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网游小说 > 游戏之财色兼收 > 正文 第02章 什么叫后
    凤凰市人民公园里的人工湖面积并不是很大,它的总体呈椭圆形,长约两百米,宽约一百米,中间有一座木桥。:ъAИzhu零0①.COm湖的面积虽然不大,但在这寸土寸金的凤凰市,能有这么一个人工湖,已经是难能可贵了。

    现在是凌晨一点,人工湖这里已经上演了一出近一个小时的好戏了。湖边,身材火辣的美女刑暮云在湖边不断奔跑,寻找最佳射击位置,一旦她觉得到达位置,立即停下,捡起地上的鹅卵石朝水里的陈风砸去,一副不将陈风砸死,誓不罢休的架势。

    水里面,陈风可苦了,一个小时下来,虽然不断躲闪,可多多少少还是挨了几下,被砸的鼻青脸肿。为了躲闪刑暮云,他还要不断的游泳,体力也消耗的快,眼看要支持不住了。

    好在,先支持不住的是刑暮云,砸出第一百三十六块石头后,她终于累瘫在地上,大口喘着气。陈风抓住这个机会,赶紧游到对岸,想趁着这功夫好脱身。

    游到岸边,陈风觉着自己的两腿都快不是自己的了似地,酸胀麻木,你想啊,一个人在水里泡了一个小时,还要不断游动,不酸胀才怪呢。陈风很想立即上岸逃跑,可是他发现自己又面临一个难题了,就是他的大裤衩早在一个小时前就离体而去,惨遭肢解。这不是最为严重的,更严重的是,他好像没有穿,这光着,怎么上岸?

    正当陈风为该不该裸一把犯难的时候,他注意到,对岸暴力女人已经站了起来,他再也顾不得羞耻啥的了,从水里一下子窜到岸上,把T恤领口一撕,朝下一拉盖住,权当裙子了。做好这个,陈风撒腿就跑,没跑几步,背后响起刑暮云的喊声,“你要是男人就别跑。”

    “我靠,是男人就别跑,不跑估计就不是活人了。”

    陈风的速度更加的快了。

    五分钟后,陈风确认自己已经安全,他现在这形象可真不是一般的狼狈,鞋子早已经不知道哪里去了,裤衩被人剥了,身上就罩着一件破T恤,身上的湖水干了,又被汗水取代,倒霉,这一天简直是倒霉到家了。

    一整天,陈风就没遇到什么好事,虽然他平时运气也不算太好,可绝没今天这霉星高照。现在是暑假世界,陈风赋闲在家,整天儿玩现今世界上最风靡的游戏《战争》一大早,他从游戏仓出来,例行的洗了个澡,吃过早餐,和女佣巧儿在床上快乐了一次,而后回到游戏仓,开始他征战游戏的宏图伟业。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一天里他打了几个副本,楞是屁玩意没爆,别说什么装备,就连药水都少的可怜。正当陈风暗骂晦气,想要下线找巧儿寻开心的时候,他与游戏里的宿敌遇上了。两个仇人相见分外眼红,不由分说便进入了决战模式,两个人的超级军团开始了殊死搏杀。

    浪迹《战争》这款游戏五年之久,陈风虽说一直霉运不断,可凭借三千万人民币的投入和屡败屡战的精神,好歹还是拉扯起一只实力强大的部队,在《战争》中等部队中暂排名第三十二位。

    陈风现在的对手,排名第一百六十九位,实力最少逊他两筹。本来交战开始,陈风打得很轻松,这个冤家对头的实力与战术他很清楚。战局一开始,陈风不慌不忙的排兵布阵,调度军队攻坚防守,一切有条不紊的进行。

    接下来一个半小时的战局,陈风一直处于有利地位,整个战局可以说是被他左右,对手的兵力一点一点被他蚕食鲸吞。一小时四十分钟的时候,陈风终于斩杀掉对手部队中最具威胁性的十六个上位神,眼看胜利在望,陈风刚准备发言嘲笑对手的时候,一件让他会冒冷汗的事情发生了。

