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网游小说 > 游戏之财色兼收 > 正文 第01章 小妞,你狠
    虽已深夜,凤凰市人民公园内仍是鸳鸯不断,夹杂野鸡色狼少许,草丛内,长椅上,矮树下,不少男女正在用嘴用手用身体深入浅出的‘交流’生命的奥义。banzhu~001点com(记得去~符号)要说其中最为激烈的一对,莫过于人工湖畔的那一对了。

    人工湖畔,两个衣衫湿透的男女躺在地上,旁若无人般,激情的拥吻在一起,男人的手更是肆无忌惮朝着女人最柔软的地方不断探索着。良久良久,在这温馨安静,四处都散发着荷尔蒙的公园,响起一声清脆的耳光声。

    耳光声出自人工湖畔这对男女,男人一手捂着脸颊,茫然的看着对方,显得很无辜。女人眼中泛着泪花,正在慌乱的系上衣的纽扣,男人刚才已经解开了她的三颗扣子,粉红色的文胸和深邃的都暴露在空气中,气氛暧昧至极。

    女人叫刑暮云,二十岁上下,面容姣好,身材超级火辣,特别是她丰隆的胸部和修长的大腿,加上浑身的衣服湿透,该露的全露,又加半遮半掩的感觉,简直是太要男人的命了。男人叫陈风,约莫十七八岁,长相还算说得过去,可怎么着眉宇间都有一股子无良奸诈气息。

    事情的起因是这样的,其实两人并非情侣,之前更是素未谋面,之所以他们能发生这一段缠绵悱恻的事情,不过是一段误会而已。其经过是,刑暮云路过人工湖畔,发现溺水的陈风,奋不顾身跳进水里把他给救了上来。可人是救了上来,气却没了,人家刑暮云不顾自己是个从没交过男朋友的黄花大闺女,给陈风进行了心脏复苏和人工呼吸。

    孰料,在刑暮云的抢救下,陈风身子一挺,吐了几大口湖水出来,心脏恢复跳动,呼吸也有了,但随后的事情出乎刑暮云的意料。下面的男子竟然突然抱住她,与她激吻,并且手很不老实。在男子揭开她上衣三颗纽扣,正要再解她胸罩的时候,刑暮云被吻得几乎要昏厥过去的脑袋突然清醒了些,鼓足全身的力气,给了他一巴掌。

    要说陈风,作为一个正常的男人,自然是喜欢漂亮女人的,更何况是眼前这样火辣的大美人。可是,像这种类似犯罪的行为他陈风还真是做不出来的。可以陈风也是冤枉的,他迷迷糊糊的感觉到,有一双柔软的嘴唇在吻自己(人家在给他人工呼吸)一双柔嫩的手在自己的胸口轻抚(人家是用手给他做心脏复苏)他下意识的以为是自己的女佣巧儿在自己睡梦时挑逗自己呢。于是,他就做了一个男人这个时候该做的事情,可他哪儿知道对方并不是巧儿。

    刑暮云红着眼睛,流着泪水,手颤抖着将纽扣扣好,陈风这时候也已经大概理顺了事情的来龙去脉,知道是自己轻薄了人家姑娘了,他调整好心态,刚要开口道歉,刑暮云站了起来,不客气道:“起来,跟我走。”

    陈风挠了挠头,起身和刑暮云朝前走,边走边认错道:“小姐,我要先谢谢你救了我。还有,我要致以一千万分歉意,刚才真是对不起了!”

    “现在和我道歉,晚了!”

    刑暮云瞪了陈风一眼,没好气道。

    陈风陪着笑脸,“不晚不晚,小姐,人家都说,知错能改善莫大焉,我刚才不是迷糊着嘛,根本不是有意的。那时候我脑子迷糊,还以为你是我家女佣来着,就不自觉的。”

    “我不管你是有心还是无意,事情犯下了就要承担责任,任何的借口都不能推脱你犯下的错!”

    刑暮云见陈风那嬉皮笑脸的样儿,心里差点气爆了,想她一个清白的女孩儿,平时连小手都没给男人碰过,今天倒好,好心救人,不仅没有好报,初吻都给人夺去,衣服也差点给剥了,想想她就来气,不好好整整这个小子,她这气出不下去。

    “是,是,是,小姐,我的救命恩人超级美丽大小姐,我认错还不行嘛,你想怎么罚我,您尽管说,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陈风站定,摆出一副任人宰割,慷慨激昂的模样。

    陈风那样儿哪像是一个做错事的人,就像是一个从容赴死的战士般,和抗日山的烈士雕像都有得一拼。刑暮云拿脚在他腿弯子踢了一下,“行了吧你,小小年纪不学好,非礼良家妇女不说,还油嘴滑舌。我啊,不杀你,也不剐你,这事情,咱找警察去说去,看你以后还敢再犯不敢。”

    被刑暮云踢了脚,陈风险些摔倒,暗道这女人怎么那么厉害,不是什么武术队出来的吧。而后听到她说要扭送自己去见警察,陈风额头豆大的汗珠就流了出来。他自打小学时候经常掀女同学裙子,初中偷女生被逮之外,就从来没去过派出所了。今天要是给眼前这个大美人扭送到派出所,有小学初中两次前科,他是跳进鸭绿江也没人信自己是迷迷糊糊轻薄了人家,还不得给自己定性个XX未遂的罪名啊。

