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网游小说 > 游戏之财色兼收 > 正文 第13章 召唤变成萝莉的暖床女佣巧儿
    陈风事先和张嫂打过招呼,所以张嫂今天没有催他起床吃早餐。ЬáΠZhù@00壹嚸坑母陈风回到卧室,穿戴整齐,洗漱完毕来到餐厅,张嫂见他下来了,招呼了一下,把早已做好的早餐端给他吃。

    张嫂照顾陈风尽职尽责,给他准备的早餐是两个荷包蛋,一杯热豆浆,一块嫩牛排和一碟沙拉,营养丰富均衡。

    美美的享用着早餐,陈风点开餐厅内的全息电视机,调了几个频道,内容全部是关于《战争》这款游戏的专题报道。

    随意停在一个频道,是一个记者采访游戏玩家的影像。记者向二十岁左右的男性玩家问道:“战争这款游戏之前虽然曾在全国范围内做过广告,可是成效并不是太好,游戏公司之前数天内的订单只有不足八千份,而您,就是其中一位。请您描述一下,亲身体会了游戏后,您觉得这款游戏和之前的游戏有何特别之处吗?”

    玩家夺过记者手上的话筒,高声道:“《战争》这款游戏和之前的游戏有什么不同,我可以告诉你,《战争》这款游戏是已经超越了游戏的概念,它和我们众所周知的游戏模式有着本质的不同。它更像是另一个真实的世界,它不是用鼠标或其他什么来控你的虚拟人物进行游戏,而是用你的身体,用你的双手,用你的全部来进行的。你可以在游戏里体会一切,那种感觉实在是太美好了,美好到什么程度,我无法确切的形容,但是可以确定的是,进入游戏的那一刻,没有人不会被它震撼……”

    玩家滔滔不绝的说着他的感受,就像个发狂的瘾君子般,状若癫狂。

    陈风点开下一个频道,竟然是座谈会,座谈的主题内容是《战争游戏第一高手金钱猎手,他不得不说的秘密……这篇帖子两位主持人和几位嘉宾明显分为了两个对立阵营,一个对这个帖子持反对观点,认为这个帖子完全是对金钱猎手的诋毁,发表这篇帖子的楼主可能是出于妒忌,也可能是出于无聊。而另一方则持支持观点,他们认为,一个能常人所不能的人,必然有不同于寻常人的地方,就拿贝多芬来说,他是个聋子,拿达芬奇来说,他能把自己的耳朵割掉,那么游戏第一高手为什么不能是个猥琐色魔呢?

    双方持不同观点,展开唇枪舌战,其激烈程度,不亚于六方会谈。在两个阵营的交锋中,持支持观点的一方逐渐占据上风,隐隐有压倒对方的态势。虽处劣势,持反对观点的一方,仍是据理力争。

    两方争论不休,陈风看得可是头大,心道,他这算是被那个叫正人君子的家伙抹黑到姥姥家了,陈风骂道:“靠,正人君子,老子和你没完!”

    又切换了一个频道,这个频道是经济频道,与平时不同的是,这个时间段没有在分析股票行情,那些经济学家在分析讨论的竟然是《战争》的市场前景。这些个人讨论到后来,竟然得出结论,《战争》游戏会在今后一段时间占据游戏市场大部分份额,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人们对这款游戏的热情会逐渐冷却,而被其他同类型的游戏所取代,预计这个周期是八到十个月。

    果然是‘砖家’啊,全凭一张口吃饭,陈风都快吐了。要知道上辈子,《战争》这款游戏一推出,立即风靡全世界。在《战争》游戏推出后,世界各个游戏公司,运气好,得到本国《战争》游戏运营代理权而分了一杯羹,要么宣告解散或破产。

    什么同类型的游戏一推出,简直是狗屁,《战争》游戏所运用划时代的技术是其他游戏公司乃至国家机关用了五年时间绞尽脑汁都无法获得的,这些‘砖家’一张口就是同类型的游戏,我X。

    吃过早餐,关掉全息电视,陈风想到一件事情,对张嫂道:“张嫂,你有个女儿是吗?”