    对手被寥寥几千个残兵拱卫的英雄手中举起了一张古朴的卷轴,卷轴从英雄手中飘起,散发着柔和的波动和光亮,卷轴渐渐升起,直到它的光笼罩整个战场。而后,卷轴的功效发动,它爆裂成无数个光点倾洒而下,每个光点都投入一个她那一方战死的兵种尸体上面,不管是人类,神,仙人,还是鬼族的尸体,在接触光点的一瞬间,全部满状态复活了。

    对手竟然使用了顶级群体复活卷轴之一的《水神的叹息》这个卷轴的功效是,一场战斗中使用此卷轴,将满状态复活你所属部队中所有战死的单位,无种族限制。

    陈风这时候一股想骂娘的冲动,‘竟然使用这种级别的卷轴,老子就那么招你恨啊?这卷轴别说你现在这些部队,你如果想卖,绝对有人拿相当你部队的一百倍来换,我记得曾经有人打到出售,整整卖了六亿人民币。你丫了要想杀我解气,把那卷轴给我,我任你宰割,你个败家娘么!’如上所述,陈风的死对头,老冤家是个女人,而且还是个顶级的美女。要说两人为什么结仇,那还是在现实里,两人莫名其妙的来了次一夜情,可是说是陈风癞蛤蟆吃上了天鹅肉。当然,女方当时的意识不是很清醒,要是清醒也轮不到陈风这厮了。后来,又发生了一些不为人津津乐道的事情,后来,两人杠上了,在游戏里成为一对特级冤家。

    每每两人的部队在游戏里遭遇,陈风总能化解危机,可这次不同了,这小妞竟然使用了价值六亿人民币的卷轴,看着好不容易被自己消灭的七七八八的部队竟然瞬间全部生龙活虎的蹦?了起来,再看看自己那剩余不足半数,多多少少都有损血的部队,陈风强压下心里那股子骂娘的冲动,把精力转移到控部队上面,老子还没输呢。

    《战争》这款集RPG与军团战争模式的游戏在五年前一经推出,短时间内就风靡整个地球,陈风这个游戏爱好者自然也不例外。在这个游戏内,陈风前后把自己近半的身家,三千万人民币投在其中。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在游戏内,陈风囤积什么,什么的价钱就跌,打怪从来不爆什么好装备,从来不敢用自己的手合成东西,因为那几率,哎,不提了。

    饶是如此,凭借他不屈不挠的精神,陈风还是混到了中级实力靠前的位置,可是好死不死,又惹上了一个冤家,这两年来在她的扰下,陈风的实力不进反退。如果按原来环境的正常发展,陈风现在的实力也许几经晋升高级了,可他现在还是在中级上徘徊。

    今天好了,对面的丫头竟然使用天价卷轴来对付陈风,虽然他的作水平比对方要高,可是架不住整体部队的兵力差距,纵使陈风有心,也无力回天,自己部队里的六只大妖魔,数百只大妖,四十三万各类小妖没几十分钟,就被对方几乎消灭殆尽,陈风痛苦的在想,这次决战后,他要花多少金币才能恢复部队的实力啊,一想到这,他就肉痛的紧。

    虽然必败,但是陈风心中极不服气,要不是那张卷轴,对方想赢他,下辈子吧。所以他宁愿全部部队被杀光,也没有投降。

    兵力很快被消灭一空,最终,陈风失去部队的英雄黑暗游侠惨嚎一声,倒在地上,系统栏浮现‘战败’二字,陈风刚想点下,异变又发生了。

    ‘战败’两字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尊敬的玩家,您的对手使用了《命运的判罚》卷轴,命运的判罚卷轴功效为:战胜方可随即摧毁战败方一样东西,可以为全部资源40%、全部装备30%、军队整体15%、英雄10%、国度4%或是全部1%。现在命运的判罚卷轴正式启动,命运之轮开始转动。

    战场上空,血红色的命运之轮开始转动,陈风的心随着它的转动,都快提到嗓子眼了。他的点儿背到家了,怎么惹上这么个冤家,刚才那个卷轴值六亿,现在的这个也不便宜啊,交易平台上至少可以卖上八千万。陈风心中那个悔啊,怎么惹上这么个冤家,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啊!

