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网游小说 > 游戏之财色兼收 > 正文 第21章 不是冤家不聚头?
    吃了一顿丰盛的晚餐,张嫂的手艺真是没得话说,比星级酒店里的大厨也差不了多少。BαΝΖΗú~零0一~COM吃过晚饭,陈风和张嫂聊了一会,得知她已经通知巧儿,让她来凤凰市玩,也通知巧儿爷爷让他去检查身体了。

    老人家去检查身体,陈风就安心了。一想到巧儿马上来到凤凰市,陈风心里就跟猫抓似的,上辈子他最早见到巧儿时,她少女十八,现在却能见到十五岁的半型巧儿,他能不激动?陈风感叹,重生真是太奇妙了。

    与张嫂聊了会,陈风出门去透透气,绕着小区跑跑步,活动一下筋骨。长时间在游戏仓内,身体很容易发福疏懒,虽然短时间内不至于,可日久天长下就不一定了。上辈子,陈风最重的时候可是达到了一百八十多斤,他为了减肥,不知道吃了多少苦头呢。后来他的体重减了下去,陈风也养成了每天锻炼的好习惯。有时间,就跑跑步,或去健身房锻炼啥的,毕竟身体是他自己的,锻炼好身体可没坏处。

    七月炎炎夏日的晚上,是一天难得的凉爽时候,陈风穿着大裤衩,T恤就出门去了。跑动间吹着凉爽的晚风,舒服极了。

    在路上漫无目的的跑着,不知不觉,陈风竟然跑到人民公园这儿。到了公园门口,陈风才注意到自己到了什么地方。

    他就是在这里重生的,陈风想,在这里是不是有什么隐秘的空间物质呢?想到此,陈风很想到人工湖边再看看,于是他迈起脚步走进公园。

    现下是晚上10点半左右,虽然夏天夜晚蚊子横行,可这也阻挡不了食色男女们幽会的**。公园里,到处是成双成对的男女,或静静的依偎在一起,或火热的拥吻着,或躲在隐蔽处做着不为人知的快乐激情事情,偶尔发出几声难耐的声音。

    陈风一个人,似乎与现在的气氛格格不入,看着那些热吻的男女,他不禁想到了上辈子的自己。仔细想想,他上辈子至少带过二十个女孩儿来过这里海誓山盟吧。这会儿,想想还真是汗颜。可男人不就是那么回事嘛,有哪个男人不好色来着。不过陈风早已经想通,好色可以,但是要对女孩负责任。

    一路观看着旖旎的风景,陈风走近了人工湖,老远他就听着不断有水花激起的声音,不知道是什么事。

    转过一丛小树,人工湖近在眼前,陈风看到面前不远处的景象后,反射性的躲到了树丛里,乖乖,人工湖旁竟然有一个女人在向水里砸石头。

    早些天,陈风可是吃了大苦头,被一个暴力女狂追猛砸了一个小时之久,这会儿猛然看到一个女人朝水里砸石头玩,怎么能不怕,反射性的躲在树丛里观察。

    从树丛里小心的探出头,朝人工湖方向看去。一番比较,这个砸石头的女人个子好像较那天的那个未来警花矮了些,身材也胖了些,应该不是那天的那个女人。

    那天晚上,陈风可是真给整得怕了。确认了这个女人并非前几天那位后,陈风从树丛里走出来,拍掉身上刚才不小心沾到的枯草烂叶啥的,小声骂道:“变态女,你没事不回家扣脚丫子或磨豆腐玩去,在这砸什么石头,吃饱了撑的?我X你妹!”

    短暂的小插曲过后,陈风来到人工湖边的烧烤摊那儿,拷了十来串羊肉串儿吃。烧烤摊老板把羊肉串递给陈风,认出他是一号那天闹了大笑话的小子,开口调傥道:“小兄弟,以后做啥事可得注意点,负心男人不好当啊。不过还真没看出来,你这小小年级,居然还敢作出那种事情来。我就奇怪了,你怎么就能狠下心来把那样等级的美女给抛弃了呢?”

    烧烤摊老板那天可是目睹了整场好戏,他错把那场好戏理解为,陈风被他抛弃的女友追杀的好戏。陈风翻了个白眼,懒得解释,没好气道:“那种女人,哥么我有九条命也不敢招惹了,就今天,想起来,我头上还隐隐作痛呢。”

    烧烤摊老板会心一笑,“能不痛吗,那天我瞅着都疼,亏你能扛下来。不过你可真伤得人家深了,要不人家至于那样对你?”

    “我们的事情,你不明白,再给我来个鸡翅。”

    陈风羊肉串吃完,又点了个鸡翅。

    “小伙子,别看我现在这样,我年轻时候也曾风流过,伤过不少女孩子的心,现在想想都后悔来着。”

    烧烤摊老板边烤鸡翅,边做追悔莫及状道。

    陈风心中一阵恶寒,就眼前这烧烤摊老板,四十多岁,胡子拉碴,不修边幅,身材又不高,长得一副歪瓜裂枣样儿,竟然还能说他年轻时候风流过。就他这样,喜欢他的女孩得多恐龙啊?

