着时间的流逝,不管是内在,还是外在,她的清纯都将不在。

    “别哭了,放心,我不会伤害你的。有些事情,我想和你谈谈。”

    陈风轻声道。

    崔云云依旧放声痛哭,她被陈风吓得,差点掉了魂儿。

    陈风见劝说无效,他用上了对付女人哭最为有效的办法,他伸手抱起崔云云,将她后背压在墙上,而后,在她措手不及时,陈风吻上了她的双唇……

    良久,陈风意犹未尽的抬起头,崔云云愣愣的看着陈风一下,而后又痛哭出来。

    陈风再次吻上崔云云的嘴唇,这一次,比上一次更为激烈。

    如此反复几次后,崔云云终于不哭了,她万分委屈的看着陈风,就像受了恶婆婆气的小媳妇般,鼻子抽了抽,眼泪似乎又要掉下来了。陈风作势欲吻,崔云云赶紧吸了吸鼻子,强忍住不再哭出来。

    “这才对嘛,我又不是老虎,你哭什么,和我说,今天这副打扮,是不是第一次?”

    陈风问道。

    崔云云没敢回话,轻轻点了点头。

    “你喜欢其貌不扬的矮胖子?”

    陈风继续问道。

    崔云云摇了摇头。

    “那你为什么打扮成那样,跟那个死胖子去吃饭?我记得你高二时还是很清纯的,哪会像今晚这样浓妆艳抹,穿着低胸小T恤和超短裙。你看你这小T恤,胸部有三分之一露出来了,这超短裙,风一吹什么都看光了。穿成这样,去勾引那个死胖子?要不是我把你拉上车,你现在是不是都跟他去开房去了?如果不是我把你拉回家,是不是现在哪个死胖子都已经压在你身上了?”

    陈风想尽量用和缓的口气道,可是他越说心里越来气,口气也越加生硬。

    “我,我,”

    崔云云显然被陈风说到了痛处,手足无措起来,不知道说什么好。

    陈风叹了口气,接着道:“没什么,女人喜欢钱,这很正常。说吧,在你的眼里,你值多少钱?”

    陈风咄咄逼人的语气,且刺到了崔云云的痛处,她鼻子抽了抽,眼泪又下来了。

    这次陈风没有吻她,任由她的眼泪流下,用不容置疑的口吻道:“现在包一个姿色还算可以的二奶一个月大概五十到八十万,最高的也不过一百多万,我给你一个月五百万,我要包下你。从今以后,你从头到脚所有的地方,就连每一根头发都是我的,我不允许任何男人再碰你一个手指头,听到了吗?”

    听了陈风的话后,崔云云因为过于惊讶,连哭泣声都忘记了。

    “我说,我要用每月五百万包下你,听懂了吗?”

    陈风重复道。

    崔云云还是呆愣着。

    陈风扯下崔云云的短裙和T恤,用力撕碎,扔到垃圾桶中,从自己兜里掏出银行卡塞进她的手里,“这是我的银行卡,里面有两千万的现金。现在我去卧室用电脑填写一份每月五百的包养合同,并且写下我的名字与身份密码。而你,有两个选择。

    一:是选择穿着内衣走出去,打辆车或步行回家。

    二:是选择来到卧室,将你的身份资料和密码填写到合同里,然后投递到管理局资料库中,让合同正式生效,那么我的卡里立即有五百万会划到你名下,以后每个月的今天你都有五百万进账。如果决定给我保养,你可以选择用划给你的钱购买衣服送货上门,好使自己不光着身子。衣服送来后,今天你可以选择回家或留下,但是明天起,你一定要住在我这里。

    现在,我出去外面填写表格,哪一个选择,你好好考虑清楚。最后我想说,你即使想傍大款,我应该也不会比那个矮胖子差。”

    陈风说完,不理会头脑发昏的崔云云,走回卧室,打开自己的电脑,进入二奶管理局的主页,申请了一份表格开始填写。

    2100年,由于男女人口比率的问题,已经开放了一夫多妻制。而由于两级贫富差距过大,加上男人比例太少,不少女人走上了傍大款的道路。一些女人当不了有钱男人的妻子,为了钱选择做二奶,政府专门设立了管理局进行规范管理。

    陈风填写好表格,推门出去了,如何选择,就看崔云云自己了。走出卧室,陈风背靠在门上,上辈子没能发泄出去的情绪,这辈子他总算是发泄出去了,不管崔云云作何选择,困惑他多年的一个心结都算是解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