    平心而论,上述所有东西中的任何一个他都不希望被摧毁。资源,我靠,这个可是他辛辛苦苦积攒下来的,建造兵营、建设国度、招募部队、购买物资、没资源怎么行。装备,为了这个,他至少投在里面一千万人民币了,摧毁全部的装备,不要啊。

    军队,这个好,反正他的军队刚刚都战死了,你摧毁啥,摧毁尸体?英雄,万万不能啊,这个英雄虽不是最好的,可也是陈风花了几百万人民币买的,加上苦苦练了三年多,才有今天的等级。

    国度,妈妈咪呀,这可不行,即便资源全没,装备全毁,英雄抹杀,国度不能没。国度就是一个玩家的命根子,由玩家辛辛苦苦建立,所有设施,兵营都在其中,如果这个没了,玩家可以说只能从新手做起了。最后一个选项,全部,这个更残忍,全部都没了,这可要陈风怎么活,各方神灵保佑,千万别是这个,虽然咱陈风不信教。

    命运之轮上分六色,分别代表几样选项,其中资源选项为橙色,军队为古铜色,全部为黑色。命运之轮最下方,有一个标尺作为判定依据。

    时间缓缓流逝,命运之轮的转动缓了下来,越来越缓,终于到了最后的时刻。随着命运之轮的转动,陈风在心中默念‘古铜色,古铜色,古铜色,你他娘的千万是古铜色啊……’不负众望,霉运再一次降临在陈风的头上,命运之轮停下后,指针不偏不倚的指在黑色上,系统提示音在陈风的脑海中响起“命运的判罚最终决定为全部,系统将在三分钟后摧毁您所有的资源、装备、军队、英雄及国度。”

    自己辛辛苦苦,花了三千万人民币,五年时间,无数心血在游戏里营造的一切,竟然在一瞬间被摧毁,陈风好险没一口血喷出来,他再顾不得其它,接通的对手的私人通信,歇斯底里道:“你个死八婆,生儿子没的东西,我到底怎么得罪你了,对,我承认我们之间发生了一夜情,可是一个巴掌拍不响,我有错,难道你就没错。现在你满足了,我游戏里的一切都被你摧毁了,你终于满足了?”

    频道里传来回应,先是一串舒爽至极的笑声,足以道明声音主人的美好心情,后她道:“是的,我很满足,超级的满足,自那天晚上开始,我就想着要摧毁你的一切了,好让你弥补对我的伤害。我调查到你的精力与时间大多都投在了这款游戏中,所以我要在游戏里把你完全的击败。说实话,我没想到命运的判罚这张卷轴的效用这么好,现在想想,这张卷轴何止值一亿,就是十亿也值了。陈风,好好享受失败者的滋味,好好享受一无所有的滋味吧!”

    陈风的系统栏里,三分钟已经进入到了最后的三十秒倒计时了,他大声吼道:“现在,你可以告诉我你为什么那么恨我了吗,就为了那一夜?”

    “现在我心情好,可以告诉你。与你发生一次关系,我其实并不是那么抵触,可是我的初夜,你竟然走了我的后……”

    对方的声音嘎然而止,系统强制性将陈风踢出了游戏。他退出游戏后立即登入,结果是一无所有,只能从选择角色开始,也就是说,五年的心血没了!

    退出游戏,离开游戏仓,陈风从厨房拿了瓶烈酒,出门在路上边走边喝,五年心血一朝丧,他无论如何都无法承受这个打击。五年的时间,《战争》这款游戏几乎已经成为了他的全部,失去了游戏中的所有,就等于失去了一切般。

    一路走,一路喝,不知不觉来到了人民公园的人工湖旁。这时候,陈风想通了,一次失败算什么,他陈风有东山再起的资本。他蹲在湖边,想捧水洗洗脸,好让发昏的脑袋清洗些。孰料,一个不小心,陈风一头栽进了水中。

    在水中,陈风想游上去,可是身体不听使唤,憋气不住,一口水呛进了肺部,他的意识开始模糊,即将失去意识前,他在想,那个女人所说,那夜他走了她的后,到底是什么后?

    后来,也可以说是,也可以说不是,恰巧路过的刑暮云跳入水中,将已经淹得没气的陈风救了上来,给他进行人工呼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