    用手背抹了把额头的汗水,“我说小姐,我们还不至于把事情闹到派出所那一步吧,我是错了,可毕竟是无心的,你怎么着也得给个重新做人的机会啊。”

    “我才不管,我就知道你欺负我了,告诉你,我可是上的可是警校,别想跟我讨价还价。”

    陈风服软,刑暮云心里别提多得意了,‘小样儿,现在怕了,谁叫你刚才那啥我来着,不给你点苦头,我就不叫刑暮云!’我个乖乖,警校学生,那还不就是个准警察,陈风真相扇自己几个嘴巴子,叫你亲她,你亲谁不好,非亲她来着。不对,为今之计,是怎么开脱自己才好。“小姐,我是做错了,可也罪不致死啊,你想想,把我送到警察局,你是解气了,可对你的名声也不好不是。要是明天某个报纸上报道,某某警校学生因身手不行,被色狼当众非礼,你面上也不好看不是。”

    陈风边说边朝人工湖边移动了几步。

    刑暮云又瞪了陈风一眼,抬手握拳,“小子,你还敢威胁我。”

    “我,我哪敢,我,白白了你!”

    陈风说话间,已经离人工湖很近了,等到他自认和刑暮云拉开了安全距离,他一句白白了,拔腿就朝人工湖冲去。既然小妞打定主意要扭送他去派出所,那他三十六计走为上计,可是人家是警校学生,体能肯定很好,自己这身板子十有**跑不过她,于是他想到跳进人工湖逃跑。

    陈风这边拔腿朝人工湖冲去,刑暮云瞬间反应过来,像一阵风似的冲过去,意欲抓住他。陈风拿出吃奶的力气,拼死冲到湖边,双腿一曲,弹射而起,朝着湖水扎下,就在他跳起的一刻,刑暮云将将赶到,伸手握住了他的裤衩,朝后一拉,想将他拉住。

    一个想逃,一个想抓,电石火光之间,只见陈风头朝下,以媲美奥运游泳健将的英姿跃入水中,相信如果评委看到,单这一个入水姿势,足以给他九点九分。唯一美中不足的是,他的大裤衩离体而去,现在掌握在岸边刑暮云的手中。

    刑暮云气得不行,双手把陈风的裤衩一撕两半,用力扔到地上,一手叉腰,一手指着水里露出个头来的陈风,秀美倒竖,恶狠狠道:“你给我上来,不然有你好看!”

    自己裤衩的下场,陈风可是看得清清楚楚,现在让他上去,无异于羊入虎口,他可不犯那傻。反正现在自己在水里,基本上算是安全了,也不怕岸上女人了,陈风在水里面笑嘻嘻道:“大美女,你当我傻子啊,我这要上去,还不给你吃了。你以后可是要做警察的,凡事要冷静,不要那么大火气,不然容易内分泌失调什么的。就算不内分泌失调,就你这脾气,虽然你这身材脸蛋都不错,可估计也没男人敢要你。”

    刑暮云站在岸上,已经是怒火攻心了,她拿眼睛死死盯着陈风,咬牙切齿道:“你上不上来?”

    “不上,说不上,就不上。”

    陈风在水里惬意的仰泳,在离岸边不到十米的地方划着圈,他可不怕刑暮云下水抓他,比水性,陈风还是有些骄傲的。

    “真的不上?”

    “就不上,你能来咬我?”

    笑话,这时候上去还能有好果子吃。

    “好,不上来,看我怎么对付你!”

    说着,刑暮云弯下腰,从地上捡起一块拳头大的石头来,朝着陈风阴笑。

    陈风可不是傻子,自然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他赶紧在水里一个翻身,想扎猛子游走。可是他刚一翻身,潜到水下不足半米处时,一个硬物破水而入,直击在他的光溜溜的上。陈风吃痛,牙关没咬紧,一口水呛进了肚子,好险没让他翻白眼。在水下,陈风忍痛前行了二十来米才浮上水面,大口呼吸空气,揉着痛得不行的。没等他缓口气,天上一块石头呈抛物线状,精确的击中了他的额头。

    不用摸,陈风也知道自己的额头肿起了个大包,可是现在不是疼的时候,赶紧逃命要紧,他朝着湖中央游去,游了没十米,背后又被砸了一下,陈风咬牙忍住,继续游。好歹到了离岸边六十米的地方,一个石头力竭在陈风背后不远处落下,咕噜一声激起一片水花,看来陈风这会儿终于脱离了岸上小妞的‘有效射程’。

    乖乖,才一会儿,陈风,额头,后背遭到三次重击,疼得他在水里面龇牙咧嘴,我说岸上小妞你出手也太重了吧,你家是扔手榴弹世家啊,手劲那么大,那么准!

    见陈风跑到湖中央,刑暮云自然不肯轻易罢休,她开始绕着岸边,寻找有利地点。

    脱离刑暮云有效射程的陈风,刚刚歇口气,却又见到岸上刑暮云的动作,暗道遭了,赶紧随着刑暮云的行动而行动。“上帝,如来佛祖,阿拉真主,和我爸妈保佑,老子我今天可别命丧于此!”