    张嫂楞了一下神,她好像没和陈风说过这事情,不过陈风问了,她还是如实回答,“是啊,少爷,我女儿叫张巧,初中刚毕业,开学就是高中生了。”

    “张嫂,你一直照顾了我这么些年,平常难得回家看看孩子,现在是暑假,不如把你闺女接来这里住一段时间,反正我这空房子多,路费我出。”

    陈风道。

    张嫂连连摆手,“那哪成,她一个乡下丫头片子,不懂规矩,到这来还不给你添麻烦。”

    “不麻烦,不麻烦,张嫂你照顾了我这么些年,就跟我半个妈似地,你们母女俩两地分隔,我心里也怪不好受的。你想想,你想孩子,难道孩子就不想你,好不容易暑假了,你就让她来和你团聚团聚。人家都说世上只有妈妈好,一个孩子,妈妈在外地,一个人在家,怎么不孤苦伶仃。”

    陈风劝道。

    不论上辈子还是这辈子,似乎张嫂都有意防着陈风,不让他知道巧儿的事情。想想也是,陈风虽说心眼并不坏,可心却太花了,整天拈花惹草不断,张嫂自家漂亮闺女怎么舍得给陈风看到,那还不跟绵羊给大灰狼看见了。

    巧儿这丫头,虽说不上超级漂亮,但也是白白嫩嫩,模样俊俏,性子温温柔柔,会体贴人,会照顾人,属于那种贤妻良母型,很得陈风的心。上辈子陈风和巧儿两人认识是在陈风二十岁的时候,那时张嫂的父亲得了肾结石,开刀一看,两肾坏死大半,必须换肾。

    一千多万的天价医疗费用让张嫂的两个哥哥愁坏了,没钱看病,也不能眼睁睁看着才六十多岁的父亲就这么去了。他们想到在凤凰打工的妹妹,就给张嫂打了个电话。

    最后,是陈风出钱给老人家治了病,张嫂可是记了陈风的好,把自家闺女叫来伺候陈风,打那时候起,陈风的肠子也收敛了许多。

    现在嘛,巧儿才十五岁,陈风很想见见变小的她,于是想让张嫂把巧儿接到凤凰来。陈风经历了两世,自认还是不会做出对一个十五岁少女下手的勾当的,括弧,应该不会。

    陈风一番话,说得在情在理,张嫂心里发酸,她是单亲妈妈,巧儿没有兄弟姐妹。这几年,巧儿一直是爷爷在给照看,张嫂觉得自己,确实是亏欠了巧儿许多。

    “张嫂,你就放心大胆的把巧儿接过来,我陈风虽然花了点,但把您可是当成了半个妈,巧儿来了,我就把她当成妹妹,有谁敢欺负她,我决不饶他!”

    陈风继续劝道。

    张嫂终于被陈风劝同意了,答应把巧儿接过来住一段时间,可是死活也不要陈风出路费。陈风知道张嫂骨子里硬气,也没多坚持,由得她了。

    “对了,张嫂,你联系巧儿的时候,让巧儿爷爷去医院做个检查,我做了个奇怪的梦来着,有一个人的名字叫张胜爷,不知道这其中和巧儿的爷爷有什么关系。”

    陈风知道,现在巧儿的爷爷两肾内现在应该已经长了结石,两年后会累得两肾坏死,现在早治疗的话,十分简单,要拖下去可不好。但是他也不能明说自己重生了,于是瞎编自己做梦来着。

    “没事,我爸他身体好着呢。”

    张嫂道。

    “张嫂,事无一万,万一我的梦应验了呢,你还是让老爷子去查查。何况,这又不是什么坏事。”

    “那行,我让我爸去查查。”

    见陈风说得煞有其事,张嫂就应了下来。

    和张嫂聊完,陈风上楼去了,想到十五岁的巧儿就要来了,陈风的脚步特别的轻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