    烧烤摊老板把鸡翅烤好,递给陈风,接着说道:“说实话,那个女孩子也是爱你爱到了深处,要不然至于那样对你。你不知道,她这些天来,天天这个时候来人工湖这里发呆,模样那叫一个伤神。”

    听到烧烤摊老板的话,陈风撕咬鸡翅的动作僵住了,两秒后,鸡翅从他的手上掉落到地上,“老板,你说什么?那个女孩每天这个时候都会来这里?”

    “是啊,我还从来没见过那么痴情的女孩……”

    烧烤摊老板话音未落,陈风撒腿就跑,刚跑了两米,又想到还没给钱,忙不递从口袋里掏出一张千元钞票回来递给老板,转身朝着能最快离开人工湖范围的路口就跑。

    烧烤摊老板喊道:“还没找钱呢。”

    “不用找了。”

    乖乖,陈风现在哪还顾着找钱,他逃命还来不及,老天保佑,好的不灵坏的灵,不对,是坏的不灵好的灵。

    烧烤摊距离最近的路口足有八十米,陈风把上辈子和巧儿上床时候的劲都拿出来了,朝着路口狂奔。八十米距离,此刻在陈风心里感觉就像一光年般遥远,好不容易跑到了路口,即将安全,陈风下意识的转头看去,想看看那个暴力女来没来。

    陈风转头看后面,不料却迎面撞上了一个人,被他撞的那个人似乎心神不宁,没有注意到跑过来的陈风,被他迎面撞了个正着,两个人拥做一团,倒在地上滚了几圈。

    陈风把人撞倒在地滚了几圈,好在他们摔倒在草坪上,有厚厚的草缓冲,倒也没受伤。陈风意识到自己撞了人了,一手撑着地面坐了起来,一手揉了揉有些发懵的脑袋。突然,他觉得手下的地面怎么触感那么柔软,下意识的捏了捏,手感真是太棒了。

    睁开眼向下一看,陈风知道地面为什么那么柔软了,因为他按在一个女人高耸的胸部上。确认自己按的是什么后,陈风反射性的收回了手,罪过,罪过,咱陈风真不是有意的。

    陈风的目光顺被他撞倒那人迷人的胸部线条向上看,想看清她的模样,不料,见到她的模样后,陈风的表情顿时犹如吃了老鼠药般,一下子黄了,然后是黑了。

    要说为什么呢,因为好死不死,被他撞倒的人竟然就是他要躲的人,那天砸了他一头包的未来警花同志。此时,警花同志躺在地上,正恶狠狠的盯着他。

    陈风额头豆大的汗珠又流了下来,乖乖,老天,这玩笑可开大了,冤家路窄也不能这样啊。

    “捏的舒服吗?”

    刑暮云死死盯着陈风的眼睛,咬牙切齿道。

    “舒,舒服。”

    陈风冷汗直冒,结结巴巴道。

    “你可真有种,上次还不够,这次还来摸我胸,看我不揍死你!”

    刑暮云含怒,伸手抓着陈风的衣服,一拳就打向他的脸。陈风结结实实的挨了一下,被打的头晕目眩,不过这可不是头晕的时候,他得赶紧逃命才是。陈风使劲挣扎,又挨了几拳,好不容易扯破了衣服,才脱离刑暮云的掌控,拔腿就跑。

    “有种你别跑,啊!”

    刑暮云见陈风跑了,她想爬起来追,可是刚爬起来,左腿一阵刺痛,站立不稳,一下摔倒在地。

    陈风还没跑出多远,刑暮云的痛呼他自然是听到了,转头看她摔倒在地上的情景,陈风心里犹豫了一下,还是走了过去。

    走到离刑暮云不足两米的地方,陈风停下脚步,问道:“你受伤了?”

    “不用你管,你滚开!”

    刑暮云捂着腿,大骂道。

    陈风摇了摇头,虽然这个女人脾气不怎么好,可她受伤毕竟是自己惹的祸,总不能就这样一走了之,把她一个人丢在这里吧。虽然他自认不是一个好人,但这种亏心事还是没干过的。陈风走上前,不管刑暮云的反应,蹲下伸手拦腰把她抱了起来。“行了小姐,现在你要打要骂都行,我们先去医院再说好吗?”

    刑暮云在陈风怀里挣扎着,“我死了也不要你这无赖管,你快放开我……”

    怀里女人力气之大,陈风险些把持不住,让她滑落到地上,陈风一来气,干脆把她扛在肩上,照准她的‘’就是两下,没好气道:“小娘么,给我听话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